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絕口不提愛你 > 第283章 以死相逼

第283章 以死相逼



作品:絕口不提愛你 作者:瀟瀟雨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葉展白的保鏢在甦家附近守候了很長時間,終于看到慕小西出現了,卻不是一個人,而是跟著甦老爺子和甦老夫人。+++女生必上網站 www.Yq520.org

    有甦老爺子和甦老夫人跟著保鏢不敢放肆馬上給葉展白打了電話,葉展白自然也不會當真甦老爺子的面去搶人,于是吩咐保鏢︰“跟著她!”

    保鏢一路尾隨跟到了藍橋,看見老爺子和慕小西一行人進入包廂才又給葉展白打了電話。

    葉展白听說在藍橋吃飯,馬上帶著楚飛趕來了。

    他的車停下,保鏢馬上迎上來︰“甦家所有人都來了,應該是在包廂聚餐。”

    “是嗎?”葉展白玩味的笑,“我去看看。”

    保鏢跟上一步︰“葉總,陸克明也在。”

    听說陸克明也參加了甦家的聚餐,葉展白腳步不停大步直奔甦家聚餐的包廂。

    推開門他一眼就看見陸克明坐在慕小西旁邊,正在殷勤的給慕小西布菜。

    葉展白輕笑一聲︰“我來晚了嗎?”

    听見他的聲音所有人都看了過來,葉展白無視大家驚訝的目光,先禮貌的和甦老爺子老夫人問了好,這才把目光看向慕小西︰“來吃飯也不通知我一聲。”

    他的語氣親昵,就像是他和慕小西還是(熱re)戀中的(情qing)侶一樣,甦浩然和葉素芬對視一眼,知道葉展白今天晚上是來砸場子的,馬上起(身shen)讓出一個位置︰“展白,這邊坐。”

    葉展白卻沒有理會甦浩然,抬步像慕小西方向走了過去,甦安安站起來攔住他︰“葉展白,坐我這邊吧。”

    葉展白看著甦安安笑︰“謝謝,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喜歡坐小西旁邊。”

    慕小西強硬的抬頭和他對視,“葉展白,今天晚上甦家的聚會,我們不希望有外人來打攪,所以請你離開!”

    “甦家的聚會是吧?據我所知這位陸先生好像不是甦家的人吧?”葉展白指著陸克明。

    “之前不是,現在是了。”陸克明平靜的看著葉展白接過話。

    “哦?這什麼意思?陸先生這是要改姓甦?”葉展白還是笑嘻嘻的,語氣也很柔和,看不出絲毫的不高興。

    “成為甦家人並不需要改姓。”陸克明也在笑,眼楮里沒有半點的溫度。“我馬上要和小西訂婚了,今天晚上是在商量訂婚事宜。”

    “訂婚?”葉展白神色不變,聲音還是那樣的和諧,“陸總要和我的女人訂婚?腦子沒有毛病吧?”

    “葉展白,你胡說什麼?我們早就分手了,我不是你的女人!”慕小西反駁。

    “分手了?我怎麼不記得我們分手了?”葉展白還是笑嘻嘻的,“小西,鬧脾氣也得有個度,你這樣會被人看笑話的。乖,有什麼事(情qing)我們回家說好不好?”

    他語氣親昵腳步不停像慕小西走去,看見葉展白這樣陸克明馬上起(身shen)攔住他。

    “葉總,有什麼話我們出去說。”

    慕小西也站起來,她一直以為葉展白會自恃(身shen)份選擇沉默退讓,沒有想到想錯了,葉展白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有什麼話我們出去說。”

    “好啊,我也正有此意。”葉展白轉(身shen)往外走,他來砸場子不過是((逼bi)bi)慕小西和他單獨對話,並不是真的要在這包廂里當著甦家所有人鬧起來。

    三人一前一後的去了旁邊的休息室,走到休息室門口,葉展白伸手攔住門,皮笑(肉rou)不笑的看著陸克明︰“我只想和她說話,陸總請便!”

    “如果克明不在,我不會和你說話的。”慕小西馬上接過話。

    “是嗎?”葉展白聳聳肩,“好吧,既然這樣我成全你!”

    他大步進入休息室在寬大的皮沙發上坐下,慕小西和陸克明緊隨其後,關上門後,兩人坐在了離葉展白稍微遠一點的地方。

    葉展白目光淡淡的落在慕小西的(身shen)上,看見她選擇和陸克明坐在一個沙發上,選擇和他對立,他的心里針扎一樣的難受。

    越是難受他臉上越是平靜,“小西,到我(身shen)邊來!”

