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你好國王 > 第115章︰院長和蘭蘭

第115章︰院長和蘭蘭



作品:你好國王 作者:莊糊涂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小鹿說南國現在的狀況很糟糕,可以說是每況愈下,他見到南國的時候,發現南國整個人瘦了兩圈,就跟皮包骨一樣憔悴,手腳枯槁,劉海兒貼在額頭上,油膩滿滿。完本耽美小說 www.ck101.tw

    眼里的神采也有幾分淒冷的味道,病服上的油膩畫成了各種圈狀的輪廓,指甲縫里的污泥已經深深長在了(肉rou)里。

    最讓小鹿感到難受的是無論他問南國什麼,南國都會停頓一下,仿佛在自言自語,念念有詞幾句話,過後才會有所回答或是反應。

    那樣子好像•••好像在和什麼人說話!

    要知道那種鬼地方,除了小鹿和南國,房間里可沒其他人了,這讓小鹿感到十分困惑,也有些畏懼。

    好在南國沒有為難他,反應過來之後也沒有顯得很驚訝,表(情qing)里帶著失落和迷惘,小鹿覺得南國這樣下去不是個事,遲早要在那里憋出毛病來。

    老悶听小鹿說完,也覺得南國現在的狀況堪憂,他又問了問南國的臉色和肢體動作,憑借自己多年從醫的經驗,老悶覺得南國現在雖然憔悴消瘦,但應該還沒有大病的征兆。

    可這也不代表他能熬下去很久,老悶很擔憂,也很慌張。

    就在這時,小鹿又說,院長交代他去問南國的問題很奇怪,他覺得這些問題里可能會找出什麼線索。

    老悶也覺得是這樣,但倆人在這干坐著胡扯也沒個主意,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看(日ri)後的進展。

    傻子一直沒說話,蹲坐在牆角呆呆發愣,當天晚上就這麼過去了,沒人敢去打擾他,老悶在顧慮中睡也睡不踏實。

    遠處的歌聲依舊清脆,可是嘹亮背後的落寞沒人听得出來,缺少了忠實的听眾,仿佛那種綺麗也不再妖嬈,老悶望著窗外的綠光,他覺得很多事(情qing)都變了。

    第二天,小鹿又被安排去見南國,一路上暢通無阻,院長交代他要對南國循循(誘you)導,盡快得出結論,小鹿不明就里,只得照辦。

    老悶是那種心里有事連上廁所都別扭的角兒,除了吃飯,一整天都呆在病房里等待結果。

    傻子過了一晚上人才緩過來,這時候已經去抓蒼蠅玩了,這是老悶給他安排的娛樂活動,說湊夠一碗就跟他玩捉迷藏,傻子二話不說就出去了。

    等到小鹿回來,老悶問南國的近況,小鹿這次回來表(情qing)更加不對勁了,他說︰

    “老板今天不對勁•••他臉上•••好像青了,我看那樣子,好像是被人給打了。”

    什麼?

    南國被人給打了?

    老悶跳了起來,再問小鹿怎麼回事,小鹿只是搖頭︰

    “我也問老板了,老板什麼都不說,就是問我院長讓我問他什麼,我(身shen)上有監听設備,不好多說,老板問得差不多我就回來了,你說老板是不是在那被人給欺負了啊?”

    老悶跌坐在(床chuang)上,想了半響,他覺得以南國的機靈勁來看,應該不會被人給欺負,更不會主動去招惹別人,怎麼會被打呢?

    可是再想想,老悶就有點琢磨過味來了,後樓那地方關著的人可不是一般的角色,興許是故意找茬?

