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絕口不提愛你 > 第287章 都做了什麼

第287章 都做了什麼



作品:絕口不提愛你 作者:瀟瀟雨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陸克明手里拎著一大包東西,看見他慕小西和甦安安對視一眼,陸克明關上門走進來,“你們剛剛說的話我都听見了。完本耽美小說 www.ck101.tw

    “陸先生!”慕小西有些難為(情qing),她和甦安安的話不知道陸克明到底听了多少去。

    “小西,我不是有意要听你們說話的,小西,我可以幫你!”

    “怎麼幫?”

    “如果你想瞞住葉展白這件事必須得讓醫生不要外傳,我去找醫生把這件事壓下來。”

    “你趕快去吧。”听陸克明這樣說甦安安馬上催促。

    陸克明放下東西馬上去找醫生,甦安安打開他帶來的袋子,把食物拿出來給慕小西吃。

    慕小西吃了東西,恢復了些力氣,陸克明也回來了,他不但去找了醫生封口,還順帶幫慕小西換了一間高級病房。

    換了病房,陸克明有事(情qing)回了公司,臨走時候說晚上過來看慕小西。

    甦安安送了陸克明出去,走到走廊上,陸克明停下腳步,“葉展白真的和馨兒在一起了?”

    “是。”

    “那小西怎麼辦?”陸克明又問。

    “分手唄,還能怎麼辦?”

    “孩子,我說孩子怎麼辦?”

    “應該不會留下來吧?”甦安安也不知道慕小西什麼意思,“如果葉展白和你那白蓮花妹妹舊(情qing)復燃,他應該也不想節外生枝,我想這孩子他應該也不會要的……”

    陸克明沉默一下︰“也許葉展白會要這個孩子呢?”

    “要孩子?讓小西給他生孩子,然後認你白蓮花妹妹做媽?”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葉展白也許會因為小西懷孕回頭。”

    “葉家不會同意的!”甦安安提醒陸克明。

    陸克明這才想起慕小西和葉展白之間的關系,嘆息一聲︰“我走了,你照顧好她吧!”

    ,回來見慕小西拿著手機在(床chuang)上發愣,她走過去把她手機奪了下來,“你先躺下休息,別拿手機玩,輻(射she)大。”

    “我想給他打個電話。”慕小西咬咬嘴唇,“他要是中午回去吃飯看不到我人,到時候又發脾氣。”

    “你是他佣人啊?要吃飯不能在外面吃啊?”甦安安沒有好氣。

    話音落下慕小西電話響了,甦安安看了一眼冷笑︰“說曹((操cao)cao)曹((操cao)cao)就到,我來幫你接,看他想干什麼。”

    “別,還是我來吧。”慕小西搖頭,“安安,你別摻和,我和他的事(情qing)我自己能解決。”

    甦安安只好把手機遞給慕小西,慕小西接通︰“喂?”

    葉展白聲音帶著火氣︰“你人哪里去了?為什麼不做飯,不知道我要回家吃飯啊?”

    “我在外面,暫時回不去,你午飯就去外面吃吧。”

    “不行,你回來,馬上給我回來!”

    “我真回不去,你在外面吃飯好不好?”

    “不好,慕小西,別惹毛我,我現在很生氣,給你半小時,馬上給我滾回來!”

    甦安安在旁邊听得那個冒火,一把搶過電話︰“葉展白,你什麼意思?我們小西招你惹你了,你用這種語氣和她說話?她是你奴隸嗎?”

    沒有想到甦安安在旁邊,葉展白尷尬到死,甦安安氣得七竅生煙︰“葉展白,我一直以為你對我們小西很好,沒有想到,你竟然這樣,你太過分了,你到底把我們小西當什麼了?免費佣人嗎?你怎麼可以這樣欺負人?”

    葉展白被甦安安頂得十二萬分的尷尬,他也有些火大,“甦安安,你攪合什麼,讓慕小西接電話。”

    “她沒有空!”

    “甦安安!”葉展白加重語氣,“這是我和慕小西的事(情qing),和你沒有關系,讓她接電話!我有話和她說。”

    “葉展白,你太欺負人了,我們小西她是被豬油蒙了心才會想到跟你,你怎麼可以這樣?你太讓我失望了,簡直比顧少宸還要惡心!”

    說完甦安安就掛了電話,把手機扔在一旁,又瞪著慕小西︰“他是不是一直就這麼欺負你?”

    “也不是。”

    “我算是知道了,你腦子進水了嗎?從前被姓顧的這麼欺負,現在又讓葉展白這麼欺負,你欠他們的啊?”

