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天縱之人間界 > 第二十四章;家族測試

第二十四章;家族測試

作品:天縱之人間界 作者:莫離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    沒有儀式,沒有悼念,沒有人群。(((手機閱讀訪問 m.Ftxs.org )))在一座合葬墓前,孤零零的佇立著兩大一小個身影。這兩個人就是易寒和易水,而小天行此刻則被易水抱在了懷里。

    此刻易寒的臉上並未有太多傷心的表情,可是在他旁邊的易水卻知道,現在易寒的心里絕對在滴血。伸在易水的懷里抱過小天行,易寒帶著他一起來到了墓前。

    看著眼前的墓碑,易寒一臉平靜的說到“對不起夫人,只能把你們娘倆葬在這山里。不過這里的風景很好而且還很安靜,我想你們也會喜歡的。”

    低頭看了看懷里的小天行,易寒繼續說到“我一定會讓天行健康快樂的長大,我一定會好好地一定會”說到了這里易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開始失聲痛哭了起來。

    “對不起夫人,我沒能遵守對你的承諾。我對不起真的對不起”說到這里易寒眼的淚水,便不受控制的滑落了下來。看著此刻的易寒,易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是這樣靜靜的看著他傷心的背影。

    “娘親。”就在易寒情難自控的哭泣著的時候,小天行稚嫩的聲音響起了。而也正是這一聲,把易寒從悲傷的情緒拉了出來。

    “爹爹。”就在易寒把目光放在小天行的身上的時候,小天行也輕輕的叫了他一聲。听到小天行的這一聲‘爹爹’,易寒抱著小天行的雙不由的加緊了一絲的力度。

    兩個大人一個孩子,就這樣在墓前整整的待了一天。一直到傍晚的時候,易寒和易水才帶著睡著的小天行離開這里。而此時所有的人都不知道,這個世界馬上就要陷入一片混沌之,所有人也都將不可逃脫的,陷入這巨大的漩渦之。

    時間總是過得很快,轉眼間小天行進入易家已經年了。而在這年的時間里,整個幻龍大陸也漸漸的陷入了一片混亂的狀態之。對于這混亂的原因沒有人知道,但是幾乎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放在了,每年都會出現一次的天空旋渦這件事情之上。

    跟當年東明大戰時的情況一樣,每次在這個漩渦出現的時候,都會有一股特殊的能量從漩渦之流向整個大陸。

    慢慢的這股能量幾乎覆蓋了整個幻龍星球,而在這股能量的不斷侵入和影響之下。整個大陸之上已死之人和狂獸的靈魂,居然開始具現化了。

    這些在特殊情況之下具現化的靈魂體,在最初的安靜沉寂之後,也開始在大陸上的各處開始肆虐。一時之間整個幻龍大陸,也開始陷入了這未知的恐懼之。

    小天行在易寒和易水的悉心照顧之下,很健康的成長了起來。不過在成長的同時,小天行臉上的笑容卻越來越少了。而在一年前易水與易剛負氣離家之後,小天行臉上本就不多的笑容變得更少了。

    轉眼之間來到了易家一年一次的家族測試,而這個測試主要是對易家的小一輩進行測驗,從而觀察他們在休息源氣方面的天分。

    而在測試之表現突出的孩子,在之後的日子里也會有專門的人指導他們修習源氣,引導他們成為一位真正的修源者。

    此刻易寒拉著小天行的向著族測試的廣場慢慢走去,而他的目的就是帶小天行觀看一下測試。當然如果有可能的話,易寒還是希望可以讓小天行也進行一下測試。

    一路之上不斷地有人和易寒打著招呼,可是當易寒帶著小天行走遠之後。剛才還一臉和善的眾人,便開始對著這對走遠的父子指指點點切切私語,不知在說著一些什麼。

    帶著小天行來到廣場之後,易寒便拉著他找了一個靠後的位置坐了下來。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廣場上的人也漸漸的變多了起來。

    整個易家雖然是由易剛和易強兩人掌管,但是族還有好幾位與兩人同輩的長老,所以整個易家的人口也達到了將近兩百人的數量。除去易家的嫡系成員外,參加這場測試的還有西秦公國一大批將領的孩子。因為畢竟易強是西秦的元帥,這些事情也是理所當然的。

    就在易寒和小天行坐下後不久,又有兩個身影來到了他們的身邊坐落下來。覺察到這兩個身影之後,易寒本能的就是一皺眉。因為他之所以選擇這個靠後的位置,就是為了清淨。畢竟那些閑言碎語,他也是听說到過一些的。就在易寒考慮著是否要帶著小天行換個地方的時候,坐在他旁邊的人開口了。

    “好久不見啊!八弟。”听到這個聲音,易寒的臉上立刻就是一喜。因為此刻他知道,坐在自己旁邊的人是誰了。

    回過頭看了一眼這個熟悉的面龐,易寒一笑說到“四哥?是好久不見啊!”

    來人名叫易鷹在易家易寒這一輩排在第四,而易寒則排在第八。而這個易鷹是易寒除了自己的親弟弟易水之外,在族兄弟里關系最好的一人。而兩人的關系之所以好,一方面是因為脾氣性格投緣,至于另一方面,也許是因為兩個人都沒有兒子。而也正是這個原因,易鷹也選擇了這個靠後的位置。

    看了看易寒身邊的小天行,易鷹笑著說到“這就是天行吧!你好啊!”

