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絕口不提愛你 > 第267章 工于心計

第267章 工于心計



作品:絕口不提愛你 作者:瀟瀟雨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老太太氣呼呼的回到家里,和老爺子把剛剛和慕小西見面時候說的話一字不差都和老頭子講了一遍。+++女生必上網站 www.Yq520.org

    听說慕小西這樣強勢老爺子皺眉︰“這不太像她啊?那孩子看起來那樣膽小,怎麼敢威脅你?”

    “所以說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之前是故意裝柔弱蒙騙我們,現在狐狸尾巴露出來了。我真是瞎眼了還以為她善良溫柔,什麼善良溫柔和從前那個姓陸的女人沒有什麼區別,真是氣死我了!”

    “她和陸馨兒有本質的區別。”老爺子搖頭。

    “對了,我回來的時候遇見了陸馨兒,她竟然有臉像我打听展白,這個不要臉的女人!”老太太對陸馨兒不是一般的厭惡。

    “打听展白的事(情qing)?”老爺子眉頭微微一皺。

    “是啊,看來她對展白還不死心,竟然想對我(套tao)近乎,真是打錯主意了。”

    “不死心?(套tao)近乎?”老爺子念了兩遍,突然冷笑一聲,“既然她那麼想知道展白的消息就讓告訴她吧。”

    “什麼?老頭子你瘋了?那個女人可是一個心機婊,當初那樣的事(情qing)都做出來了,要是讓她接近展白還不知道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qing)來。”

    “那就讓她做啊?現在的局面就需要有人出來攪合,不然,怎麼能夠讓那個逆子和慕小西死心?”

    “你想用陸馨兒來刺激慕小西?”

    “對,那個陸馨兒工于心計,慕小西不會是她的對手的,讓陸馨兒使出手段((逼bi)bi)走慕小西比我們出面好。”

    “你真的這樣想?”

    “我不這樣想不行啊?展白現在一根筋,我們也不可能關他一輩子,我們也不能打死他,沈浪那家伙還等著要告我們呢,橫豎都是我們沒有辦法,不如把機會交給陸馨兒吧,讓她自己去把握。”

    “要是她和展白舊(情qing)復燃了怎麼好?我寧願讓小西和展白在一起也不要這個惡心的女人做我兒媳婦。”

    “放心,你不懂男人的心思,展白要是想回頭,早就回頭了,不用等到現在。”老爺子冷笑一聲,“打電話給陸馨兒,說展白在葉家,生病了,她想來看就讓她來看吧!”

    “你瘋了嗎?竟然還讓她到葉家來?”老太太不樂意了。

    “按照我說的去做!”老爺子冷了臉,“除非你想看著我們以後成為大家的笑話,我告訴你,這件事可不是小事(情qing),有人在盯7;150838099433546著我們呢,要是那人把小西的(身shen)份透露出去,葉家就丟盡臉面了,同樣丟盡臉面的還有甦家。”

    老太太自然也知道事(情qing)的嚴重,那人都猖狂到把dna往家里寄了,肯定是掌握了不少東西,只是她到底是什麼目的呢?

    老太太想不通,那是她人單純,但是老爺子卻不一樣,他幾乎只是在瞬間就想到了一個懷疑的人選。

    掌握著慕小西的(身shen)世卻不透露出去,而是寄給自己,還對葉展白和慕小西的行蹤這麼清楚,不用問也知道對方想干什麼。

    他和老太太一樣對陸馨兒深惡痛疾,但是慕小西這件事卻是必須解決。

    陸馨兒可不是一個人,她(身shen)後還有一個陸振宇,要是他們狗急跳牆真的把這件事透露出去,那就糟糕了。

    葉家和甦家會被人詬病,到時候影響可不是一般的大。

    所以他退一步,看陸馨兒如何表演。

    陸馨兒今天出現也是投石問路,接到葉家保姆的電話說葉展白現在生病在葉家養病,她就知道自己的計劃算是成功了。

    她知道葉家厭惡她,打死也不會讓她和葉展白在一起,可是這又怎麼樣?

