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天縱之人間界 > 第八十七章;斕曦的看法

第八十七章;斕曦的看法

作品:天縱之人間界 作者:莫離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    看著眼前不斷將食物化作光團吞進嘴里的斕曦,易寒猶豫了一下之後對她說道︰“斕曦姑娘,在下有一事不明,還請斕曦姑娘指教一二。(((更新+最快+卡提諾小說 www.ck101.org )))”

    再次將一杯酒化作光團吞進嘴里,斕曦抬起頭看了一眼易寒後說道︰“你是不是想問,為什麼我在靈魂狀態之下還可以吃東西?為什麼我的可以保持自己的意識清醒,為什麼我沒有成為魂獸啊?”

    “呵呵!斕曦姑娘果然聰明,還請斕曦姑娘指教。”在易寒說出這句話之後,葉晨也是來了興致,隨後便在易寒的身邊坐了下來,準備听斕曦的解釋。畢竟這種事情對于她這種普通人來說,更加的具有吸引力。

    “還真是像兩口子啊!”看著面前的二人感嘆一句,斕曦再次喝下一杯酒之後說道︰“現在我就來談談自己對于這件事情的看法吧!坦白說我也不太了解其的詳細原因,如果說到可能的原因的話,我認為這可能與我生前的實力境界有關系。首先我要說明我生前的實力超過了無望境,所以我的靈魂比起平常修源者的靈魂要凝實許多,這也就構成了我現在可以吃東西的一點基本要素。

    “其實在以前我也見過靈魂體吃東西這種事情,但是那些靈魂體生前的實力全都達到或者是超過了瞬回境的程度。所以這就是我說的,靈魂體吃東西這種事跟生前實力有關系的原因。當然了我們這種所謂的吃東西,只不過是將食物化作一種類似源氣的東西吞下去。除了對于味道的感知比較敏感一些外,其他的也並沒有什麼太多的作用。總的來說我們這種靈魂體吃東西,更多的只是一種對生前的感懷而已。”

    “至于沒有成為魂獸的原因嘛!我認為一方面還是因為生前實力的原因,而另一方面我也只能暫時猜測是我靈魂太過虛弱的原因。但是我認為實力因素佔得比重要大一些,要不然當初那些魔魂直接弄一個瞬回境的魔魂或者魂獸攻城,你們不就早被干掉了嗎?所以說生前的實力越強或者說靈魂體的實力越強,成為魔魂的可能性就越小。

    “當然了我這也只是猜測而已,不過我相信以後會有答案的。至于意識嘛!我不認為那些魔魂或者魂獸的意識消失了,恐怕他們的意識是被人為的給控制了。當初令狐爍的事情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至于那個取走令狐爍魂晶的黑袍人,我認為他跟控制魔魂這件事情脫不了干系。”

    听完斕曦的這些解釋,一直縈繞在易寒心頭的疑惑也被解開了一點。就在易寒和斕曦繼續交流著這次大陸上出現的魔魂事件的時候,聶紫馨也一個人來到了飯廳里面。看到自己的寶貝徒弟一個人來了,斕曦對著她打趣道︰“呦!這不是我美麗可愛的乖徒弟紫馨嗎?乖徒弟,怎麼舍得你那個小情人兒,一個人來飯廳啦!天行那小子是不是只顧著打磨烏晶木,將你這位小媳婦忘在一邊了啊!”

    “討厭啦!師父您又調笑人家。”紅著臉反駁了斕曦一句,聶紫馨繼續說道︰“我在午的時候就離開了。下午我過去的時候,寶兒把我擋了出來,而且樣子還神神秘秘的。現在的話,我想天行應該還在忙吧!所以我想到這里打些飯菜,幫他送過去。”

    就在幾人談論著小天行的時候,寶兒和小天行也先後進了飯廳。看到易寒幾人之後,寶兒和小天行便迅速的跑了過來。看著一臉疲憊的小天行,斕曦幸災樂禍的說道︰“怎麼?現在就累了嗎?是不是連短刀的基本形狀,都還沒有打磨出來啊?”

    對于斕曦的挖苦小天行笑而不語,而這時寶兒跳到桌子上奶聲奶氣的說道︰“誰說是,天行他可是嗚嗚!”

    寶兒的話還沒說完,小天行趕忙捂住了他的嘴。隨後在小天行在自己的耳邊說了幾句話之後,寶兒也笑著點了點頭不再說話了。而看著一臉猥瑣的兩人,斕曦一時之間也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別總是斗嘴了,快吃飯吧!要不然菜一會兒就該涼了。”

    听到葉晨的話之後,小天行眼楮一亮想起了自己做的那支發簪。在自己的懷里將發簪取出來,小天行雙捧著將之遞到了葉晨的面前。

    “姨娘這發簪送給您,這可是天行親做的哦!”

