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絕口不提愛你 > 第268章 留著一口氣

第268章 留著一口氣



作品:絕口不提愛你 作者:瀟瀟雨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陸馨兒沒有馬上離開,而是把自己買的水果洗干淨切好裝盤,又裝模作樣的要開始做飯給葉展白吃。完本耽美小說 www.CK101.tw

    葉家阿姨看見她這副鳩佔鵲巢的樣子就厭煩,她忍住厭惡︰“陸小姐,不好意思,葉家的廚房老首長交給了我,並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進來的,為了避免出現什麼不好的事(情qing),請您離開!”

    陸馨兒並不是真的想做飯,她不過是為了擺擺樣子,既然阿姨攆她走,她也不久留,馬上見好就收︰“對不起,是我忘記了,請阿姨見諒!”

    陸馨兒慢悠悠的出了葉家大門,目光掃到慕小西還在車上,她臉上帶了冷笑,開車越過慕小西車旁,慕小西看見陸馨兒大搖大擺的出來,心里那個堵。

    馬上駕車跟上了陸馨兒,很快追上了陸馨兒,她打開窗戶看著陸馨兒︰“你去葉家干什麼?”

    “慕小姐?”陸馨兒訝然的看著慕小西,“你怎麼在這里?我正想去找你呢!”

    “找我干什麼?陸馨兒,你還沒有回答我的話呢,你去葉家干什麼?”

    “這附近有咖啡廳,我們坐下來說好嗎?”陸馨兒笑吟吟的指著不遠處的咖啡廳建議。

    慕小西點頭,兩人一起去了咖啡廳。

    等服務員送了咖啡離開,慕小西馬上開口︰“陸小姐,你去葉家干什麼?”

    “我去看展白。”陸馨兒優雅的喝了一口咖啡,笑吟吟的看著慕小西。

    “看展白?誰讓你去的?”

    “誰讓我去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見到了展白,你不想知道展白的(情qing)況嗎?”陸馨兒不急不緩的反問。

    慕小西怎麼能不想知道葉展白的(情qing)況,她馬上急切的開口︰“展白怎麼樣了?他還好嗎?”

    “好,真不人很好,沒有任何不適,只是沒有自由。”

    “不可能,他怎麼可能會沒有任何不適呢?”慕小西想到自己看到的葉展白被打得滿臉是血的照片,陸馨兒一定是在騙她。“你是不是在騙我?”

    “我沒有騙你,我怎麼會騙你呢?”陸馨兒搖頭,打開包從里面拿出一串南紅遞給慕小西,“慕小姐,這串南紅里面有一個微型對講機,你收好了,晚上展白說不定會和你通話,到時候你就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的了。”

    “你說的是真的?我真的可以拿著這個南紅和展白通話?”慕小西自然不敢相信陸馨兒會這樣好。

    “真的,不過這是對講機,有距離設置,這個距離好像是一公里吧,你晚上得在展白家門口等著。”

    慕小西有些糊涂了,陸馨兒怎麼會想到要幫自己?直覺這個女人不可信,她馬上懷疑的問︰“你為什麼要幫我?”

    “我不是在幫你,我是在幫展白,我(愛ai)他,舍不得他受苦而已!”陸馨兒是什麼刺激人說什麼,“其實我(挺ting)討厭你的,可是為了展白,我什麼都願意做,就算讓我馬上去死我也願意。”

    听她這樣說慕小西心里有些煩躁,她控制住自己,“這是展白求你的?”

    “我和他之前用得著說求這個字嗎?我和他心靈相通,只要他想什麼,我馬上就會知道。”

    慕小西打斷她︰“陸小姐,你還沒有說你怎麼能夠進入葉家呢?”

