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絕口不提愛你 > 第260章 爭吵

第260章 爭吵



作品:絕口不提愛你 作者:瀟瀟雨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慕小西和甦安安回了甦安安家,她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捧著頭發愣,甦安安給她倒了一杯果汁,又給葉展白打電話說了一聲。+++女生必上網站 www.Yq520.org

    這才坐在了她的(身shen)旁︰“想什麼呢?”

    “什麼都沒有想。”慕小西搖頭。

    “肚子餓了吧?我們今天吃外賣,我馬上打電話叫。”

    慕小西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甦安安打電話叫了外賣,又把目光看向她︰“別放在心上,不過是小事(情qing)而已,你連這樣的事(情qing)都要糾結,以後可怎麼得了?”

    “安安,我總覺得不對勁,你說陸馨兒她好好的干嘛要來找我?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qing),她會不會像展白告狀?”

    “告狀就告狀唄,你又沒有對她怎麼著,是她自己不小心造成的傷害,和你有什麼關系?”甦安安不以為然。“就算她說了又能怎麼樣?葉展白還能吃了你不成?”

    “他雖然不會吃了我,但是肯定會和我生分……”

    “得了吧!我發現你是越來越沒有出息了,從前為了顧少宸卑躬屈膝,現在為了葉展白患得患失,都沒有自我了,你這樣下去怎麼得了?說句難听的話,要是葉展白不要你,和陸馨兒舊(情qing)復燃,你難道還能去死不成?”

    甦安安的話犀利到極點,慕小西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沉默的坐著。

    後來送外賣的來了,她和甦安安沉默的吃著飯,吃過飯後慕小西說頭疼,想要睡一覺,剛躺上(床chuang)沒有幾分鐘,電話響了,是陸克明打來的。

    “小西,現在感覺怎麼樣?”

    “我很好,多謝陸先生關心。”慕小西客氣的回答。

    “那就好,我打電話給你是想告訴你一件事,我已經和馨兒說了你和葉展白的關系。”

    “啊?”慕小西吐出一個字就沒有了聲音,慕小西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陸克明這樣完全是一番好意,她沒有理由去說陸克明什麼。

    只是陸馨兒和葉展白的事(情qing)她一直想讓葉展白親自去和陸馨兒說,現在由陸克明捅出來總共覺得不太好。

    陸克明察覺到了她的不安,頓了一下繼續往下說︰“馨兒她很傷心,不過我想她會認清楚現實的,畢竟沒有人會一直在原地等待,她是個聰明的人,應該會看開的。”

    話說到這份上,慕小西也不能說什麼,只是苦笑一聲,“謝謝你陸先生,我的事(情qing)……麻煩你了!”

    掛了電話她靠在(床chuang)頭發了一會呆,才緩緩的躺下,心里還是糾結,葉展白到現在不告訴陸馨兒真相,要是知道陸克明擅自做主一定會很生氣。

    當然她最擔心的是陸馨兒,不是說腦子被撞了有毛病嗎?要是因為這個突然受到刺激又住院,可怎麼收拾才好。

    雖然她並不在意陸馨兒是什麼7;150838099433546樣,她的死活和自己沒有關系,但是葉展白可不是這樣想的。

    陸馨兒怎麼也救過葉展白的命,從這一點來說,她想沒有人會對自己的救命恩人視若無睹。

    慕小西糾結著躺在(床chuang)上翻來覆去好一會才睡著了,不知道睡了多長時間,听見重重的腳步聲傳來,接著門被大力推開了,甦安安的聲音響起。

    “小西小西,你快醒醒,看看這個!我靠,這都什麼跟什麼啊?現在的人為了博版面博眼球,節((操cao)cao)都不要了。”

    慕小西翻(身shen)坐起來接過甦安安手里的手機,映入眼簾的是一行大標題︰“獨家報道,南城新貴葉展白的舊(愛ai)新歡上演史詩級大戰。”

    她心里一抖,目光落在下面的大圖上面,陸馨兒滿臉是血,手上也是血,而她則撫著(胸xiong)口坐在椅子上面。

    咖啡廳的事(情qing)竟然被人拍下來報道出去了?慕小西腦子里亂哄哄的,這件事要是被葉家二老知道,一定很生氣吧?

    她心里亂糟糟的,甦安安從她手里拿過手機開始打電話︰“不知道哪里來的無良媒體,也真是奇怪了,好好的為什麼要去拍小西?他又不是明星?”

