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絕口不提愛你 > 第239章 執念

第239章 執念



作品:絕口不提愛你 作者:瀟瀟雨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慕小西心結打開,滿心歡喜的和甦安安去吃了早飯,對甦安安她也不隱瞞,“我昨天晚上一夜都沒有睡好。完本耽美小說 www.CK101.tw

    “就知道是這樣,你吃過飯補眠吧。”甦安安沒有好氣。

    打開心結的慕小西吃過飯上(床chuang)開始補眠,甦安安卻有些不安,她是認識陸馨兒的,剛剛咖啡廳的那個女人明明就是和陸馨兒一模一樣,可是她為什麼不承認自己的(身shen)份呢?

    甦安安疑惑的同時,葉靜妍也在和陳曼蓉說這件事︰”媽,你知道嗎?陸馨兒回來了!”

    “陸馨兒?你七叔之前的那個女朋友?”陳曼蓉驚訝的反問。

    “是啊。”葉靜妍滿臉得意,“陸馨兒竟然在這個時候回來,真的是讓人太意外了,媽,你說七叔會不會拋棄慕小西和她復合?”

    “誰知道呢?你七叔那個人睚眥必報,陸馨兒當年不告而別,他一定是恨死她了吧?怎麼會吃回頭草呢?”

    “這可說不好啊?(愛ai)之深恨之切,不怕七叔不恨,只要七叔恨就說明七叔越在乎她。”葉靜妍眼中閃過狠戾之色,“都是慕小西那個小((賤jian)jian)人,我們才落到如此地步,這次陸馨兒回來了,看她怎麼死!”

    “也不要太樂觀了,那個慕小西可不比陸馨兒差,一個離婚女人都能把你七叔勾搭到手,段數肯定不一般。”

    “慕小西就是一個傻帽,她怎麼可能有能力和陸馨兒爭奪?你忘記了當初陸馨兒是怎麼從陸綰綰手里把七叔奪取的嗎?”葉靜妍反問。

    “話不能這麼說,你七叔只是先認識陸綰綰並沒有和陸綰綰有什麼私(情qing)。”

    “可是陸家的意思很明顯的呀?陸家當初可是打著把正牌小姐陸綰綰和七叔聯姻的主意的,哪里想到陸馨兒這個私生女會搶先一步?”

    說到這個葉靜妍突然冷笑一聲,“這件事不知道陸綰綰知不知道,我得試探一下她。”

    說到做到葉靜妍馬上打電話給陸綰綰︰“綰綰你有時間嗎?我們吃頓飯吧?”

    陸綰綰本來已經不打算和葉靜妍牽扯了,可是陸夫人訓了她一頓。

    陸夫人說無論葉靜妍在葉家有沒有地位,她都不能在這個時候變臉,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日ri)子長著呢,誰知道以後會變成什麼樣?

    被陸夫人訓過後陸綰綰也想明白了,接到葉靜妍的電話,她馬上答應了下來︰“好,那就中午吧。”

    兩人約在了一家粵菜館見面,葉靜妍和陸綰綰幾乎是同時到達了餐館。

    “呀,幾天不見,靜妍你看起來越來越美了。”陸綰綰睜著眼楮說瞎話的功夫一流。

    葉靜妍干笑一聲︰“我哪里有變樣?我覺得綰綰你才是驚艷倒我了。”

    二人親(熱re)的說著話去了她們定的包廂,照例是虛(情qing)假意的著話,服務員上菜離開後,葉靜妍先開口︰“綰綰,你那個姐姐還沒有消息嗎?”

    “沒有。”陸綰綰馬上警覺起來,葉靜妍今天找她她一開始以為是為了陳滿軍的事(情qing)想讓她打听消息,她早就想好了推脫的辦法。

    卻沒有想到葉靜妍竟然問起了陸馨兒,這樣說來陸馨兒出現的事(情qing)大家都知道了嗎?

    “奇怪,一個大活人怎麼突然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葉靜妍故意說。

    “誰知道呢?一個人要是有心想躲起來不讓人找到,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讓人找到的。”

    “不知道你姐姐為什麼要躲起來,她和我七叔之間不是感(情qing)很好的嗎?听說都要談婚論嫁了?”

