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絕口不提愛你 > 第276章 判了她死刑

第276章 判了她死刑



作品:絕口不提愛你 作者:瀟瀟雨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葉展白沒有說話,只是這樣看著慕小西,這樣面無表(情qing)的看著慕小西,這樣面無表(情qing)的注視比他發怒大喊大叫還要讓人心悸。+++女生必上網站 www.yq520.org

    慕小西感覺心跳得要蹦出(胸xiong)膛,她暗地里咬牙︰“我堅持不下去了,展白,我看不到希望,分手對你我都要好處。”

    “所以你就和陸克明在一起?”

    “我們還沒有正式在一起,我想和你說清楚再和他開始。”

    “不錯,已經找好下家了是吧?慕小西,你把我當做什麼了?”

    葉展白眼中的冷芒越來越盛︰“我葉展白是那種被女人甩的男人嗎?”

    “不是。”慕小西心頭一涼,他不在意別的,只在意的是他不能被女人分手。

    “知道就好,你先絕了你的那些鬼心思,我告訴你,在我說放手之前,你沒有資格!”

    慕小西看著葉展白冷冰冰的臉,心疼得無與倫比,他一直都是這樣頤指氣使,一直都是這樣咄咄((逼bi)bi)人,對于他來說,自己從來都不存在和他對等的地位,可笑她竟然還幻想著他會(愛ai)她,這可能嗎?

    她看著眼前那張讓她心碎的臉︰“我想問你,對于你來說,我是什麼?”

    “你不會是傻了吧?這種問題也要問我?”葉展白冷笑一聲。

    “我大概是傻了,不然怎麼會不知道對于你來說我算什麼呢?”慕小西苦笑一下︰“葉展白,對于你來說我是一只貓還是一只狗?”

    “什麼?你再說一遍?”他渾(身shen)冷氣蔓延,這是氣倒極致的表現。

    “不然我想不通你為什麼這樣理直氣壯,這樣不把我當人?一只貓一只狗養在(身shen)旁還會產生感(情qing)吧?可是我呢?你把我當什麼了?”

    “慕小西,我現在不高興,你嘴上最好留著點,惹怒我的後果你知道的。”

    “你想把我怎麼樣?葉展白左不過是你殺了我唄。”慕小西淡淡的笑。

    看著她淡淡的表(情qing),葉展白心頭刺痛︰“告訴我,為什麼要分手。”

    “我堅持不下去了,葉展白,我真的真的堅持不下去了!”慕小西眼楮里滾下淚水,這是她的真心話,她真的是堅持不下去了。

    她不能看著葉展白受苦,她不能看著葉家二老心力憔悴,她不能繼續這段孽緣。

    “我知道這段時間委屈你了,可是我不也沒有辦法嗎?老爺子老太太是我親生父母,他們年紀又大了,我和你的關系又是那樣惹眼,所以我只有忍耐,你從前不是都忍耐過來了嗎?為什麼這次不願意忍受?”

    葉展白放緩語氣,“好不容易老爺子松口放我,你就別和我置氣了好不好?”

    他說這樣哄人的話已經是極限,可是慕小西卻知道他被放出來是因為什麼,不過是她先同意分手老爺子答應的條件而已。

    如果她敢反悔老爺子還會繼續關他,她不能再執迷不悟沉淪于他的溫柔,不能一廂(情qing)願的繼續這段感(情qing)下去。

    慕小西硬氣心腸,“我不是和你置氣,而是我覺得我們之間真的不可能再繼續了,你看你的心上人也回來了,你們曾經那麼相(愛ai),現在能在一起也是緣分……”

    葉展白((逼bi)bi)人的目光(射she)過來,慕小西一下子住了口,葉展白淡淡的看著她︰“你是因為馨兒和我置氣?”

    “不是!”慕小西搖頭,“我不是置氣,我發現我們之間真的不太適合,你對我一直那麼凶,你也不(愛ai)我,我跟你找不到幸福的感覺……”

    “跟陸克明就找到了?”葉展白諷刺的笑。

    “是,他人很好,很溫柔,很體貼,我在他(身shen)上體會到了不一樣的感覺,那是你給不了我的。”

    “所以,你是說真話要分手,不是置氣的話?”葉展白的聲音平靜得讓人心驚。

    “對,是真心話。”

    “我知道了,你是真心想分手啊!我竟然還那麼期待……”葉展白頓了一下,臉上突然帶了一絲笑容,那笑意不達眼底看得慕小西心里冷颼颼的,“寶貝,可是我不想分手,你說現在怎麼辦?”

