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絕口不提愛你 > 第334章 事情越來越不受控制了

第334章 事情越來越不受控制了



作品:絕口不提愛你 作者:瀟瀟雨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夫妻兩大眼瞪小眼看了好一會才又雙雙開口︰“克明,你沒有發燒吧?”

    “沒有,孩子的確是我的。完本耽美小說 www.CK101.tw

    “這到底怎麼回事?不是說孩子是沈博文的嗎?怎麼變成你的了?”

    陸克明和沈博文商量了兩三天,終于說動慕小西和他假結婚。

    沈博文是慕小西的親表哥,這身份以後是會揭曉的,這樣一來兩個孩子的身份就會被人詬病。

    陸克明和沈博文商量下來,想了這樣一個理由,之前葉展白也懷疑陸克明和慕小西有染,並且慕小西也親口說過她懷了陸克明的孩子,現在不如拿這個說事,直接把孩子變成陸克明的。

    為了做戲全套,陸克明裝模作樣的拿出一份dna檢測報告︰“我去做了dna親子鑒定,兩個孩子的確是我的孩子。”

    “這是真的?”劉文靜接過dna鑒定,這簡直就是天上掉下的好事情啊。

    不但娶了甦家千金小姐,還抱了一對孫子孫女。

    可是劉文靜還是不肯相信,“博文,你沒有弄錯吧?孩子真的是你的?。”

    “媽。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親子去做一次鑒定。”陸克明一臉坦然的回答。

    “既然孩子是你的,為什麼非要說是沈博文的?慕小西在搞什麼鬼?”陸振宇也跟著問。

    “這事情說來話長了,當年葉展白一直對慕小西糾纏不休,後來慕小西不是出事了嗎,她被人打暈扔下河,被沈博文所救,送到國外治療後直到要生孩子才醒過來,為了擺脫葉展白,慕小西在國外躲了五年,一直偽裝失憶。甦家得到她活著的消息後委托沈博文照顧她,其實他們之間清清白白沒有任何關系。”

    “那為什麼現在要承認?”陸振宇總覺得不太對。

    “不是她們要承認,是我自己發現的,我總覺得那兩個孩子和我莫名親近,當年我和小西曾在一起過,我不相信小西會狠心打掉孩子,于是偷偷的做了鑒定,事實面前他們不得不承認了。”

    “是這樣啊?克明,既然是這樣你馬上和小西結婚,把我兩個孫子馬上接回來。”劉文靜現在是相信了,迫不及待的要見孩子。

    “媽,這事情不急,我告訴你們是先讓你們有心理準備,孩子的身份先不要伸張,我和小西先領證,過段時間我會帶著她和孩子出國,這件事你們千萬別外傳,就我們一家知道即可。”

    “這不是委屈小西了?”

    “現在不是委屈不委屈的問題,當務之急是擺脫葉展白的糾纏。”陸克明看向陸振宇,“爸,你得讓馨兒加緊一些,看好葉展白,最好馬上和葉展白領證結婚。”

    陸振宇還沒有完全消化這件事,要是慕小西和陸克明結婚,葉展白和陸馨兒結婚,這陸家有葉家和甦家兩大靠山不是要橫著走了?

    關鍵不是橫著走得問題,兒子有了老婆孩子,女兒也有歸屬,這是皆大歡喜的事情啊?

    劉文靜也是興奮異常,慕小西那兩個孩子她是見過的,粉妝玉砌漂亮到極點,這兩個小寶貝竟然是自己的親孫子親孫女,真是上天修來的福分啊。

    劉文靜興沖沖的︰“那你和小西馬上去領證結婚,對了老公,克明結婚你手里的股份可得給他。”

    劉文靜不提股份還好,一提股份陸振宇突然發現不對,劉文靜功利心那麼重,這所謂的結婚不會是她和陸克明商量了給自己下的套吧?

    目的就是架空自己,陸振宇現在還沒有到七老八十的時候,公司被架空他到時候怎麼辦?

