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絕口不提愛你 > 第333章 孩子是我的

第333章 孩子是我的



作品:絕口不提愛你 作者:瀟瀟雨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相比楚飛滿臉氣憤,葉展白的反應卻是很平靜。完本耽美小說 www.ck101.tw

    在意的人才會影響心情,這不在意的人並不能讓他有多少情緒波動。

    見葉展白反應平淡,楚飛忍不住了,“你不生氣?”

    “我倒是想生氣來著,可是沒有理由啊?”葉展白淡淡的笑。

    “沒有理由?葉總您不準備追究她?”

    “追究她干什麼?陸馨兒做這一切不是為了嫁給我嗎?我現在好奇的只有一件事,她既然做了這麼多只是為了嫁給我,那為什麼要懷住別人的孩子指鹿為馬?”

    “對啊,我也很好奇,她為什麼要懷住別人的孩子硬說是你的?”

    “我想了很長時間,剛剛突然有一個奇怪的念頭,你說會不會陸馨兒其實也被人算計了?她以為和她發生關系的是我?”

    “會這樣嗎?”楚飛反問。

    “不然我找不到她這樣做的理由啊?畢竟假的就是假的,這孩子dna就算鑒定時候她可以作假,但是生下來時候做不了假吧?”

    “對!你這樣一說我也覺得奇怪,她這樣處心積慮的計劃設計,不可能會傻到懷了別人的孩子嫁給你。你又不是傻瓜,只有一種可能是她也被人算計了。”

    “這也能解釋為什麼我會被人打暈,為什麼酒店的監控全部被毀壞,只是這個算計她的人是誰呢?”葉展白沉吟。

    “會不會是劉文靜?她那樣處心積慮的算計陸綰綰,劉文靜絕不可能饒過她的。”楚飛提醒。

    “有這種可能,如果真的是劉文靜算計她,那個男人的身份劉文靜一定是一清二楚。”

    “那找機會試探一下劉文靜?”

    葉展白點了下頭,“這件事倒不是重要的了,我之前只想查出她肚子里孩子生父是誰,好對小西有個交代,但是現在,我突然不想這樣做了。”

    “葉總的意思是?”

    “她不是這麼處心積慮的算計我嗎?我也成全她一次,讓她把這個孩子生下來。”

    “如此一來倒是和算計她的人不謀而合了。”

    “是的,我這個人最喜歡成人之美,陸馨兒表面這麼溫柔善良,但是骨子里狠毒無比,我倒要看看她生下的不是我的孩子她會怎麼辦?”

    楚飛忍不住笑了,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老板的報復手段一直都是這樣獨特,說實話陸馨兒這樣算計精良,卑鄙無恥,楚飛也想看看她生下孩子後知道真相的表情。

    說完陸馨兒葉展白又提到了沈博文︰“你想辦法拖住沈博文,他要是執迷不悟,就抖出去吧。”

    “葉總,這樣一來葉家和沈家將會交惡,這影響不是一般的大。”

    “為了小西,我不介意做惡人。”

    “可是不知道慕小姐是怎麼想,她對沈博文的感情好像很深,你這樣對沈博文,不會讓她恨你吧?”

    葉展白沉吟一下,他可以不顧任何人的感受,但是不能不顧慕小西,正猶豫間,門被推開來,葉展輝進來了。

    看見葉展輝進來楚飛起身打招呼,葉展輝點頭走到病床邊坐下︰“現在好多了吧?”

    “嗯!”

    “你也老大不小了,怎麼成天做這些不著邊的事情?”葉展輝埋怨。

    葉展白沉默不說話,葉展白嘆口氣︰“展白,你準備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

    “沈博文啊?你的性格我很了解,這事情不會這樣算了吧?”

    “對,不會這樣算了。”

    “別折騰了,展白,沈家葉家是老交情,你這樣算什麼?放手吧!”

    “如果我不呢?”

    “展白!”葉展輝加重語氣,“你真的要一意孤行嗎?真的就不顧我和爸的感受?”

