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絕口不提愛你 > 第252章 整個人都是冷冰冰的

第252章 整個人都是冷冰冰的



作品:絕口不提愛你 作者:瀟瀟雨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陸馨兒一邊使壞,一邊不忘記關注葉展白和慕小西的信息,葉展白回了葉家就再也沒有出來過,很顯然是被老爺子控制住了人。+++女生必上網站 www.yq520.org

    慕小西守候一天暈倒的事(情qing)她也知道了,事(情qing)發展到現在陸馨兒可以說是非常滿意。

    她一直以為要放完大招葉家才會出手,沒有想到只是一個小小的開頭葉家就這樣堅決。

    陸馨兒現在是心(情qing)大好,就等著看事態怎麼發展。

    兩天過去,葉展白沒有任何音訊,看樣子葉家是死磕上了。

    現在就等著看慕小西想辦法了,按照陸馨兒的想法,慕小西沒有什麼後台,壓根沒有能力對抗葉家的高壓,陸馨兒可以想象結局,葉家二老折騰一陣後讓人給慕小西點好處,這個離婚女人就會乖乖的滾出南城消失在葉展白的視線里。

    可是她似乎是想錯了,醫院監視慕小西的人回報,葉家沒有讓人去找過慕小西的絲毫麻煩,而南城名門甦家的人則開始頻繁的去醫院看望慕小西。

    甦二夫人葉素芬竟然一直在醫院照顧慕小西,一開始陸馨兒並沒有放在心上,她以為葉素芬是受葉展白之托照顧慕小西。

    可是後來甦老爺子和甦老夫人也去了醫院看望慕小西,還有甦家老大和夫人也去了醫院,而且連帶著甦安安甦寒松兄妹還有甦筱筱乃至葉展白的死黨沈浪也去醫院了。

    這甦家可以說是傾巢出動,這讓陸馨兒非常驚訝,她一直以為慕小西很簡單,可是現在卻讓她有些莫名擔心起來,這個慕小西還真是不容小覷,沒有葉展白竟然還能讓甦家這麼多人去幫她肯定有她的獨到之處。

    陸馨兒自然不放心,甦家沒有理由對一個沒有任何背景和(身shen)份的慕小西這麼看中的。

    讓人打听下來才知道慕小西是甦老爺子夫婦認的孫女,這自己的親孫女疼(愛ai)還(情qing)有可原,認的孫女而已,至于這樣上心嗎?

    陸馨兒總覺得事(情qing)沒有那麼簡單,這甦家和慕小西之間不會存在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葉展白被葉老爺子讓警衛關進(禁jin)閉室已經四天了,這四天來,他對外面的消息一無所知,老爺子沒收了他所有能知道訊息的東西,就連(身shen)上的手表都不放過。

    葉展白就這樣像是坐牢一樣的坐在那張木板(床chuang)上,瞪著那個屋子里唯一能夠透出亮光的小窗戶發愣。

    一開始的時候他還抱有幻想,被關著就關著,老爺子總不能關他一輩子,他以為老爺子會讓阿姨送飯,這樣他可以借機讓阿姨給他帶點消息出去,或者帶點消息進來,就算是一句話也行。

    但是葉展白大錯特錯,送飯的人不是阿姨,而是老爺子的警衛連長。

    早上六點,中午12點,晚上六點,這是他唯一能看到警衛連長那張撲克臉的時候。

    那警衛連長跟了老爺子二十多年,忠心耿耿到了極點,每次送吃的,他呆的時間不超過一分鐘。

    打開門把吃的往葉展白面前一放,轉(身shen)干脆利落鎖門走人。

    無論葉展白說什麼,他都是一副充耳不聞的樣子。

    面對這樣的人葉展白簡直就是半點辦法都沒有,老爺子不只是在精神上折磨他,連送的伙食都在透露著一副要弄死他的意思。

    早上一碗粥,兩個饅頭,一碟榨菜。

    中午一碗米飯,一碟豆腐,一碗青菜湯。

    晚上繼續一碗粥兩個饅頭,一碟榨菜。

    這是比囚犯還差的伙食,葉展白氣得差點把碗都砸了,可是他知道砸了也沒有用,老爺子如果要給他機會,直接就棍棒上手了,這次廢話都不說直接讓人送了(禁jin)閉室,都懶得動手了,很顯然這件事不會這樣善罷甘休。

