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絕口不提愛你 > 第29章 上面你還沒有資格

第29章 上面你還沒有資格



作品:絕口不提愛你 作者:瀟瀟雨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第29章上面你還沒有資格

    葉展白吃過飯後就起(身shen)離開餐廳去了樓上,慕小西慢騰騰的收拾著餐具。完本耽美小說 www.CK101.tw

    她看出了葉展白的不高興,她不知道他為什麼不高興,她剛剛的話難道有錯嗎?這個男人真有些(陰yin)晴難定。

    明明前一秒還溫柔的笑著,後一秒就板上了臉。

    慢騰騰的刷好了碗,慕小西起(身shen)回了樓上,推開門听見自己的手機在響。

    她拿起來一看,是魯金花打來的,慕小西厭惡的把手機扔在一旁沒有理會,手機卻不死不休的響著。

    慕小西忍住厭惡,重新拿起接通︰“什麼事(情qing)?”

    “小西啊,你和少宸有沒有提離婚的事(情qing)?”魯金花大喇喇的問。

    這語氣讓慕小西氣得笑起來︰“沒有。”

    “怎麼還沒有呢?你那天不是答應我的嗎?”魯金花不高興了,“做人要講信用。”

    “是,我知道做人得講信用,不過我好像從來沒有說過要和顧少宸提離婚吧?”慕小西放緩語調,一字一頓︰“我只是答應你,如果顧少宸要離婚,我沒有意見。”

    “這有什麼不一樣?反正少宸也不踫你,遲早都是要離婚的,誰先提出來不是提啊?”魯金花理直氣壯,“你現在離了,對你對小婉都是好事(情qing)。”

    這話讓慕小西冷笑一聲︰“當然不一樣,如果是我提出來的,顧少宸會讓我淨(身shen)出戶啊,不過由他提出來就不一樣了,好歹我能拿到一點撫養費吧?”

    話音落下突然覺得(身shen)後有些冷,她轉過頭,看見葉展白站在門口,面無表(情qing)的看著她。

    慕小西嚇一跳,手機里的手機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摔成兩半。

    那頭的魯金花正想說話,手機里頭突然沒有了聲音,氣呼呼的罵︰“有娘生沒娘養的小((賤jian)jian)人,竟然敢掛我電話。”

    她旁邊慕小婉一臉的著急︰“媽,慕小西說什麼?她不肯離婚嗎?”

    “是,這個小((賤jian)jian)人,竟然和我玩文字游戲,真是氣死我了!”罵著又問慕小婉︰“你不是天天和顧少宸在一起嗎?他(床chuang)上那麼離不開你,為什麼就是不和慕小西這個小((賤jian)jian)人離婚?”

    慕小婉對自己的母親自然不會隱瞞︰“哪里是他離不開我,是我纏住他的。”

    “你纏住他?男人對女人沒有興趣你纏住也沒有用啊?你看慕小西這個小((賤jian)jian)人,一年多了顧少宸都不願意踫她。”魯金花哪里會相信顧少宸不喜歡自己的女兒。

    “那是她自己沒有本事,不過是一顆藥的事(情qing)就解決了。”慕小婉輕飄飄的。

    “什麼?你對他下藥?”魯金花吃驚不小。

    “對啊,要不然你以為顧少宸會踫我?”慕小婉冷笑,她覬覦顧少宸很長時間了。

    一直難以得手,那天晚上故意把自己的丑事說成是慕小西的,刺激得顧少宸寧酊大醉。

    而她在衣服上撒了催(情qing)香水趁機使出渾(身shen)解數勾引,有了第一次,慕小婉以為第二次會順理成章。

    誰知道顧少宸並不願意踫她,沒有辦法,她只好繼續故技重施,這才在(床chuang)上留住了顧少宸。

    “這……小婉,這要是被他發現可不得了啊!”魯金花莫名的擔心起來。

    “我是那麼笨的人嗎?”慕小婉不以為然。“媽,你現在要做的事(情qing)就是((逼bi)bi)著慕小西和他離婚。”

    “我知道,可是那個小((賤jian)jian)人她不肯呀!”