    葉展白沒有說話,葉展輝放緩語氣︰“這次的事情是你無理在先,你設身處地的想一下,如果是沈博文這樣對你的愛人,你會放過他?”

    葉展白知道葉展輝說的是實情,如果是沈博7;150838099433546文輕薄了慕小西他不把他大卸八塊才對。

    說到底這件事的確是他不對,葉展輝跟著勸說,“爸和沈老爺子的關系非同一般,你這樣盯著沈博文,讓爸怎麼面對沈老爺子?還有小西,再怎麼說沈博文是她孩子的父親,你這樣對沈博文讓小西怎麼想?”

    葉展輝提到慕小西讓葉展白終于有了松動,他答應慕小西不動沈博文,這件事還真不能急。

    “讓我想想。”

    “別想了,這件事就這樣算了吧,給哥一個面子!”

    葉展輝身為集團軍參謀長還從來沒有這樣低聲下氣的求過人。

    葉展白點了下頭,算是答應了他,見葉展白同意葉展輝松口氣,“既然你答應不追究,就應該撤訴了吧?”

    “不急。”

    “展白!”

    “哥,我很累,渾身疼,讓我休息一會!”

    葉展輝知道不能逼太緊,只好離開了醫院。

    葉展輝離開後葉展白又給慕小西打電話,電話過去好一會才被接通,葉展白有些生氣︰“怎麼這麼長時間才接電話?”

    慕小西的聲音帶著鼻音︰“手機不在身邊。”

    “怎麼了?聲音怪怪的?”葉展白感覺她聲音不對勁馬上問。

    “沒有什麼。”慕小西輕輕嗓子,“可能有點感冒。”

    “晚上過來陪我?”

    “不行。”她斷然拒絕。

    “為什麼不行?”

    “孩子在,走不開。”

    葉展白有些悻悻的,“那明天來看我?”

    “明天再看,你好好養身體。”慕小西控制住自己的情緒,若無其事的,“我會盡量抽時間去看你的。”

    葉展白微微嘆口氣,他不能逼太緊,現在好多事情沒有搞清楚,現在又躺床上動不了,煩躁到極點。

    慕小西心里不是一般的難受,她不是沒有自尊的人,今天被葉老夫人那樣羞辱已經在心里下定決心要和葉展白了斷再不會有一絲一毫的糾纏。

    只是現在這種情況不是她說了斷就能了斷的,畢竟葉展白現在還抓住沈博文不放。

    他手里有沈博文的把柄,還因為故意傷害罪讓沈博文被限制出境。

    慕小西不怕和葉展白撕破臉皮,但是她不能看著葉展白傷害沈博文。

    沈博文是她哥,為她做了這麼多,她就算再沒有良心也得替沈博文著想。

    為了讓葉展白不追究沈博文,她現在唯一得辦法就是拖,先拖著葉展白,讓他放過沈博文。

    時機成熟她和沈博文帶著孩子離開,以後再不回來了。

    陸馨兒今天算是領教了慕小西的厲害,慕小西這個小賤人插足她和葉展白之間竟然還敢羞辱她。

    陸馨兒從來就是睚眥必報的人,怎麼會咽下這口惡氣。

    而且她也不相信慕小西會真的不和葉展白再糾纏,反正都已經擺在台面上不可能藏著掖著,她也沒有必要客氣。

    她接到沈博文安排的人打的電話就做了兩手處理,讓陸振宇安排了人在附近守著。

    慕小西和老夫人還有她的整治,包括和沈博文的所有互動都被陸振宇安排的人排了下來。

    現在陸馨兒一個人坐在房間里,拿著手機看下午的視頻。

    越看越生氣,特別是看到沈博文把慕小西當寶一樣摟著離開她心里憤恨不已。

    一個水性楊花的出軌女人,為什麼葉展白沈博文都把她當寶一樣罩著?

    為什麼她多才多藝溫柔賢淑就沒有好男人來珍惜她?

    慕小西這個小賤人不是要在沈博文和葉展白之間左右逢源嗎?