    “這個嘛?你確定你真的想知道?”陸馨兒臉上帶了詭異的笑容。

    慕小西點頭,“我想知道為什麼所有人都不(允yun)許進入葉家,你能夠進入。”

    “既然你那麼想知道我就告訴你吧,我先申明這是你自己想知道的,可不是我為了要刺激你?是葉家老夫人和老司令請我去的,他們想讓我成為葉家的媳婦。”

    “什麼?”慕小西愕然的看著陸馨兒。

    “事實就是這樣,葉家老夫人說我人長得漂亮,又聰明又能干,給展白做媳婦非常好……”陸馨兒頓了一下,“雖然他們二老對我印象極好,但是我是不會乘人之危的,放心吧,除非是展白主動,我是不會主動勾引他的。”

    陸馨兒說完看了一下表,笑吟吟的起(身shen)︰“我有事(情qing)先走了,記住我剛剛說的話,別離開葉家太遠,展白說不定隨時隨地會找你說話的。對了,我提醒你一句,他(身shen)旁一直守候著老司令的警衛連長,你絕不可以主動聯系他,要是被發現機會就再也沒有了。”

    慕小西看著她離開,拿著那串南紅手串有些不敢相信,陸馨兒會這樣好嗎?

    不管怎麼樣,她已經沒有別的退路,死馬當作活馬醫,先試試再說。

    慕小西在附近簡單的吃了晚飯,就繼續開車去了葉家附近蹲守,她坐在車里,帶著帽子墨鏡,手里緊緊的握住那串南紅,就怕錯過絲毫聲音。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慕小西感覺手都有些僵硬了,可是還是沒有等到陸馨兒所說的驚喜。

    她微微的嘆口氣,放開手里的南紅,伸手揉揉額頭。

    有汽車的轟鳴聲傳來,她定楮看過去,見一輛部隊的越野車開了過來,車上坐著幾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

    慕小西看著車開進了葉家大院,她心里一抖,這深更半夜的為什麼會有醫生進入葉家?

    難道是葉展白?不會是他的,陸馨兒說他人很好,就是沒有自由,一定不會是葉展白。

    不是葉展白是誰?葉家老太太還是老爺子?

    老太太和老爺子她白天還看見他們出去過,看起來精神抖擻的,不應該是他們,那麼會是誰?

    只有葉展白!陸馨兒一定在說謊騙她,葉家怎麼可能會那麼輕易的放過葉展白,葉展輝不也是被打得皮開(肉rou)綻嗎?

    陸馨兒這個女人一直就不懷好意,她怎麼那麼傻,竟然相信她?

    慕小西心里又是擔心又是氣憤,這一夜她定定的盯著葉家大門,一直到天發白才看見醫生的車開走了。

    慕小西疲累的緊,但是她還是一瞬不瞬的盯著葉家大門,後來看見老爺子的車出來了,她看得清楚,葉老爺子坐在後排,很顯然醫生去照顧的並不是葉老爺子。

    又等了一個小時左右,她看見葉老夫人的車出來了,慕小西心里咯 醫生,不用想也是葉展白。

    她猛的拉開車門快步沖過去攔住了葉老夫人的車,看見慕小西突然沖出來老夫人吃了一驚︰“你怎麼在這里?”

    “你告訴我,你們把展白怎麼樣了?展白現在怎麼樣了?”

    老夫人看著慕小西那副憔悴的樣子,重重的嘆口氣︰“我那天和你說的很清楚啊?我們能怎麼樣?讓他回心轉意唄?”

    “你們……你們又打他了?他現在怎麼樣了?”慕小西(身shen)子在顫抖。

    “能怎麼樣?留著一口氣唄,老爺子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夫人看著她嘆口氣。

    慕小西心里大痛︰“我要去告你們,我一天也不要等了,我馬上就去找沈浪提告,我不相信你們能夠凌駕于法律之上!”

    “慕小西,你怎麼這麼天真,告我們?你憑什麼告我們?只因為那個所謂的非法拘(禁jin)?我告訴你,你別折騰了,越折騰展白會越慘,現在只是皮開(肉rou)綻,這一告說不準會變成什麼樣子。”

    “你什麼意思?”

    “我和你說得很清楚了,你為什麼就是不願意相信我?我們不會讓我們的兒子越走越遠的,你們要去告就去告吧,我兒子生病了,不能下(床chuang),需要醫生照顧,這應該不算什麼非法拘(禁jin)吧?”

    老太太聲音很淡,表(情qing)很冷︰“我兒子沒有妻子兒女,父母就是他的監護人,我們作為監護人照顧兒子應該不犯法吧?”

