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絕口不提愛你 > 第325章 勾引舅舅

第325章 勾引舅舅



作品:絕口不提愛你 作者:瀟瀟雨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剛剛葉展白的憤怒她看的清楚,心里直打鼓,要不是有兩個孩子和(奶nai)7;150838099433546(奶nai)在,葉展白不會對她做出什麼過激的舉動來吧?

    楚飛買了早餐出門,看見慕小西像是避瘟疫般的逃進早餐店,差點撞到他,不用想也是老板嚇的。完本耽美小說 www.ck101.tw

    果然走出早餐店就看見老板像是一個雕塑般站在路邊,看著他滿臉的官司,楚飛在心里嘆口氣。

    疾走幾步過去︰“葉總,我們走吧。”

    葉展白定定的盯著早餐店門口看了一會這才轉(身shen),上車後他往椅背上一靠,聲音帶著說不出的落寞︰“我是不是該放手了?”

    “葉總,您早該放手了!”楚飛回答。

    “放手!放手!”葉展白喃喃的念叨著,想著慕小西脖子上的紅痕,想著她在別的男人(身shen)下婉轉呻吟,他的心像是被人捅了刀子一樣鮮血淋灕。

    他一直就知道她已經成為他(身shen)體的一部分,可是沒有想到竟然已經融入血液,痛徹心扉。

    他無所謂陸馨兒和別的男人鬼混胡搞,可是他沒有辦法忍受慕小西成為別的女人。

    他自私,他犯((賤jian)jian),他(身shen)不由己,只是因為他心里有她,因為她是慕小西,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慕小西,葉展白靜靜的靠在後座上面,一臉糾結,眉眼間的落寞讓楚飛都覺得難受起來。

    陸家,天剛發白,外面傳來汽車聲音,陸振宇總算回來了。

    劉文靜緩緩的從沙發上起(身shen)走到露台上,看著陸振宇下車滿臉喜色的進入別墅。

    自從阿玉那個((賤jian)jian)人死後,陸振宇很少這樣滿臉喜色,而最近他似乎高興得太多了。

    腳步聲在樓梯間響起,很快臥室門被推開了,陸振宇走了進來,看見劉文靜不在(床chuang)上他愣了一下。

    露台門被推開,劉文靜從露台上返回臥室,她臉上帶了溫柔得笑容,“回來換衣服?”

    “是,昨天晚上應酬太晚,喝得有點多,怕回來吵醒你,我就在賓館住下了。”

    劉文靜的目光落在陸振宇皺巴巴的西裝上面,燈光明亮,她看見肩頭驀然出現幾根長發。

    收回目光,劉文靜不動聲色的打開衣櫥︰“衣服我整理好了,你換一下吧。”

    陸振宇看見這樣平靜溫和的劉文靜,心里莫名有些膽怯。

    他急匆匆換了衣服下摟吃早餐,劉文靜撿起地上的衣服,輕輕的把西裝上的幾根長發收集起來。

    現在她要做的事(情qing)就是證明這個阿玲和陸馨兒有沒有血緣關系。

    醫院,病房里散發著一股**的味道,阿玲滿臉(春chun)色把(床chuang)上的(床chuang)單扯下扔在地上進入衛生間洗漱。

    鏡子里出現的是一個粉面桃花的美婦人,阿玲盯著鏡子里的自己看了好一會。

    有男人滋潤的女人就是不一樣,她年紀和劉文靜一般大,但是看起來比劉文靜年輕多了。

    想著陸振宇昨天晚上在她(身shen)上馳騁時候答應她等陸馨兒結婚就和劉文靜離婚的承諾,阿玲抿著粉唇(情qing)不自(禁jin)的笑了。

    躲了這麼多年,是時候連本帶利得討回屬于她的一切了。

    阿玲美滋滋的想著,病房門被推開了,陸馨兒手里拎著保溫杯出現在病房,推開門聞到的那股**味道嗆得她用手掩住口鼻又退了出去。

    等那股味道消散得差不多了,陸馨兒這才又走了進來。

    阿玲也從洗手間出來了,看見陸馨兒溫柔得笑︰“怎麼是你過來?”