    “好漂亮的發簪,這真的是天行你自己做的嗎?”

    “嗯!是天行親做的。姨娘您帶上看看,一定很適合您的。”

    看著小天行里的發簪,葉晨一時有些為難起來。雖然很想收下這支發簪,但是心頭的那份自卑此刻卻牢牢的束縛住了她的雙。見到葉晨沒有伸也沒有說話,小天行便對著葉晨旁邊的易寒投去了求助的目光。明白了小天行的意思之後,易寒直接在小天行的取過發簪,然後對身邊的葉晨說道︰“葉晨妹子,這是天行的心意你就收下吧!來現在我就幫你戴上。”

    在葉晨驚詫的目光之,易寒輕輕的將發簪戴在了她的頭上。微微的幫葉晨撫順了一下鬢角的長發,易寒笑著說道︰“嗯!很合適,天行你們看是不是啊?”

    “嗯!姨娘帶上這發簪更漂亮了。”“是啊!是啊!這發簪太配葉晨阿姨了!”

    听著小天行與聶紫馨的夸獎和贊美,葉晨也害羞的低下了頭,不過此刻她的心里卻充滿了幸福的感覺。此刻在飯廳的門口,易水隱藏在一個角落里面靜靜的看著飯廳里的情況。看著小天行他們一臉開心的樣子,易水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

    天色剛剛放亮小天行便早早的起了床,換好了葉晨為自己準備好的一身黑色禮服之後,小天行便開門走出了房間。來到帥府的前廳和易寒等人匯合之後,小天行便跟著大家一起出了帥府,前往陣亡將士的墓地。

    站在兩萬多士兵的集體公墓前,易寒簡短的說了幾句悼詞,隨後前來吊唁的人群便以此開始了行禮。祭奠典禮過後,幸存下來的人開始為各自陣亡的好友吊唁。似有似無的哭泣聲在巨大的墓場上回蕩著,易寒和易水看著傷心的眾人心里也不禁是一陣陣的酸楚。

    小天行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的一個墳墓,此刻在這個墳墓前幾個五六歲大的孩子正在傷心的哭泣著。“唉!”閉上眼楮長長的嘆了口氣,小天行睜開眼楮對著眼前的墳墓一臉堅定的說道︰“王明叔叔您放心吧!我一定會照顧好這些弟弟妹妹的。”

    在那場慘烈的大戰之,王明不幸犧牲了。此刻在他墓前哭泣的這些孩子,正是他之前收養的那幾個孤兒,但是此刻這些孩子連他們的養父也失去了。看著眼前的這幾個孩子,小天行和聶紫馨也徹底的體會到了戰爭的殘酷。而就在眾人為陣亡士兵和遇難的平民吊唁的時候,一大隊騎兵也從遠處朝著要塞的方向飛奔了過來。看著快速接近的騎兵易寒和易水的心里充滿了疑惑,不過當看到位于騎兵隊伍最前方的那個略顯從蒼老的身影之時。兩人的心情一下放松了不少。

    來的正是五長老率領的五千精銳騎兵隊,遠遠的看到易寒和易水迎了上來,五長老不安的心情也同樣安定了下來。雙方見面一陣寒暄之後,五長老也帶著騎兵隊的幾位統領,來到了陣亡士兵的墓地前進行了吊唁。看著眼前整整兩萬多個的新墳,易齊的心里簡直就在滴血,同時他也越發的對于那個幕後黑的做法感到了憤恨。

    在吊唁陣亡士兵的過程之,五長老看到小天行同樣平安無事,他懸著的那顆心也算是徹底的放了下來。隨後沒有打擾其他的吊唁人群,五長老和易寒等主要人員也返回了內城的帥府。由于參加吊唁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所以一直到午的時候墓場上的人才漸漸散去。帶著一群孤兒返回帥府將它們安頓好了之後,小天行便急急忙忙的朝著帥府的大廳跑了過去。

    此刻帥府的大廳里面,易寒和令狐賢面無表情的看著里的幾封信件,而交給他這些信件的正是五長老易齊。將這些信件仔細的看完之後,易寒和令狐賢也徹底證實了內心的想法,不過此刻兩人的心情卻是十分的復雜。

    他們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那個幕後黑居然為了一己私利居然會做出如此喪心病狂的事情。對于私仇易寒和令狐賢沒有覺得太過放不下,但是如果任由這個幕後黑如此的話,恐怕以後對于整個西秦的安危都將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對于易鷹在暗搜集來的這些證據,雖然沒有太過明確的將矛頭指向他們心里想的那個人,但是所有的人心里都清楚這件事也只有那個人有權利做出來。對于眼前這次事件是的真相,雖然所有人都清楚,但是要想揭開真相的話,眾人就不得不多考慮一些了。就在眾人為眼前的情況陷入沉默之時,小天行的聲音也從外面傳了進來。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