    看著這個坐在易寒身邊一臉隨和的年男子,小天行馬上起身對著他行了個禮恭敬的說到“四伯您好!天行拜見四伯。”

    “呵呵!好好,天行真乖。”伸出摸了摸小天行的額頭,易鷹對著身邊的一個和小天行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兒說到“憐兒,快過來見過你的八叔和天行弟弟。”

    听到易鷹的吩咐,在他身邊的易憐趕忙站起身子對著易寒行禮說到“憐兒見過八叔,見過天行弟弟。”

    看著眼前這個長相可愛的小姐姐,小天行趕忙還禮說到“憐兒姐姐好。”

    “呵呵!幾年不見,憐兒真是越長越漂亮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憐兒今年應該九歲了吧!”

    “回八叔,憐兒今年確實時九歲了。”

    “好了,都坐下談吧!測試馬上就要開始了。”看到易剛和易強登上了主席台,易鷹也趕忙擺擺讓所有的人都坐了下來。坐下之後易寒和易鷹就交談起了這些年的事情,而小天行和易憐則開始好奇的觀察起了對方。

    “啪啪啪!”在一陣掌聲響起之後,測試便正式開始了。在易強上台做了簡短的發言之後,一位擔任測試考官的一位長老也登上了測試台。

    測試的方法其實很簡單,就是讓接受測試的孩子用盡全力攻擊測試台上的一塊適源石。而隨後考官會根據適源石上留下的痕跡,來對測試的孩子進行打分。

    一般源氣修煉者在進入引氣境成為一名真正的修源者之前,都只能算是聚氣程度的初學者。而聚氣階層的分階統一的都是以九階為標準,超過九階之後就算是正式的進入了引氣境,成為了一名真正的修源者。

    測試正式開始之後,首先是一些西秦將領的孩子上台接受了測試。兩個小時之後,測試正式結束了。而在測試之成績最好的,是一位戍邊將軍的兒子,達到了聚氣四階的程度。這個成績在九歲以上十五歲以下的孩子之,也算是一個相當不錯的成績了。況且這個孩子的年齡只有十歲,所以在他長大之後會有一個很大的成長空間。

    在外圍的測試結束之後,便正式進入了易家內部的測試。首先進行測試的是易家幾個長老的孫子,測試的成績很平均幾乎都在聚氣階到五階的程度。其成績最好的是易家族大長老的孫子,他的成績居然達到了聚氣五階頂峰的程度。

    最後接受測試的是易強的長孫,而他的成績直接就達到了聚氣六階的程度,這成為了當天最好的一個成績。易憐在其間也接受了測試,而且成績也相當不錯達到了聚氣四階的程度。在易家族的女孩子要想有地位,要麼是長大之後嫁一個好人家,要麼就是有一個好的修行天分。畢竟易家就是這麼一個,極端重男輕女的偏執家族。

    跟身邊的易鷹打過招呼之後,易寒便拉著小天行走向了場的測試台。來到台下之後,易寒對著台上擔任考官的五長老易齊一抱拳說到“五叔,我想讓天行也進行一下測試,還請五叔多多指點一下啊!”

    看著易寒身邊的小天行,五長老一笑說到“好啊!上來吧!”五長老易齊在族是出了名的隨和,由于他沒有成親也沒有孩子,所以對于族的每一個孩子都非常的親切。而也正是因為如此,族的測試一直都是由他來擔任考官的。

    “他不可以參加測試。”就在小天行準備上台的時候,一個聲音也阻止了他。順著這個聲音望去,眾人這才發現出聲說話的正是易強的兒子易虎,也就是測試成績最好的那個孩子的父親。

    看著遠處的易虎,易寒眉頭微皺一臉不悅的問到“為什麼天行不可以參加測試?”

    看著一臉不痛快的易寒,易虎冷笑一聲說到“哼哼!因為什麼你不清楚嗎八哥?因為他根本就不是易家的血脈,所以當然不可以參加測試了。”

    “你”雖然對于易虎的做法很氣憤,但是易寒卻無法找出反駁的理由,在說出了一個‘你’字之後易寒便不知該說什麼了。

    就在現場的氣氛僵持住的時候,測試台上的五長老開口了。

    “我看讓天行參加一次也未嘗不可。孩子嘛!看看天分如何。”

    听到五長老這句話,易虎毫不客氣的反駁到“不行,規矩不能壞。況且參加了測試,就可以進入家藏的武技室挑選武技了。難道易家的武技,要傳授給這樣一個來路不明的人嗎?”

    听到易虎的這句話,易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不過就在易寒將要發作的時候,主席台上的易強說話了。

    “易虎你怎麼可以這樣跟兄長說話呢?簡直太放肆了。”批評了易虎一句之後,易強一臉微笑的對著易寒說到“今天就破例讓天行參加吧!不過進入武技室的事情,恐怕就”

    看著這明顯一唱一和的父子兩人,易寒的牙都快咬碎了。而看到坐在易強旁邊一直默不作聲的父親,易寒更是氣的渾身顫抖了起來。而就在易寒怒火燒的時候,突然覺得有人拽了拽自己的衣服。等他一回頭才發現,拽自己衣服的正是小天行。

    看著面前滿臉怒容的易寒,小天行面色平靜的說到“爹您別這樣,我不參加測試了。而且武技什麼的,孩兒也不在乎。”

    在常人看來,小天行這句話是人軟了。不過易寒卻清楚他話里的意思。是啊!易家的武技跟小天行那位神秘的老師贈送的武技能比嗎?那根本就是渣啊!

    想到這些之後,易寒對著主席台上的易強一抱拳說到“今天是我魯莽了。這場測試我不強求了。”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易寒便拉起小天行的,頭也不會的走出了廣場。而在他之後,易鷹也帶著女兒易憐跟出了廣場。

    !!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