    “什麼……你們……你們怎麼可以這麼狠毒……”慕小西渾(身shen)抖成一團。

    “狠心的是慕小姐你,口口聲聲的說(愛ai)我兒子,可是卻見死不救,眼睜睜的看著他被打得皮開(肉rou)綻。”老太太加重語氣,“比起陸馨兒對展白的(愛ai),你真的是太自私了!”

    “什麼?我自私?”

    “對啊,你難道不自私?當初陸馨兒那麼(愛ai)展白,但是因為她的私生女(身shen)份,知道自己不能給展白帶來不好的影響,她(愛ai)到骨髓里也選擇了退讓,而你呢?你做了什麼?”

    老太太咄咄((逼bi)bi)人的看著慕小西︰“你是像陸馨兒一樣為展白不要命的付出,還是像她那樣為了心(愛ai)的男人退讓,沒有吧?你什麼都沒有做,就等著別人付出,你是一個自私狠毒的女人,為了自己的私(欲yu),挑唆我兒子和我們作對,你這樣的女人,怎麼好意思說(愛ai)?”

    慕小西被老太太一番話擊打得後退了一步,老太太冷笑一聲,“我們走!”

    車子消失在慕小西的視線里,她傻愣愣的站在那里,老太太在後視鏡里看見慕小西那副樣子,重重的嘆口氣,拿起手機給老爺子打了電話。

    “我已經按照你教我說的話和她說了,那孩子……那孩子其實(挺ting)可憐的。”

    “你心軟了?”

    “是,我心軟了,她和那個陸馨兒不是一樣的人。”

    “所以啊,她是斗不過那個陸馨兒的。她的(身shen)份這樣,我們也沒有辦法啊!”

    老爺子的提醒讓老太太剛剛的心軟馬上消失了,她不能心軟,慕小西是素芬的女兒,不能和展白在一起的!

    慕小西在門口站了好一會,才失魂落魄的回了車上,剛坐進車里,甦安安的車過來了。

    她給慕小西帶了一些吃的,看著慕小西憔悴的樣子,她嘆口氣︰“小西,回去吧,回家休息休息,你守在這里也不能改變什麼,葉家是不會讓你和葉展白見面的,真的!”

    “我知道,是陸馨兒讓我在這邊等候的……”慕小西把南紅遞給甦安安看,又把陸馨兒對她說的話和甦安安說了一遍。

    “什麼?你真傻。”甦安安嘆氣,“陸馨兒一直在想著和葉展白舊(情qing)復燃,怎麼可能會幫你?你被她耍了你知道嗎?”

    “她真的在耍我?這個女人怎麼這麼惡毒?”

    說話間甦安安突然拉開車門跑了過去,慕小西定楮一看,是陸馨兒的車過來了,看見甦安安過去攔住車,陸馨兒笑吟吟的開口︰“甦小姐好?”

    “陸馨兒,你把話給我說清楚,為什麼要騙小西?”

    “噓!輕點聲!”陸馨兒四處看了一下,“有什麼話我們找地方說,可別再這邊鬧,被人看到了可不太好。”

    “好,我倒要看看你在耍什麼ど蛾子。”甦安安轉(身shen)回到車里發動車子,“這個惡毒的女人,我倒要看看她能說出什麼花來。”

    三人進入咖啡廳包廂,看見慕小西一臉憔悴陸馨兒笑了一下︰“慕小姐昨天晚上和展白通上話了嗎?”

    “通話?陸馨兒我問你,展白真的好嗎?”

    “好啊,當然好了?怎麼了?”

    “他很好,為什麼昨天晚上沒有和我說話?”

    “這個嘛,也許是那個張連長看得很緊啊?他沒有時間。我告訴過你的,展白並沒有自由,(身shen)邊一直有人盯著的。”

    “呵呵,好吧,就算他不能和我通話是因為張連長看得很緊,那麼你能解釋為什麼昨天晚上會有醫生半夜進入葉家?

    “這個我怎麼知道?也許是老爺子老太太(身shen)體不適呢?”

    “老爺子和老太太(身shen)體很好。”慕小西盯著陸馨兒。

    “那也許是家里的某個人生病了唄,反正展白(身shen)體很好,我昨天見他時候他人氣色非常的好。”

    一直沒有做聲的甦安安冷笑一聲︰“陸小姐,我只問你一句話,你會這麼好心的幫我們小西?”