    “我不!”慕小西拒絕往陸克明旁邊靠近了一些。

    “听話,陸先生是外人,別讓外人看笑話。”

    “克明不是外人,我們馬上要訂婚,葉展白,你不要胡攪蠻纏。”

    “我胡攪蠻纏?呵!”

    听著他的冷哼,陸克明也開口了︰“葉展白,你也是有頭有臉的人,這樣死纏爛打實在不像是你的風格啊?”

    “一邊去,這是我和慕小西的事(情qing),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插嘴!”葉展白瞪一眼陸克明。

    “我不是外人,我是小西的未婚夫。”

    “未婚夫算什麼東西?我告訴你陸克明,別他媽的瞎打主意,我的女人不是你能覬覦的!”

    這話讓陸克明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葉展白,小西不是你的女人,從她提出和你分手那一刻起,她就和你沒有關系了,現在是法治社會,你也是有(身shen)份的人,別做那些沒有體面的事(情qing)。”

    “你這是在教訓我?”

    “我不是在教訓你,只是在和你講道理,小西是成年人,她有權利選擇(愛ai)誰不(愛ai)誰。她現在已經不(愛ai)你了,你也灑脫一點,放手對大家都好!”

    “是嗎?你現在不(愛ai)我了嗎?”葉展白轉頭看向慕小西,滿眼的嘲諷。

    慕小西硬著頭皮︰“對,我不(愛ai)你了,我(愛ai)的是克明,葉展白,求你不要來(騷sao)擾我!”

    “(騷sao)擾你?好啊,慕小西,你這過河拆橋的功夫還真是到家,只是你以為你是誰?你說要分手就分手,你說不讓我(騷sao)擾我就不(騷sao)擾?可能嗎?”

    “葉展白,你這樣說就沒有意思了,你和小西明明不能在一起,你為什麼還要執迷不悟?”

    “誰說我不能和她在一起的?你嗎?你以為你是誰?上帝啊?就算你是上帝,那也只能對你的信徒指手畫腳,我葉展白的事(情qing)還輪不到你來((操cao)cao)心。”

    “葉展白,你捫心自問,你真的能夠和小西在一起嗎?你們的(身shen)份傳揚出去的影響有多大你知道不知道?也許你會說你不在意,因為你是男人,社會對男人的寬容度不一樣,人們頂多會說你好色,但是小西不一樣,她要頂著多大的壓力你想過嗎?要是真的和她在一起,口水就能把小西淹死的!”

    葉展白愕然的看著陸克明︰“你怎麼知道這件事的?誰告訴你的?你他媽的告訴我,那個私底下搗鬼的人是不是你?”

    “不是我!我陸克明做事(情qing)光明磊落,我怎麼可能會做這樣的事(情qing)?”

    陸克明一瞬不瞬的盯著葉展白的眼楮,半點也不閃躲︰“葉展白,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是不舒服又能怎麼樣?(愛ai)一個人是要盡力護她周全,而不是給她帶來痛苦磨難,這件事你得為小西作想,你是她名義上的舅舅,如果你真的(愛ai)小西,你就得退讓,為了她的聲譽退讓。”

    “退讓?要是能退讓老子用得著等到現在?”葉展白呵呵冷笑起來,“慕小西,你告訴我,你是因為怕名聲難听還是真的喜歡上了姓陸的!”

    “我喜歡上了陸先生。”慕小西平靜的看著他,“他對我很好,和他在一起我才知道(愛ai)(情qing)原來可以如此讓人快樂,我不(愛ai)你,一點也不(愛ai),葉展白,請放手吧!”

    “不可能,慕小西,你不(愛ai)我不要緊,我不要你(愛ai)我,只要你乖乖的留在我(身shen)旁就行了!”

    和葉展白說話完全說不通,陸克明皺眉︰“葉總,你別((逼bi)bi)人太甚!”

    “怎麼?”葉展白一直平靜的臉上終于出現了裂痕,笑容瞬間消失,一雙眸子冷森森的看著陸克明︰“陸總劃出道來,我接著就是!”

    “你神經病啊!葉展白,我不(愛ai)你了,你要我說多少次才肯相信?你為什麼要這樣讓我難做?是要((逼bi)bi)死我嗎?”慕小西一下子站起來,隨手把面前的杯子摔在地上。

    杯子摔得粉碎,慕小西伸手撿起一塊玻璃︰“葉展白,如果你苦苦相((逼bi)bi)只是為了要我的命,那我如你所願!”