    “這個我不是太清楚。”陸綰綰干笑一聲,陸馨兒為什麼要躲起來她比所有人都清楚。

    “綰綰,你知道嗎,我听說,其實之前我七叔喜歡的人是你。”

    “不會吧?”陸綰綰猜不透葉靜妍的目的,絲毫不露的笑著反問。

    “是真的,葉家一開始是打算讓我七叔和你在一起的,畢竟我七叔和你(身shen)份也相配,只是誰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事(情qing)?”葉靜妍頓了一下。

    “據說是你姐姐看中了我七叔,故意制造巧合接近了他。”

    “什麼巧合?”陸綰綰繼續裝糊涂。

    “你不知道嗎?我听說你姐姐故意挑我七叔出現的時候在酒吧的時候唱歌彈琴,故意把酒倒在我七叔(身shen)上,還故意偽裝摔倒在我七叔車前,後來就成功引起了七叔的注意。”

    這些事(情qing)陸綰綰並不知道,听葉靜妍這樣一說終究是沉不住氣了,臉色馬上變了,眉宇間都帶了怒色,“這些你怎麼知道的?”

    “我听我姑姑和我(奶nai)(奶nai)說的,那會(奶nai)(奶nai)听了還很生氣,說這樣有心機的女人七叔怎麼會喜歡的。”

    陸綰綰心里翻滾到了極致,她竟然不知道陸馨兒和葉展白之間有這麼多過往,她記得很清楚,當時自己的母親的確先打電話告訴她,說晚上哥哥會帶她去和一個朋友吃飯,讓她打扮漂亮一些。

    當時陸克明的朋友都是老外,她才沒有心思為老外裝扮,心里不開心,她穿著很普通也沒有怎麼打扮就跟著陸克明去了。

    見到葉展白的那瞬間她就後悔了,她記得那天吃飯的(情qing)形,葉展白那會不繃著臉,(性xing)格很開朗,笑起來非常迷人。

    因為她是陸克明的妹妹,葉展白還為她布菜,當時她心里那個高興。

    後來陸克明又帶她去見過葉展白幾次,每次見面的氣氛都不錯,葉展白對她很客氣,不反感。

    她則對葉展白是喜歡到極致,親自打電話給母親說,非葉展白不嫁。

    就在她美滋滋的想象著和葉展白的幸福生活的時候,陸馨兒突然出現了。

    她發現他們咱一起的時候已經無力回天了。想起這些過往陸綰綰心里一緊,難道從一開始陸馨兒就是有目的的嗎?

    控制住自己繁雜的心(情qing),陸綰綰若無其事的吃著菜,“我竟然不知道這其中有這樣的事(情qing)啊?不過我姐和葉展白是真的很般配的。”

    沒有想到陸綰綰竟然能把自己的(情qing)緒控制得這樣滴水不漏,葉靜妍有些失望,她控制住自己︰“綰綰,我很長時間沒有去酒吧玩了,不如我們今天晚上去藍調玩怎麼樣?”

    藍調兩個字讓陸綰綰心里一緊,陸馨兒那個((賤jian)jian)人不就在藍調唱歌嗎?

    這葉靜妍讓她去藍調是什麼意思?

    她一定是知道陸馨兒在藍調的事(情qing)了,所以故意來告訴她,她淡淡一笑︰“今天晚上不行,我爸要過來,我要陪著我爸媽去看歌劇,我們改天吧。”

    葉氏總裁辦,葉展白開會出來拿起手機準備給慕小西打電話問她有沒有吃午飯,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沈浪走了進來。

    看見沈浪進來葉展白把手機放下︰“可是有什麼事(情qing)?”

    “對,我是無事不登三寶(殿dian)啊。”沈浪關上門走到葉展白對面的椅子坐下︰“展白,她失憶了!”

    “誰?”葉展白有些摸不著頭腦的看著沈浪。

    “陸馨兒啊?”

    葉展白靜默了一會,緩緩的開口︰“你怎麼知道的?”

    “我昨天晚上在藍調酒吧看見她在台上唱歌,心里想著不對勁,于是就主動去接近她。你知道嗎?她看見我很平靜,就像是看陌生人一樣,這完全不可能。”

    沈浪頓了一下,“我當初是見證你們在一起的人,陸馨兒又對你做了那樣一件事,不可能在看見我會這樣平靜,我覺得奇怪,還以為只是一個和陸馨兒長得像的人,我主動和她攀談,她的聲音和習慣樣貌都和陸馨兒一模一樣,但是她不記得我。”

    “說重點。”

    “于是我要了她的電話,一大早主動打電話給她要求和她見一面,她一開始拒絕了我,後來我說她長得像我認識的一個故人以後,她答應想想。再後來她主動電話約見了我,我們在咖啡廳聊了一個上午,她現在叫(愛ai)莎,不清楚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qing),只記得自己醒過來就躺在醫院里。”

    “躺在醫院里?她昏迷了很多年?”葉展白覺得有些難以想象。

    “是,她昏迷了很多年後奇跡般的醒過來了。可是她的記憶殘缺了,她不記得記憶中有過你我等人,包括她的親人。”