    “不是我還能是誰?”陸馨兒沒有好氣得坐下,把保溫瓶往桌上一放。

    見陸馨兒臉色不善,阿玲有些訕訕得︰“我以為會是葉家阿姨送過來。”

    “葉家阿姨送過來?你把自己當什麼了?葉家阿姨憑什麼伺候你一個下人?”陸馨兒滿肚子的火,“還好是我送過來,要真是葉家阿姨送過來,這一屋子的味道如何解釋?你這臉還能有地方放?”

    “馨兒!”阿玲漲紅了臉。

    “叫我小姐!”陸馨兒冷笑一聲,“我告訴你,別把我的話當耳旁風,陸振宇在你年輕時候就不敢娶你,現在就更不可能,你可別打錯了主意。”

    “年輕時候有老太爺壓著,現在沒有人壓著,他有什麼不敢?”阿玲忍不住反駁。

    “你是傻了吧?現在雖然老太爺不管事了,但是有陸克明呢,公司現在大部分掌握在陸克明手里,你以為他會坐視不管?”

    “陸克明有什麼好怕的,等你結婚了……”

    “我這不是還沒有領證嗎?而且就算我能和展白領證,你以為展白就會幫你?別想太美了,還算安分一些吧,要是壞了我的事(情qing),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看著陸馨兒一臉狠戾,阿玲心里涼颼颼的,想說的話馬上憋了回去。

    葉展白回到公司開了一個會,頭重腳輕的回了休息室休息。

    腦子里暈沉沉的,他躺在休息室的(床chuang)上睡著了。

    做了很長時間亂七八糟的夢,一會是慕小西和沈博文舉行了婚禮,他去搶親。

    一會又是陸馨兒生了兩個孩子,兩個孩子和他長得一模一樣。

    慕小西對著他冷笑︰“不要臉的惡心男人,不是說你沒有踫過她嗎?這孩子怎麼回事?到底怎麼回事?”

    葉展白彷徨無助,他想解釋卻張不開口,眼睜睜的看著慕小西和沈博文攜手消失。

    正是傷心絕望之時,門被敲響了,楚飛的聲音傳來︰“葉總!葉總!”

    葉展白猛然驚醒,翻(身shen)坐起來。

    楚飛推門進來了︰“時間不早了,我讓食堂給你準備了飯菜。”

    葉展白應一聲起(身shen)出了休息室,楚飛讓食堂準備了豐盛的午餐,葉展白沒有什麼胃口,只是吃了幾口飯喝了半碗湯就放下了筷子。

    見他胃口不好,楚飛微微的嘆口氣︰“葉總,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沒有,我很好。”

    “我看你這幾天吃飯越來越少了。”楚飛忍不住了。

    “沒事,只是胃口不好而已。”葉展白往椅子上一靠,掏出一只煙準備點燃,楚飛提醒,“您昨天晚上抽太多了,香煙吸多了對喉嚨不好。”

    “哦。”葉展白隨手把煙放在桌上︰“那個阿玲查出什麼來了嗎?”

    “她的(身shen)份還是沒有任何進展,我們調查下去發現她最開始接觸的人就是陸小姐。”

    “陸馨兒?”

    “是,她是在陸小姐回到南城前一個月出現在南城的,沒有任何痕跡,就像是突然冒出來的一樣,後來陸小姐被沈少撞了,她就成了陸小姐的看護,大概是她很回伺候人,深得陸小姐喜歡,就一直跟隨陸小姐到現在。”

    “沒有任何親人朋友,就這樣憑空冒出來然後對陸馨兒忠心耿耿?”葉展白嘲諷的笑,“這事(情qing)怎麼听起來那麼匪夷所思?”

    “是,的確讓人匪夷所思。”楚飛看了葉展白一眼,“對了昨天晚上陸振宇在凌晨時分又去了醫院,在阿玲病房待到天明才離開。”

    “又去找阿玲偷(情qing)?”葉展白眉頭皺成一個川字,陸振宇沒有毛病吧?怎麼會對一個半老徐娘這樣如獲至寶?

    楚飛跟著往下說︰“陸振宇之前三天兩頭去夜總會泡妞找小姐,可是自從這個阿玲出現後,他好像找小姐的次數在減少,特別是最近這一年,壓根就沒有去過夜總會找過小姐,這一點非常讓人奇怪。”

    “這還真是讓人疑惑。”葉展白手指頭輕輕的在桌上敲擊,陸振宇和劉文靜感(情qing)不好是事實,按理說找女人應該找一個年輕漂亮的才對,怎麼找了一股和劉文靜差不多年紀的女人?

