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你好國王 > 第223章︰驚變!暴走的南國

第223章︰驚變!暴走的南國



作品:你好國王 作者:莊糊涂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這一切都要從鄒苟開始說起•••

    鄒苟自打回到瘋人院以後就覺察到這里有很多地方不對勁,在確認了傻子的癥狀後,鄒苟相信這里發生的事情早有預謀。完本耽美小說 www.ck101.tw

    但是他苦于沒有證據,貿貿然說出來也許會打草驚蛇,而且那個時候的南國也不會相信他。

    于是鄒苟遍訪了很多患者的病房,以求還原真相。

    終于,在莊孫子的口中,鄒苟了解到︰瘋人院很可能在暗中催眠過許多人!

    至于這個莊孫子是怎麼知道這些事情的,鄒苟也不清楚,他只是知道了這條結論,一條確信無疑的結論︰

    瘋人院的所有人都被催眠過!

    這又是一個很恐怖的人體實驗•••

    而之前鄒苟和南國他們一起離開瘋人院,在春天鎮的時候大家各有經歷,鄒苟在混亂中其實沒有馬上回站台。

    他找到了當初自己在博士後交流站的一位老朋友,咨詢了一些有關于“催眠”的專業問題。

    鄒苟在朋友的指點下終于確信,他們都被催眠了。

    只是這種被催眠的效果很難察覺。

    因為效果一直處于待激活的狀態,只有等被催眠的人完全接納了鋪墊的誘導行為,再由催眠的執行者說出“暗示”,催眠狀態才會被真正激活。

    這個“暗示”,便是昨天下午臨時召開的視頻會議,而通知大家的人,正是護士長芳芳!

    這可是一條隱藏在信任下的毒蛇!

    她終于是一口咬死了所有人!

    最讓人感到震驚和後怕的,便是催眠的“誘導”和“鋪墊”,原來正是瘋人院持續多年的、眾人每晚都會枕入夢鄉的歌聲!

    茶茶的歌謠!

    想到這里,鄒苟不禁聯想到了兒時听過的“笛子傳說”︰

    恐怖的魔笛拐走了孩子們,而茶茶的歌謠則蠱惑了所有人•••

    就在昨天下午,楊毅終于行動了,他就是那個驅使“吹笛人”的幕後黑手!

    他讓芳芳召集了所有人,當眾朗誦了茶茶的歌謠,那首“喚醒歌謠”。

    包括瘋人院的患者和員工,所有人都被激活了催眠的狀態,他們在歌謠中如痴如醉,沉浸其中。

    初听楊毅朗誦的歌謠的時候,鄒苟就已經瞬間醒悟了,可那個時候催眠的狀態已經被喚醒,那首歌謠激活了所有鋪墊和誘導,鄒苟想要制止,為時已晚。

    好在鄒苟當初在和朋友聊這些話題的時候,就已經讓朋友先行催眠了自己,朋友覺察到了他潛意識當中的異樣,于是利用二度催眠的手段重置了潛意識里的誘導鋪墊,鄒苟這才得以幸免于難。

    但是在視頻會議上,鄒苟還是不敢把這件事情說出來,他怕南國也被催眠了,而且他怕被楊毅知曉。

    也正是南國後來的忿忿不平,才讓鄒苟確信他沒有被催眠。

    當天晚上,鄒苟本想來找南國,試探一下他是否也被催眠了,但是剛走到辦公樓,鄒苟就看到芳芳帶著很多人在搬運辦公樓里的擺設和家居用品。

    壞了!

    他們開始行動了!

    當晚鄒苟以為南國躲過一劫,因為他沒有看到南國。

    後半夜的時候,他發現老悶等人已經被完全催眠了,行為和意識都被替換成不受控制的狀態,他覺得自己有必要做點什麼了。

    于是他把一切都寫在了紙上,想要找機會送到外界,誰知道一大早,南國自己又回來了。

    鄒苟急中生智,知道南國肯定無法理解這些事情,于是就給他注射了鎮靜劑,然後把“真相”放進了南國的衣服里。

    可是關于南國為什麼沒有被催眠,鄒苟還沒有結論,南國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他在瘋人院所有人的記憶中,只是一名患者,一個瘋子。

    他之前做的那些事情,那些記憶,也都被老悶和馬海取而代之,一切成就與他無關,他成了可有可無的廢棄物。

    南國變成了蔣先進,被關押進了後樓,那里即將成為他迎接謝幕的舞台。

    而12138號病房里,那名本就被關押的瘋子,他才是真正的蔣先進,可是所有人關于他的記憶,都被替換成了對南國的惋惜。

    這個“南國”的病房里,還有三具尸骨佐證了他所犯下的罪孽。

    他,再也不是他了,他也一樣。

    這一切,也許很早之前就開始醞釀,只可惜沒人察覺。

    楊毅還是沒有放過自己,想到這里,南國搖頭苦笑,配合著紙上的真相,他明白了一切。

    現在瘋人院已經步入正軌,所有露面的事情和對外工作都是老悶和陳教授負責,合同上的簽名也是老悶,自己已經毫無價值可言了。

    馬海可以料理好一切,沒有必要留下一個“前科隱患”,這是楊毅的判斷。

    怪不得當初楊毅執意要老悶簽字,原來他早都算計好了。

    茶茶的歌聲是誘餌,捕捉了所有迷惘的靈魂,楊毅利用茶茶的歌聲催眠了所有人,多少年積累下的心理鋪墊,讓人根本無從察覺。

    所以當他說出那首“喚醒歌謠”的時候,基本上是無人幸免,除了預先解除了催眠鋪墊的鄒苟,還有莫名其妙的南國自己。

    紙上的最後一句話,是鄒苟留給南國的懇求︰

    鄒苟發現茶茶是維系催眠狀態的“禍首”,如果想要解除這種催眠狀態,必須讓她停止歌唱,而且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恢復期•••