    葉展白可以為了她孤寂這麼多年,可以為了慕小西和葉家抗爭,就一定也會為了她這樣做。

    她現在要做的是要離間葉展白和慕小西的關系,至于葉家,兩個老家伙不可能活一輩子,她和葉展白都還在年輕,有的是時間和他們耗下去。

    所以她才故意出現,故意讓他們猜到自己想干什麼。

    現在葉家果然猜到她的意思,那就是她表演的時候了。

    陸馨兒馬上收拾打扮了一下,買了禮物去了葉家,在大門外被站崗的警衛攔住了,她(嬌jiao)滴滴的︰“是葉老夫人讓我過來看展白的。”

    警衛給老夫人打了電話確認,才放了陸馨兒進入葉家。

    老夫人在客廳,看見陸馨兒拎著東西進來非常冷淡︰“展白在二樓房間里,你去看看吧。”

    “好。”陸馨兒也不廢話直接上了二樓。

    看她走到樓梯拐角處,老太太冷冷的開口︰“陸小姐,把手機留下來。”

    “好。”陸馨兒听話的把手機放在老太太手上,這才又重新上樓。

    房間里葉展白斜靠在(床chuang)上,警衛連長坐在沙發上如同老僧入定。

    听見推門聲兩人都看過來,看見是陸馨兒葉展白吃了一驚︰“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你。”陸馨兒看著葉展白一臉的青紫眼楮里滾下淚水。

    警衛連長坐著一動不動的看著他們,完全沒有絲毫的回避樣子,葉展白氣得瞪他一眼︰“我和這位小姐有話要說,你先出去一下。”

    “老司令讓我寸步不離的跟著你!”警衛連長完全不理睬。

    後來是老夫人上樓來叫了警衛連長離開,警衛連長離開後葉展白松口氣。據他所知老夫人和老爺子對陸馨兒可不是一般的厭惡,怎麼會(允yun)許她進入葉家看自己呢?

    “他們怎麼會讓你來看我的?”

    “我好多天打不通你的電話,擔心你,遇見老夫人就問問她你的(情qing)況,也不知道為什麼,她今天突然讓阿姨給我打電話,說你生病了,讓我過來看看你。”陸馨兒裝糊涂。

    “是嗎?有手機嗎?我想打個電話。”葉展白急切的問。

    “沒有,我進來他們就收了我的手機。”陸馨兒回答,別說老太太收了她手機,就算老太太不收她手機,她也絕不會讓葉展白打電話的。

    听她說沒有手機,葉展白坐回原地,剛剛看到陸馨兒的欣喜馬上消失得一干二淨。

    陸馨兒裝看不到他的變化,她淚眼朦朧的看著葉展白︰“展白,你瘦了好多……你(身shen)上的傷是你爸打的嗎?他們為什麼要打你呀?”

    “他們不想讓我和小西在一起。”葉展白簡短的回答。

    “為什麼?因為她離過婚嗎?”陸馨兒故意裝一副不知(情qing)的樣子問。

    “差不多吧。”葉展白含糊的回答。

    “展白,你這樣值得嗎?”

    “值得。”葉展白很肯定的回答。

    “我看見你這樣真的很心疼,展白,這些天來我還是不能接受你喜歡上了別的女人,可是現在看你這副樣子,我才知道,這一切是真的。”

    陸馨兒顫著嗓子,要哭不哭的樣子︰“展白,我們真的回不去了嗎?”

    “回不去了!”葉展白肯定的回答。

    晶瑩剔透的淚珠順著陸馨兒的臉滾落,她哭得絕美之極︰“(愛ai)一個人就是要看到他幸福快樂,我不想看到你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可是我也不想看到你痛苦,展白,我想幫助你。”

    “幫我?怎麼幫?”葉展白懷疑的看著她。

    “你有沒有什麼話想說的,我可以幫你帶話出去。”

    葉展白搖頭,慕小西已經因為他和陸馨兒的關系懷疑了,他可不能讓陸馨兒去替他傳什麼話,于是搖頭︰“不需要。”

    葉展白不信任她,很明白的擺著,陸馨兒心里那個恨,她馬上換了一種方法,“展白,你需要什麼告訴我,我到時候偷偷的幫你帶進來。”

    “我啊,需要手機。”

    “手機他們不會讓我帶進來的,目標太大,要不,我給你帶一個無線對講裝置?”