    這阿玲是(床chuang)上功夫了得還是這兩人之前就認識?

    他心里百思不得其解,楚飛電話響了,他接通說了幾句話,看向葉展白︰“葉總,劉文靜的人剛剛去了鑒定中心。”“做dna鑒定?”葉展白看著楚飛。

    “是,我們的人跟著他,看見他先去了醫院,在醫院電梯里從陸小姐頭上扯下幾根頭發,這才去了鑒定中心。”

    這話讓葉展白眼楮一亮︰“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麼?”楚飛疑惑的看向老板。

    “這個阿玲有可能是陸馨兒的生母。”

    “什麼?陸小姐的生母不是死了很多年了嗎?怎麼可能會活著?”

    “陸馨兒消失幾年安然無恙回來,小西消失五年也回來了,沒有什麼事(情qing)是不可能的。”葉展白冷笑一聲,“如果她是陸馨兒的生母,許多問題就可以解釋清楚了。”

    “比如她為什麼會沒有任何的痕跡,突然冒出來,比如她為什麼會對陸馨兒這樣好,比如陸振宇為什麼會對一個半老徐娘這樣念念不忘,因為他們曾經是一對(愛ai)得很深的(情qing)侶,他們之間有感(情qing)存在。”“會是這樣嗎?”楚飛還是不敢相信。

    “等鑒定結果吧,如果結果是親子關系,那麼我的猜測一定能夠成立。”“如果這個阿玲真的是陸小姐得親生母親,這也太……太那啥了吧?”楚飛有些不敢相信。“把自己得親生媽媽當佣人使喚……這是人干出來得事(情qing)嗎?”

    “是啊,我也不太敢相信,陸馨兒一直溫柔賢淑,善良無比,這樣對普通人都有(愛ai)心的人怎麼會如此折辱自己得生母呢?”葉展白唇角浮現一抹冷笑。

    在這之前他的確不敢相信陸馨兒會做出這樣的事(情qing),可是現在,當她對他下藥,當看見那些(淫yin)((蕩dang)dang)惡心的照片後,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讓人查仔細一點,這個阿玲之前的事(情qing)沒有辦法查清楚,但是她出現在南城後的所有事(情qing)都必須給我查清楚,一絲一毫都不要放過!”

    葉展白發狠了,楚飛自然不敢怠慢,馬上吩咐下去。

    葉展白在公司呆到晚上七點才回了南城山莊,一個人呆在空((蕩dang)dang)((蕩dang)dang)的別墅里,洗澡出來他感覺孤寂冷清,想著相隔幾百米遠的慕小西。葉展白披衣出了別墅,步行去了慕小西所在的家。