    “得想一個辦法,一定要((逼bi)bi)著慕小西和顧少宸離婚!”慕小婉(陰yin)冷冷的。

    手機跌落在地上摔成兩半,慕小西手忙腳亂的去撿,等她撿起手機抬起頭來,門口已經不見了葉展白的(身shen)影。

    剛剛她說的話葉展白一定是听到了,听她說了那樣的話葉展白不知道會怎麼看她。

    慕小西想去解釋的,可是走了兩步又停下了腳步。

    解釋干什麼?她本來就是這樣的人啊?

    在葉展白心中她本來就是一個為了錢可以出賣自己的女人,而且他不是她的誰,她犯得著和他解釋?

    慕小西自嘲的坐下,可是心里還是有些不安。

    葉展白剛剛過來一定是有什麼事(情qing),他是她的金主,她不過是他的(情qing)婦。

    為了醫院的(奶nai)(奶nai),她還是不要惹葉展白生氣為好。

    慕小西起(身shen)出了房間,到樓下給葉展白泡了一杯咖啡,端著去了書房。

    葉展白坐在椅子上面,臉上面無表(情qing)。

    不知道為什麼看見他面無表(情qing)的樣子慕小西越發的害怕。

    她小心翼翼的端著咖啡走到她面前,柔聲細氣的開口︰“我給你泡了咖啡,你趁(熱re)喝吧。”

    “我不喜歡喝咖啡。”

    “那你喜歡喝什麼?”

    葉展白沒有說話,目光直愣愣的落在她(胸xiong)前,慕小西順著他的目光看下去,臉一下子紅到了耳朵根。

    她(胸xiong)前的紐扣不知道什麼時候掉了一顆,露出雪白的半片(胸xiong)光。

    像葉展白這樣的男人,你脫光了對于他來說倒不算是(誘you)惑,像是在看人體模特。

    不過這樣似露非露的感覺卻不一樣,他感覺心頭的火又開始沸騰起來,(情qing)不自(禁jin)的咽了一下口水。

    而慕小西發現自己的失態,漲紅著臉,手忙腳亂的去遮掩。

    葉展白哪里會讓她遮掩,一把握住了她的手,“你這勾引人的本事是從哪里學的?”

    “不……不是那樣。”

    “不是什麼?”他咬牙切齒的,一把把她撈到腿上,隨手撕開她的襯衫,撈起里面的(胸xiong)衣,惡狠狠的親了上去。

    慕小西被他嚇一跳,這個該死的男人!這里是書房他不知道嗎?

    她伸手抗拒︰“不要!”

    “嗯?”他抬頭警告的看她一眼。

    慕小西知道自己沒有拒絕的權利,還是忍不住︰“我……我沒有洗澡呢。”

    “你是提醒我一起洗鴛鴦浴嗎?”他一把抱起她直奔主臥的浴室。

    人沒有到浴室里面,慕小西就被他三下兩下扒光了,溫(熱re)的水從蓬蓬頭里流出來撒在她(身shen)上。

    葉展白上下其手,全方位進攻她,說是洗澡,可是和洗澡沒有半毛錢關系,他只是打開水龍頭而已。

    這個該死的男人太懂得怎麼制服一個女人,她的唇,她的耳垂,她的脖子,她的(胸xiong),慕小西被他撩撥得潰不成軍。

    看著她紅著臉7;150838099433546(嬌jiao)喘吁吁,葉展白也是不能自制,這個該死的女人全(身shen)都帶著(誘you)惑,讓他(欲yu)罷不能,他最喜歡的就是她昨天晚上主動的樣子。

    三下兩下拉開褲子拉鏈,葉展白暗啞著聲音命令她︰“吃了它!”