    “安安,他從前對我很好的,就是最近……”

    “所以你還回去找罪受?你明明知道他對陸馨兒動心了,還回去干什麼?”

    “我不是因為陸先生嗎?”

    “葉展白和陸馨兒在一起,陸克明就是他大舅子,陸克明他爸就是他老丈人,他會忍心傷害他大舅子老丈人?”甦安安連珠炮似的問。

    “劉文靜說陸馨兒恨他們,巴不得葉展白把他們弄死才好,我也不想因為我發生這樣的事(情qing),所以就……”

    “好了,之前發生的事(情qing)我不想再說什麼,現在你想清楚了,葉展白既然這樣對你,你也不要有什麼好留戀的,跟二叔二嬸出國吧,眼不見為淨。”

    甦安安說完又想起慕小西懷孕的事(情qing),“孩子你到底打算怎麼辦?”

    “我沒有想好。”

    “好吧,你仔細想想,好好的想想。想清楚一些,可千萬別執迷不悟了!”甦安安加重語氣,慕小西無聲的躺下。

    一只手輕輕的撫著腹部,這是她的孩子,是她和葉展白的孩子。

    她該怎麼辦?她要不要告訴葉展白?要不要告訴他?

    她現在糾結的事(情qing)不是要不要這個孩子,而是葉展白的態度,她好怕葉展白會不要這個孩子。

    好怕听到從葉展白嘴里說出絕(情qing)的字眼。

    慕小西就這樣一直糾結著,她在糾結萬分,葉展白心(情qing)也是萬般不好。

    被甦安安這樣一打岔他沒有再好意思給慕小西打電話,心里憋著一股氣去了公司,下午行程排得很滿,他倒是沒有功夫去生氣。

    一直到晚上六點,他才從緊張忙碌的工作里緩過來。

    空閑下來他第一個想起的又是慕小西,該死的女人,到現在五六個小時過去了她竟然又是音信全無。

    葉展白吩咐楚飛︰“給她打電話,問她在哪里。”

    楚飛馬上給慕小西打了電話︰“慕小姐,你人在哪里?”

    “我在外面,和安安在一起。”慕小西回答。

    听說她還在和甦安安在一起,葉展白眉頭一皺,語氣不善的吩咐楚飛︰“告訴她,在我回家之前滾回去。”

    楚飛尷尬的笑一下︰“那個,葉總有些不舒服,你早點回去吧,啊!”

    慕小西哪里能夠回去,“楚特助,我(身shen)體不舒服,今天晚上回不去了,你照顧好他吧。”

    慕小西的拒絕葉展白听見了,她竟然準備不回去,這是要上天嗎?

    他氣得一把抓過楚飛電話︰“不舒服,你哪里不舒服?”

    “我……展白……”

    “我告訴你,你今天晚上爬也得給我爬回去!”

    葉展白的態度讓慕小西握住電話的手在顫抖,最終一句話沒有說就掛7;150838099433546了電話。

    “該死的女人,又掛我電話!”葉展白把電話一扔,楚飛伸手接住。

    “葉總,你消消氣,慕小姐說話的語氣有氣無力的,可能真的生病了。”

    “生病?生什麼病?她那是故意和我別扭,我還不知道她啊?”葉展白氣憤憤的。

    和他說分手,要和那姓陸的訂婚,被他((逼bi)bi)回來一直鼻子不是鼻子眼楮不是眼楮的。

    為了陸克明那王八蛋虐待他,讓她做飯還故意做他不喜歡的飯菜,當他是什麼了?傻子啊,他讓她做飯不過是要一種氣氛,給她台階下,溫柔一點不就什麼事(情qing)都沒有了。

    可是這個女人一直擰著,一副心不甘(情qing)不願的樣子,很顯然是對姓陸的動真心了。

    葉展白最恨的就是這個,她怎麼可以說變心就變心?

    她到底把他當什麼了?

    見葉展白不肯低頭,楚飛也沒有轍,只是勸說葉展白︰“葉總,時間不早了,先去吃晚飯吧,吃過晚飯再說。”

    葉展白抓起外(套tao)和楚飛出了公司,兩人去了凱悅餐廳,走到門口和陸克明撞上了。

    陸克明手里拎著打包好的飯菜,看見葉展白神色平靜的對他點了點頭。

    葉展白也點了下頭,和陸克明擦肩而過,走了幾步他又轉頭看向陸克明。

    陸克明這小子跑到凱悅來打包飯菜什麼意思?他不是那樣閑的人,這打包飯菜的事(情qing)完全可以吩咐下屬去做,這親力親為是為了什麼?