    “展白!”看著她涼颼颼的笑容慕小西心里膽怯起來。

    “你想分手只是你的想法而已,我們現在不是(情qing)侶嗎?分手必須雙方同意吧?現在我不同意。所以你還是我女人。”

    “不可以!我不要做你的女人!”

    “現在由不得你說了算,我說你是你就是。”葉展白伸手搭上她的肩膀,看著慕小西笑得那個溫柔,“寶貝,我很想你,這麼多天了,你不想我嗎?我們回家吧,讓我好好的疼疼你。”

    “不!”慕小西往後一躲,卻躲無可躲,葉展白笑得那樣冰冷冷的頭慢慢的覆下來,眼看他的唇即將覆蓋上慕小西的唇,車窗被敲響了,兩人看過去,甦老爺子披著衣服站在車外。

    看見甦老爺子葉展白放開了慕小西,他打開車門下車,看著甦老爺子的目光冷冰冰的,再也不像從前那樣帶著笑意和尊敬︰“老爺子別來無恙啊。”

    “時間太晚了,展白,有什麼事(情qing)明天再說吧。”甦老爺子復雜的看著葉展白。

    “明天再說嗎?”葉展白笑了一下,“可是我今天晚上想說怎麼辦?”

    “展白!”老爺子加重語氣。

    “我這個人有個習慣,不喜歡留著事(情qing),必須處理了才能睡得著,所以對不起了,今天晚上我必須帶她走!”

    “展白,我和你好好說話是看在咱們過去的交(情qing)上面,看在我對你的欣賞上面,甦家可不是什麼人都能來撒野的。”老爺子的語氣也強硬起來。

    老爺子是(身shen)居高位的人,隨著聲音的強硬,((逼bi)bi)人的氣勢迎面而來,葉展白笑吟吟的看著他,沒有絲毫退讓的表示︰“我知道,你們甦家不好惹,但是不好惹又能怎麼樣?我和慕小西的事(情qing)還輪不到你們來指手畫腳!”

    “我不是要指手畫腳,而是就事論事,你和小西在一起,如果你們兩(情qing)相悅我們甦家也不反對,是支持的,但是現在,(情qing)況不一樣了。”

    “哪里不一樣了?我沒有覺得有哪里不一樣啊?是因為你們甦家說服了她?讓她離開我嗎?我就說嘛,好好的為什麼要分手呢?原來你們甦家功不可沒啊?”

    “這和爺爺沒有關系,是我自己要分手的,葉展白,我不喜歡你了,一點也不喜歡你了,我求你,放了我吧!”慕小西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了,她打開車門下車。

    “什麼?你讓我放了你?”

    “對,我讓你放了我,我從來沒有喜歡過你,當初是你強迫我的,我沒有辦法才跟了你,我一直想離開你,可是我……我不敢。”

    “我強迫你?你不敢離開我?既然這樣為什麼要堅持?為什麼一開始不放棄?”葉展白轉頭看著慕小西,眼中寒涼一片。

    “你那麼凶,我……我害怕你傷害我!”慕小西是豁出去了,事(情qing)到現在她沒有辦法退縮,葉展白的態度讓她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愛ai)意。

    他對她一直都是佔有(欲yu)作祟,他(愛ai)的人一直都不是她。

    “你仔細想想,你對我好過嗎?從一開始就是你((逼bi)bi)迫我,我們之間一直不對等,一直都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你把我當成佣人呼來喝去,沒有半絲的(愛ai),我不過是你的一個附屬品而已,你高興就給我一個笑臉,不高興就對我嚴加指責,我在你(身shen)邊過得戰戰兢兢的……”

    “就這些?這些就是你離開我的理由?”