    “怎麼甦小姐是不相信我嗎?”陸馨兒淡淡的笑,“我的確沒有理由幫她,我只是在幫展白而已。”

    “是嗎?你看來對展白還賊心不死啊?我就是奇怪,你為什麼會這麼好心?一個連妹妹都要算計的人……”

    甦安安停了話,似笑非笑的看著陸馨兒︰“你不會是在想耍什麼(陰yin)謀詭計吧?”

    “我能耍什麼(陰yin)謀詭計?”

    “葉家對于葉展白(身shen)上的所有東西都要檢查,憑什麼會讓你把所謂的南紅送到葉展白手上?”

    “這個我和慕小姐說得很清楚了,這南紅是定(情qing)物啊?甦小姐你不會不記得了吧?我和展白(熱re)戀時候送過他南紅手串啊?這南紅手串是一對啊,是我從拍賣會上買下來送給展白的,慕小姐的這個是我當初戴的那個女款,展白的則是那個男款,老爺子老太太都知道是定(情qing)物,自然就放松警惕了。”

    听她這樣一說,慕小西臉色一下子變了,甦安安知道慕小西心里想什麼,馬上加一句︰“陸馨兒,你別想用什麼定(情qing)物刺激小西,我們不上這個當。”

    “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甦小姐你可千萬別亂想。”陸馨兒笑眯眯的,“你們相信我,等著吧,展白一定會抓住時間和慕小姐通話的,前提是慕小姐相信我的話。相信我,真的,再等等,展白一定會和你說話的。”

    陸馨兒話說得滴水不漏,甦安安也沒有辦法,陸馨兒婷婷裊裊的站起來︰“我去葉家了,先看看展白吧,到時候出來告訴你們(情qing)況。”

    離開咖啡廳陸馨兒臉上露出一絲冷笑,她就是要讓葉展白和慕小西都抱著希望,但是卻不給他們這種希望。

    葉展白拿到南紅手串是壓根不會有機會和慕小西說話的,她已經和老爺子說過了,一定要死死的讓張連長盯住葉展白,不給他任何機會,所以慕小西這一夜自然是白等了。

    而且她計劃周密,這微型對講機的南紅手串一共三串,其中兩串的確是可以通話的,但是能夠通話的那串卻不在慕小西手里,而是在阿玲手里。

    不過是為了在葉展白面前做戲而已,慕小西那串南紅手串上的確有微型對講機,但是頻率和波段都不會和葉展白的那一個一樣。

    就算葉展白能夠抓住機會也絕不會和慕小西通上話的。

    以慕小西現在焦急到極致的心態,當她壓根沒有听到葉展白的聲音,再看到有部隊醫生半夜進入葉家,一定是以為葉展白傷重,一定以為自己對她說的所有話都是假的。

    慕小西心里對這所謂的定(情qing)物已經產生了吃醋的心態,很快她會意識到這一點是自己在耍她,因為憤怒到時候她一定會把南紅手串給扔了的,這就是她需要的結果。

    她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和葉展白說話,而她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以介入的機會的。

    陸馨兒進入葉家後,並沒有上去看葉展白,而是裝模作樣的在院子里呆了一會就開車離開了。

    出了葉家她沒有停留快速開車離開,走遠一段距離後才給慕小西打電話︰“展白沒有事(情qing),我看了他,他人很好,你別擔心。”

    她說葉展白很好,慕小西越發的不相信了,甦安安對陸馨兒也是完全不相信︰“小西,那個陸馨兒不是好東西,我不相信她的話,她絕不會那麼好心的讓你和葉展白說話的。”

    “我也不相信。”慕小西看著手里的那串南紅,心里難受得慌,這是他們的定(情qing)物,陸馨兒把這女款的給自己,分明就是為了刺激自己。

    “安安,我昨天晚上看見部隊的醫生進入了葉家,老太太也說展白傷重,為什麼陸馨兒會說展白沒有事(情qing)?她到底想干什麼?”