    慕小西半跪著張嘴……葉展白呼吸沉重起來,他咬牙切齒︰“妖精,你他媽就是一個妖精!”

    不想忍受下去,他一把抓起他,猛地用力……

    慕小西妖嬈的在他懷里綻放,他抱著她換了無數姿勢,每一個姿勢都讓他爽到極致。

    而慕小西被蹂躪得都要失去知覺了,低吼一聲釋放,葉展白給她沖洗了(身shen)子,抱著她回了臥室。

    看著她玲瓏有致的(身shen)子,看著她絕美的臉,葉展白忍不住低頭輕輕吻上她的額頭。

    難怪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說的就是她這樣的妖精吧!

    靜靜的看了一會熟睡的慕小西,葉展白也準備上(床chuang)休息,卻听見房間內響起電話鈴聲。

    他四下里看了一下,找到了鈴聲傳來的地方,那個女人放在沙發上的包。

    葉展白走過去打開她的包,找到手機,屏幕上面閃現老公兩個字。

    顧少宸!竟然是顧少宸打來的電話。

    葉展白嘴角噙著一絲冷笑,毫不猶豫的關了機。

    心(情qing)莫名的受到了影響,在和她歡(愛ai)的時候他是完全沒有任何負擔的,可是現在莫名的看到那個電話這才意識到,(床chuang)上的女人是有老公的。

    他堂堂葉家七少爺,名門千金大家閨秀不(愛ai),竟然找一個有夫之婦睡,這傳出去還不把家里的兩個老家伙氣死。

    名聲這種東西葉展白倒是不在乎,可是有件事他卻不得不在乎。

    這個女人是別人法律上的妻子,就意味著她法律上的另一半是能和她做親密事(情qing)的。

    而他向來就是一個潔癖很重的人,他的女人怎麼會讓別的男人踫?

    最讓他放心不下的是(床chuang)上這個女人對顧少宸的感(情qing),被顧少宸那樣羞辱還不離不棄,她得有多(愛ai)啊?

    他不能讓自己的女人想著別的男人!絕不(允yun)許這樣的事(情qing)發生!

    國色天香!

    顧少宸膀子上吊著穿著暴露的慕小婉進入大廳直奔電梯,在電梯門口和鄒萌萌不期而遇。

    鄒萌萌眼中閃過厭惡大步過來堵住他們︰“顧少宸,你和這個不要臉的小((賤jian)jian)人搞在一起到底是想干什麼?”

    “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你說還能干什麼?”顧少宸冷笑。

    鄒萌萌氣得臉色發白,“你既然這樣瞧不起小西,為什麼不離婚?為什麼要這樣作踐她?”

    “離婚?”顧少宸只是冷笑,“想也別想!”

    扔下這句話他帶著慕小婉進入了電梯,電梯在八樓停下,顧少宸摟住慕小婉的腰打(情qing)罵俏著穿過走廊進入包廂。

    一路特意放慢腳步,一直進入包廂都沒有看到慕小西的(身shen)影。

    奇怪,那個該死的女人今天晚上到哪里去了?

    他心里思忖著,按鈴叫酒。

    很快一個穿著旗袍清純靚麗的女人拿著酒單推門進來了︰“先生,請點酒!”

    看見來人不是慕小西,顧少宸有些興致缺缺,一把放開慕小婉,心不在焉的點了酒。

    賣酒的女人恭敬的退了出去,顧少宸心里在奇怪,慕小西怎麼沒有來?難道被調去別的地方賣酒了?

    他心里思忖著,慕小婉在旁邊坐不住了,把水蛇一樣的(身shen)子貼過來,摟住他的脖子就去親他的臉。

    顧少宸一把拍開她的臉,聲音冷冰冰的︰“記住,你只能親下面,上面還沒有資格!”

    他下手很重完全沒有絲毫憐香惜玉,慕小婉臉火辣辣的,心里恨到極致,可是半點也不敢發作。

    憋著一肚子的氣,慕小婉起(身shen)去了洗手間。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