    葉展白一言不發的坐著,顯然有些難以想象這件事,好長時間後沈浪才開口︰“展白,現在你要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葉展白反問。

    “如果陸馨兒當初的離開只是因為出了事(情qing),那是否說明她其實是清白的,如果是這樣……”

    “沒有如果,你不是說她不記得我了嗎?這就是很好的結果,她忘記了我,我痛苦了這麼多年,現在我已經有了小西,別無他想。”

    “這是真心話?”沈浪看著葉展白。

    “當然!”葉展白回答得很干脆。

    沈浪和葉展白對視了好一會後別開目光,“很好,其實陸馨兒出現我最擔心的就是你,我怕你們會藕斷絲連,如果你忘不掉她,那將會傷害到慕小西,現在既然你已經走出來了,那我就放心了。”

    沈浪離開後葉展白怔怔的靠在椅子上面,曾經瘋狂的(愛ai)了那麼多年的女人,怎麼可能會說忘就忘,就在昨天晚上,在听說她消失這麼多年突然出現後,在听到她的聲音後,他竟然夜不能寐。

    好不容易睡著了,竟然又在夢里見到了她。

    他竟然又體會了一次那樣撕心裂肺的疼痛,以至于早上起(床chuang)都有有些無顏面對慕小西。

    陸馨兒的突然出現的確在他平靜的心湖上又激起了波瀾,他不知道要怎麼辦?

    在過去這麼多年,在陸馨兒消失的這麼多年,葉展白一直非常執著的想要去知道那個答案,為什麼她要那樣對自己?

    但凡她對自己有一絲一毫的感(情qing)都不會對自己下藥,還把自己送到陸綰綰的(床chuang)上去。

    可是剛剛沈浪的話讓他突然覺得自己的執念非常可笑,他和陸馨兒在她離開的那天起其實就已經注定不會糾結,既然這樣他要那個答案干什麼?

    不管她是不是(愛ai)過他,都已經不重要了。

    更別說陸馨兒還已經忘記了過去,既然陸馨兒已經不記得他們的過往,這就是最好的選擇。

    下午的時候補了一覺的慕小西容光煥發的來了公司,她心(情qing)好,葉展白心(情qing)也不錯。

    看她進來主動過來索吻,唇舌糾纏,火(熱re)的(情qing)感在心頭激((蕩dang)dang),葉展白控制不住的抱起慕小西去了休息室。

    關上門倆人如火如荼的大(床chuang)上糾纏了好一會,看著他動(情qing)的在自己(身shen)上起伏。

    慕小西心里所有的疑問都消失得一干二淨了,她放縱的讓自己和葉展白糾纏在一起。

    這次歡(愛ai)兩人都是投入到極致,感覺自然也是美到極致。

    就像是騰雲駕霧飛起來一樣的感覺,直到那種感覺散去好長時間,慕小西還眯著眼楮回味。

    她累癱了,不過卻不想睡覺,葉展白精神抖擻的沖了一個澡出去辦公了,慕小西又在(床chuang)上躺了好一會,才慢悠悠的去洗澡。

    晚上兩人去旋轉餐廳吃的飯,吃過飯又去摩天大樓看夜景,登頂摩天大樓的天台,葉展白和慕小西摟在一起俯瞰夜景,葉展白告訴慕小西︰“老爺子讓我們下個禮拜搬回去,我想在這之前把結婚證給領了,你覺得怎麼樣?”

    慕小西有些驚訝︰“他們會同意嗎?”

    “都讓我們搬回去了,能不同意嗎?”葉展白笑道。

    “我沒有問題,就是擔心孩子的事(情qing)。”

    “別擔心,小西,你想要什麼樣的婚禮?”

    “我沒有想過。”慕小西搖頭,“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沒有婚禮我也會覺得很幸福。”

    “是嗎?你可是真傻啊!”他輕嘆一聲抱緊她的腰,“放心吧,我不會委屈你的!你等著做最幸福的新娘吧!”