    “對,我受不了你的大男子氣,你從來不肯哄人,從來不溫柔,我不喜歡你這樣強硬的男人,我喜歡溫柔的男人,我沒有辦法確定能夠和你過下去,這是我深思熟慮的結果。”

    葉展白怔怔的看著慕小西,他不相信這是慕小西的真心話,可是慕小西的眼楮毫不閃躲,他找不出任何破綻。

    甦老爺子在旁接過話,“展白,強扭的瓜不甜,你太強勢,我們小西太柔弱,她忍受不了你的強勢,所以要分手,你就不要糾纏了。”

    葉展白沒有說話愣愣的站了一會,又緩緩開口︰“如果我改呢?我改掉我的脾氣,你也要分手嗎?”

    慕小西看著他眼中沉痛的表(情qing),她不知道葉展白為什麼會這樣說。

    如果是在這之前,她一定會相信葉展白說的是真話,可是現在,他都和陸馨兒舊(情qing)復燃了,他們都已經在一起了,她不相信他說的話是真話。

    “你怎麼改?人的脾氣是以(身shen)俱來,誰知道你能不能改?如果你改不掉呢?我們之間沒有什麼感天動地的(愛ai)(情qing),我沒有必要在你(身shen)上浪費我的青(春chun),所以葉展白,就這樣吧,我有喜歡的人了,你也有喜歡的人了,分手是最好的選擇。”

    “真正的原因是因為你有喜歡的人了吧?慕小西,陸克明有什麼好的?他哪里比我好?啊?”

    “他也許沒有你有財富,也許沒有你有才華,但是我們興趣相同,他也足夠對我好,這難道還不夠嗎?”

    葉展白呵呵笑起來︰“慕小西,你還真是會讓人生氣,還真是會往人心窩子上捅刀子啊?陸克明對你好那是他的事(情qing),我他媽的不會放手,你說出花來我也不會放手,今天晚上你必須跟我走!”

    說完伸手來拉慕小西的手,慕小西退後一步打開他的手︰“我不走!我不會再跟你走,去過那種見不得光的(日ri)子,死也不會!”

    “可是我死也要把你綁在(身shen)邊,沒有我同意,你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我(身shen)旁。”

    听著葉展白的威脅甦老爺子怒了︰“小西,你回去,我倒要看看葉總能耍什麼手段。”

    隨著甦老爺子的爆喝聲,甦家的警衛出現了,這是老爺子第一次如此強硬的對著葉展白表現出他的態度。

    硬來是行不通了,葉展白冷冷的看了一眼慕小西,轉(身shen)上車,關上車門的時候他扔下一句話︰“有種你一輩子躲在甦家不出來!”

    車子疾馳而去,慕小西一下子松懈下來,淚流滿面︰“爺爺,他不肯放手,他不肯放手怎麼辦?”

    “放心,他會放手的。”甦老爺子嘆氣,“小西,你先回去休息,別多想,先好好睡一覺,有什麼明天再說。”

    葉展白憤怒的開著車往回走,越想越氣他抓起電話給楚飛打電話︰“我問你,這一個禮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qing)?”

    “沒有發生什麼事(情qing)啊?”楚飛莫名其妙。

    “沒有發生事(情qing)為什麼慕小西要和老子分手?”

    “慕小姐要和你分手?是不是因為陸小姐?”

    “放(屁pi)!這和馨兒有什麼關系?”

    “那個……那個葉總,其實女人天生善妒,你這個和陸小姐在一起一個禮拜,慕小姐嫉妒生氣也是(情qing)有可原。”

    “老子那是自願的嗎?是老頭子耍的詭計好不好?她嫉妒,嫉妒就要分手?這都什麼邏輯,她和陸克明搞在一起我還沒有說話她有什麼資格先鬧起來?”

    說到陸克明葉展白想起慕小西剛剛和他說的那些話,越發的氣得肝疼︰“你他媽的給我老實交代,我不在的這段時間,她是不是天天和陸克明呆在一起?”

    “這個……”

    “說話,是還是不是?”

    “是!”

    “(奸jian)夫(淫yin)婦!看小爺怎麼收拾他們!”葉展白惡狠狠的罵,楚飛一聲不敢吭,說實話他也被葉展白剛剛說的話嚇倒了,慕小西怎麼會突然要分手呢?