    心里想著他尷尬的笑,“等克明結婚再說吧。”

    陸克明對陸振宇的股份倒是沒有對和慕小西結婚上心,他是陸振宇唯一的兒子,現在公司在他掌控之中,只要不出意外陸振宇的股份肯定是他的。

    不過陸振宇的猶豫他第一次對陸振宇產生了懷疑,難道父親真的如同母親所說是要把股份留給那個女人和陸馨兒?

    陸克明商場征戰多年可不是善茬,他的溫柔和善良只是針對慕小西而已,因為他喜歡慕小西,所以對她收斂了鋒芒。

    在別人眼中他可不是普通人,陸克明之前對劉文靜說的話並不在意,可是現在發現父親可能真的如同母親所想是那樣一個人後,陸克明眸色漸冷。

    這股份在這之前他本來是不想要的,但是現在他還非要不可了,他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陸振宇︰“我和小西領證就在這幾天,父親股份的事情也盡早找律師辦理,還要開董事會公示呢。”

    陸克明這樣一說陸振宇臉色有些白,兒子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他拒絕好像不太妥當,于是點了下頭︰“我會看著辦的。”

    他于是這樣勉強陸克明的眸色就越冷,看來父親到底是和他們生分了,為了一個下三濫的女人他要拋妻棄子,陸克明心里冷笑不已。

    既然陸振宇已經對他有了外心,那他自然是要防著一些的。

    今天這戲說白了是唱給陸振宇看的,劉文靜只是配角而已。

    其實在這之前陸克明還抱著幻想陸振宇會和他一條心,會以陸家為重,可是現在看來這個想法是不成立了。

    “小西和孩子的事情你們千萬千萬不要說出去,任何人都不許說出去!”

    陸克明有預感今天晚上的談話很快就會傳到陸馨兒耳朵里。

    這結婚的事情對慕小西說是假結婚,但是他和沈博文兩人都心里有數。

    他可不是為了假結婚,他是真要和慕小西過一輩子的。

    這件事還就要透露給陸馨兒知道,以陸馨兒的狡猾,她一定會想方設法的看好葉展白。

    只要他和慕小西領證結婚,把陸振宇手中的股份拿到手,陸克明還真不打算在國內呆了。

    他這幾年大力發展國外市場,到時候帶著慕小西和孩子移居海外,過自己的小日子去。

    陸克明沒有在家停留,告知陸振宇和劉文靜後馬上開車離開了陸家,說是去陪慕小西和孩子。

    劉文靜最近這段時間過得生不如死,好不容易有這樣一個好消息興奮異常,開始計劃如何去看兩個孩子,如何和慕小西親近。

    陸振宇卻是臉色凝重,他總感覺這件事是陸克明為了算計自己的股份想出來的招。

    兒子算計老子陸振宇這心里不是滋味,起身去了書房。

    葉展白躺在床上心神不寧,剛剛保鏢給他打來電話,陸克明又進入了慕小西的別墅。

    這到底是在搞什麼?為什麼陸克明這段時間會去得這樣勤快?

    他沉思一下給慕小西打電話,慕小西聲音還是那樣柔和︰“展白有事嗎?”

    “小西,我想你了,今天無論如何你必須來看我!”

    “不行啊,我現在有事情。”

    “什麼事情?”

    “奶奶不太舒服,我要陪著她。”

    葉展白眉頭一皺,“不舒服送醫院看看?”

    “她不肯去,說躺躺就好了,我得陪著她。”

    這是分明的推諉之詞了,葉展白幾不可聞的輕笑一聲,“小西,我和你的約定你還記得吧?”

    慕小西一抖,“記得。”

    “明天早上八點我要看見你出現,不然……”

    威脅之意傻子都听得出來,慕小西扯了下嘴角,“好,我會抽時間去看你的。”

    掛了電話慕小西站了一會拿起手機撥號,那頭接通她就冷著聲音︰“我是慕小西,葉老夫人,您還記得答應過我什麼吧?現在已經過去四天時間了,你兒子還在捏著沈博文打他的事情不放,以此威脅我去見他,你怎麼解釋這件事?”