    “我打電話問問沈浪,看看他知道不知道(情qing)況。”

    甦安安說著給沈浪打電話說了葉家半夜進入醫生的事(情qing),沈浪說打電話問問他舅舅看看。

    過了十多分鐘沈浪回過來了,昨天晚上的確是部隊醫院的幾個專家進入葉家看病,帶了好多止血的藥品和紗布還有消炎藥,但是對于進入葉家做什麼卻是保密。

    帶了止血藥品,紗布還有消炎藥?這肯定是葉展白被打成重傷救治啊?

    慕小西想起老太太早上和她說的話,心提到了嗓子眼。

    這也就能解釋為什麼葉展白會不和自己說話,他(身shen)受重傷,怎麼可能會有精神和自7;150838099433546己說話?

    陸馨兒這個女人一直在騙自己,什麼拿著南紅能夠和葉展白說話,她知道葉展白(身shen)受重傷不能說話還這樣騙自己,慕小西氣得發抖,一把拿起那串南紅狠狠的扔下去。

    “該死,我竟然相信她的話,可真是傻啊!”

    南紅扔下車,一輛車快速過來從南紅上碾壓過去,很快南紅手串被碾壓得四分五裂。

    “好了,別自責了,是那個女人太狡猾惡毒,你現在又擔心葉展白,才會相信她,現在我們絕不能再相信她,小西我們走吧,回去想辦法!”

    慕小西點頭,在這里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回去想辦法,一定要想出一個辦法來才好。

    陸馨兒在附近轉悠了好一會,听說慕小西和甦安安離開後,她馬上又回了葉家。

    在慕小西之前停車不遠的地方,她放慢車速,看見地上被碾碎的南紅珠子,陸馨兒忍不住笑起來。

    慕小西,你終究還是太嫩了!

    進入葉家陸馨兒洗了水果端上樓去看葉展白,推開門看見張連長繼續一動不動的守著葉展白,看她進入也沒有離開,陸馨兒讓張連長走人,張連長抬抬眼皮,“陸小姐和七少有什麼話是不能讓外人听的?”

    “這個,我們是(情qing)侶,(情qing)侶之間說話自然是不想讓外人听的了。”

    “(情qing)侶?”張連長看向葉展白︰“七少,你不是(愛ai)那個慕小西嗎?什麼時候和陸小姐有關系了?我說七少,你該不會是吃著碗里瞧著鍋里的吧?如果是這樣就干脆一些,也別裝了,和慕小姐分手後不就能和陸小姐在一起了嗎?這麼演戲累不累?”

    張連長對陸馨兒一點好印象都沒有,老爺子自然不會把那些事(情qing)告訴他,他只是憑借直覺覺得這個陸馨兒來這里肯定是有目的的,所以說話一點也不留(情qing)。

    陸馨兒沒有想到張連長會這樣說,臉一下子漲紅了。

    葉展白想著昨天晚上被張連長像是看罪犯一樣盯著,就連他去洗澡,張連長也跟著,還說我跟了老首長這麼多年,你小時候不都跟我一起洗過澡嗎?干什麼掩掩藏藏的?

    葉展白想著就憋屈,這姓張的分明是不會給他機會,他冷笑一聲,“我做什麼難道還需要像你交代?你也((操cao)cao)碎心了吧?”

    “是啊,老首長可是說過我能自由出入葉家的,好答應讓我和展白單獨相處的,你難道連老首長的話都不听了?”

    張連長這才站起來,目光看向陸馨兒,“把手機能夠通話的東西都給我交出來!”

    陸馨兒笑了一下︰“我所有東西都放在下面,剛剛上來樓下的女兵已經檢查過了,不信你去問阿姨。”

    听她這樣說張連長這才離開了。

    張連長一離開,陸馨兒壓低聲音︰“怎麼回事,慕小姐說昨天晚上等了一夜,沒有等到你和她說話。”

    “看得非常緊,我壓根沒有機會啊?”葉展白苦笑。

    “要不,下次我來的時候讓她在門口等,這樣你就可以和她說話了。”

    “好。”葉展白沒有想到陸馨兒會這樣好,一時間有些感動。“馨兒,多謝你了。”

    “展白,為你做什麼我都願意,你對我不用說謝。”陸馨兒又開始做出那種我願意為你的姿態。

    沒有在葉家呆多長時間,陸馨兒和葉展白說了幾句話就離開了,臨走時候說她下午過來,到時候讓慕小西在門口等候,讓葉展白和慕小西說話。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