    想著這個禮拜以來陸克明和慕小西的各種花邊緋聞,楚飛心里完全沒有譜了,慕小姐難道真的是移(情qing)別戀了嗎?

    慕小姐,你要分手為什麼不早分手?

    為什麼要挑現在這種時候,老大這人睚眥必報,你惹著他了有得你受的。

    心里想著葉展白冷冷的聲音過來︰“我要知道她這段時間都和陸克明做了什麼,一絲一毫都不要放過。”

    “老大,這有點難度!”楚飛陪著笑臉,不是有難度,而是他壓根不想讓葉展白看到慕小西和陸克明之間的絲毫報道。

    “別和我打哈哈,在明天天亮前我看不到所有的資料,你可以從葉氏滾蛋了!”

    葉展白可不是好糊弄的,他要做的事(情qing)沒人可以阻攔,楚飛心里嘆氣︰“慕小姐,你自求多福吧,不是我不幫你隱瞞,而是我也沒有辦法啊!”

    葉展白氣咻咻的開車回了家,車子在南城山莊門口停下,他拉開車門一眼看見陸馨兒站在別墅門口。

    看見葉展白陸馨兒馬上迎過來︰“展白,我剛剛打你電話打不通,我心里很擔心你,就過來看看。”

    看見陸馨兒葉展白就煩躁︰“我沒有事(情qing)。”

    陸馨兒仿佛看不到他的煩躁︰“展白,你見到慕小姐了嗎?她還好吧?”

    “見到了,她很好。”葉展白簡短的回答。

    “那就好,她的傷沒有事(情qing)吧?”陸馨兒特意提醒一句,“我手里有盒沒有開封的邵氏膏藥,你幫我給她吧,對去疤痕很有用的。”

    陸馨兒說著話打開隨(身shen)的包,從里面拿出一盒膏藥遞給葉展白。

    葉展白沒有伸手,只是淡淡的︰“她不需要膏藥,馨兒,你先回去吧,太晚了。”

    人到了門口了他竟然沒有絲毫想要邀請她進去坐的意思,陸馨兒只覺得丟臉之極。

    她控制住自己︰“好,那我先走了,你胃不好,多休息,我再來看你。”

    目送陸馨兒離開,葉展白疲憊的進入別墅,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了一會,他才抬著沉重的腳步去了樓上。

    臥室很整潔干淨,還保持著原來的樣子,葉展白走到大(床chuang)邊坐下,怔怔的看著(床chuang)品發愣,和慕小西的恩(愛ai)一幕幕的浮現出來,葉展白頹然的倒下,(床chuang)品上,枕頭上仿佛還有慕小西的味道,他把頭深深的埋進松軟的枕頭里,喃喃的︰“小西!小西!”

    天剛蒙蒙亮楚飛就進入了南城別墅,听見他進來的聲音,葉展白打開臥室門從樓上下來了。

    一夜未睡,他的臉色差到極點,走到客廳沙發上坐下,他對著楚飛伸手︰“把東西都拿來吧!”

    楚飛嘆口氣,打開隨(身shen)帶來的電腦。

    屏幕上圖片視頻新聞不停的滾動,葉展白靠在沙發上面,目光怔怔的看著電腦。

    一百多張各種角度的照片,有陸克明挽住慕小西手的,有他抱著喝醉酒的慕小西上車的,有兩人溫(情qing)脈脈對視的,有慕小西開懷大笑的。

    還有兩人騎在一匹馬背上的照片,照片中陸克明意氣風發的一只手摟住慕小西的腰,一只手控制住韁繩,慕小西小鳥依人的伏在他的懷里,葉展白看不清慕小西的表(情qing),但是能看清楚陸克明的表(情qing),(春chun)風得意!

    他痛苦如斯,思念成疾,她卻在享受,在和別的男人談(情qing)說(愛ai),葉展白的眸色一點點的沉了下去。

    楚飛試著開口︰“也許慕小姐有苦衷。”

    “視頻是什麼?”葉展白聲音有些沙啞。

    “沒有什麼,就是一些唱歌跳舞的視頻而已。”

    “呵呵!”葉展白冷笑一聲,突然跳起來抓起電腦惡狠狠的砸出去。

    楚飛一動不動的坐著,他已經多年沒有看見老板這樣震怒了,心里暗暗的叫苦,這可怎麼辦?可怎麼辦才好。

    楚飛心里真是煎熬,葉展白卻已經瞬間平復下來,他啞著嗓子吩咐楚飛︰“去公司!”