    既然知道是這樣的結果,葉展白也不折騰了,該吃就吃,該喝就喝。

    艱苦的生活他無所謂能忍受,最不能忍受的是寂寞。

    這(禁jin)閉室建在葉家後院,之前他也曾來這里轉悠過,沒有覺得有多可怕,可是被關進來才知道滋味。

    完全沒有想到這葉家大院的後院會是這樣死氣沉沉,除了他自己活動發出的聲音,听不到任何生物發出的聲響。

    沒有任何人(身shen)自由,環境艱難葉展白還不至于脆弱到不能忍受。

    他現在最不放心的是他的小西,他這樣被關著,傻女人一定是嚇壞了吧?

    按照她那一根筋傻不拉幾的智商,一定會想方設法來求(情qing),而老爺子和老太太不知道會說出多難听的話。

    他能想象出慕小西絕美的眼楮里滾出的晶瑩剔透的淚水的樣子,只要想到慕小西可能會被老爺子老太太罵哭,可能會像上次那樣跪在地上乞求,葉展白這心就煩躁起來。

    可是煩躁也沒有用,沒有人理睬,老爺子這是((逼bi)bi)著他認輸,只要他說出那兩個字,分手。

    只要他同意分手,老爺子就會馬上放他出去,而他是打死也不會分手的,絕不會分手!

    葉展白這邊心(情qing)煩躁焦急,擔心慕小西受委屈,擔心她被欺負,卻是做夢也沒有想到他心心念念的人此刻在醫院病得(床chuang)都下不了了。

    精神和**雙重折磨讓慕小西高燒反反復復,一直不退,這幾天她一直在昏睡不醒。

    看她消瘦憔悴不成人形,甦家所有人都急了,甦老爺子和甦老夫人來看了幾次,看見孫女這副樣子甦老爺子和甦老夫人心疼到極致。

    兩人舍棄了這塊老臉親自去葉家求(情qing),葉老爺子態度堅決,毫不留(情qing)的拒絕了甦老爺子和甦老夫人。

    消息傳到醫院,慕小西完全的絕望了,清醒的時候淚流滿面,反之就是昏睡不醒。

    看著女兒這副樣子,最擔心的是甦浩然和葉素芬,可憐天下父母心,這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女兒,可千萬不能出事。

    葉素芬現在是守在醫院寸步不離,人也逐漸的消瘦憔悴下來,看著老婆女兒這樣甦浩然哪里坐得住。

    可是連父親甦老爺子都沒有辦法說服葉老爺子,他去也不會有半點用處。

    甦浩然正是著急上火的時候,葉展白的特助楚飛和沈浪又來找他了。

    楚飛和沈浪坐下就說了來意,準備想辦法讓葉展白生病讓葉家讓步。

    甦浩然皺著眉頭︰“我也這樣想,可是現在岳父不讓人進入葉家,這完全沒有辦法實現啊?”

    “甦總,目前有一個最好的人選可以讓老爺子老太太不設防。”楚飛開口。

    “誰?”

    “筱筱小姐。”

    “筱筱?”甦浩然愕然。

    “我是這樣想的,把筱筱小姐的(身shen)世透露給老爺子,要是知道筱筱小姐的真實(身shen)份,老爺子和老太太定然會心生憐惜,如果筱筱小姐能夠勸說老爺子和老太太改變主意……”

    甦浩然苦笑一聲,“你們是不是想得太簡單了?以我對老爺子的了解,他絕不會因為筱筱的事(情qing)就放過展白和小西的。”

    “這只是我們的初步設想,如果筱筱小姐勸說沒有用,也沒有關系,我們只需要老爺子老太太能夠(允yun)許她進入葉家即可,只要他們讓筱筱小姐進入葉家,到時候讓筱筱小姐偷偷的在葉總的飯菜里放安睡藥物,讓葉總昏迷不醒,只要送醫,我們就有十足的把握把葉總給救出來。”

    “這……”甦浩然猶豫了。甦筱筱是葉展航的骨(肉rou)的事(情qing)這個時候告訴葉家二老好嗎?要是筱筱知道她不是自己的女兒,對她打擊定然也不小。

    “沒有別的辦法了,硬搶不行,只能來這個(陰yin)招。”沈浪也跟著勸說,“只有讓筱筱去打親(情qing)牌,才能讓葉老爺子因為親孫女的關系放松警惕,只要他們肯讓筱筱進入葉家,就能有辦法,不然這樣干耗著,展白那邊不知道具體(情qing)況,小西這邊也讓人心急啊!”