    老悶和小鹿在屋里研究這是怎麼回事,而另一邊,女病區也有人在研究這是怎麼回事。

    可是這邊在琢磨的人,卻是一個叫蘭蘭的女人。

    蘭蘭是女病區的主管,也算是半個副院長,不過由于瘋人院沒有正副職分,所以蘭蘭的角色相當于二把手。

    蘭蘭在女病區想不通一些事(情qing),但是她覺得很蹊蹺,于是她來到了男病區,找到了院長。

    院長正在自己的辦公樓里潑墨,現在已經到了臘月,再過不多久就要過年了,院長覺得有必要題個對聯給大伙助助興。

    這幅對聯是這樣寫的︰

    (春chun)天里那個百花香

    瘋人院咱們一家親

    橫批︰都在酒里

    蘭蘭默默嘆了一口氣,院長興致勃勃,把對聯寫好,掛在了門上,頗為意趣︰

    “他們說我有二王的底子,我覺得也是這樣,你看呢?”

    蘭蘭撇過頭不忍多看,她說︰

    “你開心就好...我...有別的事(情qing)找你。”

    “什麼事?”

    院長收好了對聯,給蘭蘭倒了一杯茶,蘭蘭沒心(情qing)喝茶,好像剛剛發現的事(情qing)讓她覺得很疑惑︰

    “藥劑室里,有人最近在培育毒株,好像做了一些化學分析實驗,但是試驗結果被銷毀了,樣本毒株也沒留下來,我總覺得好像有人在背地里做了些事(情qing)。”

    院長把手上的茶具放下來,這可不是小事(情qing)。

    瘋人院是個私營醫院,主張和諧發展,所從事的領域也不過是精神病的研究工作。

    雖然背地里有些不干淨的勾當,但那些事(情qing)根本沒人知道,為數不多的掌權者才知曉其中奧妙。

    培育毒株?

    那可不是精神病的研究領域,雖然很多年前曾有過類似的試驗,但只有很少一部分人了解內(情qing)。

    何況培育毒株也要有樣本才行,可是這些“樣本”是近期才送來的呀,就連蘭蘭都不知道,怎麼會有人發現呢?

    想到這里,院長覺得有必要去女病區的地下室看看了,那里隱藏著很多秘密,他可不想出紕漏。

    “走,女病區的地下室看看。”

    “去那干什麼?”

    院長沒有回答蘭蘭,他覺得那些神經毒劑的事(情qing),越少人知道越好,這也是楊總的意思,所以他沒有很高調,只是冠以醫療器械的噱頭讓人把東西存放在那里。

    等到用得上的時候再去按需分配,沒想到蘭蘭居然說有人在培育毒株,那肯定和那些神經毒劑有關聯。

    院長和蘭蘭火速趕到了女病區,直奔地下室的方向,到了地下室的門口,院長使了個眼色,蘭蘭很識趣地轉(身shen)走向遠處。

    院長不打算讓她知道太多,這里的鑰匙實際上也只有院長一人掌握,當初交給醫生過來開門存放毒劑,隨後又還到了他的手上。

    但是院長在開門的時候,不經意間發現這件地下室的門鎖有撬動的痕跡,更有幾處凹陷。

    這讓院長心神不寧,他趕緊打開門,隨著適應了屋內昏暗的光線,院長發現地上有一個破裂的鐵盒。

    神經毒劑流淌出來的藥液已經干涸,支零破碎的針管散落在地上,院長寒毛聳立。

    他從懷里掏出手絹捂在口鼻處,雖然知道這些神經毒劑已經揮發,空氣傳播也不會對人體造成什麼影響,但想想效果,院長還是很小心。

    伸手從地上撿起鐵盒,院長發現這個鐵盒是被人用蠻力打碎的,再看看旁邊,一個鐵棍就立在文件櫃邊上,院長點點頭,面沉似水︰

    “到底還是找過來了•••”

    院長有些懊惱,他數了一下破碎的針管,發現少了兩支,果然是被人取走然後培育了毒株。

    這就難辦了,院長又在地下室轉了幾圈,發現沒少其他東西,這就關上門出來了。

    “把警衛叫過來,嚴(禁jin)任何人靠近。”

    院長安排了一聲,隨後就獨自一人離開了這里,蘭蘭去準備工作,院長在走廊里走走停停,路過打招呼的醫生看到院長的表(情qing)很(陰yin)冷,都沒敢過來觸霉頭。

    走了一段路,想了幾件事,院長來到了藥劑室的門前,把門推開,他見到了李夢露。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