    兩人你儂我儂的說著(情qing)話,藍調酒吧的狐形舞台上面,陸馨兒一襲白裙,優雅迷人的坐在鋼琴旁邊輕輕的揚手,一曲《致(愛ai)麗絲》緩緩的響起。

    喧鬧的酒吧因為陸馨兒的鋼琴聲瞬間安靜下來,所有人都入迷的听著她彈琴。

    一曲終了,如雷般的掌聲雷動起來。

    陸馨兒優雅的起(身shen)鞠躬,掌聲經久不息,她復又回到鋼琴旁邊坐下,縴縴十指揮動,一曲《夢中的婚禮》響起。

    因為這優美的琴聲酒吧忽又安靜下來了,這個晚上是陸馨兒的專場,她收獲了無數鮮花和掌聲,可是一直到酒吧打烊,陸馨兒沒有看到她想要看到的人出現。

    轉到後台換了衣服,陸馨兒疲憊的拿起包出了酒吧。

    心(情qing)不是一般的煩躁,她出現在南城已經好幾天了,也和沈浪接觸了,按照常理推斷,沈浪一定會把自己的事(情qing)告訴葉展白,可是葉展白為什麼會一點動靜都沒有?

    難道他已經不再(愛ai)自己了?

    想到這個陸馨兒突然有些擔憂起來,要是葉展白對自己已經沒有感(情qing),那她這樣折騰還有什麼用?

    陸馨兒不願意相信葉展白會不(愛ai)自己,她已經見過了葉展白(身shen)旁的女人,長得是(挺ting)美的,可是並沒有任何背景,而且很普通。

    葉展白那樣一個尊貴優雅的人怎麼可能會喜歡一個如此普通的女人?

    一定是他還在怪自己,畢竟當初的事(情qing)任何人都沒有辦法承受。

    如果葉展白是因為當初的事(情qing)在怪她,那她還有機會,她得想辦法接近葉展白,讓他沒有辦法甩開她,只要能夠接近葉展白,她一定會想方設法的讓葉展白從新回到她的懷抱的。

    次(日ri)晚上十點,慕小西和葉展白正準備睡覺,葉展白的電話急吼吼的響了,他拿起接通,我听見沈浪的聲音非常急的傳來︰“展白,出大事了,你馬上來南城醫院,趕快,一分鐘都不要耽擱!”

    和沈浪在一起這麼長時間,葉展白還沒有見他這樣慌張過,很顯然的確出了大事(情qing),他掛了電話轉頭看著慕小西︰“你先睡,出了點事(情qing),我去處理一下。”

    慕小西也听到了沈浪在電話里變調的聲音,她點了下頭︰“路上小心,記得給我打個電話。”

    “好!”葉展白拿起車鑰匙急匆匆的離開了。

    葉展白離開後慕小西靠在(床chuang)頭玩手機等著葉展白的電話,一直到凌晨葉展白都沒有回電話過來,她擔心給葉展白打了電話過去,電話是沈浪接的︰“展白今天晚上可能不回來了,你先休息吧,別擔心,沒有什麼事(情qing)。”

    沈浪這樣說慕小西放心了,她也困了于是放下手機倒頭就睡,這一夜睡得並不踏實,翻來覆去的做夢,那些夢境亂七八糟的,導致早上醒來慕小西發現自己眼楮又青了。

    她揉著額頭去洗漱,出來後還是擔心葉展白,給他打了電話,這次是葉展白接的,“別擔心,已經處理好了,我們公司見吧!”

    听葉展白這樣說慕小西放心了,她換了衣服下樓吃了早餐,這才趕去了葉展白公司。

    她來得早,進入總裁辦的時候葉展白還沒有來,慕小西收拾了一下,給葉展白泡了一杯茶。

    葉展白才出現了,他臉色青白,神(情qing)倦怠,看起來是一夜未睡的樣子。

    慕小西心疼不已︰“你先去休息休息吧,(身shen)體才要緊,可別為了工作把(身shen)體拖垮了。”

    葉展白點了下頭,“我去休息室睡一會,你九點叫醒我。”

    葉展白進入休息室就倒在(床chuang)上睡著了,慕小西輕手輕腳的關上休息室的門,心里有些疑惑,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qing)?

    為什麼葉展白的臉色會這麼難看?

    她試著給甦安安打了電話,想問問她知不知道(情qing)況。

    甦安安剛起來打著哈欠︰“不知道,沈浪沒有和我說,應該沒有什麼事(情qing),別擔心,不管什麼麻煩他們倆一定能夠搞定的!”

    見問不出什麼消息來,慕小西嘆口氣掛了電話,看葉展白臉色不太好看,她擔心他太累,想著去公司的餐廳讓廚師幫忙熬雞湯給葉展白喝。

    慕小西馬上去了公司的餐廳,和廚師說了一聲,听說是老板要喝雞湯,大廚馬上答應下來。

    慕小西沒有停留馬上返回了葉展白辦公室,走出電梯遇到了楚飛,“慕小姐早!”

    楚飛笑吟吟的出聲,慕小西也笑了一下︰“楚助理早!”