    沒有絲毫的停頓她握住手里的玻璃碎片劃像自己的手腕,陸克明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手。

    玻璃碎片沒有劃破手腕,但是慕小西的手指卻是鮮血淋灕。

    葉展白的瞳孔在收縮,她竟然這樣絕(情qing),以死相((逼bi)bi)?

    他一言不發站起來就走,(身shen)後傳來陸克明關切的聲音︰“小西,我送你去醫院。”

    葉展白沒有回頭,眼中是蕭瑟一片。

    陸克明要和慕小西訂婚的消息很快被阿玲打電話告訴了陸馨兒,听見這個消息,陸馨兒開心到極致。

    葉展白听見這個一定氣瘋了,以他的高傲一定不會糾纏。

    次(日ri)早上陸馨兒打扮得美輪美奐的去了公司,她到達公司後馬上去了葉展白的辦公室,葉展白和楚飛也剛到。

    葉展白的臉色看起來很疲憊,像是一夜未睡的樣子,陸馨兒裝模作樣的去給他泡了一杯茶。

    端著茶水進去的時候楚飛離開了,只有葉展白一個人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陸馨兒把杯子放在葉展白面前︰“展白,喝茶!”

    葉展白睜開眼楮看了她一眼,陸馨兒沒有離開,而是一副關切的樣子︰“展白,你和慕小姐還好吧?”

    “為什麼這麼問?”

    “我昨天讓佣人幫我收拾衣服送過來,她告訴我說我哥昨天回家對我爸和我阿姨說要和慕小姐訂婚……”

    陸馨兒小心的看了一眼葉展白︰“這是真的嗎?”

    葉展白表(情qing)沒有太多變化,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是嗎?你哥一定是魔怔了吧。”

    “是啊,我也覺得我哥的行為非常不可思議,他最近也不知道怎麼了?明明知道你和慕小姐的關系,還這樣攪合,也不知道他想干什麼。”

    “嗯,你下去忙吧,我有事(情qing)要做。”葉展白沒有給陸馨兒再次說話的機會,快速的開始趕人。

    陸馨兒灰溜溜的被攆了出去,听著她遠去的腳步聲,葉展白煩躁的伸手揉揉額頭。

    陸克明不是在開玩笑,慕小西也不是在開玩笑,他們是真的要訂婚了。

    而他不會讓他們得逞的,絕不會!

    他靠在椅子上想了好一會,才叫來楚飛︰“讓人告訴劉文靜,我為了慕小西要收拾她老公了,讓她自己想辦法應對吧。”

    楚飛驚訝的看著葉展白︰“葉總,這件事得三思,我覺得還是緩緩再說吧?”

    “緩什麼?”葉展白如電的目光的(射she)向楚飛,“再緩緩那個女人就要和陸克明訂婚了,你他媽的是要讓我眼睜睜看著她嫁給陸克明嗎?”

    楚飛被他一嗓子喊得愣怔了一下,難怪昨天晚上葉展白從藍橋出來後神(情qing)不對,原來是因為這個,他馬上點頭︰“我這就去辦,我這就去辦!”

    楚飛很快把消息通知了陸綰綰,陸綰綰一听這個急匆匆的回去找了劉文靜︰“媽,大事不好了,葉展白要對我爸動手了!”

    “都是這個該死的((賤jian)jian)人,慕小西這個小((賤jian)jian)人要害死我們家啊?”劉文靜一听也急了。

    “趕快告訴哥,讓他不要一意孤行。”

    “不能告訴你哥,你哥現在是被那個狐狸精迷暈了,他現在六親不認听不進去我們的勸說的。”劉文靜可是太了解兒子了。

    知道這個他不但不會放手還會反擊回去,到時候陸家和葉家斗得兩敗俱傷,對大家都不是好事(情qing)。最要緊的是現在陸振宇可是有把柄在葉展白手里的,先死的是陸家,劉文靜怎麼都不可能會冒這個險。

    “那怎麼辦?媽,你趕快想辦法制止這件事啊?”

    “讓我想想,讓我想想!”劉文靜想了好長時間,“我得去見一下慕小西,這件事只有慕小西能夠解決。”

    “她?她有那麼大的本事?”