    她偏不給她偽裝的機會,她要讓葉展白知道她是一個多麼惡心的女人。

    兩天過去葉展白再沒有見過慕小西,她接他的電話,溫聲細語的解釋自己沒有辦法來看他的原因。

    對他的暴怒一直都是包容的態度,一直在道歉哀求,她甚至還和他商量︰“展白,要不你放了沈博文,不要追究他,讓他離境好不好?只要他走,我就不被他管,就可以抽空來看你了?”

    葉展白覺得她說得有些道理,他這樣盯著沈博文,沈博文動不了,肯定會看住慕小西,這樣一來他想見慕小西似乎不太可能。

    不只是慕小西在央求他不要追究沈博文,葉家那邊也在說相同的話,沈浪也是一天三次的往醫院跑。

    葉展白有些動搖了,他在想要不要先退一步,給沈博文留條路。

    在他猶豫的時候一直安排保護慕小西的保鏢給他匯報了一件事。

    陸克明這幾天以來天天出入慕小西所在的別墅,和沈博文關系好到爆炸。

    這讓葉展白大惑不解,陸克明對慕小西的心思隔著幾條街他都能看出來,既然他能感覺為什麼沈博文會無視?

    一個正常男人怎麼可能會允許別的男人惦記自己喜歡的女人?

    難道沈博文不喜歡慕小西?他看過沈博文對慕小西的寵溺。

    那不是裝出來的,是發自內心的喜歡。

    既然是這樣他為什麼要讓陸克明出入慕小西的家還和陸克明稱兄道弟?

    葉展白心里大惑不解,他已經好幾天沒有看見慕小西了,想得發瘋,于是又給慕小西打了電話。

    和往常一樣電話很快被接通了,慕小西聲音糯糯軟軟的︰“展白!”

    “你到底什麼時候來看我?”葉展白開門見山。

    “我走不開,沈博文一直在這邊看著我。”慕小西的語氣有些無奈。

    “這姓沈的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惹毛我,我把他送進去蹲幾天。”

    “不行!你忘記自己答應我什麼了?”慕小西加重語氣,“展白,沈博文對我很好,這五年來一直是他在照顧我,我不能忘恩負義。”

    “那你說怎麼辦?難道就這樣吊著我?”

    “只有一個辦法,你放過他不再追究,這件事了了,他出國我會留下來陪你。”

    這幾天以來慕小西都在強調要他放過沈博文不在追究,葉展白越听越不是滋味。

    總覺得有些陰謀的味道,他之前對慕小西是完全信任,總覺得她單純好唬弄。

    再加上她這幾天好像非常好說話,態度好到爆炸,一直都是溫聲細語的。

    葉展白以為是因為自己受傷的關系,慕小西心疼自己讓著自己,現在產生懷疑後突然覺得不太對,慕小西不會是想拖著自己放過沈博文吧?

    他本來打算讓律師撤訴的,心里開始懷疑又緩了一緩。

    想著再看幾天,等確定下來再說,要是貿然放了沈博文到時候沒有主動權被動。

    葉展白這一緩不要緊,阿玲和陸振宇卻鬧開了。

    阿玲這段時間住院陸振宇晚上一直在醫院陪著她,劉文靜竟然對陸振宇也完全不管不問,兩人像是真正得夫妻一樣恩恩愛愛得,阿玲著心里美滋滋的。

    出院後也沒有立即趕去伺候陸馨兒而是和陸振宇去了度假村享受二人世界。

    關起門來兩人各種恩愛天天**各種膩歪把這二十多年得離別思念都補了起來。

    阿玲心里美滋滋到極點。盡管陸馨兒警告過她不準她壞她好事情,但是阿玲這躲藏了這麼多年,也不想再這樣下去,她愛陸振宇,陸振宇也愛她,她想堂堂正正的做陸夫人。

    當然她不只是想做陸夫人,還惦記著陸振宇的萬貫家財。

    和陸振宇恩愛一番後阿玲小心翼翼的提到了陸振宇離婚的問題。“振宇,你什麼時候和劉文靜離婚娶我?”