    甦浩然還在猶豫,這個時候說出筱筱是葉展航的親生女兒的真相,會不會添亂呢?

    “我們不用告訴筱筱真相,只需要告訴老爺子老太太真相即可,到時候你這邊繼續裝不知道,讓葉家知道真相取舍,對筱筱沒有什麼傷害。”

    見甦浩然還在猶豫,沈浪加重語氣,“甦總,這是唯一的辦法,你難道忍心看著小西這樣下去,自古以來(情qing)最傷人,要是小西有個三長兩短……”

    “好,我听你們的!”甦浩然下了決心。

    “這件事就交給我去辦,我去找葉首長說筱筱的(身shen)世事(情qing),你不用出面,也裝不知道。讓筱筱小姐下藥的事(情qing)也由我和沈律師來說,就是這件事和甦家沒有任何關系,出了事(情qing)由我和沈律師擔著。”楚飛把大致的(情qing)況和甦浩然說了一遍。

    大家又商量了一番,確定萬無一失沒有紕漏楚飛這才去了葉家。

    大院外面的警衛直接攔住了楚飛,楚飛沒有辦法只好在外面等候,看見老爺子的車子出來,楚飛上去攔車,老爺子眼皮都不抬直接讓警衛把楚飛給轟開了。

    楚飛早想過這樣的結果,只好給葉展輝打電話,讓葉展輝帶他去老爺子辦公的地方見老爺子。

    有葉展輝出面,楚飛終于見到了老爺子,他恭恭敬敬的站在老爺子書桌前︰“首長,我有話要和您說。”

    “如果是為了你們葉總,你就免開尊口吧!”老爺子半點面子不給。

    楚飛陪著笑臉,“老首長,我的確是為了葉總而來,不過您別生氣,我今天給您帶來的是好消息,不是壞消息。”

    “呵呵?什麼好消息?”

    楚飛壓低聲音︰“老首長,其實是我有一個秘密要告訴你,不過前提是您得放了葉總。”

    “我對你的秘密沒有興趣。”老爺子斷然拒絕。

    “這不是普通秘密,是有關您孫女的消息。”

    “孫女?什麼孫女?”

    “這就是我要說的秘密,只要你放了葉總,我就把這個秘密告訴你。”

    “小子,你膽子不小,竟然和我談判,可是你打錯主意了,我對你說的話沒有半點的興趣。你死了那條心!”

    “老首長您真的不想知道您親孫女的事(情qing)嗎?是您親親的孫女啊?對了,我提醒您一下,是葉展航的女兒,他人不在了,您難道忍心讓他的骨(肉rou)流落在外?”

    “小子,別和我耍ど蛾子,想詐我,你還嫩了點。”老爺子听楚飛這樣一說,心里有些沒有譜了,展航的女兒,展航除了和葉素芬有關系外沒有和別的人有交集,這女兒難道是葉素芬生的?

    葉素芬總共生過兩個女兒,一個是甦筱筱,一個則是未婚時候在鄉下生的,只是那個在鄉下生的女兒不是甦浩然的嗎?

    難道葉素芬在鄉下生的孩子就是葉展航的?

    老爺子心念轉間有些不確定起來,楚飛這小子是展白的特助,他沒有那麼大的膽子敢騙自己,那麼這孫女的事(情qing)一定是存在的,老爺子轉了幾個念頭,臉上神色不變。

    楚飛卻是一副急吼吼的樣子︰“老首長,我說的真的是事實,只要您放了葉總,我就把您孫女的事(情qing)告訴你。”

    “要是你騙我呢?”

    “我就算有一百個膽子也不敢騙您啊?這次要不是為了葉總,打死我也不會說出真相的,對了,這件事葉總也是知(情qing)的。”

    看楚飛的樣子的確不像撒謊,老爺子慢騰騰的開口︰“好吧,你告訴我孫女的下落,我放了你們葉總。”

    “多謝老爺子!”楚飛大喜過望,“您的孫女就是筱筱小姐。”

    “筱筱?”