    “還有陸克明,陸克明也被扯上去了,那些記者瞎寫一氣,說他和小西有關系,二叔你趕快讓公關部壓下吧,可千萬不能讓葉家看見這個。”

    掛了電話甦安安看著慕小西嘆氣︰“別擔心,不過是捕風捉影的報道而已,二叔已經讓公關部去交涉了,很快會沒有事(情qing)的。”

    經過這樣一鬧慕小西哪里還能睡得著,她拿著手機飛快的進入網頁微薄。

    微薄已經被推送到第一了,配圖比她想象的多,有她和陸馨兒在咖啡廳爭執的畫面,有陸克明扶著她上車的畫面,還有在醫院陸克明握住她的手安慰的畫面。

    不用看文字描述,慕小西已經知道會是什麼內容,她頭一個比兩個大。

    葉展白一直吃味她和陸克明的關系,看了這個一定會更生氣吧?

    現在該怎麼辦才好?

    醫院高級病房里,慕小西離開後葉展白就完全沒有心思工作,心里煩躁到極點。

    他給慕小西打了好多個電話,但是一直沒有人接通。

    沒有辦法他只好給甦安安打了電話,慕小西和甦安安關系鐵,說不定甦安安能夠知道慕小西現在在哪里。

    電話打過去甦安安卻說不知道,葉展白心里更加煩躁了。

    從前生氣的時候他只要一個電話凶巴巴的就能讓小女人乖乖的回來。

    可是現在(情qing)況發生了改變,他說的話沒有威懾力了,小女人壓根不怕他收拾她,時不時的和他鬧脾氣,真是氣死他了。

    葉展白又在病房枯坐了好一會,甦安安打來了電話,說慕小西和他在一起,讓他不要擔心,晚點她會把慕小西送回去的。

    听到這個小西葉展白這才放心了,重新開始投入工作。

    午飯是葉老夫人讓阿姨送過來的,看見慕小西不在病房阿姨還有些奇怪,“慕小姐呢?”

    “她和甦安安出去了,你找她有事(情qing)?”葉展白反問。

    “沒事,就是每天來都看見她在這里,今天看不見覺得奇怪。”阿姨笑眯眯的,“今天早上夫人在看黃歷,挑選你們的結婚(日ri)期,還特意看了結婚的地點。”

    “是嗎?”葉展白心(情qing)大好。

    “是啊,夫人喜歡花,她挑了幾個有花的婚禮舉辦地點,還問我意見來著。現在就等你(身shen)體恢復出院了。”

    葉展白听到這個心(情qing)越發的愉悅起來,心想慕小西現在不在,她要是在這里听到這個消息應該非常高興吧?

    既然家里已經不在反對,現在就剩下陸馨兒的事(情qing)了。

    他對陸馨兒現在說不清楚是什麼感覺,曾那麼撕心裂肺的(愛ai)過她,也因為她的不告而別心痛過,可是現在在面對陸馨兒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找不到曾經那種不顧一切的感覺了。

    他自己覺得自己並不是那種薄幸的男人,他曾經答應過陸馨兒要給她幸福快樂,也想過一生一世一雙人。

    可是(陰yin)差陽錯,陸馨兒突然消失,這消失的幾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qing)大家都不清楚,從前他心里不平衡,一直想親口問問她為什麼。

    現在這個為什麼已經沒有必要了,他得挑個時間和陸馨兒說清楚。

    只是現在陸馨兒還在一根筋的停留在過去,還是一直認為自己和她是男女朋友關系,這件事不太好辦。

    他得找一個時機,委婉的和陸馨兒說,畢竟陸馨兒(身shen)體剛剛恢復,畢竟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不能無(情qing)無義的傷害她。

    阿姨離開後葉展白又投入到工作中,剛剛處理了幾件事(情qing),電話響了,他看了一眼屏幕上的號碼皺眉接通,陸馨兒的聲音悲切的傳來︰“展白……展白……你是不是……是不是有了別的女人了?”

    葉展白握住電話的手一抖,他剛剛還在想要如何告訴陸馨兒,沒有想到她竟然先打電話過來問自己,這麼說來她都知道了?

    愣神間陸馨兒的聲音哽咽著傳來︰“這件事一定是假的!是假的對嗎?展白你說話,你告訴我,我要親口听你說!”

    葉展白微微的嘆息一聲︰“馨兒,是真的,我有女朋友了!”

    話音落下陸馨兒一下子痛哭失聲,“怎麼會是這樣?你為什麼要拋棄我?為什麼要和別的女人在一起?”