    “可以嗎?”葉展白有些懷疑的問。

    “可以,我爸公司在研制一種微型對講機,非常小,只有米粒這麼大,我馬上回去想辦法弄一個給你。”

    “是嗎?那就麻煩你了。”葉展白見不了別的人,目前唯一見到的只有陸馨兒,也只有死馬當活馬醫了。

    陸馨兒又和葉展白說了一會話,這才離開了,她一離開,警衛連長馬上進入了葉展白的房間。

    陸馨兒慢騰騰的下樓,一眼看見葉老爺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面看報紙。

    看見老爺子陸馨兒心里有些打鼓,不過她知道自己的機會只有一次,必須把握好,遲疑一下後她走到老爺子面前站定,恭恭敬敬的開口︰“首長好!”

    葉老爺子慢騰騰的放下報紙看著她︰“你是?”

    “我是陸馨兒,展白的前女友。”

    “哦。”老爺子淡淡的應一聲。

    “老首長,我有話要和您說,咱們能借一步說話嗎?”

    老爺子點頭,“那就去書房吧。”

    兩人進入書房關上門,陸馨兒也不隱藏,看老爺子的態度應該是已經知道了這一切是她的手筆,在聰明人面前千萬不能耍小聰明,陸馨兒主動開口︰“老首長,我也不瞞您,慕小西的(身shen)世是我寄給您的。”

    老爺子神色不動的看著她,果然如同他所想這一切的確是陸馨兒的手筆,他一直不太相信女人會這樣工于心計,可是今天看到面前的這個柔弱美麗的女人,不得不相信了。

    “我(愛ai)展白,不想看到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所以我想方設法的想要拆散他和慕小西,打探到了慕小西的(身shen)份我也非常驚訝,我知道您不會(允yun)許這樣的事(情qing)發生,所以把結果寄給了您,想讓您來阻攔他們在一起。”

    “陸小姐好毒的心機!”

    “是,我知道我這樣的行為在您眼楮里很歹毒,但是我別無他法。”

    “呵呵!”老爺子鄙夷的看了她一眼。“你這樣心腸歹毒,攻于算計,你覺得我會讓你如願?”

    “我知道您會,您德高望重,是不會看到這樣的事(情qing)發生的,畢竟紙包不住火,這件事要是被人被公布出去後的影響可不是一般的大。”

    “你在威脅我?”

    “不,您錯了,我不敢威脅您,我只是乞求您能妥善解決這事(情qing),對于我來說,我能夠得到我心(愛ai)的男人,對您來說,杜絕這樣的事(情qing)發生防範未然。我們是雙贏的局面!”

    “好一個雙贏的局面!”老爺子看著面前的女人,不得不說這個陸馨兒的確有些膽識,竟然敢和他面對面的談條件。

    陸馨兒卑謙的笑︰“老首長,現在的(情qing)況我都知道了,展白剛剛都和我說了。”

    “他說什麼了?”老爺子抬起眼皮看著她。

    “他說他絕不會放開慕小西,展白的意志不是一般的堅定,我非常了解他,他絕不會因為你們關他就會改變對慕小西的心願。”陸馨兒頓了一下,壓低聲音︰“老首長,如果只是不樂意讓展白和慕小西在一起,我有更好的辦法。”

    “什麼更好的辦法?”

    “只要您給我自由出入葉家的權利,不出三天,我讓慕小西主動求饒放棄展白。”

    “哦?你有這樣的本事?”

    “對,我保證三天內讓慕小西主動開口放棄展白!”

    “陸小姐你錯了,不是慕小西糾纏展白,而是展白糾纏慕小西,慕小西說放棄並不代表展白會放棄。”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三天內讓慕小西主動離開展白,至于展白和慕小西會不會在一起,您就看我的,有我在,只要您不阻攔,我會讓他們很快分開的!”

    陸馨兒完全是沒有顧忌,成敗在此一舉,面對老爺子這樣的人來說,她不能有任何小心思小聰明,她只有亮出自己的底牌,不藏有任何的心思才能讓老爺子相信她。

    老爺子對眼前的這個女人不只是厭惡,而是鄙視到極點,但是事(情qing)已經到現在,陸馨兒已經說出了自己的底牌,他倒要看看她有幾斤幾兩。

    于是淡淡的開口︰“好,我給你三天時間。這三天時間你可以自由出入葉家!”