    葉老夫人愣了一下看向旁邊的老爺子,慕小西語速很快︰“我很厭煩被人這樣威脅,希望老夫人你遵守承諾,這件事早些了斷的好,對了,不只是這件事,葉展白還威脅過我手里有沈博文的把柄,我希望老夫人管教好自己的兒子,別再這麼沒臉沒皮的糾纏我!”

    老夫人氣得一句話說不出來,那頭慕小西已經掛了電話,她委屈的看向老爺子︰“你看看這個慕小西,她怎麼可以這樣無理?從前也沒有見她這個樣子對我說話。”

    “換你被人指著鼻子罵,還被打耳光你會客客氣氣的?”老爺子反問。

    “還有,這件事是你兒子威脅人家,人家壓根沒有想到要和展白有關系。”

    老夫人一下子不做聲了,老爺子嘆口氣︰“小西這件事是你操之過急了,展白的事情你以後都不要管了,知道嗎?”

    “怎麼能不管?現在慕小西都打電話來質問我了,我不想管也不行啊?”

    “我說的是以後,現在這件事我來處理吧。”

    老爺子拿起電話撥出去,老太太坐在沙發上低著頭,她心里非常不好受,難道那天打慕小西那個耳光真的錯了嗎?

    醫院,葉展白靠在床頭拿著手機心不在焉的翻著,手機發出滴滴的聲音,他隨手抓過打開。

    屏幕上出現的是一組圖片,都是慕小西和沈博文的。

    有慕小西笑著抱著沈博文脖子撒嬌的,有兩人依偎在一起甜蜜吃東西的,還有深情對視,慕小西眼中都是崇拜,沈博文則是滿眼寵溺。

    葉展白看著一對郎才女貌的璧人心抽搐著疼,他面無表情的一張張刪除了那些照片。

    走廊上傳來腳步聲,很快楚飛推門進來了︰“葉總,老首長打電話給法院那邊直接撤訴了沈博文,沈博文的限制令已經被解除了。”

    “什麼?7;150838099433546”

    “老首長吩咐不再追究所以現在這事情已經……”

    “真是可笑!”葉展白眉頭深深的皺在一起。他不是傻子,慕小西這幾天推脫不來見他,已經初見端倪,葉展白陰沉沉的看著楚飛︰“馬上把沈博文的那些證據交上去,一定要留住他的人!”

    楚飛點頭,“好,我馬上讓人去辦。”

    葉展白喘口氣,心里沉甸甸的。

    次日一大早,葉展輝來了醫院,他是來和葉展白說沈博文的事情的。

    “爸已經讓人撤訴了,這件事到此為止吧。”

    葉展白面無表情的嗯了一聲,葉展輝笑了笑︰“冤家宜解不宜結,你和博文從前關系不也不錯嗎?現在鬧成這樣像什麼,展白放手吧,好好的過回自己的日子,你會找到自己喜歡的女人的。”

    葉展白目光淡然的看著前面,對葉展輝的話不置可否。

    葉展輝看他表情知道他並沒有听進去,微微的嘆口氣︰“展白,你知道博文這次來南城干什麼嗎?”

    “不知道。”

    葉展輝跟著又說︰“昨天晚上張毅來我家拜訪我,大致說了一下,他們去了建陽。”

    “哦!”葉展白還是面無表情。

    葉展輝頓了一下,“張毅手下的人抓了一個人,對方供認在五年前曾經在建陽犯過一宗命案,張毅這是帶著人過來指認現場。”

    這話讓葉展白一愣,他知道沈博文跟著張毅去建陽一定是為了調差和沈家有關系的案件,但是沒有想到竟然會是命案。

    忍不住開口問︰“這個命案和沈博文有什麼關系?”

    “不知道。也許和沈博文沒有關系吧?”

    “那他為什麼要跟著去建陽?”