    楚飛沒有想到畫風轉變這樣快,傻愣愣的站起來跟在葉展白的(身shen)後出了別墅,走到外面才想起什麼︰“葉總,您……您的(身shen)體?”

    “死不了!”葉展白的臉上帶了冷漠,又恢復了平時的樣子。

    楚飛趕緊拉開車門讓他上車,車子在疾馳,車內溫度一直都是零度以下。

    楚飛在心里微微的嘆氣,他以為葉展白會采取極端手段,讓他吩咐保鏢去把慕小西給抓來,沒有想到葉展白竟然什7;150838099433546麼都不做。

    越是什麼都不做才越是讓楚飛擔心,跟了葉展白這麼多年,他對他的脾氣(性xing)格已經很了解了。

    他要是追著要個答案和解釋,證明還有回旋的余地,如果他已經放棄追尋答案,他這是已經在心里判了慕小西的死刑。

    葉展白和慕小西分開對于甦家和葉家來說是天大的好事(情qing),可是不意外著對葉展白來說是好事(情qing),老板不會又像幾年前陸馨兒離開那樣把心封閉起來吧?

    慕小西這一夜睡得非常的不好,心里提心吊膽,擔心葉展白會來找麻煩,擔心他會動粗,葉展白的(性xing)格脾氣都非常不好,要是鬧起來她該怎麼辦?

    早上起來她明顯的氣色差到極致,特意化妝才把臉上的頹廢和黑眼圈都掩蓋了。

    早餐吃得心不在焉,老爺子安慰她︰“放心吧小西,不會有你擔心的事(情qing)發生的。”

    吃過早餐陸克明過來了,慕小西換了衣服和陸克明離開了。

    兩人離開甦家慕小西嘆口氣︰“對不起,陸先生給你添麻煩了。”

    “沒有關系小西,為了你我願意做一切事(情qing)。”陸克明溫和的笑,“昨天晚上他沒有為難你吧?”

    “他想為難我的,後來爺爺出來了,他退讓了。”

    “葉展白應該不會這麼容易退讓的,所以老爺子意思讓我們多演幾天戲,讓他徹底死心。”陸克明看著蹙著眉頭的慕小西。“小西,開心一點,就算你想哭也要帶著笑,因為葉展白的人可能隨時隨地出現。”

    “我知道,陸先生,我試著盡量笑。”慕小西擠出一個笑容,“我們今天去哪里?”

    “打高爾夫球!”

    兩人在高爾夫球場呆了大半天,葉展白沒有任何動靜,陸克明和慕小西都做好了葉展白會突然出現攪局的準備。

    可是一直到他們返回葉展白都沒有出現,越是這樣慕小西心里越是惴惴不安。

    把慕小西送回甦家後,陸克明沒有停留就離開了,慕小西疲憊的上樓進入臥室。

    坐在沙發上面,她從包里拿出手機,手機屏幕上是葉展白溫柔的笑臉,她怔怔的看著葉展白溫柔的笑臉,心莫名的難受起來。

    陸家,陸克明進入客廳看見劉文靜氣咻咻的瞪著他︰“克明,你今天和慕小西去打高爾夫了?”

    “你怎麼知道的?”

    “你別管我怎麼知道的,我問你,你怎麼和慕小西搞在一起的?”

    “媽,你怎麼說話這麼難听?”

    “難听?我都要氣死了,也說不出什麼好話來,我只問你,你那個所謂的女朋友是不是就是那個慕小西?”