    “馨兒,對不起!”葉展白嘆息一聲,“這件事我早就想和你說了,只是不知道怎麼開口,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隱瞞你,事實就是這樣,我已經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了。”

    “你說過要和我一生一世的?展白,你答應過要陪我一起到老的,為什麼要食言?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陸馨兒一聲聲的質問著,她的聲音悲痛萬分,葉展白听到莫名的難受,可是他卻沒有別的辦法,只是重復,“對不起,馨兒!是我對不起你!”

    “我不要你說對不起!展白,我要你(愛ai)我,像從前那樣(愛ai)我,只要你(愛ai)我,我就算馬上去死也願意!”陸馨兒哭得不能自制。

    “馨兒,別說傻話!”

    “我沒有說傻話,展白,你是我這一生中遇到的最好的男人,為了你我可以放棄生命,你為什麼要拋棄我呢?為什麼要拋棄我?我並沒有做錯什麼啊?”

    “馨兒,這是我的錯,和你沒有關系,對不起!”

    听著葉展白在一疊連聲的說對不起,陸馨兒心里絞痛得緊,她和葉展白相戀幾年對他的脾氣非常了解,他從來不會對人說對不起。

    就算是當初她和他別扭生氣,他哄她時候也沒有說過對不起,而現在他口口聲聲的說對不起,很顯然他對她的所有(情qing)義都化成了對不起三個字。

    陸馨兒是真的很傷心,這個男人她(愛ai)了那麼多年,不可否認當初她的確是使用手段得到了他。

    但是她付出的感(情qing)也是真的,活了二十多年,沒有一個男人能夠像葉展白一樣進駐她的心里,能夠像葉展白那樣吸引她的全部目光。

    她不會讓這個男人就這樣從自己的生命里消失,無論動用任何手段都要留住他。

    現在打電話求證哭訴只是第一步,接下來才是她要做的事(情qing)。

    陸馨兒哀哀的哭泣了好長時間,最後電話里突然沒有了聲音,葉展白听到一聲很響的“ ”。

    他嚇一跳,下意識的對著電話說︰“馨兒?馨兒你怎麼了?”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小姐!小姐您醒醒!”

    很顯然陸馨兒悲痛(欲yu)絕暈過去了,再後來電話里沒有了聲音。

    葉展白握住手機,怔怔的坐著,心里莫名的壓抑。

    畢竟曾經那麼撕心裂肺的(愛ai)過,畢竟陸馨兒曾經不顧一切的救過自己,他做不到對她無動于衷。

    葉展白煩躁的起(身shen)走到窗戶前點燃一支煙,剛抽了一口,楚飛推門進來了。

    “葉總,出事了,慕小姐和陸小姐不知道為什麼在咖啡廳打起來了,這事(情qing)現在被狗仔報道出來了。”

    “什麼?”葉展白愕然的回頭看著楚飛,慕小西和陸馨兒打架?怎麼听起來像是天方夜譚一樣?

    “新聞已經在網上發酵了,我已經讓公關部去解決了,應該會很快壓下,你要不要打電話問問(情qing)況?”

    “我剛剛才和甦安安通過電話,甦安安沒有說打架的事(情qing)啊?”葉展白反應過來。

    “也許慕小姐是怕你擔心?”

    “新聞呢,讓我看看?”听葉展白這樣說楚飛馬上遞過手機,看見陸馨兒滿臉是血的樣子,葉展白嚇一跳。下意識的開口問道︰“小西呢?她傷什麼樣?”

    “慕小姐好像沒有受傷,多虧陸克明及時出現。”

    葉展白听見陸克明這三個字就不高興,“這姓陸的還真是,哪里都有他的(身shen)影!”

    楚飛听出了老板語氣里的不高興,他馬上解釋︰“還好陸克明在那邊,看見出事馬上把她們送去了醫院,不然……”

    楚飛的話沒有說完,葉展白已經看到了接下來的圖片。

    慕小西被陸克明扶著上車的照片,還有醫院的照片,慕小西全程被陸克明扶著,看陸克明對慕小西關懷備至的樣子他心里莫名火氣。

    “不然什麼?”葉展白哼一聲,之前他還在奇怪陸馨兒為什麼會打電話問他有女朋友的事(情qing),看樣子是慕小西找她說的。

    慕小西找陸馨兒挑明這件事他並不生氣,他生氣的是,她竟然又和陸克明攪合起來了。

    自己沒有受傷干什麼要陸克明扶,還把整個(身shen)子都依偎在陸克明懷里?