    “對,筱筱小姐是您的親孫女,葉總一直都知道,所以才把筱筱小姐保護得很好,葉總在國外的時候一直都是把筱筱小姐當做自己親佷女來對待的。”

    葉老爺子只是愕然一會後也明白過來了,難怪老七會對甦筱筱那麼親(熱re),他還一直奇怪,老七(性xing)子那麼冷淡,為什麼會對甦筱筱那樣疼(愛ai),簡直就是要什麼給什麼。

    原來筱筱是展航的女兒,這也能解釋為什麼出車禍時候展航會不要命的護住素芬,不是因為別的,他知道素芬懷了自己的孩子。

    看老爺子蹙眉不動,楚飛試探著開口︰“老首長,我已經告訴了您真相,現在您是不是把葉總給放了?”

    “嗯,我會把展白放了。”

    “多謝老首長!”楚飛話音落下老爺子笑了一下,“你也別謝太早,我只是說放了展白,並沒有說要放多長時間,看你這麼忠心耿耿的份上,我就放他出來吃頓好的,讓他享受幾個小時,再關他進去。”

    “什麼?”楚飛傻眼了。

    “為了證明我說話算話,你今天晚上可以跟著我回去見證一下,看一眼你們葉總。”老爺子慢騰騰的繼續往下說。“你們好幾天沒有見面了吧?我讓你見他一面,但是不準說外面的(情qing)況,只是見面即可!”

    楚飛一句話說不出來,傻愣愣的看著老爺子,心說,還好沒有報希望,不然他還真的是氣得要吐血了。

    也總算明白自己老板為什麼那麼腹黑詭計多端,這是遺傳,基因擺在那邊,老爺子這挖坑給人跳的本領和老板簡直如出一轍啊!

    老爺子說到做到馬上帶著楚飛回了葉家老宅,然後當著楚飛的面讓警衛連長把葉展白給放了出來。

    葉展白被關了一個禮拜,形容憔悴到極致,和從前風度翩翩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簡直是大相徑庭。

    楚飛看見老板變成這副摸樣心里那個難受,直沖過去︰“葉總!”

    老爺子的警衛連長伸手攔住他︰“好了,人你也見到了,可以走了。”

    “這個……讓我和葉總說句話吧,關于公司的事(情qing)我要請示葉總。”

    “不行!”老爺子慢悠悠的開口了,“我只是答應你放他出來,沒有說過要讓你和他說話。更別說什麼請示公司的事(情qing)了,好了,我會兌現我的諾言讓你們葉總吃頓好的,現在你可以走了!”

    楚飛哪里肯走,警衛馬上過來攆人,看(情qing)況是沒有反轉的余地了,楚飛豁出去了︰“葉總,慕小姐讓我給你帶句話,她很好,讓你放心,她會一直等著你,這輩子都不放棄!到死也不放棄!”

    “好,你告訴她,她若不離,我必不棄,好好保重(身shen)體,我還等著和她過下半輩子呢!”葉展白也朗聲回答。

    “小兔崽子!把這小兔崽子給趕出去,以後絕不讓他進入這里半步!”老爺子氣得七竅生煙,一旁的警衛捂住楚飛的嘴直接把他給拎了出去。

    目睹此(情qing),葉展白竟然笑起來,老爺子看見他笑馬上冷眼飛過來︰“別笑了,只是讓你出來放風一下下,現在時間不多了,趕快吃口好的,滾進去繼續思過去!”

    “爸你別費事了,好吃的你留著吧,我回去了。”葉展白毫不領(情qing)轉(身shen)就往外走。

    老爺子氣得直瞪眼,葉展白走到門口突然轉過頭來又是一笑︰“對了,我有句話要告訴您,你折騰這些沒有用,我就算是死也不會放棄她!”7;150838099433546

    “混賬!”老爺子氣得把桌上的茶杯都掀翻了。

    老太太回到家看見的就是老爺子坐在沙發上氣得吹胡子瞪眼楮的畫面。

    “這是怎麼了?誰惹你生氣了?”

    “還不是那個孽障。”

    “展白啊?你不是關著他的嗎?他又怎麼惹著你了?”老太太坐下,“對了,展白現在什麼樣子了?有沒有松口?”

    “他要是松口我還能這樣生氣?”

    “這不都關了一個禮拜了,怎麼還是這樣冥頑不寧?老頭子,要是他這樣下去你還真打算關他一輩子啊?”

    “對,他不認錯我就關他一輩子!”老爺子瞪著眼楮,“你別勸我,勸了也沒有用!”

