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你好國王 > 第116章︰崩壞

第116章︰崩壞



作品:你好國王 作者:莊糊涂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院長走進了李夢露的藥劑室,李夢露背對著院長正在發呆,好像很恍惚的樣子。完本耽美小說 www.ck101.tw

    “咳•••”

    院長咳嗽了一聲,驚地李夢露吧手中的試管摔在了地上,李夢露驚詫回頭,眼神中閃過一絲慌亂。

    “院•••院長,你怎麼來了?”

    李夢露尷尬地回應了一聲,然後彎腰想要把碎了的試管收拾干淨,院長走過來,接過掃把幫李夢露收拾地上的碎片,一邊收拾,口中還漫不經心地說︰

    “小李,最近工作怎麼樣呀?”

    李夢露很緊張,她刻意保持和院長之間的距離,听院長這麼問,她說︰

    “還好。”

    院長停下了手里的動作。

    如果按照往常,李夢露見到自己必定會問一句有沒有結果,這個“結果”自然是在問關于她父親的下落,但是今天的她,似乎很反常。

    “那就好,也別累壞了(身shen)體,加班要適度。”

    院長漫不經心的語氣里,也有刻意的成分,加深了“適度”兩個字的語氣,他把掃把放在旁邊,話鋒一轉︰

    “你去女病區地下室干什麼?”

    “沒有!!!”

    李夢露激烈否認,院長起(身shen)看著她。

    態度如此反常,又如此激烈,這就不得不加深了院長的懷疑,院長審視著李夢露,好久才開口說︰

    “你父親的下落,我會用心去找,但是你不要因為這個就耽誤咱們瘋人院的工作,更不要因為這個影響你我之間的關系,我是你的導師,我一直很關心你,地下室丟了幾樣東西,我就是來問問而已,你也別太多心,我是怕有人拿了那的東西,然後栽贓陷害,我來問你,也是讓你(日ri)後好規避風險。”

    院長說的話滴水不漏,李夢露點點頭,看到院長悲憫的神(情qing),她難免有些疑問解釋不清楚,卻無法開口。

    院長一直很貼心,對她的照顧也恰到好處,可這里發生的一切好像都指向院長參與其中,李夢露的信任也已經透支的一干二淨了。

    “謝謝院長的關心,我•••我會多多注意的。”

    李夢露低下頭,輕聲說完,轉(身shen)繼續忙起了自己的工作,院長看著李夢露堅定的背影,默默嘆了一口氣。

    旁邊桌子上的針劑和試管告訴院長,她已經在這里加班了很久...

    院長心中有了計較,卻不曾表露一絲半點。

    院長離開了,李夢露很惆悵,而遠處男病區的老悶,這幾天也很惆悵。

    小鹿按著院長的指示,經常去慰問南國,南國卻始終很沉默,他(身shen)上的淤青越來越多,人也越來越消沉。

    甚至有幾次小鹿去了,南國都沒有搭理他,他一直蹲在牆角自言自語,小鹿也沒有任何辦法。

    他和老悶說,南國(身shen)上和臉上的淤青,絕對是被人毆打出來的。

    老悶沒辦法,小鹿抱著試試的態度又把這些和院長說了,院長也是唉聲嘆氣。

    不過後來小鹿明白了,還是老悶告訴自己的,老悶說,鄭好的父母花了一百張拼圖要南國的腦袋,他(身shen)上的淤青,也許和這件事(情qing)有關系。

    南國很冤枉,這是很多人以為的,但老悶覺得南國今天遭受的一切,也有他自己的偏執成分在里面。

    南國千好萬好,唯獨不該那般固執。

    可事到如今,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只能盡快想辦法把他解救出來,哪怕是讓他好過一點。

    老悶的好心南國此時根本听不見,他只是在自己的病房里自言自語,時而手舞足蹈,時而沉思前事。

    他在這里度過了漫長的時間,雖然也不算太久,但足以消磨掉所有人的意志。

    孤獨和破敗,已經深深刻鑿在了他的心里,他選擇沉默,是為了厚積薄發,還是為了消沉到底?

    沒人知道,也沒人願意去揣測,南國剛剛送走了唉聲嘆氣的小鹿,此時的安靜,點綴了蕭索。

    小鹿離開不過半個小時,南國就迎來了放風的時間,他听到鐵門響起一陣聲音,眼楮卻始終緊閉。

    外面的走廊傳來壓抑的腳步聲,後樓的瘋子們伺機出動,渴求那為數不多的自由時光。

    南國不是像外界傳言的那樣不想出去,而是不能。

    答案隨著時間緩緩揭曉︰

    倏爾之間,三個壯男從鐵門外一閃而進,最後面的人用蠻力把鐵門關緊,這間病房再次與世隔絕。

    三個人走上前來,南國迎來了當頭棒喝︰

    “啪!”