    “讓她停止唱歌,無論付出什麼代價,不然後果很嚴重。”

    這些人長期處于催眠的狀態,一旦習慣了,便會徹底淪陷,就連意識中的“本我”和深層次的“自我”都會被替換,所以鄒苟懇請南國,一定要讓茶茶“停下”•••

    想想這句話背後的含義,南國握緊了拳頭,淚如雨下。

    一個人的生,伴隨著眾人的隕落,還是為了不再辜負那個人,而去選擇背棄全世界。

    南國開始憎恨自己,憎恨自己的無能與無知。

    想不到楊毅留給南國最後的遺產,就是讓他來選擇茶茶的生與死•••

    可無論是哪種選擇,都逆轉不了南國被放逐的命運。

    他注定是一個瘋子,永遠也不離開,宛同茶茶歌謠里的悲壯,直至油盡燈枯。

    喀嚓•••

    鐵門外傳來了聲音,有人來探望他了。

    南國擦干眼淚,他看到了秦壽。

    “你也把我忘了對嗎?”

    南國哽咽著說,秦壽挑起眉毛︰

    “我好像記得咱倆很清白,我再沒賣相也不至于找一個瘋子吧?”

    南國想起了秦壽的性取向,也領教了他的殘酷。

    “那你來干什麼?”

    秦壽走進來,從兜里掏出了一支諾維喬克神經毒劑!

    他發現南國的束縛帶已經被掙開了,于是詫異地說︰

    “好小子這都能掙開?”

    南國看到了秦壽手上的神經毒劑,這是最新的三型諾維喬克神經毒劑,難道他是想把這個要用在自己身上嗎?

    “這可是最新型的,我這幾天才弄明白它的藥效,凝固被實驗對象體內的血紅細胞,延緩細胞衰老的速率,並且具備強效鎮定和降低新陳代謝的功效。”

    “什麼意思。”

    南國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秦壽陶醉地把玩著手上的神經毒劑說︰

    “換句話說,注射之後你就會保持靜止的狀態,一直到死為止,但是意識不會中斷,就像是人工干預形成的漸凍癥,你的新陳代謝會被壓制到最低水平,延緩衰老,最後維持這個狀態直至死亡,因為你在瘋人院就沒消停過,所以集團的人授意我可以自由支配像你這樣的病人。來吧!算我超脫你了,也好給當初的南國一個交代。”

    南國這個人在眾人的記憶里,早已成為對面12138號病房里的瘋子,承載了眾人的痛惜,他殺了三個人,永世難逃。

    當初留下的罪孽,終于還是要他自己消化。

    他為自己埋下了伏筆,一個沉重的伏筆•••

    而秦壽面對的這個男人,只不過是一個名叫“蔣先進”的瘋子,可以自由支配的實驗對象。

    這是多麼可笑的命運逆轉?

    此時秦壽說完,身後屋外忽然進來很多護工和護士,他們手上拿著更加粗厚的束縛帶,看樣子是打算強行給南國注射這種神經毒劑。

    南國閉上眼楮站起來,他是不可能屈從的,更不會任由別人再次捆縛自己的命運,他輕聲對自己說︰

    “我好累。”

    交給我吧•••

    當他再度睜開眼的時候,秦壽失聲驚呼,他仿佛看到了出籠的野獸,凶殘致命。

    啪•••

    秦壽手中的神經毒劑掉在地上,他後退兩步,眼神里充滿了惶恐與不安。

    南國慢慢走過來,每一步都仿佛是惡鬼臨凡,他掐住秦壽的脖子,兩條腿搖擺離地,秦壽昏迷不醒。

    把昏迷不醒的秦壽丟在一邊,南國轉身,黑暗再現。

    這時候護工們一擁而上,南國的嘴角浮現出獸性的假笑,青筋暴起的同時,再不見一絲溫柔。

    噗•••

    南國的拳頭像是鋒利的爪牙,獰笑的模樣令人感到驚恐。

    剩下的三五名護工拿著束縛帶想要控制南國,南國暴躁地撕碎了繃帶,還有他們的聲帶•••

    鮮血的墜落是沒有聲音的,軟到在地的恐懼是無力還擊的,南國用最殘暴的手法結果了病房里的所有人。

    顫抖的雙肩不受控制,他已然發狂,內心的苦楚始終無法釋放,那種想要恣意殺戮的暴躁一經挑唆,根本沒有回頭的可能。

    南國弓著腰,雙手垂地,鮮血橫流,他踉蹌著走出病房,見到了傻子。

    “你也要對我出手嗎?”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