    “哎!”老太太嘆口氣,心里是舍不得兒子的,可是兒子一根筋,不能由著他,這次非得把他(性xing)子給磨平了再說。

    老爺子生了一會氣,這才把楚飛告訴他的甦筱筱的事(情qing)和老太太說了,听說甦筱筱是葉展航的女兒,老太太心里又是歡喜又是心疼,“現在怎麼辦?把筱筱認回來?”

    “認什麼?展航人不在了,你能活一輩子照顧她啊?”

    “可是那是展航的女兒,我們的親孫女,難道就讓她流落在外面?”

    “什麼流落在外,她跟著素芬,素芬是她親媽媽對她能不好?”

    “那就保持現狀下去?那是我們展航的女兒啊,素芬瞞得可真是緊,難怪我看見筱筱就覺得親切,原來是我的親孫女。”老太太感嘆。

    葉老爺子也嘆口氣︰“這事(情qing)展白早就知道,他竟然一直瞞著我們,楚飛那家伙對他倒是忠心耿耿,竟然想著用筱筱的(身shen)世換展白自由,被我忽悠了一把,那小子也是氣死了。”

    “楚飛會不會把筱筱的(身shen)世告訴筱筱,讓筱筱來求你放展白?”老太太擔心的問。

    “應該不會。展白既然讓瞞著我們,楚飛也清楚這件事一定不能讓筱筱知道,他沒有這個膽子去告訴筱筱。”

    “如果他說了呢?老頭子,楚飛要是為了救展白把這個告訴筱筱,筱筱來求你,你怎麼辦?”

    “涼拌,那個逆子那麼猖狂,一點悔改的樣子都沒有,我偏不放他,現在才一個禮拜,他還有精神和我抗衡,等到一個月後你看看!”

    老爺子這邊不肯讓步,楚飛和沈浪找了甦筱筱在商量下一步,楚飛也是一個(陰yin)險的,老爺子有他的三十六計,他有過牆梯,去的時候早就在(身shen)上裝了針孔攝像機,把葉展白的(情qing)形都拍了下來。

    看見風光霽月的小舅舅變成那樣憔悴,甦筱筱這心(情qing)可想而知。

    “說吧,要我做什麼,只要我能辦到,一定竭盡所能。”

    “這樣好了,老夫人每天都會去瑜伽館鍛煉(身shen)體,你到時候去偶遇,她讓你去葉家你記得要推脫,最後勉為其難的去,然後找機會在葉展白的飯菜里下藥……”沈浪把大致的計劃說了一遍。

    甦筱筱點頭︰“我知道了,不過那藥對葉展白真的沒有傷害嗎?”

    “沒有,這是我專門讓人從國外帶回來的藥,他吃了可能會有一些非常恐怖的癥狀,但是對(身shen)體不會有什麼實質(性xing)的傷害。”沈浪安慰。

    和甦筱筱把(情qing)況商量了一遍,楚飛趕去了醫院,慕小西形容憔悴目光無神的靠在病(床chuang)上,葉素芬在喂她喝粥。

    楚飛大步而入,“慕小姐,我見到葉總了!”

    “真的,你真的見到展白了?他怎麼樣了?”雙眼無神的慕小西瞬間變了一個人。

    “葉總不是太好,不過他讓我帶句話給你。”

    “什麼話?”

    “你听听這個。”

    楚飛自然不會讓慕小西看見葉展白的慘像,所以過來的時候特意把葉展白說的話單獨錄音了,現在遞給慕小西的是一支錄音筆。

    慕小西顫抖著手打開錄音筆,里面先是楚飛的聲音︰“葉總,慕小姐讓我給你帶句話,她很好,讓你放心,她會一直等著你,這輩子都不放棄!到死也不放棄!”

    “好,你告訴她,她若不離,我必不棄,好好保重(身shen)體,我還等著和她過下半輩子呢!”

    听到葉展白的聲音,慕小西眼淚一顆顆往下滾落。

    葉素芬伸手幫她試淚︰“小西,你得快點好起來,你好起來展白才會放心,知道嗎?”

    “慕小姐,你一定要好起來!葉總那邊我們已經在想辦法了,很快你就會見到他,如果他出來你還在病榻,你讓他心里怎麼會好過,所以你必須要打起精神,讓自己以最好的狀態迎接他!”