    “小子,今天想怎麼陪哥幾個玩玩呀?胳膊還是腿?自己選一個吧?”

    南國看了一眼三個人,內心一片空寂。

    大老孫,祝老二,沙小三。

    正是當初南國用計陷害的三兄弟,本以為他們早都上了西天,沒想到被送到了後樓,他們堅持到了現在。

    南國算是迎來了自己的苦果。

    不過他也借此知道了後樓的規矩,是又蹊蹺又邪門,只要在房間內關好門,無論發出什麼聲音都沒事,但唯獨在走廊里,一丁點的聲音都是被(禁jin)止的。

    沒人知道原因,但大家都墨守成規,南國前幾天在放風的時候,剛走了沒多遠,就被三個兄弟給推搡回了自己的病房。

    他們說,終于找到你。

    南國沒有回應。

    三兄弟上來就是一陣拳打腳踢,過後惡狠狠地說要不是有人想讓他多“體驗”幾天痛苦的滋味,他早就死了。

    後來才明白,這種近乎于殘酷的折磨,是鄭好雙親的主意,他們下了一百張拼圖,要的就是南國的腦袋。

    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必須要先折磨他一段時間,這是南國活著的理由,也是他要死的原因。

    可他從未選擇反抗,只是蹲在牆角任由這三個暴徒對自己施加酷刑,連打帶罵。

    南國也從他們的痛罵聲中知道了當初的胡老大怎麼會出現。

    正是由于收了他們的拼圖,胡老大要找出南國的所在,原本胡老大在後樓的二樓,根本不可能來一樓這里。

    他冒了很大的風險來見南國,其實也不僅僅是為了拼圖。

    胡老大想要提醒南國,他本想和南國聯手一起逃出去,最終卻功虧一簣。

    胡老大“失蹤”還險些牽連了三兄弟,這才讓他們迫不得已自己出手來對付南國。

    拼圖丟了,還擔著(性xing)命的風險,三兄弟對那一百張的報酬志在必得。

    可是他們驚奇的發現,每天半個小時的痛毆,除了留下一點淤青,居然對南國沒有任何影響,這讓他們大為光火。

    每次打斷的胳膊,第二天就會恢復過來,甚至沒有骨折的痕跡,臉上的淤青雖然嚴重,可(身shen)體的狀況卻很健康。

    這讓三兄弟的憤怒中夾雜了幾分疑惑和恐懼,好在南國從不還手,三兄弟這才肆無忌憚。

    “我他媽踹死你,讓你當初坑我們,媽的等老子玩夠了,你就等死吧!”

    大老孫論起拳頭砸向了南國的後腰,南國的鮮血溢出了嘴角,臉色蒼白,還是沒有還手。

    足足打了半個鐘頭,要是換作一個正常人,也許早已經昏迷了,但是南國意志力驚人,他在苦苦支撐。

    好像是蓄力的姿態,但沒有爆發的準備,三兄弟習以為常,打了半個鐘頭,感覺時間差不多了,沙小三這就把鐵門推開,準備離開。

    “(奶nai)(奶nai)的,明天再來收拾你!”

    祝老二留下一句狠話,三個人閃出了病房,走廊深處一片死寂,南國滿臉鮮血,狼狽不堪。

    他在牆角趴了很久,喘息的聲音像是潛伏在(陰yin)影里的野獸,他的肩膀止不住的抖動起來,脖頸兒也已經僵硬(挺ting)直。

    這種顫栗的姿態一直在擴張加重,雖然很奇怪,但沒人能解釋這里發生的一切。

    但是如果有人看到南國現在的狀況,一定會大吃一驚。

    因為他的胳膊開始扭曲,傷口的鮮血在慢慢干涸,他的骨頭發出脆響的聲音,像是崩塌,又似是在重組。

    南國緩緩回過頭,對自己說︰

    “就靠你了。”

    “嗯。”

    南國站起(身shen),好像之前的傷口和痛楚已經消散,淤青還在,可精神並沒有很萎靡。

    他坐在椅子上,鐵門已經徐徐關緊。

    在鐵門還留有一絲縫隙的時候,南國發現正對面的病房有個人在看著自己,那個人歪著腦袋,像是在觀察自己的獵物。

    南國不認識他,可這個人卻一直在盯著南國。

    他的名字叫蔣先進,這是小鹿後來告訴南國的。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