    “這我哪里知道,也許他是想去建陽玩也不一定。”

    葉展輝很隨意的回答,葉展白卻不這樣想,沈博文丟下慕小西和兩個孩子不管跟著張毅去建陽絕不可能是去玩的。

    查案是張毅的事情,沈博文跟著湊什麼熱鬧,只有一個可能,就是這個案子和沈家肯定有關聯。

    葉展輝說是五年前的命案,五年前……五年前……

    葉展白臉色一變。五年前不就是慕小西在建陽失蹤的時間嗎?

    難道沈博文跟著張毅去建陽是為了調查慕小西當年失蹤的事情?

    可是不對啊,慕小西那天親口承認她失蹤不是所謂的自殺,而是為了躲避自己故意設計的一切。

    這件事一定和慕小西沒有關系的。

    葉展輝又和他說了一些話,就和警衛離開了醫院,葉展白靠在床頭心煩意亂的。

    昨天晚上讓慕小西今天八點過來,到現在十點了慕小西蹤影全無,看樣子她是不會過來了。

    心里想著他煩躁的拿起電話給慕小西打過去,電話無人接听。

    葉展白接連打了三個都沒有人接听,他馬上給保鏢打了電話︰“小西人現在在哪里?”

    “葉總,我正想和您說這事情,慕小姐和陸先生剛剛一起離開了別墅。”

    “去了哪里?”

    “去……去了慕尚。”保鏢回答。

    慕尚兩個字讓葉展白心一抖,陸克明帶著慕小西去慕尚干什麼?

    難道是去買首飾?

    可是慕小西為什麼會需要陸克明陪她去買首飾?這完全八竿子打不著啊?

    沈博文有的是錢,就算他沒有錢也不會讓陸克明帶著自己的女人去買首飾吧?

    他沉聲問保鏢︰“沈博文人在哪里?”

    “沈少在別墅里陪著兩個孩子呢。”

    “什麼?”葉展白愕然,他沉吟一下,“你去打听一下他們去首飾店干什麼。”

    掛了電話葉展白生出一股無力感覺,他現在腿不能動,什麼地方也去不了,這真是太操蛋了。

    都是沈博文這個王八蛋干的好事情!

    他心里憤憤的,楚飛來了,“葉總,我們查那個阿玲發現一件事,她竟然和甦淺淺有聯系。”

    “阿玲和甦淺淺有聯系?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很早之前了,她用過很多電話號碼,其中一個電話號碼和甦淺淺的電話通過電話,不只是一次。”

    葉展白眉頭皺成一個川字,楚飛的調查太讓人意外了,可是更讓葉展白意外的事情還在後面。

    楚飛跟著又說,“他們的通話記錄最後一次是在甦淺淺死的前一天晚上。當時甦淺淺在醫院,我特意安排人去查了監控,可惜監控記錄已經沒有保存了。我安排人拿了阿玲的照片去詢問醫院的保安和門衛,事情過去五年他們都不太記得了,不過有一個新發現。”

    楚飛喘口氣,“一個清潔工說那天晚上她看見一個打扮得嚴嚴實實的女人來找甦淺淺,我們的人讓她看了阿玲的照片,清潔工說身形很像,但是臉她沒有看清楚,所以無法肯定。”

    “如果這個人是阿玲,那麼她找甦淺淺干什麼?”葉展白臉色一變,次日早上甦淺淺去病房刺殺慕小西,被顧少辰所救,這里面會不會有什麼聯系?

    如果有聯系,那麼阿玲在這其中起了什麼作用?不對,陸馨兒應該才是幕後主使吧?

    這件事有些復雜,如果阿玲只是一個普通佣人,葉展白可以很輕易的從她口中套出真相。

    但是現在她是陸馨兒的親生母親,想要她說出真相並不容易。

    葉展白陷入沉思中,電話打破寂靜,他接通,保鏢的聲音傳來︰“葉總,我打听過了,陸克明和慕小姐來這邊訂購了一對戒指。”

    “你確定?”葉展白加重語氣。

    “是,我確定!”

    慕小西竟然和陸克明去定制戒指,而且是一對,這什麼情況?

    葉展白想不明白,目光看向楚飛,楚飛也在看著他,他掛了電話︰“小西和陸克明去慕尚定制戒指,你覺得這是什麼意思?”