    葉展白心里疑惑不已也沒有多想和楚飛進入電梯去了樓上餐廳。

    以此同時,梧桐水岸的陸馨兒卻是又驚又怒,雖然陸克明去和醫生說過慕小西懷孕的消息不要透露出去,但是阿玲還是搶先一步得到了慕小西懷孕的消息。

    听說慕小西因為懷孕住到了醫院,陸馨兒的心(情qing)可謂五味陳雜,如果讓葉展白知道慕小西懷孕的事(情qing),她所有的努力都會白費的。

    她不能讓這樣的事(情qing)在眼皮下發生,一定得想辦法應對。

    得絆住葉展白,讓葉展白沒有精力去關注慕小西,早就已經想過無數次的計劃在腦海里浮現。

    陸馨兒給甦淺淺打了電話,“我有重要的事(情qing)要告訴你!”

    “什麼事(情qing)?”甦淺淺听著陸馨兒語氣里的凝重心里一沉。

    “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qing),我們馬上見個面吧,越快越好!”

    甦淺淺和陸馨兒約在了一家非常隱蔽的茶室,兩人幾乎是同一時間到達了包廂。

    關上門甦淺淺急切的開口︰“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情qing)?”

    陸馨兒示意她坐下,打開隨(身shen)帶著的包拿出一份文件遞給了甦淺淺,甦淺淺接過看完臉色一下子變了,“這怎麼可能?這不可能!”

    “這就是事實,是你為什麼會被甦家放棄的事實!”陸馨兒看著甦淺淺一字一頓,“慕小西才是甦家的小姐,所以甦家才會對她那麼疼(愛ai),所以你才會被棄之如履。”

    “怎麼會這樣?你是從哪里知道的這個?”

    “我怎麼知道的你沒有必要知道,現在我要告訴你的是,慕小西不會放過你。”

    “她想要做什麼?”

    “如果是你,被人奪了最(愛ai)的男人,還被那個橫刀奪(愛ai)的人算計差點被人**,而且那個橫刀奪(愛ai)的人還想方設法的破壞了本來唾手可得的幸福,你會怎麼辦?”陸馨兒一字一頓的反問。

    “你什麼意思?”甦淺淺下意識的反問。

    “甦小姐,咱們都是知根知底的人,你也別裝了,打開天窗說亮話吧。”陸馨兒冷笑一聲。

    “我知道是你勾引顧少宸破壞了慕小西的家庭,((逼bi)bi)著顧少宸因為你甦家小姐的(身shen)份和慕小西離了婚,是你因為嫉恨花錢請人綁架慕小西準備**她拍下視頻,是你把慕小西和顧少宸結婚的事(情qing)透露給了葉家,如果不是你做了這一切,慕小西早就和葉展白結婚了不是嗎?”

    “我……你怎麼知道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甦小姐,還是那句話,我知道你所有的事(情qing),包括你的親生父親調換了慕小西和你的(身shen)份,如果不是你們一家,慕小西不會吃這麼多苦,不會遭遇這麼多不公平的待遇。”

    陸馨兒笑得冷颼颼的,“你仔細的想想,把你和慕小西調換(身shen)份,設(身shen)處地的想想,如果你是慕小西,你會就這樣算了?”

    “她想怎麼樣?”甦淺淺沒有來由的氣短。

    “當然是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陸馨兒輕飄飄的,“知道慕小西為什麼會讓你如願嫁給顧少宸嗎?知道你親生父親為什麼會坐牢嗎?知道你的孩子為什麼會沒有嗎?還有為什麼會有人給你下藥,為什麼你會被人強(奸jian)?”

    陸馨兒一口氣問了那麼多為什麼,甦淺淺听得心里涼颼颼的,“這些都是慕小西做的?”

    “對!都是她做的,她現在是甦家的小姐,她有足夠的金錢和人脈弄死你!”

    “這個((賤jian)jian)人!她到底想做什麼?為什麼要這麼((逼bi)bi)我?”甦淺淺咬牙切齒。

    “因為恨啊!甦小姐,你當初怎麼對她,她就會怎麼對你,這就是弱(肉rou)強食,因果循環。”陸馨兒嘆息。

    “我該怎麼辦?”甦淺淺慌了,之前她雖然恨慕小西,但是一直沒有把慕小西當回事,現在既然慕小西是甦家的小姐,那就不一樣了。

    “我不知道,我只是來好心提醒你一聲,慕小西是不會放過你的,你想想從前吧,你當初是怎麼把顧少宸從她手上奪走的,我覺得她一定會百倍千倍的報復回來,陳少強(奸jian)你的事(情qing)我想應該是瞞不住了。”

    “這個((賤jian)jian)人!”甦淺淺又驚又怕,想起自己收到的那些照片,她越發的慌張起來︰“陸小姐,不瞞你說,我已經收到了她發給我的那些惡心的照片。”

    “是嗎?那可不妙,你現在沒有任何的後台和財力和她斗,甦小姐,這次誰都救不了你!”

