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天縱之人間界 > 第三五四章;戰後

第三五四章;戰後

作品:天縱之人間界 作者:莫離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行先到葉晨那里去報了個平安。

    見到行平安無事的回來了,葉晨和李嫣兒不安的心也總算是放了下來。

    回到自己的房間里,行在心里慶幸之余,也想到了吳魅留給自己的那套鎧甲。

    輕撫自己的容空石戒指,取出那套鎧甲,行的腦海里也想到了吳魅離開時的那些話。

    靜靜的看著這套玲瓏有致的女式鎧甲,行的腦海中不知為何浮現出了那紅色的倩麗身影。

    相對于其他的孩子而言,行也好,冉允也好都要堅強的多。

    可是孩子終歸是孩子,看著眼前的鎧甲,想著一晚上發生的一切,行的眼角也漸漸滑落下了一串傷心的淚水。

    疲憊不堪的心靈,就這樣在那淡淡的傷感之中,漸漸的睡著了。

    太累了。這一刻這個幼的身體真正的感覺到了,這個世界的殘忍與無奈。

    在行沉睡之時,易寒和易水也指揮著軍隊快速的打掃著戰場。

    雖然知道這次的大戰已經從某種意義上重創了西霞公國,但是那些黑袍人的存在卻始終不能讓要塞的每一個人真正的開心起來。

    所有人的心里都清楚,這一場大戰不過是更大戰爭的開端。

    大戰不只是對于西秦,同樣是對于每一個公國,或者是整個的大陸。

    花了整整一個上午,易寒帶著軍隊才講整個戰場上大部分的魂晶收集起來。

    看著這數量巨大的魂晶,所有人的心里這才有了一絲開心的感覺。

    清理完戰場快速的返回要塞,易寒也開始統計起了傷亡情況。

    一番統計下來易寒的心里,也不僅感謝起了當初項良的建議。

    要塞這邊的傷亡情況大概在一千左右,對于一場如此巨大的戰斗來,這種程度的傷亡甚至可以是忽略不計的。但是易寒的心里十分的清楚,如果這次不是木刑在這里,如果不是他尋回了當年許多東明的武將。

    可以昨晚上的這一仗,絕對就會是自己的最後一場仗了。

    想明白了這些事情,易寒的心里也不禁後怕了起來,同時對于以後的前景也是相當的擔心。

    相對于要塞的情況,兩座邊城方面情況就要嚴重的多。

    東方的邊城傷亡情況在一千左右,至于西方的邊城原有的守城人員,傷亡超過了三分之二。

    清理完戰場之後,易寒讓蘭陵商會的人回去休息了。至于他們自己則召開了一個,緊急的軍事會議。

    世界上的事情永遠是相對的,在匈牙要塞這邊取得巨大勝利的時候,西霞公國噬牙要塞那邊,則陷入了一片死寂。

    投入了十萬之眾的魔魂大軍,其中更是有將近三十多化形境的魔魂,更有無望境和瞬回境的魔魂,全都將自己的魂晶扔在了匈牙要塞。

    如同喪家之犬一樣的敗退回來後,夏侯梁的內心也不禁擔憂起了自己今後的命運。

    而就在夏侯梁憂心滿腹的時候,兩個黑袍人也來到了帥廳里面。

    看看滿臉憂慮的夏侯梁,為首的黑袍人用那如同少年般的清脆聲音,也發出了一陣听不出情緒的微笑。

    “呵呵!夏侯將軍,這是什麼表情啊?為何愁容滿面啊?”

    黑袍人的聲音也讓夏侯梁從失神中反應了過來,見到兩個黑袍人夏侯梁也趕忙站起了身子。

    “恭迎二位大人!”

    眼見夏侯梁的臉上依舊是愁雲滿面,為首的黑袍人也變換了蒼老的聲音。

    “夏侯將軍是否在擔心,國主陛下會追究你此戰失利的責任啊?”

    “這…呵呵!”苦笑一聲,夏侯梁也對著黑袍人點了點頭。

    “呵呵!夏侯將軍不必擔心,我想陛下他不會責怪將軍您的。”

    “畢竟這次的戰斗並未對西夏公國,造成任何實質性的損失,更何況我們還摸清了匈牙要塞的實際戰力,總的來這些付出也並不是毫未意義的。”

    “這件事情將軍盡可安心的直接稟報國主陛下,至于其他的事情交給我們處理便好了。”

    “那就多謝大人了!”

    對著夏侯梁一擺手,黑袍人的聲音再次變換,這次是一個嫵媚妖嬈的女子之聲。

    “夏侯將軍不必掛懷,現在我們是不是該考慮一下接下來,對于匈牙要塞的問題應該如何處理。”

    “這…還請大人明示!”

    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夏侯梁,黑袍人並未急著話而是反問了一個問題。

    “依照夏侯將軍的想法,我們現在應該如何呢?”

    看看面前的黑袍人,夏侯梁沉思片刻出了自己的想法。

    “在下認為應當藏鋒養銳,待到形成了士氣再做圖謀不遲。”

    “嗯!夏侯將軍所言極是,現在就算我們不想如此恐怕也不行了。”

    “畢竟短時間內,我們已經無法再次招募到足夠的魔魂大軍了。”

    “但是夏侯將軍請放心,這個世界上畢竟死人比活人多,我相信時間不久就一定會再次找到攻破匈牙要塞的機會的。”

    對著黑袍人一抱拳,夏侯梁亦是滿臉的恭敬。

    “那一切就全都仰仗大人了!”

