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你好國王 > 第113章︰泯滅與創生

第113章︰泯滅與創生



作品:你好國王 作者:莊糊涂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小鹿問老悶這話是什麼意思。+++女生必上網站 www.ck101.tw

    老悶說,傻子隔壁這個人,就是一個活證據,他的出現不但能證明南國沒有瘋,而且還能成為證明瘋人院進行非法人體實驗的證據。

    現在這個人失蹤了,那接下來呢?

    難道•••

    老悶有些後怕,他覺得既然這個人既然消失了,肯定不會再出現,實際上他就是了為這個“局”而存在的,他走了,接下來很可能就要輪到小鹿和他自己了。

    還有傻子。

    可是接下來的幾天,老悶雖然過的戰戰兢兢,但並沒有人帶走他們。

    很安靜,安靜的甚至可以說是詭異。

    這種安靜並不是那種暴風雨前的寧靜,而是背地里暗流涌動,老悶能感覺到正在發生著什麼不可逆的事(情qing)。

    但他無法抓住清晰的脈絡。

    這樣的(日ri)子持續了很多天,直到小鹿來告訴老悶,院長召見他,要讓小鹿去一趟後樓。

    其實在這之前的頭一晚,就已經發生了種種預兆,老悶听到後樓的方向傳來一聲慘叫,沒人知道這次是誰“失蹤”了,但大家都覺得很可怕。

    這次甚至沒有警察過來,院長說不是人口失蹤,而是有人受傷才發出的嚎叫。

    那聲吼叫充滿了憤怒和恐懼,老悶覺得很熟悉,但猜不出來是誰的聲音。

    一開始他以為是南國,著實一晚上沒睡好覺,不過第二天小鹿過來告訴他要去後樓,老悶這才放心。

    但也僅僅是放心了一瞬間,因為他不知道為什麼院長要讓小鹿去後樓。

    小鹿也很害怕,但他不敢抗拒,院長可不是輕易就能得罪的人,小鹿只能選擇承受。

    院長說讓小鹿去探望南國,他不會跟隨,但會放一個監听設備在小鹿(身shen)上,小鹿的一舉一動都要盡在院長掌握。

    院長說這些的時候,好像很懊惱,他讓小鹿去探查南國的狀況,看他是否是真的瘋了。

    小鹿答應,回來跟老悶商量了這件事。

    老悶害怕小鹿出意外,更害怕南國見到小鹿後再度崩潰,所以徹夜未眠和小鹿商定好了對策,用藏頭露尾的方式暗示南國他沒有瘋。

    小鹿(身shen)上的監控設備老悶也覺得很奇怪,瘋人院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呢?

    小鹿則表示他知道這是哪來的,正是上次視察工作的時候,楊毅手下的人留下的設備。

    留在了院長那里,小鹿眼楮很毒,從那些人的衣服上看到了類似的設備。

    老悶心中不得寧靜,他也不知道小鹿去見南國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如果南國不明白發生了什麼,那他就只能繼續沉淪。

    可南國要是一氣之下暴起發難,到時候不但是小鹿倒霉,所有人都要遭殃。

    一切只能听天由命。

    老悶還擔心一件事,那就是那些藥盒里裝著的神經毒劑,在女病區的地下室,可還放著沒收拾干淨的殘骸呢。

    不過他讓小鹿去打听後還是沒有那麼多顧慮了,壓根沒人提這件事,也許沒發現?

    老悶樂觀地這麼想著,可當天晚飯時候,一個人找到了老悶,也讓老悶的心再次懸了起來。

    這個人是李夢露。

    在她見到老悶的時候,老悶表現出了驚訝,看李夢露糾結了很久,表(情qing)很不自然,老悶又何嘗不是?