    “陸小姐,你幫幫我,求你幫幫我吧!”

    “甦小姐,我幫不了你,我真的幫不了你,我唯一能夠幫你的就是提前告訴你這些,讓你心里有數。”陸馨兒搖頭。

    “你一定可以幫我的,陸小姐,看在咱們合作這麼久的份上,你幫幫我吧!我求了你!”

    “我真的幫不了你,慕小西後面有一個強大的甦家做後盾,雖然我們陸家也是富甲一方的,但是甦家可不一樣,他們不只是有財富,還有強硬的後台啊,我覺得你還是逃吧,盡快離開這個地方,走得遠遠的。”

    “我能走到哪里去?”甦淺淺絕望了,她已經過慣了安逸舒適的生活,一直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現在讓她離開顧家一無所有的去過那種顛沛流離的(日ri)子還不如去死。

    “甦小姐,你不能再猶豫了,趁現在慕小西還沒有對你動手,你趕快回去收拾一下,把值錢的東西收了,你不是有很多首飾嗎?變賣了那些東西,怎麼也能夠你安穩的過(日ri)子吧?”

    陸馨兒沒有別的辦法,甦淺淺只好失魂落魄的開車回了家,在路上她想得很清楚了,陸馨兒說得對,她的確沒有能力和慕小西斗。

    現在當務之急是先斂財,把珠寶首飾都收了,她記得顧家書房里有不少名貴字畫,那些字畫只要偷偷的帶走一副也足夠她不愁吃喝了。

    甦淺淺心里計劃著回到顧家,在門口停下車,她穿過院子進入了客廳,客廳里燈火通明,甦淺淺一腳踏進客廳,接觸到的是顧少宸噴火的眼神。

    她心里一緊,下意識的避開了顧少宸的目光,坐在沙發上臉色鐵青的何美玲的猛的站起來沖到她面前,揚手就是一記重重的耳光︰“你這個((賤jian)jian)人,還有臉回來?”

    “媽!”甦淺淺捂住火辣辣的臉,委屈的喊了一聲。

    “啪”的一聲,何美玲又是一個耳光抽在甦淺淺臉上︰“((賤jian)jian)貨,你他媽的這是要把我顧家的臉都丟光嗎?”

    “我做了什麼?”甦淺淺硬著頭皮反駁,顧曼曼也沖了過來,一把照片扔在她臉上,“((賤jian)jian)人,你這個不要臉的**!”

    甦淺淺看著那些照片紛紛揚揚的落下,在明亮的燈光下,她看得清清楚楚,那些照片都是她赤(身shen)露體和陳少糾纏的畫面。

    甦淺淺心里一沉,慕小西先動手了嗎?

    絕望的感覺席卷全(身shen),她下意識的看向顧少宸,顧少宸端坐在沙發上沒有動,只是把一雙寒涼的眸子看向她。

    甦淺淺被看得腿發軟,顧曼曼已經伸手揪住了她的長發,“死((賤jian)jian)人,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哥,怎麼可以這樣侮辱我們顧家?我打死你!”

    顧曼曼和何美玲劈頭蓋臉的揪著甦淺淺打,顧少宸爆喝一聲︰“住手!”

    “哥,你不是要維護這個((賤jian)jian)人吧?你看她把咱們家禍害成什麼樣子了?”

    “是啊,少宸,這個((賤jian)jian)人這樣不要臉敗壞你的名聲,敗壞顧家的名聲,不打她難消心疼之恨啊?”

    “打能改變什麼?能把名聲挽回來?”顧少宸冷笑一聲,“再說我顧少宸還有名聲嗎?顧家還有名聲嗎?自從你們把慕小西趕出去,自從我腦子進水((逼bi)bi)走了她,我顧少宸就再沒有半點名聲可言!”

    何美玲和顧曼曼對視一眼,悻悻的放開了甦淺淺。

    甦淺淺腫著臉,腿發軟,強撐著挪到顧少宸旁邊︰“少宸,這件事不是你看到的那樣!”

    “甦淺淺,我對你和哪個男人上(床chuang)沒有意見,不過,你搞出這樣的事(情qing)來丟我的臉,我卻是不能忍!”顧少宸寒涼的眸子看著她,“從現在起,你馬上滾出顧家!”