    陸振宇手放在阿玲光潔白潤的胸脯上面輕輕的揉著,他喜歡阿玲,不只是因為她當年容貌一流。

    還因為她這身子,阿玲身段不是一般的好,摸起來柔若無骨,**的時候讓他欲罷不能。

    陸振宇正是閉目享受,突然听見阿玲問他什麼時候離婚,一下子睜開了眼楮,“阿玉,這事情不能急。”

    “為什麼不能急?”阿玲嘟著嘴,一臉委屈,“人家為你蹉跎了這麼多年,從二八年華變成了中年婦女,振宇,你可不能辜負我!”

    “怎麼會呢?”陸振宇笑了一下,“你心里有我,我心里也有你,這些年我以為你沒有了,對你日思夜想,恨不得撥了劉文靜的皮,現在你回來簡直太好了。”

    “既然這樣你為什麼不和她離婚?”

    “我是想離婚和你天天恩愛,可是現在不是時候啊?得為咱女兒想想啊?你看馨兒還沒有嫁入葉家呢,我要是再這個時候離婚讓葉家怎麼看我?這樣對馨兒不好。”

    阿玲想想也對,陸馨兒不也是這樣說的嗎?既然暫時不能離婚那財產得事情也得搞清楚。

    “振宇,馨兒馬上要和葉展白結婚了,你這個做父親的總要給她陪嫁吧?她嫁到葉家也得給她長臉,你準備給馨兒多少股份做嫁妝?”

    這是阿玲第一次對陸振宇提到錢財問題,陸振宇身子一僵,他還從來沒有想過要給陸馨兒股份的事情。

    而且就算他想給劉文靜那邊也不可能松口啊?這陸家可不是他一個人說了算的。

    他干笑一聲︰“阿玉,這股份不是我一個人的,當初因為你,太爺逼著我簽了一份保證書。”

    “保證書?什麼保證書?”

    “老太爺對劉文靜一直很喜歡,怕我對他們母子不好逼著我簽了一份保證書,等克明結婚後必須無條件把手里的絕大部分股份轉讓到克明名下。”

    “什麼?”阿玲沒有想到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一時間愣住了。好一會才開口︰“如果他不結婚呢?”

    “克明怎麼可能會不結婚?”

    “我的意思是你在他結婚之前先把股份轉讓了。”

    “現在公司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轉讓股份給克明是當初的約定,但是如果是旁人必須通過董事會,董事會的人不會同意的。”

    “那怎麼辦?難道我的馨兒就一無所有?振宇她也是你的女兒啊?你不能厚此薄彼。”

    “我當然不會厚此薄彼,馨兒我會給她一筆嫁妝的。”陸振宇保證。

    這麼說來陸振宇是沒有打算過要給陸馨兒股份,和股份相比嫁妝只不過是九牛一毛,阿玲這心里完全不是滋味。

    她忍不住了,“振宇,你一直再說馨兒在你心中比克明和陸綰綰重要,我只想知道,是不是陸綰綰也沒有股份?”

    “阿玉,綰綰不一樣,綰綰我不給她股份,劉文靜會給,你忘了劉文靜是擁有公司股份的嗎?”

    “那我的馨兒算什麼?我算什麼?”阿玲委屈的問。

    “我會想辦法補償你們娘倆的,還有克明,克明對馨兒一直都很好,他不會虧待馨兒的。”

    “我才不信,克明心思深沉,不過是裝樣子而已,馨兒又不是他親妹妹,他怎麼可能會對馨兒好?”

    陸振宇皺眉,“那你想怎麼樣?”

    “我不想怎麼樣,我可以不要什麼一無所有的跟著你,但是我的馨兒不能這樣一無所有,你必須補償她。”

    “我答應給她一筆豐厚的嫁妝還不行嗎?”