    “這事(情qing)因她而起啊?你哥一根筋的要和那個小((賤jian)jian)人在一起,葉展白是為了慕小西才要對付你爸的,只要慕小西放棄你哥,一切就不會發生了。”

    “可是……可是如果慕小西放棄我哥她一定會和葉展白重新開始的。”陸綰綰也有自己的私心,這樣一來她不就沒有機會了?

    “你是不是腦子短路了?”陸綰綰那點小心思劉文靜看得一清二楚,“要是葉展白對你爸下手,兩家最後斗起來成為仇敵,你還能和他在一起?做夢吧?”

    陸綰綰一下子不做聲了,劉文靜冷笑一聲︰“綰綰,我可和你說清楚,你是我親生女兒,和克明是親兄妹,不像那個((賤jian)jian)人,那個((賤jian)jian)人可以無所謂一切,但是你不一樣,你得依靠你哥,依靠整個陸家,陸家興盛你才會好,陸家敗亡你就會跟著受牽連,明白嗎?”

    “我知道了媽。”

    “給慕小西打電話,約她和我見面。”

    接到陸綰綰的電話慕小西非常驚訝,她知道肯定是因為自己要和陸克明訂婚的事(情qing),馬上推脫︰“我覺得我們之間沒有什麼好說的。”

    “慕小西,不是我想和你說,而是我媽有事(情qing)要找你,很重要的事(情qing),你必須出來見我媽一面。”

    慕小西被陸綰綰纏得急了,只好答應了下來。

    她沒有敢走遠,甦家別墅不遠處有一個茶室,她約了和劉文靜在那邊見面。

    出了甦家別墅的時候慕小西還有些擔驚受怕的,害怕葉展白會突然出現,不過和她想象的不一樣。

    葉展白並沒有出現,慕小西松口氣去了茶室包間。

    劉文靜早就在這里等候,看見慕小西進來她擦了下眼角,一副擔心害怕到極致的摸樣︰“慕小姐,求你救救我老公,我求你了好不好?”

    慕小西愕然的看著劉文靜,這是什麼(情qing)況?以為會被劉文靜一番侮辱和臭罵,卻沒有想到她會這樣低聲下氣的央求。

    “陸夫人,發生什麼事(情qing)了?”

    “葉展白他收集了我老公的一些違法資料要去舉報我老公,我求你勸勸葉展白,讓他放我老公一馬。”

    “陸夫人,這個和我好像沒有什麼關系吧?葉展白和我已經分手了,而且就算沒有分手,這樣的事(情qing)他……他未必會听我的啊?”

    “慕小姐,我們家和葉展白無冤無仇,一直都相安無事的,可是最近葉展白一直在針對我們家。”

    “針對你們家?”

    “是啊,自從你和克明扯上關系後他就處處針對我們家,我老公是生意人,常在河邊站哪有不濕鞋,所以有些事(情qing)他明知道會觸犯法律但是為了利益也會去做,我們沒有想到葉展白會知道……慕小姐,這件事可不是小事(情qing),要坐牢的,我沒有辦法,只有來求你,你幫幫我們吧?”

    “這個……陸先生知道這件事嗎?”

    “我沒有敢告訴克明,他年輕氣盛的,要是知道葉展白這樣對付他爸一定會和葉展白硬踫硬,我不想看到這樣的事(情qing)發生,你也知道葉展白有多狠,所以我只能來找你,求你救救老公吧!我求你了!”

    看著劉文靜保養得當的臉妝都花了,慕小西心里也不好受,“我知道了,我會試著去勸說的,但是不一定管用。”

    “一定會管用的,就看慕小姐肯不肯幫我們了。”

    離開茶室慕小西心里沉甸甸的,葉展白的確是干得出這種事(情qing)的人,畢竟當初他用同樣的方法對付過顧少宸。

    回到甦家,她在房間里想了一下給葉展白打了電話,電話過去一直沒有人接,這就是葉展白,他一定是知道自己打電話的目的,所以故意不接。

    葉展白越是這樣端著,慕小西就覺得事(情qing)肯定不小,她只好給葉展白發短信︰“我有話要和你說,你接電話好不好?”

    短信發過去幾分鐘她又給葉展白打了電話,電話還是沒有接通,慕小西只好給楚飛打電話︰“楚助理,你們葉總電話怎麼沒有人接?”

    “電話不在(身shen)旁吧?”楚飛打著哈哈,“慕小姐不是和我們葉總分手了嗎?打電話給我們葉總可是有什麼事(情qing)?”