    站在門口倆人就這麼沉默著,還是李夢露先打破了僵局,她走進來,見到了傻子和老悶,也見到了真相。

    “我•••”

    李夢露幾次想要開口卻不知道怎麼說,老悶的出現讓她好一陣恍惚,老悶說︰

    “還是我說吧,對不起,我騙了你,我不是醫生,我是患者,你•••還能保密嗎?”

    老悶擔心李夢露一怒之下帶他去見院長,可李夢露壓根沒想這些,她想的是為什麼。

    關于老悶和傻子,李夢露一直以為是南國幻想出來的人格,這也是院長一直以來告訴她的。

    在李柏(日ri)失蹤後,李夢露就調走到了女病區,院長甚至不讓她再來男病區,說是怕她觸景傷(情qing),等找到李柏(日ri)在說。

    李夢露想不通,更覺得遙遙無期,她幾次想來這探求真相,但一直都無功而返。

    院長不同意,她也沒轍,好在今天她去院長那里匯報工作,趁著上廁所的功夫悄悄來到了患者的病區,直奔南國的病房,她想給自己一個答案。

    這個答案就是老悶和傻子。

    李夢露沒有和老悶說很多,她只是問老悶和南國的關系,老悶說很好,現在南國被關在後樓,他很難過。

    他們認識了很久,經歷了很多,老悶越說越傷感,李夢露越听越心碎。

    如果是這樣•••

    如果真的是這樣•••

    那很可能她的父親已經死了。

    李夢露咬緊嘴唇,克制住自己的(情qing)緒,她暗自告訴自己︰絕對不能當著外人的面流淚,絕對不能!

    緩和了一下(情qing)緒,李夢露說;

    “?我當初帶走了一支ii型諾維喬克神經毒劑,我偷偷拿它做了化學測驗,它的毒(性xing)和作用藥理我已經弄清楚了。”

    老悶問起關于神經毒劑的問題,李夢露說,這個ii型諾維喬克神經毒劑不同于i型,有著截然不同的毒效。

    作用相同,接觸後都會引發呼吸衰竭、內髒受損,從而導致多器官衰竭致人于死地,但是二型的毒劑改良了作用效果,只會在皮下注(射she)的(情qing)況下發揮毒(性xing)。

    李夢露猜測這是為了避免誤觸而導致中毒事件的發生而做出的防範(性xing)舉措。

    其次是這個神經毒劑弱化了毒發時間和前端癥狀,中毒的人不會立即死亡,而是緩慢衰竭。

    弱化效果所帶來的好處就是很難被發現,哪怕將患者送到法醫那里去檢測,只要沒有經過專門的神經毒劑測驗,絕對查不出是被下毒了。

    老悶越想越怕︰“那不是和鉈中毒很像?他們弄這個是打算害誰啊!”

    李夢露鄭重地搖了搖頭說︰

    “最可怕的是我通過檢測發現,ii型諾維喬克神經毒劑不是用來殺人的。”

    “不是用來殺人的?那是干什麼用的?”

    李夢露醞釀了一下說︰

    “還記得你跟我說的那個腦垂體激素人體實驗嗎?”

    老悶矢口否認,說那是雜志小報說的。

    李夢露白了老悶一眼,心想這還真是個老滑頭,她解釋說,正是听了那個逸聞之後,才讓她有了一種全新而又大膽的假設︰

    她從實驗室偷來了一些did患者的血液和激素樣本,把ii型諾維喬克神經毒劑的樣本與患者樣本融合在一起。

    血樣樣本顯示正常,腦垂體激素樣本卻表現出了異常活躍的狀態。

    李夢露的假設成立了,並且被她驗證了,老悶听不懂,這就請教是什麼意思,李夢露說︰

    “ii型諾維喬克神經毒劑,是用來做人體試驗的,通過手術形成的did患者,腦垂體的激素水平本就異于常人,可是在他們注(射she)這個之後,體內激素便會更加活躍,癥狀也越更加嚴重。”

    “那到底是什麼意思?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

    “泯滅人格,刪除自我,他們在利用這里的患者創造全新的人格。”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