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天縱之人間界 > 第四二九章;天行被抓,冉允重傷

第四二九章;天行被抓,冉允重傷

作品:天縱之人間界 作者:莫離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噗!”隨著那斷劍刺進身體,一口鮮血也從冉允的口中噴了出來。m.手機最省流量,無廣告的站點。

    “吼!”一聲憤怒的吼叫聲過後,暗的利爪也對著黃藝嵐拍了下來。

    “刺啦!”衣服碎裂的聲音響起之際,黃藝嵐也快速的退了出去。

    暗的利爪雖然準確的擊中了黃藝嵐,可是黃藝嵐除了衣服碎裂了之外,並未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艱難的扭過頭,冉允也看到了黃藝嵐的身上,穿了一件貼身的軟甲。

    “噗!”再次吐出一口鮮血,冉允的身形也開始搖晃了起來,多虧他極力的用長槍拄著地面才未摔倒。

    “冉允!”驚呼了一聲,李鉞也趕忙來到了冉允的身邊。

    伸手扶住冉允之後,影也趕快來到讓冉允趴在了自己的背上。

    憤怒的目光射向黃藝嵐,李鉞也是斷喝了一聲。

    “黃藝嵐,你到底想干什麼!?”

    “呵呵!干什麼!?我的任務本來就是配合他們,將上的那個少帥抓住。”

    “要不然的話,你覺得本公子會陪你一個老頭子,來這鳥不拉屎的邊塞做什麼!?”

    “至于這個子,我就是看他不順眼,想干掉他而已。”

    “你…好你個黃藝嵐啊!今老頭子我非殺了你不可!”

    一句話結束,李鉞揮動手中的鐵拐杖就想沖上去,不過這時冉允微弱的聲音也傳入了他的耳朵。

    “李爺爺,代我傳軍令分散突圍,能跑一個是一個,硬拼…我…我們已經沒有任何希望了。”

    “噗!”一口鮮血再次噴出,冉允也昏厥了過去。

    “冉允!!!”對著冉允呼喚了一聲,李鉞也按照他的指示代為傳達了軍令。

    “全體都有,冉允將軍軍令下,分散突圍!!!”

    李鉞洪亮的聲音迅速傳遍了樹林,而這時空中正在苦戰的行,也听到了這個聲音。

    身形後退之際,行眼角的余光也看到了趴在影背上的冉允。

    當看到在冉允的後背上插著一把劍,並且冉允已經處在了昏迷不醒的狀態的時候。

    一股暴怒的情緒也在行的身上爆發了出來,左眼的龍瞳的豎瞳瞬間放大的同時,那圍繞著瞳孔的三個光點也散發出了一絲璀璨的光彩。

    也就在此時在行的龍瞳之中,似乎又有一個隱藏的眼楮睜開了。

    “子!戰斗中走神,可是……”

    “滾開!!!”一聲暴喝之間,行抬手對著面前的化形境就是一道晶瑩的金色源氣之刃。

    面對著這道源氣之刃,化形境的瞳孔瞬間就是一縮。

    身形猛然的後退,源氣之刃也貼著他的胸口飛了過去。

    然而就在化形境認為他躲過了攻擊的時候,那晶瑩的金黃色源氣之刃,居然爆碎成了無數細的源氣針刺。

    “噗噗噗……!”一陣密集的利刃入體聲響起,這些源氣針刺毫無阻礙的就刺進了化形境的身體。

    “噗!”一口鮮血噴出,化形境的臉上也是寫滿了難以置信。

    “這…這…這怎麼可能!?”話語結束,化形境也從空中掉落了下去。

    顧不得看化形境的具體情況,行一振背後雙翅,立刻就沖向了樹林里面。

    此刻所有的士兵都已經收到了冉允的命令,但是他們也同樣的做出了一個決定。

    集中全部的力量,拼盡自己最後的生命,讓冉允可以順利的突圍出去。

    “全體集合,不惜一切代價,擋住後面的追兵,一定要讓冉允逃出去!!!”

    伴隨著騎兵隊長的一句話,剩余的三十幾名騎兵也組成了一道人牆,擋在了後面。

    “李老先生,冉允就拜托給您了!暗!影!一定要讓冉允活著!”

    訣別了一聲之後,騎兵隊長也看向了追上來的幾個身影。

    “騎兵隊!!!出擊!!!”一聲壯烈的命令下達,騎兵隊剩余的三十幾名成員,一挺手中的騎士長槍,催動座下的馬匹,也沖向了敵人。

    “噗噗…!”“  …!”一陣的交鋒,在戰馬的嘶鳴聲中,十幾個騎兵隊的成員也倒在了地上。

    看了一眼後面慘烈的戰況,李鉞心頭一緊的同時也看向了暗和影。

    “我們快走!不能讓他們的努力白費!”

    “吼!”對著李鉞低吼一聲,影也載著冉允快速的沖了出去。

    “黃藝嵐!!!他日,老頭子定親自取你性命!!!”

    最後看了一眼已經和敵人聯手的黃藝嵐,李鉞也腳下加緊跟上了暗和影。

    一劍震退面前的身影,陳濤也看向了楊文和龐盧。

    “你們兩個去掩護冉允將軍,我已經錯了一次,不能再錯了。”

    聞听陳濤此言,楊文立刻就出聲反駁。

    “可是你一個人……”

    “沒什麼可是的,快走!”