    被楚飛擠兌慕小西也沒有辦法,她幾乎可以肯定葉展白此刻就是和楚飛在一起。

    她放緩聲音︰“我有要緊的事(情qing)找你們葉總,麻煩你告訴你們葉總一聲,讓他給我回個電話。”

    “我們葉總恐怕沒有時間應付你,他很忙,我想不會為了一個前女友浪費他寶貴的時間的,所以慕小姐你如果沒有什麼要緊事還是算了吧,別打擾他了。”

    慕小西氣得夠嗆,忍住氣︰“那你知道他什麼時候畢竟空閑?”

    “這個我不知道,白天都沒有空,晚上嘛總要睡覺的,你可以去他家找他。”楚飛說完就掛了電話。

    葉展白靠在椅子上面無表(情qing),楚飛陪著笑臉︰“葉總,我這樣說還行吧?”

    “還不夠狠!”葉展白淡淡的吐出四個字。

    “啊?這還不夠狠啊?”

    “對這種狼心狗肺的女人,你的語氣和表達都太仁慈了。”葉展白冷笑,為了陸克明來求他,她怎麼有臉?

    雖然這一切是他自編自導的,目的就是要讓慕小西來求自己,可是她這樣快的就打電話來示弱,讓葉展白心里真不是滋味。

    她可以毫不猶豫的放棄自己,拒絕得那樣不留余地,但是卻能為了另外一個男人馬上又拉下臉來找他,慕小西,你的心到底是什麼做的?

    就算是塊石頭也應該被焐(熱re)了吧?你為什麼對我就那麼狠,對別的男人就那麼好?

    晚上葉展白特意在外面逗留到十二點才慢悠悠的開車回了別墅,汽車轉過彎道,他遠遠的看見門口停了一輛紅色的7;150838099433546汽車。

    她果然過來了,葉展白控制住自己停下車打開車門,慕小西也跟著拉開車門走了下來。

    兩人平靜的對視了一下,葉展白淡淡的笑︰“慕小姐,別來無恙啊?”

    “葉展白,我有話和你說?”慕小西定定的看著他。

    “時間太晚了,我要休息了,有什麼話明天再說吧。”

    “我現在就要和你說。”慕小西上前攔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得罪你的是我,不是陸家,你有什麼沖著我來,為什麼要去殃及無辜?”

    “你是在質問我嗎?”葉展白眼中冷氣蔓延。

    “我不敢質問你,我只是想提醒你,這是我們兩人之間的事(情qing),是我不(愛ai)你了,是我要放棄你,和別人沒有關系。”

    “所以,你跑到這里來就是為了告訴我,你不(愛ai)我了?”葉展白低低的笑了一聲。

    “慕小西,你太知道怎麼惹我生氣了。”

    “我不是要惹你生氣,葉展白,你理智一點,這真的只是我和你之間的事(情qing),你不要遷怒別人好不好?”

    “遷怒別人?因為你嗎?你好像太高看自己了吧?”葉展白漠然的看著她,心里的疼痛在一點點的蔓延,她可以為了別的男人來求自己,但是從來就不考慮自己心里的感受。

    他要的不過是她的忠誠和不離不棄,而她給了他什麼?

    “如果你不是因為我遷怒陸家,那就放過他們。”

    “你憑什麼對我提這樣的要求?”葉展白反問,“慕小西,從前我給你權利,讓你在我面前撒野是因為你是我的女人,而現在,你已經和我分手,你有什麼資格對我指手畫腳?”

    看著他眼中的冷芒,慕小西倒退一步︰“我……”

    “別在說所謂的求(情qing)的話了,慕小西,你對我沒有那麼重要,我不是因為你對付陸家,而是因為我的戰略計劃就是這樣,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陸家是我的絆腳石,搬開他們就是一馬平川。”

    他的聲音很淡,慕小西心一縮︰“展白,陸家是陸小姐的家,你對付陸小姐的父親,不怕陸小姐傷心?”

    “這是我的事(情qing),用不著你來((操cao)cao)心吧?”葉展白轉(身shen),看著他冷漠的背影,慕小西咬咬嘴唇︰“展白,你要如何才能放過陸家?”

    葉展白沒有說話只是加快腳步,慕小西提高聲音︰“展白,算我求你了,好不好?”

    男人加快腳步進入了別墅,門重重的關上了,慕小西怔怔的站在門口,心里空落落的。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