    “呵呵!好!好!若無其他事情,那我等二人就先告退了。”

    “好的!二位大人就請先行休息!”

    噬牙要塞內的一間房間內,那個聲音多變的黑袍人靜靜的站在窗前。

    雖然他沒有話,但是在他身後的黑袍少年還是感覺到了他的恐懼。

    其實在之前與夏侯梁那些話的時候,少年已經感覺到了他話語中隱藏的恐懼與不安。

    猶豫片刻黑袍少年向前幾步,伸手之間將面前的黑袍人抱入了懷中。

    少年的突然動作讓黑袍人心中一陣的悸動,可是感受著那溫暖有力的臂彎,他那顆不安的心也漸漸的安定了下來。

    “謝謝你姜!”一句話之後,房間里面便再無了聲響。

    匈牙要塞里面緊急會議也開完了,但是在這個會議之後參加會議的眾人臉色,都變得異常凝重了起來。

    至于這其中的原因,同樣也是不言而喻的。

    暫時壓下心頭的思慮之後,易寒和木刑也統計起了這次大戰的收獲。

    一番統計下來易寒發現,這次的戰斗收獲如果全都換算成錢財的話,那將是一個文數字。

    首先無望境的魂晶一顆,瞬回境的魂晶兩顆,化形境的魂晶更是達到了三十二顆。

    最重要的是城外那十萬魔魂大軍的魂晶,所產生的價值總和加在一起更加是一個文數字。

    除去這些魂晶之外,更是有兩只化形境的黑副甲被收入了囊中,此外還有三十多只沉心境的黑副甲也完整的落在了他們的手里。

    黑副甲之後更是還有一條化形境的覆土蚯,單單就是這些東西加在一起也是一筆不菲的錢財。

    經過鐵山的粗咯估算之後,這次的戰場收獲如果加在一起的話,總價值已經超過了六萬枚紫晶幣。

    考慮了一下現在分會的財力,鐵山覺得如果要吃下這批貨物,恐怕要向總會提請財產支援了。

    或許是看出了鐵山的顧慮,易寒在一笑之中將所有的魂晶交給了他,並且告知鐵山錢的事情先不著急。

    雖然讓鐵山一下拿出這麼多的錢是不可能的,但是鐵山還是動用了分會所有的財產預先支付了易寒四百萬的金幣。

    鐵山的心里十分清楚,就是易寒等人先不在乎錢,但是士兵的們應該分的那一份,必須要盡早的分下去。

    收下了鐵山的預付款,易寒也沒有耽擱立刻讓人開始統計起了每個士兵的功勞,這樣也可以按勞統籌的將這些錢先發放下去。

    忙完一切的事情之後,木刑直接建議易寒讓靈魂體軍隊暫時接手了城防任務,至于普通士兵們全都是修整三。

    對于木刑的這個建議,易寒也是點頭同意了下來。

    雖然是打了勝仗,但是這一份疲憊恐怕已經超過了每一個人的承受極限。

    在散會之後易寒本想接手防御的工作,但是木刑還是將他打發回家了。

    木刑的理由很簡單,‘你有多少沒有陪自己的妻子了。’

    對于木刑的這句話易寒無法反駁,最後也只得听從了木刑的話回到了葉晨的身邊。

    木刑的心里十分清楚,身為一個軍人如果他無愧于自己的國家,就一定會有愧于自己的家人。

    尤其是在眼下這動蕩不安的時期,每一個軍人除了對于家人的愧疚,更加多了一絲對家人……

    靜靜的望著要塞外一望無際的匈牙草原,木刑的眉頭掛滿了憂慮。

    從他今早遇到來兩個黑袍人開始,他的心里就十分清楚的知道了一件事。

    真正的殘酷考驗,對于行和易寒他們這些活著的人來才剛剛的開始。

    對于這個神秘的黑袍人組織,木刑始終未能看透他們的目的。

    如果他們的目的是攻佔匈牙要塞的話,那一開始那個與自己對峙的無望境八階的黑袍人直接出現。

    有他在的話木刑相信,自己絕對會被拖住而那些魔魂,也很有可能會攻進匈牙要塞。

    但是那些黑袍人卻沒有這麼做,只是在靜靜的看著這一切。

    就好像這一切跟他們毫無關系,但是卻用在背後導演著這一切。

    相對于戰爭的最終結果,他們更加在意的反而是那些特殊的魂晶。

    對于戰爭木刑的理解,遠遠要高于易寒等人。

    然而對于眼前的現狀,木刑忽然覺得自己有些茫然無措的感覺。

    即使是當年在面對三大帝國的聯手進攻之時,木刑也從未感到過任何的絕望與無助。

    可是在這一刻木刑不知為何,開始為所有人的前景擔憂了起來。

    他的心理清楚,直覺敏銳的易寒肯定已經在思路中捕捉到了什麼。

    對于以後的路以後的一切,木刑也開始在心里認真的思考了起來。

    伸出手看看自己現在的樣子,木刑覺得老讓他讓讓他們以這種狀態重生,一定是有什麼深意的。

    抬起頭仰望著空,木刑也不禁陷入了沉思。

    思考著過去,也在思考著現在,更加思考著那些黑袍人的最終目的是什麼。

    <fontcolor="red">由于xx問題不能顯示︰︰大文學小說網,繼續閱讀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