    慕小西所住的別墅外面停著好幾輛車,葉展白只掃一眼就認出一輛是甦浩然的,一輛是甦安安的,看來甦家今天晚上有人在這邊玩。

    他圍著慕小西的別墅轉了兩圈,別墅里燈火通明,歡聲笑語,只有他一個人在外面孤孤單單。

    葉展白覺得無法忍受,他跳過別墅的柵欄,靠近了別墅後面。

    站在別墅後面的草地上葉展白抬頭看向二樓,左手第一個房間是慕小西的房間。

    湊齊他站的位置有一顆大樹,看看周圍沒有人,又是晚上,葉展白突然生出一股爬上去的沖動。

    心里想著他就這樣做了,葉展白很快爬上大樹借著樹枝到達了慕小西所在的臥室露台上面。

    到達露台上他伸手推門,意外的是門竟然沒有鎖,葉展白輕而易舉的進入了慕小西的臥室。

    臥室里沒有人,非常安靜,安靜得他能听清楚樓下說笑的聲音。

    果然他猜得沒有錯,甦浩然夫婦和甦安安還有甦老爺子甦老夫人都在這邊。

    他能听到兩個孩子得嬉鬧聲音非常響亮得從樓下傳來。

    房間了散發著一股幽香,葉展白目光掃到(床chuang)頭櫃行的相框,慕小西和沈博文抱著兩個還在對著鏡頭甜甜的笑著。

    他看著這張和諧的全家福,怒氣一點點的從(胸xiong)口蔓延上來。

    一把拿起相框葉展白想甩在地上的,看著相框里露出甜蜜笑容的兩個孩子,又把怒火壓了回去。

    他在(床chuang)邊坐下,伸手拉開抽屜,抽屜里放著一些小玩意還有一個(日ri)記本。

    葉展白打開(日ri)記本,隨手翻了一下,一眼看到這樣的內容︰“今天,我很高興,這是我開始新生活的第一個生(日ri),博文為我準備了精美的蛋糕,美麗的鮮花,還有非常非常讓我喜歡的禮物。看著他像個孩子一樣對我唱生(日ri)歌,我心里滿滿都是感動,我的孩子在健康成長,雖然經歷太多的不幸,但是有這樣一個人陪著我,我這一生還是幸運的,謝謝你博文!”

    葉展白哼一聲,又往下看,下面都是記載寶貝成長的點滴,包括孩子喊爸媽。慕小西這樣寫到︰“听到孩子用糯糯軟軟的嗓音喊我媽(咪mi),喊博文爸比我的心里的幸福無以言表,原來上天對我始終不薄,她讓我經歷苦難,經歷波折,只是為了今天,我(愛ai)你,我的寶貝!我(愛ai)你,我最(愛ai)最(愛ai)的男人!能為你生下兩個寶貝,是我這輩子的福氣,無論山崩地裂,海枯石爛,我一直都會(愛ai)著你,這輩子不會改變!”

    看見最(愛ai)最(愛ai)的男人幾個字葉展白氣得一下子跳起來了,她最(愛ai)的人竟然是沈博文,她早已經(愛ai)上沈博文了!

    心里撕心裂肺的疼痛著,他可以無所謂她(身shen)體的背叛,但是不能不在意她的心竟然也跟著沈博文走了。

    葉展白猛的跳起來,一眼掃到沙發上放著沈博文的外(套tao),他氣憤的抓起來,惡狠狠的扔在地上上去踩了幾腳。

    把衣服當作沈博文發泄了好一會,葉展白才緩過來,這個該死的狼心狗肺的女人,你等著,我今天晚上不弄死你不姓葉!

    他沒有再看(日ri)記,怕再看下去他會發瘋不受控制,于是在慕小西臥室的(床chuang)上坐下,靜靜的等待,不知道等了多長時間,有腳步聲上樓來了。

    听聲音不是一個人,好像是葉素芬和甦浩然也上樓了。

    葉展白可不想被人看見他私闖這里,看了一眼房間的布局他馬上拉開衣帽間的推拉門快速閃了進去。

    兩個孩子玩累了要休息,慕小西和葉素芬一人牽著一股上樓。

    替孩子門洗了澡,哄他們睡下,慕小西和葉素芬回到了臥室。

    “媽,你和我爸住那邊的臥室吧。”

    “好,時間太晚了,你也休息吧!”

    慕小西和葉素芬兩人在門口道別,很快腳步聲進來聊,打開燈看見地上沈博文的外(套tao),慕小西覺得有些驚訝。

    這外(套tao)明明是放在沙發上的,怎麼被扔在地上還都是腳印,她自然沒有想到會有人進入自己的臥室,撿起外(套tao)放在沙發上,去了浴室里。

    浴室的水聲嘩嘩的響起,葉展白躲在衣帽間听得心癢難耐。

    他偷偷溜出來伸手去推浴室的門,慕小西竟然反鎖了門。

    推不開門葉展白只好又返回了衣帽間,靜靜的等著慕小西洗完澡進來換衣服。

    慕小西在浴室洗澡出來裹了浴巾到衣帽間找衣服,剛剛進入衣帽間,葉展白突然出現,一把捂住她的嘴,隨手扯下了她(身shen)上的浴巾。

    她光(裸luo)的(身shen)子暴露在燈光下,葉展白看著她雪白玲瓏有致的(身shen)材,(情qing)不自(禁jin)的咽口水。

    而慕小西則完全的傻了,做夢也沒有想到葉展白會突然出現在她房間里。

    而且還是這樣的姿勢和(情qing)形,好一會她才反應過來手忙腳亂的去抓衣服想要遮擋。

    葉展白哪里會讓她如願,一手抓住她光溜溜的(身shen)子,一手就去扯自己的褲子拉鏈。

    慕小西又羞又氣,壓低聲音︰“流氓,你別踫我!”