    “那你自己保重了!”對著陳濤囑咐了一聲,楊文和龐盧也快速的突圍出來,朝著冉允等人追趕了過去。

    “你們一個也別想走!”一聲猙獰的聲音響起,幾個身影也解決了騎兵隊剩余的成員。

    面對著數倍于幾的敵人,陳濤一抖手中長劍,直接就迎了上去。

    接近地面看到影載著冉允突圍了出來,行也朝著李鉞飛掠了過去。

    “李爺爺,在暗的脖子的甲冑里面有一枚容空石戒指,那里有救冉允哥的辦法。”

    “你們快走!我去擋住他們!”

    一句叮囑的話語出口,行也迅速的飛向了樹林的方向。

    迎面遇到楊文和龐盧,行未有話,只是對著他們投去了一個目光。

    “你們趕快護送冉允哥走,我會和陳濤大叔一起突圍的。”這便是那眼神中蘊含的意思。

    再次一振背後源氣雙翅,行也沖進了樹林里面。

    此刻匈牙要塞里面,除了當值的人員之外,大部分主要人員也都集中到了帥府的大廳。

    因為就在剛才匈牙要塞來了一位貴客,那就是忘憂谷的項良。

    雙方客套幾句落座之後,木刑也是對著項良一抱拳。

    “久聞項良先生大名,今日一見真是三生有幸啊!”

    “呵呵!能見到當年威震邊塞的木刑元帥,老頭子才真是三生有幸啊!”

    “項良先生真是謙虛了,行的醫術……”

    木刑的話到這里,猛然的就站起了身子,與此同時項良也同樣的站起了身子。

    見到兩人這突兀的動作,在場的人立刻就是一愣,不過這時鐵嚴同樣也站起了身子。

    “行他們出事了!!!”一句話出口,在場的人亦是更加的疑惑了。

    未及眾人詢問,項良和木刑的身形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而在兩人的身形消失的同時,木刑的聲音也傳入了眾人的耳朵。

    “我和項良先生去救行他們,你們好好留守要塞!”

    在木刑和項良離開之後,眾人也焦躁的目光也集中在了鐵嚴的身上。

    回過頭看了看身後已經遠離的戰場,李鉞的心里也是在不斷的祈禱著。

    “行,一定不要有事啊!”

    戰場上面行瞬間突入樹林,一道金色的光彩閃過之後,圍攻陳濤的幾個身影也立刻被行放倒了三個。

    “陳濤大叔,快退……噗!”行剛剛提醒完陳濤撤退,一口鮮血也從他的口中噴了出來。

    此刻龍瞳中那股神秘的力量,已經讓行的身體到達了承受的極限。

    強打精神穩定自己的心神,行也和陳濤一起快速的推出了樹林。

    後退之時看著躺在地上的騎兵隊成員的尸體,行的心里就如同針扎的一樣。

    快速的退出樹林之後,行也終于撐不住了。

    “噗!”一口鮮血再次噴出,行背後的源氣雙翅也徹底的潰散了。

    “ !”由于失去了源氣翅膀,行也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

    “行!”驚呼一聲之間,陳濤也快速的跑了過去。

    伸手將行抱起來,陳濤的眼神中也是充滿了愧疚。

    抹去嘴角的鮮血,行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的狠厲。

    “陳大叔,您快跑,他們就交給我了!!!”話之間,行就準備再次動用龍瞳中,那股神秘的力量。

    不過由于現在體內的源氣已經油盡燈枯,行也將手伸進懷里,準備取出一瓶靈藥。

    然而就在他的手剛剛踫到懷里的玉瓶的時候,一絲刺痛感也從他的脖子傳來。

    “對不起行!!!”充滿愧疚的話語再次響起,行這才感覺到一股麻痹的感覺,也從那刺痛的位置遍布了全身。

    “陳…大…叔…這是……為…什麼!!!?”

    “因為他根本就是和我們,是一伙的。”話之間,那個被行打落的化形境,也帶著一身的鮮血來到了陳濤的面前。

    面露不甘的看著眼前的這個身影,行的雙眼也開始模糊,最後也徹底的失去了意識。

    “陳濤,你干得很好!放心!我們答應你的事,一定會兌現的。”

    “現在趕快帶著這個崽子,跟我們快點離開這里。”

    面無表情的看看眼前的身影,陳濤也心翼翼的將行抱了起來。

    聚集了剩余的人手之後,這一行人便快速的離開了這里。

    而就在他們離開的同時,兩個黑影也出現在了他們身後的不遠處。

    “你現在趕快去據點報信通知人,然後按照我留下的記號沿途追上來。”

    “是!”答應一聲之後,這個黑影也迅速的消失了。

    “不愧是蘭陵商會特別聘請的人副會長,不但擁有龍瞳還能以聚凝境的實力,硬剛化形境的高手。”

    “從他那龍瞳里面散發出來的特殊氣息,恐怕就是淨化魂晶所需的力量!”

    “此子不除,日後必將是我們商會的障礙啊!”

    感嘆了幾句之後,這個黑影也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這個黑影再次出現的時候,他已經來到了那些人身後的不遠處。

    眯著眼楮盯著前面一群人的動作,這個身影立刻就發現,那些人已經將行撞進了一個大箱子里。

    “居然是隔源石做的箱子,看來這些人做事的手段也夠縝密的啊!”

    靜靜的看著被裝在箱子里的行,陳濤的心里也不知是如何滋味。

    “少帥對不起!等見到我的女兒,我一定會將您救出來的。”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