    “這……”楚飛也是一頭霧水。

    “沈博文在家帶著孩子,陸克明和小西去定制戒指?這都什麼鬼?”葉展白念了一遍,越來越覺得事情不對,他看向楚飛︰“沈博文的事情怎麼樣了?”

    “已經報上去了,不出意外今天下午就會有人找上門。”

    “我心里有些不安。”葉展白煩躁的點燃一支煙,“這事情好像不在控制中。”

    “葉總,您別多想,慕小姐和陸克明之間不可能有什麼事情的。她們要是有關系五年前就應該有了,不用等到現在,我覺得就算你不出手,沈博文也不會允許她們有關系的。”

    楚飛說得有道理,可是葉展白總覺得不是太對。

    陸氏,陸振宇听說兒子和慕小西去了慕尚定制結婚戒指心里咯 一聲。

    這都去定制結婚戒指了,很顯然領證就在這幾天了,他雖然答應了陸克明召開董事會宣布股份轉讓的事情,可是一直沒有行動。

    他不想放權,他不相信慕小西會真的和陸克明結婚,他更不相信那兩個孩子會是陸克明的孩子。

    陸振宇覺得這是個陰謀,為了逼他轉讓股份的陰謀,現在這一切已經對他完全不利,他不能再等了。

    比起權利和財富別的都是浮雲,他沉思一下給陸馨兒打了電話︰“馨兒,我有一個消息要告訴你。”

    自從听阿玲說了陸振宇不準備給她任何股份後,陸馨兒對陸振宇就非常的怨恨,接到陸振宇的電話態度冷淡到極致,“什麼事情?”

    “你大哥要結婚了,對象是慕小西。”

    “什麼?”陸馨兒差點跳起來,“爸,你確定?”

    “他已經開門見山的和我說了這事情,領證就在這幾天。”

    “怎麼可能?爸,這里面一定有別的原因,大哥絕不會和慕小西結婚的。”陸馨兒是打死也不相信陸克明會和慕小西結婚。

    “我也在奇怪這事情,只是他已經說了馬上領證,這應該不會是假的吧?”

    “這絕對不正常,大哥喜歡慕小西沒有錯,但是慕小西絕不會喜歡大哥的。”陸馨兒馬上就想到了股份的事情,“這一定是大哥在計劃什麼。”

    “你覺得你大哥是在計劃什麼?”陸振宇反問。

    “當然是股份的事情了?我听媽說了,爸,你得小心了,要是股份到了大哥手里,你想收回就完全不可能了,明白嗎?”

    “我知道,但是這合約是老太爺當初逼著簽的,是有法律效率的,只要克明結婚我沒有任何可以反駁的條件。”

    “爸,你甘心把股份都給大哥嗎?”陸馨兒冷笑反問。

    “如果你心甘情願的想要退居二線,那你就把股份給他,你頤養天年過你的晚年,大哥有能力一定會把公司經營得非常好的。不過我提醒你,沒有股份沒有權力,你這晚年可能不會那麼好過的。”

    “那你說怎麼辦?”陸振宇一副無奈的樣子。

    “我現在想不出任何辦法來,馨兒你有辦法幫我嗎?”

    “我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不過……”陸馨兒沉吟一下,“這件事要說告訴展白,他一定會阻止,這樣你有時間重新謀劃。”

    “這會不會太委屈你了?馨兒,葉展白要是阻止對你……”陸振宇假惺惺的。

    “為了爸你,我暫時犧牲一下也不是不可以的。”

    兩人假惺惺的嘴上說的都是互相為對方著想,可是卻是各懷鬼胎。

    陸振宇不過是想借陸馨兒的手來幫他達到目的,陸馨兒何嘗不是這樣。

    股份在陸振宇手中她還有機會,到了陸克明手中可是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她怎麼也不會讓陸克明得逞的,掛了電話她馬上給葉展白打過去︰“展白,我哥要和慕小西結婚了,這件事你知道吧?”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