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天縱之人間界 > 第四三零章;追蹤失敗

第四三零章;追蹤失敗

作品:天縱之人間界 作者:莫離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急速的飛馳在空中,木刑和項良的心里也是充滿了焦躁。更新快無廣告。

    在快要接近出事的地點的時候,木刑和項良也看到了地面上,正在逃亡的冉允幾人。

    互相看了一眼,木刑和項良也迅速的落了下去。

    眼見有兩個身影從空中落了下來,楊文和龐盧立刻就擋在了冉允的前面。

    “不要慌,是我!”

    言畢木刑也率先落在了地上,隨後他便看到了趴在影背上的冉允。

    “這...誰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見到來人是木刑,楊文和龐盧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氣。

    “木刑將軍,我們遭遇到了伏擊,黃藝嵐那子和那些人是串通好的。”

    就在楊文敘述這事情的經過的時候,項良也來到了冉允的近前。

    定楮一看冉允背後插著的斷劍,項良的心里也是一緊。

    “怎麼會傷到這個位置,這可……”

    “嗷嗚!”一聲痛苦的哀嚎,暗也倒在了地上。

    扭頭看了一眼暗的傷勢,項良的也是一陣的焦躁。

    雖然只是看了一眼,但是項良已經可以斷定他們兩個,都傷到了要害部位。

    尤其是冉允的傷勢,如果不及時搶救的話,搞不好會落個終身殘廢的下場。

    心焦的看著冉允的傷勢,項良這才發現行未在這里。

    “行呢!?行在哪里!?”

    聞听項良此言,對于他和木刑不認識的李鉞,也意識到了這是自己人。

    “行和陳濤壯士,在剛才為我們斷後留下了。二位趕快去救他們!!!”

    一听李鉞這話,木刑的眉頭立刻就是一皺。

    “項良先生,您留在這里搶救冉允和暗,我去救行!”

    言語結束之間,木刑的身影也消失在了原地。

    看著遠去的木刑,項良的心里也是暗自祈禱了一聲。

    “行,你可千萬不要出事啊!”

    將自己的注意力收回來,項良也趕忙將冉允從影的背上抱了下來。

    就在木刑趕往事發地點的時候,一個身影也落在了出事的樹林之中。

    仔細的查看著現場的情況,這個身影的臉上也是充滿了凝重。

    “呃…!”一聲輕微的喘氣聲響起,這個身影也立刻被吸引了注意力。

    順著聲音快步走過去,這個身影也發現了一個還有一口氣的騎兵隊的成員。

    輕輕的拍打了一下這名士兵,這個身影也焦躁的詢問了一句。

    “兄弟!這是怎麼回事?”

    模糊的雙眼盯著眼前的身影看了一會兒,他才發現這個身影是西方邊城,兩名守將中的章許。

    “章…章…章將軍,快…快..快去追,他們將…少帥…抓…抓走了。”

    “內…內…內奸…是黃藝嵐…還有岑…曾….呃….”

    最終最後一句話也未曾出口,這名士兵便再也沒有了聲音。

    “兄弟!兄弟!……”呼喚了兩聲之後,章許也發現這名士兵已經氣絕身亡了。

    “唉!”嘆息一聲,章許也站起了身子。

    “兄弟們,委屈你們先等一會兒,我去把行找回來。”

    恰在章許想要出發的時候,木刑的身影也從空中落了下來。

    “章許!”

    聞听這一聲,章許抬頭之間也看到了木刑。

    “木刑大哥,行他們遭遇了伏擊,而且行被抓走了!!!”

    “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你有什麼發現嗎?”話之間,木刑也來到了章許的身邊。

    “剛才從一個剛斷氣的士兵嘴里,我了解到這次的伏擊是有預謀的。”

    “內奸是一個將黃藝嵐,還有一個姓岑還是姓曾的人,最後這個人的名字沒完,那名士兵就斷氣了。”

    皺著眉頭思索了一下章許的這些話,木刑也看向了周圍。

    “先讓這些兄弟委屈一下!我們兩個趕快再周圍尋找可以的痕跡,他們一定還未走遠。”

    “無論如何,一定要先把行找回來。”

    “是!”

    之後木刑和章許兩個人,便開始在樹林之中尋找起了可疑的痕跡。

    經過一番尋找之後,木刑和章許在樹林里發現了兩個方向上都有人員移動的痕跡。

    眯著眼楮看著這兩條路上的幾乎難以察覺的痕跡,木刑的心里也快速思索著。

    “這兩條路線,到底那條是真的?還是兩條路線都是故布疑陣?”

    思索了一陣之後,木刑也看向了章許。

    “章許你去追蹤西南這條路的痕跡,記住要擴大自己的視野範圍。”

    “另外在沿途留下一些記號,想辦法通知邊城里那邊,讓他們派出士兵進行大規模的。”

    “是!”對著木刑答應一聲,章許也騰身縱起飛到了空中。

    看了一眼東南的這條線路,木刑眼光一閃之間也飛到了空中。

    奔跑了一段距離之後,在前面帶路的化形境,也一舉拳示意身後的四個人停下了腳步。

    “呼…!”眼見終于停了下來,黃藝嵐也是長長的喘了口氣。

    回過頭看了看扛著箱子的陳濤,化形境的目光也落在了背著少女一直跑到現在的黃藝嵐。

    在地上是一陣的摸索之後,化形境最終找到了那個隱藏在草叢中的機關。

    伸手將地上隱藏的鐵環拉起來,化形境也對著幾人催促了一聲。

    “現在趕快進去!”