    “對啊?”陸克明在沙發上坐下。

    “你想氣死我啊?克明,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她是離婚女人,她和好多男人都有關系,這樣不要臉的女人,怎麼配站在你(身shen)旁?我告訴你,陸家絕不會要這樣的女人做兒媳婦的。”

    “媽,這可不是你說了算,我的事(情qing)我做主。”陸克明輕飄飄的頂回去。

    “好吧,兒大不由娘,我的話你是不听了,我這就和你爸說,看他能不能管住你。”

    “媽,你至于嗎?”陸克明皺眉,劉文靜已經抓起電話撥出去了︰“在哪呢?你趕快回來吧,克明和那個慕小西搞在一起了。”

    掛了電話劉文靜看向陸克明︰“你爸馬上到家,你等著他怎麼收拾你。”

    陸克明淡淡的笑,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十多分鐘後陸振宇進入了客廳,劉文靜夸大其詞的把陸克明和慕小西的事(情qing)和陸振宇說了一遍。

    陸振宇皺眉︰“克明,玩玩可以,我和你媽不反對,但是別的心思你最好不要有。”

    “爸,如果我要把她娶回家呢?”

    “什麼?”陸振宇本來很隨意的坐在沙發上的,一听這話一下子目光凌厲起來。

    陸克明端坐和陸振宇對視,沒有絲毫的閃躲慌亂︰“我說,我要娶慕小西。”

    “你敢!”陸振宇眼中帶煞。

    “我敢不敢以後父親會知道的,我只是先提醒你們一聲,這個禮拜天的陸家酒會慕小西會作為我的女伴出席。”

    “反了你!”陸克明的態度讓陸振宇氣得眼冒金星。

    陸克明卻還是那副表(情qing)︰“父親,我不是在和你們說笑,這件事沒有任何人能阻止我!”

    扔下這句話他起(身shen)上樓,走到樓梯口和下來的陸馨兒撞了對面,陸馨兒看見陸克明擠出一個笑臉︰“大哥!”

    “嗯。”陸克明點了下頭移過陸馨兒上樓,兩人交錯開時候臉上表(情qing)都瞬間發生了變化。

    陸馨兒是帶了一絲(陰yin)冷和算計,陸克明則是一臉的鄙夷。

    陸克明和劉文靜陸振宇的對話陸馨兒在樓上听了清清楚楚。

    沒有想到陸克明竟然對慕小西這樣(情qing)根深種,這對她來說簡直就是最好不過的消息。

    葉展白要是知道陸克明和慕小西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一定氣得炸毛,這樣壓根就不用她花費什麼心思就能夠心想事成了。

    看見陸振宇滿臉怒色,陸馨兒擔心陸振宇會壞自己的好事(情qing),于是泡了一杯茶送進書房︰“爸,喝杯茶。”

    陸振宇接過茶喝了一口︰“馨兒,你哥的事(情qing)你都知道了吧?”

    “知道了,我剛剛在樓上听到了一些。”

    “對這事(情qing)你怎麼看?”陸振宇問。

    “爸,我說實話你可千萬別生氣。”陸馨兒坐下,“我倒是覺得哥哥和慕小西在一起是一件非常非常好的事(情qing)。”

    “什麼?”陸振宇像是看怪物一樣的看著陸馨兒,“馨兒,你想得到葉展白我不反對,但是利用克明去達到自己的目的我絕不(允yun)許。”

    “爸,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呢,你知道慕小西是什麼(身shen)份嗎?”

    “什麼(身shen)份?”

    “她是甦浩然的親生女兒,甦書記的親孫女,你不是一直想要和甦家聯姻嗎?這是送上門的好事(情qing)啊?”

    “她是甦浩然的女兒?你確定?”

    “我確定!這也是為什麼葉家一定要慕小西和展白分開的原因,爸,你是男人,男人以事業為重,我哥和慕小西在一起能夠帶來的好處我不用說了吧?”

    “可是……她是一個離婚女人,還和葉展白……”

    “爸,現在可不是過去那種年代了,離婚跟過男人已經不是什麼大事(情qing),你想想慕小西(身shen)後的甦家,再想想哥對慕小西的感(情qing),這難道不是好事(情qing)嗎?”

    “讓我想想。”

    看陸振宇的態度有所緩和,陸馨兒知道他開始計劃得失了,她心里冷笑,在陸振宇心中,什麼兒子女兒幸福都是假的,唯有公司才是他的命根子。

    相信陸克明和慕小西的事(情qing)他會做出取舍,而她現在要做的就是要把陸克明要娶慕小西的事(情qing)夸大其詞的告訴葉展白。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