    “多謝老首長!”陸馨兒大喜過望,只要讓她自由出入葉家,她的計劃會很快成功的。

    陸馨兒沒有停留的離開了葉家,車子離開葉家大院,她特意放慢了車速。

    現在正午時分,慕小西放心不下葉展白,又開車到了葉家附近停下呆呆的看著葉家大院方向發愣。

    看見陸馨兒開車出來慕小西吃了一驚,她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而陸馨兒怎麼會錯過這次表演的機會,慢騰騰的把車開過來,特意讓慕小西看清楚是她本人,這才消失在慕小西的視線里。

    慕小西有些懵了,陸馨兒到葉家干什麼?

    她拿起手機給甦安安打過去︰“安安,我看見陸馨兒從葉家出來了。”

    “不是吧?”甦安安有些不相信。

    “真的,千真萬確,她為什麼會去葉家?”

    “我不清楚啊?葉展白父母應該是非常厭煩陸馨兒的,怎麼會讓她出入葉家?”甦安安想不明白這件事,“小西,你回來吧,守在那邊也不能做什麼。”

    “我不回來,我就要守在這邊。”慕小西說完掛了電話。

    陸馨兒快速回到家里,阿玲迎過來︰“小姐回來了?”

    陸馨兒點了下頭,快步上樓,阿玲馬上泡了咖啡端上去,關上門壓低聲音︰“葉家大小姐來了,和二小姐躲在房間里不知道說什麼。”

    “不用管她們,現在我們有正事(情qing)要做。”陸馨兒說著打開抽屜,從里面拿出一個精美的首飾盒打開。

    里面放著幾串非常漂亮的南紅,這南紅手串是她前天讓人準備的。

    南紅里面裝了微型對講機,是她準備送給葉展白表忠心的,同時也是她為了刺激慕小西用的第一個武器。

    陸馨兒拿起其中一串南紅遞給阿玲,“你拿著這串南紅開車跟上我去葉家,這顆南紅里面有一個微型對講機,到時候我會呼叫,你听到了就回答,明白嗎?”

    阿玲接過南紅點頭,陸馨兒則取出另外一串南紅戴在手上,還放了一串在包里,臉上帶了一絲(陰yin)冷的笑容,和阿玲兩人分別開車出了門。

    她讓阿玲先去葉家附近等候,特意吩咐不要讓慕小西看見她,自己則去附近的市場買了好多食材水果,這才又開車返回了葉家。

    到達葉家大院門口照樣是放慢車速,讓守候在車上的慕小西看見她。

    看見陸馨兒又到葉家,慕小西越發的驚訝了,這個女人到底來干什麼?

    為什麼剛剛離開沒有多長時間又回來了?她和葉家在搞什麼鬼?

    陸馨兒把車停在葉家大院門口,晃悠悠的下車後備箱,從里面拎了大包小包的東西吃力的進入了葉家。

    看她拎著這麼多東西進入,葉老夫人冷冷的看她一眼︰“陸小姐,我們家不缺這些東西,你還是帶走吧?”

    “我知道,這不是展白喜歡吃的東西嗎?他最喜歡吃我做的飯菜,最近看他這麼瘦,我擔心他(身shen)體,想親自下廚為他做。”

    老夫人看著眼前這個恬不知恥的女人,要不是怕影響老爺子的計劃,她真想讓阿姨把她給攆出去,眼不見為淨,她起(身shen)去了花園。

    陸馨兒也不在意,指著自己帶進來的一大堆食材和水果,對著葉家阿姨笑眯眯的︰“阿姨,這是我買給展白吃的水果喝食材,我先去樓上看看他,麻煩你把水果放進冰箱好嗎?”

    阿姨沒有說話只是點了下頭,陸馨兒笑眯眯的去了樓上。

    看她去而復返葉展白非常驚訝︰“你怎麼又來了?”