    听到化形境的催促之後,劉九第一個就鑽了地洞,陳濤猶豫了一下也扛著箱子鑽了進去。

    “我們走!馬上就沒事了。”對著背上的少女安慰了一聲,黃藝嵐也帶著她鑽進了地洞。

    面無表情的看了黃藝嵐一眼,化形境也沒有話,而是消除掉後面的痕跡然後自己也鑽進了地洞。

    在洞口關閉之後,這里也恢復了平靜,就好像從來也沒有人來過一樣。

    來到地洞里面之後,陳濤這才發現里面還算寬敞,自己扛著箱子也可以毫無阻礙的快速移動。

    再次向前行進了一段距離之後,化形境對著黃藝嵐出聲了。

    “黃藝嵐!我希望你自己,可以處理好累贅的問題。”

    這次听到化形境暗含著警告的話語,黃藝嵐也停下了自己的腳步。

    一個錯身經過超過黃藝嵐,化形境的話語也再次傳進了黃藝嵐的耳朵里。

    “對于你們這些大明星,所謂的女人不過就是玩物而已。”

    “放心!目的地那里,已經為你準備好了你喜歡的一切,現在你自己決定!”

    “如果被後面的人追上,你自己考慮一下,你還有沒有命去享受你想要的一切。”

    化形境的這些話十分的陰毒,可是對于生性貪婪的人,這些話卻無疑是一些最好的話。

    就在化形境經過之後,黃藝嵐也停下了自己的腳步。

    看到黃藝嵐停了下來,少女的心里立刻就充滿了緊張。

    畢竟剛才化形境的那些話,她也是清楚的听到了。

    轉過身看著眼前的少女,黃藝嵐也露出了一個微笑。

    雖然地洞中十分的昏暗,但是少女還是依舊看清了那個笑容。

    “你愛我嗎?”

    听到黃藝嵐的這個問題,少女毫不猶豫的就點了點頭。

    “那公子,你愛我嗎?”

    “呵呵!我當然愛你了。”

    黃藝嵐的答案出口之後,少女的臉上立刻洋溢出了喜悅的笑容。

    “公子,我…”少女的話還未完,黃藝嵐的手也掐住了她的脖子。

    “既然你愛我的話,就為我去死!而親手殺死你,就是我對你的愛!”

    “放心!會有其他的女孩子,繼承我的愛的,你放心的去!”

    一句話完,黃藝嵐的手也是輕輕的一用力,隨後少女也停止了掙扎。

    靜靜地听著身後的動靜,陳濤的心里也是充滿了憤怒。

    但是要更多的,也是對少女的惋惜和無奈。

    “姑娘你算可憐,畢竟你是自作自受,不過你放心,這個黃藝嵐我一定……”

    飛在空中木刑也取出了荒塵,想要借助荒塵和行之間的感應,來確定行的具體方向。

    可是奇怪的是,不管他如何的努力,荒塵就是一點反應就沒有。

    “糟了!他們一定是用什麼辦法隔絕了行的氣息,要不然的話荒塵和我不會感覺不到行的位置的。”

    再次飛掠了一段距離之後,木刑也在樹林里發現了幾個快速移動的身影。

    一抖手數道源氣之刃飛出,那些人也應聲倒在了地上。

    攻擊得手之後,木刑飛速的就沖向了下方的樹林。

    然而就在木刑到達樹林里時,這些身影已經取出利刃刺進了自己的胸口,然後就潰散成了無數的光點。

    “居然是靈魂體!?”

    來到樹林里面,木刑也快步來到了靈魂體潰散的地方。

    仔細的檢查了一下這些靈魂體掉落的東西,木刑最終除了他們的魂晶之外,其余的也未找到什麼有用的東西。

    伸手將這些靈魂體掉落的魂晶撿起來,木刑再次飛到了空中。

    此刻木刑已經意識到,這條線路就是對方的一條疑兵之計。

    快速的思索了一番之後,木刑也趕忙插著南方折返了過去。

    不過在折返了一百里的路程之後,木刑最終也未能發現那些人的痕跡。

    此刻木刑的心里也開始變得焦躁了起來,他的心里也十分的清楚,如果再找不到行的話,那等著他的絕對是地獄般的折磨。

    落進樹林里在里面不停的著任何可疑的痕跡,木刑的心也思索起了到底是什麼人抓走了行。

    然而一番思索下來,木刑發現按照現在的情況,有意向抓行的勢力就有四波。

    第一就是西霞公國方面的黑袍人組織,第二就是那些意圖嫁禍易寒的人,第三的話就是那些與蘭陵商會搞商業競爭的其他商會。

    至于第四的話,也不排除有人想用行敲詐什麼,或者就是單純的看上了行身上攜帶的那些寶貴財物。

    尋找無果之後,木刑也飛到了高空之中。

    緊緊的攥著拳頭看著下方的樹林,木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發出了一聲憤怒的咆哮。

    “啊!!!”震的聲音攜帶著滾滾的源氣四散在空中,就連那下方的樹木也被強大的氣勢放倒了一大片。

    “陛下啊!,如果您在有靈的話,一定要保佑行無事啊!”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