    甦浩然和葉素芬的臥室相隔不遠,她不敢說話大聲怕他們听見。

    而葉展白見她壓低聲音呵斥自己心里瞬間放了下來,他一開始還怕她不管不顧的喊起來,這樣一來他這臉就丟大發了。

    現在慕小西不敢喊正和他意思,本來一只手隨時準備去捂她嘴的,現在也不捂嘴了,很自然的伸向她的酥(胸xiong)上面開始蹂躪。

    “葉展白,你放開我!”慕小西拼命的掙扎。

    “不放!”他對著她的脖子呵氣,這種溫香軟玉在懷,能放開不是傻了嗎?

    慕小西揚手去打他,他一把抓住她的手摸像自己(身shen)下。

    慕小西要氣哭了,她顫著嗓子︰“小舅舅,你饒了我吧?”

    不叫小舅舅還好,這聲小舅舅一出口,葉展白渾(身shen)冷凜下來,聲音也冷了三分︰“你叫我什麼?”

    “展白,葉展白,你放了我吧?”慕小西小聲哀求︰“孩子在隔壁,爸媽也在這里……”

    葉展白哪里會听她的哀求,他握住她(胸xiong)部的手越發的用力了,慕小西又羞又氣,低頭對著他的手就是一口。

    葉展白吃痛放開了她,她撒腿就跑,剛到推拉門口就被葉展白又抓住了。

    因為她的不听話,葉展白這次沒有憐香惜玉,用的力氣不是一般的大。

    慕小西被他弄得生疼,忍不住呻吟了一聲︰“好疼!”

    葉素芬正好經過她門口,听見慕小西的呻吟馬上推門進來了︰“小西,你怎麼了?”

    听見葉素芬進來的聲音慕小西嚇得魂飛魄散,她下意識的回答︰“媽。沒有事(情qing),我撞了一下。”

    話音落下,(身shen)後的男人就這樣無所顧忌的頂進了她的(身shen)子。

    慕小西死死的咬住嘴角把自己的驚呼聲壓回喉嚨里,葉素芬還在門口︰“沒有事(情qing)吧?”

    “沒有,沒有事(情qing)!”

    “你小心點,我去休息了。”

    腳步聲遠去,男人在她(身shen)後越發的加大了力度。

    慕小西听見他用力的踫撞聲音,那聲音羞恥到極點,她咬著牙︰“葉展白,你這個混蛋!我不會原諒你的!”

    葉展白早已經是滿腔怒火,哪里管她會原諒不原諒自己。

    “我不要你原諒,慕小西,該祈求原諒的人是你,你這個騙子。該死的騙子!”

    葉展白惡狠狠的用力,“是你引(誘you)的我,是你主動爬上我的(床chuang)的,你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出爾反爾,敢拒絕我,我絕不能放過你!”

    “你要不要臉?是你先背叛我的,你有什麼臉責怪我?”

    “老子說了多少遍,我他媽沒有背叛你,老子從(身shen)子到心里都是干淨的,不像你,和別的男人睡在一起,還生了孩子,你他媽的怎麼就這麼((賤jian)jian)?”

    “你混蛋,王八蛋!”慕小西氣得渾(身shen)發抖。

    葉展白也不管了,他看見那(日ri)記上面的字眼已經快發瘋了,“你是不是很(愛ai)沈博文?你(愛ai)他什麼?他哪里比老子好?”

    “他哪里都比你好!”慕小西憤怒的頂回去。

    “是嗎?這麼說(床chuang)上功夫也比我厲害?”

    “你以為人人都像你這麼禽獸?”

    “還嘴硬?今天晚上我弄死你!”他一把抓起慕小西推開推拉門就往外走,力量懸殊太大,慕小西完全沒有辦法掙扎,也不敢呼救,葉展白抓住她往外走,“你不是喜歡叫我舅舅嗎?讓你親爹親媽看看你是怎麼勾引我這個舅舅的。”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