    “我知道了!”慕小西拿著錄音筆一遍遍的回放,一個多禮拜沒有听見葉展白的聲音了,現在再次听到,心里的感覺簡直就是無法形容。

    她拿著錄音筆就這樣傻了一樣的回放著,听著葉展白溫暖的聲音,她絕望的心(情qing)竟然莫名的好受起來。

    他要她保重(身shen)體,她一定要好起來,一定要為他把(身shen)體養好!

    甦筱筱接了任務次(日ri)一大早去了老太太經常鍛煉的瑜伽館旁等著,她在瑜伽館旁等了一個時候,老太太出現了。

    甦筱筱沒有主動出擊,而是耐心的等著,直到老太太鍛煉結束出了瑜伽館,她才故意冒出來。

    看見甦筱筱老太太高興極了︰“筱筱,你怎麼在這里?”

    “我約了朋友在這邊喝茶?外婆,你在這里干什麼?”

    “我在瑜伽館鍛煉(身shen)體。”老太太看見甦筱筱這個親孫女不是一般的高興,馬上伸手抓住甦筱筱的手︰“筱筱啊,你怎麼這麼長時間不來看外婆和外公,外婆好想你,要不跟外婆去家里坐坐,陪外婆說說話?”

    “今天嗎?我還有事(情qing)呢,要不改天去?”甦筱筱自然不會馬上答應。

    “就今天吧,外婆好長時間沒有看見你了,怪想的。”老太太(熱re)(情qing)到極點。

    甦筱筱一副不忍心拒絕的摸樣︰“那好,我給朋友打電話說一聲。”

    甦筱筱說著裝模作樣的拿起電話撥通了沈浪的電話,說出去卻是滿嘴的法文, 里啪啦很快結束了通話。

    老太太自然是一句都听不懂的,只是好奇的問︰“筱筱你朋友是外國人?”

    “對,是外國人。”甦筱筱回答。

    甦筱筱一直在國外,結交的外國朋友也正常,老太太沒有多想,只是(熱re)(情qing)的問甦筱筱想吃什麼,她好讓阿姨去準備。

    甦筱筱自然不客氣的把喜歡吃的東西說了一遍,回到葉家老太太拉著甦淺淺在客廳說話。

    阿姨則在廚房做菜,甦筱筱和老太太東拉西扯說了一會話後,葉素芬的電話過來了,老太太去接電話,甦筱筱則去了廚房。

    她有一搭沒一搭的和阿姨聊著天,老爺子在懲罰葉展白,所以阿姨給葉展白做的飯菜是單獨的份,很簡單的青菜湯,甦淺淺一看心里有數了,趁阿姨不注意拿出早就放在口袋里的藥偷偷撒在了葉展白的湯里,然後若無其事的出去繼續和老太太說話。

    到飯點後,警衛連長板著臉進來端走了飯菜,甦筱筱繼續若無其事的和老太太說著話。

    因為甦筱筱被自己帶回家,老太太又興沖沖的給老爺子打了電話,讓他馬上回家看孫女。

    老爺子到飯點時候也回來了,甦筱筱陪著二老吃了午飯,又坐了一會,就說有事(情qing)告辭離開了。

    送走甦筱筱老爺子有些奇怪︰“怎麼就遇到她了?對了,她沒有提到展白吧?”

    “提到了,能不提到嗎?想看看展白,我說你外公不許任何人見他,她很難過,勸我給展白自由,她還是太年輕了,不懂做父母的難處,後來我岔開話題,她就沒有再提。”

    老爺子微微的嘆口氣︰“到底還是和我們生分了,如果是真把我們當親人,一定會求的,可是她看到我一句話也沒有說。”

    “誰叫你一直對她那麼嚴厲,她又一直在國外,哪里能和我們親?再說了這個家也只有展白把她當寶……老頭子筱筱說馬上要出國了,半年不會回來,要不讓筱筱見一下展白吧?”

    “讓我想想。”老爺子沒有馬上答應。

    晚上的時候警衛連長去送飯給葉展白,見他躺在(床chuang)上精神不是太好,對他的出現沒有任何反應。

    他沒有在意,把飯菜放在桌上,鎖門離開。

    半小時後去開門收餐具,發現飯菜沒有動,葉展白還是躺在(床chuang)上一動不動。

    警衛連長覺得有些不對勁,伸手去推了推葉展白,這一推,發現葉展白渾(身shen)冰冷,整個人竟然是冷冰冰的。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