    還有為什麼要和姓陸的手握手?和她說過多少次了,他的女人不喜歡被別人踫,她怎麼就是記不住?

    葉展白越想越氣隨手抓起面前的手機撥出去,電話出去後無法接通,他氣鼓鼓的又撥了甦安安的電話。

    慕小西靠在(床chuang)頭看著甦安安,完全找不出頭緒,正是心煩意亂的時候,甦安安電話響了,她接通說了兩句,把電話遞過來︰“葉展白打來的。”

    慕小西沒有伸手接,她能想象葉展白會對她說什麼,甦安安見她不接對她遞眼色︰“接啊,趕快的!”

    慕小西這才伸手接過電話,聲音低低的︰“喂!”

    “馬上回來!”葉展白的聲音帶著咬牙切齒的味道。

    慕小西本來是很擔心的,听到葉展白咬牙切齒的聲音,一下子逆反心里上來了︰“我不回來!”

    “你別((逼bi)bi)我!慕小西,我現在很生氣,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不回來後果自負!”

    慕小西眼楮一下子霧氣蒙蒙,葉展白對她從來都是頤指氣使,難得溫柔,這樣氣急敗壞的((逼bi)bi)她回去,很顯然是因為陸馨兒的事(情qing)。

    看見陸馨兒滿臉是血,他心疼了。

    在他心中陸馨兒終究是比她重要,不然他也不會問都不問她一句就這樣氣急敗壞,慕小西越想越難過,一聲不響的掛了電話。

    把手機扔在一旁,她靠在(床chuang)頭傻愣愣的看著窗外。

    甦安安在旁邊嘆氣︰“小西,你真不回去?”

    “不回去!”慕小西掀開被子下(床chuang)。

    “該面對的總得面對,外面捕風捉影的報道讓人生氣,葉展白生氣也在(情qing)理中,你回去和他解釋一下,也比這樣互相生悶氣好啊?”

    “解釋什麼?我做錯了什麼?陸馨兒摔倒是個意外,我也不是故意的,他這樣護著她把我當什麼了?”

    “葉展白也不是護著她,我想他生氣的原因是因為你和陸克明的報道……”

    “我和陸克明怎麼了?他不過是湊巧在那邊出現,然幫了我一把……我暈血他又不是不知道?”慕小西說著覺得委屈到極點。

    “我和陸克明之間清清白白,倒是他,和陸馨兒眉來眼去的,之前說陸馨兒(身shen)體不好要隱瞞我和他的關系,可是現在陸馨兒都已經出院這麼長時間了,為什麼還要隱瞞?”

    “小西!”甦安安也不知道怎麼勸,慕小西患得患失的心態她能理解,感(情qing)最怕的就是出現第三者,陸馨兒和葉展白的過去那麼轟轟烈烈,也難怪慕小西心里會不舒服。

    “要不,你先回去?我送你回去,有我在葉展白應該不會說什麼,你再好好的和他解釋一下,這事(情qing)就過去了。”甦安安伸手拉她,“听我的好不好?就听我一次!”

    慕小西被甦安安拉著上了車,很快他們回到了醫院,推開病房的門,葉展白抬頭看過來,他臉上結了一層冰,目光涼薄的緊︰“你總算肯回來了?”

    慕小西一聲不吭的把包扔在沙發上面,一聲不吭的去了里間,看著她的態度葉展白臉色更難看了,甦安安笑了一下︰“小西她剛剛不舒服,暈血……”

    葉展白沒有說話,起(身shen)去了里間關上門,慕小西坐在里間的沙發上面,繃著臉,他走到慕小西旁邊︰“今天是怎麼回事?”

    他繃著臉,聲音很僵硬,慕小西想著他這是為了陸馨兒興師問罪呢,心頭有氣,馬上懟回去︰“你不都看見了嗎?”

    “我看見什麼了?你搞出這麼大的事(情qing)還有理了?”葉展白聲音一下子嚴厲起來。

    “我搞什麼了?”慕小西也瞪著他。

    “我問你,你為什麼要把我們的關系透露給馨兒知道?”

    馨兒這個親昵的稱呼惹惱了慕小西,她看著葉展白,嘴角邊帶了冷笑︰“什麼我透露給她知道?難道我和你之間沒有關系?還是我和你之間的關系有那麼見不得人?”

    “你……”慕小西一向溫順,葉展白做夢也沒有想到她會反駁,他氣得臉色鐵青,“不可理喻的女人!”