    “我是被人算計的,少宸,我不是心甘(情qing)願,是那個陳少強迫……不,這一切都是慕小西搞得鬼,是她在算計我!”

    “呵呵!”顧少宸鄙夷的看著她,“自己做錯了事(情qing)卻不知道悔改,還想著往別人(身shen)上潑髒水,甦淺淺,我顧少宸就這麼好騙嗎?”

    “真的是慕小西算計我,我沒有說謊。”

    “是嗎,你倒是告訴我,慕小西有什麼理由算計你?先不說她本(身shen)就是一個善良的人,就算她不善良,她也犯不著和你這樣的貨色計較啊?”

    顧少宸諷刺的笑起來︰“你不會找理由說慕小西是因為嫉恨你才這樣報復你吧?你照照鏡子,你有哪一點值得她嫉恨?”

    “這里面有原因的,慕小西她恨我,她不想讓我好過,她要整死我,是她設計我讓我被那個混蛋強(奸jian)再拍照片寄給你的。”

    “你有迫害妄想癥吧?甦淺淺,你知道我為什麼會讓你安然在顧家呆下去嗎?就是因為小西,她勸我不要辜負你,我才忍住厭惡收留你,想著就把你當一條狗來養就好了。”

    顧少宸冷笑一聲,“可是沒有想到,你竟然如此恩將仇報,竟然污蔑小西,你他媽的做出這樣的丑事還把髒水往別人(身shen)上潑,你沒有救了,馬上給我滾!”

    “少宸,真的是慕小西害我,我沒有說謊,真的沒有說謊啊。”甦淺淺半跪在地上,“慕小西她是甦家的小姐,她恨我霸佔了她的位置,恨我搶奪了你,所以她要報復我。”

    “什麼?小西是甦家的小姐?你在開玩笑?”顧少宸驚得跳起來了。

    “是真的,她是甦浩然和葉素芬的親生女兒。”甦淺淺抹著眼淚,“你沒有發現慕小西和葉素芬長得很像嗎?甦家對她好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知道她的(身shen)份。”

    “哎喲,我的媽!”何美玲喊出一句話,一雙眼楮瞪得圓溜溜的,嘴張老大,想說話,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顧曼曼也是亦然,這怎麼可能?

    如果慕小西是甦家真正的千金小姐,那麼她們都做了什麼?

    把公主當乞丐攆出去,把乞丐當公主樂哈哈的迎進來?

    何美玲頭有些暈,(身shen)子晃了晃,顧少宸看她要摔倒,馬上伸手扶住何美玲。

    何美玲被扶了坐在沙發上面,呼哧呼哧的喘氣︰“誰告訴你的,這是誰告訴你的!”

    甦淺淺看著顧家的反應才發現自己好像說錯話了,可是現在已經沒有辦法,她不敢說出陸馨兒,“我也是無意間听到的,知道葉家為什麼反對慕小西和葉展白嗎?就是因為知道了慕小西的(身shen)份,還有陸克明,陸克明一直盯著慕小西不放,就是因為知道她是甦浩然的親生女兒。”

    何美玲心里那個痛啊,作孽啊!

    她一直在做夢要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兒媳,慕小西出(身shen)不好,她一直就看不順眼,想方設法的虐待她,想方設法的要把她趕出去,現在好了,報應來了。

    顧少宸怔怔的坐著,嘴角浮現一抹苦笑,在一開始他沒有在乎過慕小西的(身shen)份,無論慕小西是千金小姐還是普通人,他都不在乎。

    可是後來,後來顧家被葉展白((逼bi)bi)得走投無路,又出了那樣的事(情qing),他有過計較,所以才會那樣對慕小西,盡管後來他後悔過自己的決定,但是做夢都沒有想到事(情qing)會是這樣。

    他想起甦浩然和葉素芬看他的嘲諷,想著甦家所有人看他的鄙夷,甦家人知道真相,知道他是什麼人,知道他父母妹妹是什麼貨色。

    他們樂見其成的把甦淺淺這個冒牌貨送到他(身shen)旁,可是他卻不能說什麼,一切是他的選擇,是他鬼迷心竅的選擇!

    “甦家……甦家太可惡了!”何美玲也想起了過往。

    甦家一開始是打死也不同意甦淺淺和顧少宸的,那麼堅決的反對,後來突然松口了,還讓甦淺淺故意來說那些話,他們是在等著這一天吧,等著看自己的笑話,看顧家的丑態。

    想著她把一個山雞當鳳凰迎進顧家,想著甦淺淺進入自己家後顧家經歷的事(情qing),何美玲一口氣堵在(胸xiong)口。

    那口氣上不去下不去,她眼楮一翻暈了過去。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