    陸馨兒沒有回答,只是目光看向板著臉的張連長,“張連長,老首長說這里交給我了,不用麻煩您了。”

    張連長點了下頭,一聲不吭的離開了。

    葉展白訝然的看著這一幕,什麼(情qing)況,張連長連他的話都不予理睬,為什麼听陸馨兒的話。

    看見葉展白驚訝的樣子,陸馨兒指指沙發︰“展白,你現在坐下听我說,對了,在我沒有說完之前千萬千萬不要動氣。”

    “說吧!”葉展白坐下看著她。

    “剛剛我出去找了老司令,我和他說,我要和你重新開始,我要拆散你和慕小西,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陸馨兒知道她現在要表演的是一個雙面角色,在老爺子面前毫不避諱的表現出她的丑陋一面。

    但是在葉展白面前她則要盡量展現她的善良和聰慧,果然當她這樣說葉展白眉頭微微的皺起來了,陸馨兒繼續往下說︰“老首長听我說要拆散你和慕小西,他答應了我,讓我自由出入葉家,給我機會接近你,只因為要分開慕小西和你。”

    “然後呢?”

    “然後我們在他們面前就偽裝一對恩(愛ai)(情qing)侶,讓他們相信我們倆在一起了。”

    葉展白皺著眉頭,對陸馨兒的話不置可否。

    “展白,我知道你現在想的是慕小西,我不想看到你難過,我這樣和老首長說這一切只是做戲,目的是要讓他們相信我們會舊(情qing)復燃,只要他們相信我們會舊(情qing)復燃,就會放松對你的警惕,只要出了葉家,你想要做什麼還不是一句話。”

    看見葉展白的樣子分明是不想和自己做什麼戲,陸馨兒馬上跟著勸說。

    “馨兒,謝謝你能這麼為我作想,但是我真的不需要這樣,我和小西的事(情qing)我自己和想辦法,你回去吧。”葉展白直接拒絕了陸馨兒。

    “你能想什麼辦法?他們對你看得這樣嚴,你壓根沒有辦法和外界聯系,只有我能幫你,展白,現在只有我能幫你啊?”

    “不需要。”葉展白還是搖頭,慕小西已經為了陸馨兒和他幾次慪氣了,這是關鍵時期,慕小西又那麼敏感,他可不想因為什麼做戲讓慕小西冷了心。

    葉展白這樣斷然拒絕讓陸馨兒暗恨,他對那個小((賤jian)jian)人還真是不一般的傷心,她自然不會這樣放棄。

    “展白,你不用懷疑我有什麼目的,我其實想給你帶手機的,可是老首長看得很緊,我來得時候專門安排了人檢查,怕老首長懷疑,所以我沒有敢帶手機,而是給你帶了一個可以通話但是又不會容易被發現的東西。”

    陸馨兒把手腕上的南紅褪下來遞給葉展白。

    “這里面的一顆南紅里裝著一個微型對講機,等我把另外那一串裝有微型對講機的南紅給慕小西後,你就可以和她說話了。”

    葉展白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陸馨兒,陸馨兒把南紅的其中一顆珠子打開,壓低聲音︰“喂喂喂?”

    少許後里面出現一個清晰的女聲︰“喂喂喂!”

    陸馨兒對著南紅說了幾句話,那邊也回答了,她把南紅遞給葉展白。“你戴上這個,我倒時候讓人把另外一串南紅給慕小西,到時候讓她躲在外面的車里,你們就可以通話了。”

    葉展白猶豫了一下,他太想听到慕小西的聲音了,如果能夠和慕小西通上話,倒是可以一解相思之苦。

    “只是他們不會讓你留下任何東西的,任何不屬于這里的東西張連長都會來收走的。”葉展白搖頭。

    “你放心,他們不會懷疑這串南紅的。”

    “為什麼不懷疑?”

    “因為我昨天來的時候也戴了和這個一樣的南紅,他們一顆顆檢查過了,那串南紅沒有裝上對講機,所以他們沒有查出來,這串給你,你就說是我給你的定(情qing)物,他們應該不會懷疑。”

    定(情qing)物?葉展白愣了一下,當年陸馨兒特別喜歡南紅,買了許多南紅的飾品,手串,佛珠,還有吊墜,戒面,還有特意在拍賣會上買了兩串南紅,一串給他,一串自己留著,說是定(情qing)物。

    想到過去葉展白心里有些不好受,陸馨兒若無其事的把南紅手串塞給葉展白,“你戴上吧,我晚上再來看你。”

    陸馨兒走出葉展白的房間,臉上帶了一絲得意的笑容,只要葉展白收下這條南紅,她就可以興風作浪了。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