    “是,我是不可理喻,怎麼比得上你的馨兒知書達理,溫柔體貼,還多才多藝!”慕小西馬上又頂回去。

    “你吃錯藥了?”葉展白要氣死了,人對不在意的人說的話常常都不會放在心上,但是在意的人則不一樣。

    慕小西諷刺的反問讓葉展白也失去了理智,再想到他剛剛看到的慕小西伏在陸克明懷里的畫面,想著陸克明握住她的手(愛ai)憐的看著她的畫面,他要爆炸了。

    “我問你,你和陸克明到底是什麼關系?”

    “我和陸克明之間什麼關系你不清楚啊?”慕小西反問回去。

    “曾經我以為我很清楚,可是隔三岔五的看著你和他摟摟抱抱卿卿我我,我突然不懂了。”

    “摟摟抱抱卿卿我我?你是在說我還是在說自己?葉展白,我和陸克明之間清清白白,倒是你,自從你的心上人回來後就開始對我挑三揀四,時不時的拿我當出氣筒,當我好欺負啊?”

    她連珠炮似的話重重的擊打在葉展白心上,想著從前慕小西溫柔討喜,最近卻越來越不可理喻,特別是和陸克明糾結後就脾氣越來越大,葉展白越發的不能控制了,“我就欺負你你能怎麼樣?”

    “我不敢怎麼樣,葉總您家大業大,權大勢大,我不過是一個弱小的女人怎麼敢和你叫板呢?”

    “長本事了!慕小西,你口口聲聲說和陸克明沒有關系,既然這樣為什麼會有和他的那些骯髒視頻出現?”

    “什麼骯髒視頻?”慕小西問完才想起之前收到過的那個惡心視頻,她臉一下子漲紅了,“那個……那個是有人在搞鬼,那視頻里的女人……我說你不會以為那個女人是我吧?”

    葉展白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我只想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東西。”

    “我怎麼知道?這事(情qing)都過去那麼長時間了,你提它是想干什麼?”

    “你不知道是吧?我說慕小西,無縫鴨蛋不生蟲,發生這樣的事(情qing)你應該反省嗎?”

    “我又沒有做錯什麼?為什麼要反省?”

    “呵呵,我就知道,你還理直氣壯了!為什麼別人會整你?為什麼是你和陸克明?難道不是因為你和陸克明走得太近的關系?”

    “我和陸克明不過就是見了幾次面而已,如果這也是被別人整的理由,那些成天到晚和心上人卿卿我我的且不是更應該被人這樣惡搞?”

    “什麼?你把話說清楚?誰和心上人卿卿我我了?”

    “難道不是你嗎?當著我的面和陸馨兒眉來眼去,我知道你瞧不起我,我知道我是離婚女人(身shen)份低微,可是你也不用這麼明目張膽吧?”

    葉展白氣得直喘氣,該死的,他什麼時候和陸馨兒眉來眼去了?

    這個女人歪曲人的功夫還真是見長,這還是他第一次和人這樣吵架,感覺很丟臉,像是街上的潑婦罵街一樣,暴怒之下他指著門︰“滾!馬上滾走!”

    慕小西看了他一會,一言不發的站起(身shen)就往外走,走到門口被甦安安攔住了,“小西,你去哪里?”

    “他讓我滾走!”慕小西的聲音帶了一絲哽咽。

    “都是氣話,別較真!”甦安安攔住她,“你們為了莫須有的事(情qing)生氣干什麼?難道忘記了之前吃的苦受的罪了?”

    “我沒有忘記……可是他,你都看見了,他那麼凶……”慕小西眼中滾下淚來,葉展白對她這麼凶,對陸馨兒卻是關懷備至,一看就知道他心里沒有她半分。

    甦安安在心里嘆氣,對著葉展白使眼色,讓葉展白過來哄慕小西,葉展白正在氣頭上,而且他那脾氣一直就只有他欺負人的,哪里會有他下小認錯的時候,對甦安安的打圓場完全不加理睬。

    戀人吵架總要有一方退讓,葉展白不肯退讓,慕小西又在氣頭上,掙脫甦安安大步而出。

    甦安安氣得直跺腳,慕小西是她閨蜜還是她姐妹,看葉展白一點不肯低頭的樣子她也火起,“葉展白,你好樣的,(愛ai)咋咋地,我不會再勸小西回來了!”

    說完跺腳追出去,葉展白鐵青了臉色,隨手抓起一個杯子惡狠狠的砸在地上。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