    “不行,你必須一碗水端平,綰綰劉文靜給多少股份,你也要給馨兒多少,不然我不依。”

    陸振宇嘆口氣,“這不太可能,私底下給馨兒錢不是問題,但是股份我真的無能為力。”

    “我就知道你一直在騙我,說什麼對我們母女好,現在好了,都是假的”阿玲抽抽噎噎的哭起來。

    陸振宇煩躁起來,他喜歡阿玲不只是因為她長得好,床上功夫好,還因為她溫柔善解人意,不像劉文靜那樣勢利,功利心重。

    現在這個溫柔善良的女人一下子剝開面具和劉文靜沒有什麼兩樣,陸振宇覺得有些倒胃口了。

    阿玲現在不過是半老徐娘,早已經沒有了年輕時候的顏色,對于陸振宇來說,他對阿玲不離不棄已經是格外開恩了。

    她現在竟然還敢提要求和他談條件簡直無法忍受,陸振宇臉色瞬間陰沉下來。掀開被子一言不發的去了浴室洗澡。

    阿玲還以為陸振宇對自己像年輕時候那樣狂熱,以為自己耍耍小性子會讓他對自己垂憐三分。

    哪里想到陸振宇竟然是這樣的態度,當時也冷了心。

    之前還做著做陸夫人的美夢,現在看陸振宇這個態度終于明白陸馨兒的意思了。

    她知道自己沒有陸振宇談判的資本,忍住氣去浴室里下小哄了陸振宇一番。

    事後這心里不是滋味,抽空給陸馨兒打電話說了這事情,陸馨兒和阿玲一個想法,以為至少自己是可以獲得陸振宇一部分股權的。

    現在听阿玲說了這事情也非常氣憤,同樣是陸振宇的親生子女,為什麼陸克明就擁有完整股份,而她就什麼都沒有?

    她心里生氣倒是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她不過是一個舞女和陸克明的私生女。

    本身就什麼都沒有,公司是陸振宇的公司,但是離不開劉文靜娘家的大力支持,說到底,陸振宇這些年年能夠這麼順風順水和劉文靜娘家幫忙脫不了干系。

    陸馨兒為這事情氣憤憤的午飯都沒有吃多少,一直在生悶氣。

    葉老夫人看她神情懨懨的還以為她生病了,特意來問了她一回。

    晚飯時分阿玲又給她打來了電話︰“馨兒,你爸剛剛急吼吼的回家了,劉文靜打來電話,說陸克明準備結婚了,讓他回家商量。”

    “什麼?怎麼會這麼快?”陸馨兒嚇一跳,陸克明這完全是半點動靜都沒有,怎麼突然就鬧出要結婚了?

    心里第一個念頭就是,不會這是陸克明為了要股份想的招吧?

    不愧是母女,阿玲和陸馨兒想的一個樣,“馨兒,你說這一切不會是劉文靜那個賤人想出來的應對辦法吧?”

    “有可能,你等瞪著看結果,我倒要看看陸克明要結婚的對象是何方神聖。”

    陸振宇听說兒子要結婚自然也是一頭霧水,馬上回了陸家。

    陸克明晚上才回來,進門後劉文靜就拉著他問︰“你不是說要結婚嗎?和誰?哪家的千金小姐?”

    “媽,你別急,讓我喘口氣好不好?”陸克明坐下慢悠悠的喝了一杯水。

    劉文靜等得心急,陸振宇何嘗不是這樣,“到底是誰?克明你別賣關子了。”

    “我得結婚對象你們都認識,甦家千金小姐,慕小西。”

    “什麼?”劉文靜和陸振宇對視一眼,都嚇一跳。

    “慕小西不是沈博文的女人嗎?怎麼會和你結婚?克明這到底怎麼回事?”陸振宇先反應過來。

    “是啊,她不是為沈博文生了兩個孩子了嗎?怎麼會和你結婚?”雖然劉文靜現在是迫切需要兒子結婚,但是這件事還是弄清楚些好。

    “她和沈博文沒有關系。”

    “沒有關系?這怎麼可能?那孩子是誰的?”

    “我的!”

    這話一出口,劉文靜和陸振宇都呆了。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