    “老大呢?”推開辦公室門看不到葉展白,楚飛問了一聲。

    “在里面睡覺呢?昨天晚上被沈**出去了,看樣子一夜未睡。”慕小西7;150838099433546回答。

    “這樣啊?那我先去做事(情qing),他醒了你通知我一聲。”楚飛說著離開了。

    慕小西關上門坐在沙發上看著時間,九點很快就到了,她起(身shen)推開休息室的門,葉展白還在沉睡中,慕小西有些不忍心叫醒他,不過又擔心他九點有重要的事(情qing),于是伸手推推他︰“展白,九點了!”

    葉展白應了一聲,卻沒有動,看樣子是還想睡,慕小西又伸手推了一下他。

    突然發現他挽起的白色的襯衫袖口上面竟然有好多褐色的小點,看起來像是干涸的血跡。

    慕小西吃了一驚,低頭聞了一下,是有一股血腥味道。

    她嚇一跳,目光看向葉展白的手臂,之前沒有注意,現在仔細一看發現葉展白的手臂上竟然有一個不起眼的傷痕。

    類似于針戳過的樣子,慕小西盯著那個針眼看了好一會,也沒有想明白是怎麼回事。

    她又伸手推推葉展白︰“展白,不是九點鐘讓我叫醒你的嗎?快起來吧!”

    葉展白這才坐了起來,慕小西打濕了毛巾拿出來遞給他,葉展白擦了一下臉,閉了閉眼楮,又把毛巾遞給她,慕小西目光停留在他手臂上︰“展白,你手臂上是怎麼回事?”

    “這個啊?”葉展白笑了一下,“沒什麼。”

    他的表(情qing)是不想說,慕小西知道他不想說自己追問下去就是有些無趣了,于是也沒有再問。

    葉展白換了一件襯衫離開了辦公室,慕小西拿起他換下的襯衫仔細的看,之前只是猜測是血跡,現在是越發的肯定了。

    他的手臂上有針戳過的痕跡,襯衫袖口上也沾上了血,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慕小西皺著眉頭,怎麼也想不明白。

    中午是在公司吃的飯,葉展白喝了雞湯明顯的精神好了許多,回到辦公室又繼續補眠,睡到兩點左右,接了一個電話拿起手機急匆匆的出門了,臨走時候說有急事,讓楚飛送慕小西回家,他晚上要晚一點回來。

    慕小西心里疑惑到極點,她沒有讓楚飛送她,而是自己開車離開了葉展白公司,想著葉展白看起來精神不太好的樣子,她準備晚上給他炖湯好好的補補(身shen)子。

    人還沒有到菜市場門口,葉素芬的電話過來了,“小西,你人在哪里?”

    “我準備去菜場呢,你有事(情qing)嗎?”

    “沒事,就是想你了打個電話問問。”葉素芬頓了一下,“你和展白……還好吧?”

    “還好啊?怎麼了?”

    “沒有什麼,就是問問而已。”

    慕小西想葉素芬到底是自己的親生母親,她是心疼自己的,她雖然做不到馬上和她親如母女,但是也不至于到對她的關心視若無睹。

    她嘆口氣︰“你別擔心我,我和展白很好,我們下個禮拜就準備搬回去了。展白說,在搬回去之前先把證領了。”

    “是嗎?那就好,那就好。”葉素芬一副松口氣的摸樣,又和慕小西說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她(身shen)後甦浩然臉色有些不太好看︰“小西到現在還不知(情qing)吧?”

    “她應該不知(情qing),不過展白說馬上要和她領證,下個禮拜就搬回去了,應該沒有什麼事(情qing)。”

    “應該?什麼是應該?結婚還能離婚,更何況現在還沒有結婚。”甦浩然有些生氣,說話語氣非常沖。

    “展白對那個陸馨兒當生命一樣看中,現在那個陸馨兒回來了,又出了這樣的事(情qing),我擔心……”

    “陸馨兒回來的事(情qing)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你知道展白肯定也知道了,在知道後他還說要和小西領證,那就證明他對陸馨兒已經死心了。”

    “這可不好說,你不覺得奇怪嗎?那個陸馨兒早不回來晚不回來,偏偏在這個時候回來?”

    “是出現得奇怪了些,可是也有可能是湊巧,畢竟小西和展白的事(情qing)並沒有公開,知道的人不多。”葉素芬是盡量往好的方面去想。

    甦浩然則不一樣,他做事(情qing)都是先考慮最壞的方面,慕小西是他的女兒,他自然不會讓自己的女兒受到委屈,這件事怎麼看都透著蹊蹺,得查清楚一些。

    甦浩然想著拿起手機撥出去︰“讓人盯著陸馨兒,看她想干什麼!”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