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你好國王 > 第225章︰再見,國王

第225章︰再見,國王



作品:你好國王 作者:莊糊涂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馬海帶領他所忘卻的南國來到了病區的閣樓。+++女生必上網站 www.ck101.tw

    走廊上的鮮血無聲墜地,盡頭處的閣樓是心中的姑娘。

    也是瘋人院沉淪的信仰。

    馬海望著眼前陌生的男人,心底忽而生出某種不確定的感觸,眼前這個男人為什麼會給自己一種怪異的感覺?

    他的臉色蒼白堅毅,鮮血不斷從腹部涌現,整個人很頹廢,但眼神中的光芒卻無比清澈透亮。

    就在剛剛,馬海沖動了,他很好奇這個男人想做什麼,于是馬海丟給他一套沒有沾染鮮血的衣服,然後帶著他來到這里。

    路上有馬海作掩護,並沒有人發現,都以為財大氣粗的馬老板有什麼事要去辦,但他們不知道馬海身邊的那個男人就是大家正在極力追捕的“蔣先進。”

    南國踉蹌地走過去,閣樓近在眼前。

    馬海一言不發,沉默地看著南國把閣樓的門打開,茶茶正在窗邊歌唱,周圍的冷漠讓人心傷,南國來了,他要做出選擇。

    南國捂著腰腹,那里的痛苦讓他萬分難熬,可他不願再次喚醒內心的野獸,因為他怕會傷害到自己的信仰。

    他來到茶茶的身後,茶茶的歌謠依舊美妙。

    南國用發顫的左手從兜里掏出了一支神經毒劑,馬海在驚詫中暗自揣摩,南國的淚水在痛苦中煎熬•••

    我要你

    我要你在我身邊

    我是你的姑娘

    這夜的風兒吹

    我的情郎你在何方

    帶我遠走高飛

    飛向寂靜的天堂

    •••

    南國握緊了手中的神經毒劑,他很痛苦,這種痛苦從**蔓延到心靈最深處,楊毅留給他的選擇太過殘酷,讓他無法面對。

    可是最終,南國還是沒能下手,他怎能再一次辜負茶茶?

    啪!

    南國望著手中的試管,那里面毒液流淌,那里面肝腸寸斷。

    他走到茶茶的身後,歌謠不再,黑夜再臨。

    南國從後面輕輕抱住茶茶。

    茶茶沒有反抗。

    她順從地仰過脖子,貼在背後南國的胸膛上,南國感受到了芬芳與悸動。

    “我帶你走,再也不分開•••”

    南國堅定地抱住茶茶,用盡全身力氣把茶茶抱起來,胸腹處的傷口又一次撕裂,血涌如注。

    “你要干什麼?”

    馬海很緊張,他看到眼前的瘋子把茶茶抱起來了,他很痛苦,但更堅定。

    “我要帶她離開!”

    南國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但他選擇孤注一擲。

    馬海沒有說話,沉默轉身,下一個地方,就是後花園了。

    他不擔心南國帶走茶茶,因為不可能。

    這個瘋子的傷勢很嚴重,再不及時治療,他很可能會因失血過多致死。

    最重要的是•••

    他抱著茶茶去後花園做什麼?

    馬海想要知道。

    難道他想拉著茶茶同歸于盡?

    從屋子里出來之前,馬海趁南國不注意把地上的槍揣進了兜里,他還是留了個心眼︰

    如果接下來的事態不受控制,那他的選擇必定很果斷。

    南國臉色蒼白身形搖晃,懷里的茶茶表情甜美,她閉上眼楮,任由南國將她擁入懷中,在黑夜中穿行出一道光明。

    三個人來到後花園,路上的時候有人看到了他們,南國抱著一個人,行動又那麼勉強,自然引人注目。

    很多人沒有見過茶茶,她從未駕臨人間,她是瘋人院僅存的美好,束之高閣的美好。

    這樣下去,怕是要被發現了•••

    馬海這樣想,南國始終沉默,跟在馬海的後面,這是一種信任,不知道是痛昏了頭還是孤注一擲的掙扎。

    站在後花園的門口,馬海看了一眼身後,有人正在張望這里,南國跌跌撞撞,把茶茶放在旁邊,轉身撲倒在一座墓碑前•••

    在馬海被替換的記憶中,他並不知道這座墳墓下面的秘密•••

    “你在干什麼?”

    馬海悄悄摸到了兜里的手槍,生怕眼前的瘋子拉著茶茶做出出格的舉動,這可是南國的女人,他決不允許“其他人”染指。

    南國跪在地上,用悲涼的目光望著馬海,他還是沒有忍住,極盡落寞的聲調里,那些所謂的真相無比可笑。

    “你說我們被催眠了?你才是真正的南國?而且•••你要帶著她離開?從這里?”

    馬海陰沉地問南國,南國點點頭,回頭開始用雙手刨挖面前的墳墓,墳墓下面,是最後的出路。

    想要阻止,因為荒謬,最終沉默,因為荒唐。

    馬海站在南國的身後,他把槍舉起來,南國听到了,但是沒有回頭,馬海靜靜地看著他,不知道為什麼最終又把手垂下來了。

    南國的雙手已經沾滿鮮血,指甲崩裂,眼角的淚痕包含有堅毅與滾燙,他沒用被傷痛擊倒,他發誓要逆轉這一切。

    全身上下沒有一處神經不散發出痛苦的感覺,像是灼燒般的撕裂感在南國周身肆虐,他用了半個小時,終于把墳墓刨開了。

    一條深邃陰暗的地道重現人間,再臨地道,沒想到卻是訣別。

    南國苦澀地自嘲著,他回頭用沾滿鮮血的雙手拉扯茶茶,茶茶歪著頭,眼神清澈明亮,還有幾分好奇。

    “我們去哪?”

    “遠走高飛。”

    南國抱緊了茶茶,一步一踉蹌,兩個人站在了地道口。

    馬海震驚地望著那個地道,這是怎麼回事?

    哪來的地道?

    他怎麼會知道這個地方?

    該不該阻止他?

    為什麼•••

    為什麼自己會有不忍的感覺?

    馬海站在不遠處左思右想,正是躊躇不定的時候,後花園一下沖進了不少熟悉的身影。

    老悶帶著陳教授,蘭蘭和秦壽,彪子和小鹿,瘋隊長和芳芳,還有人群最外圍神情緊張的鄒苟和亢奮的黃瓜•••

    他們全都來了。

    全都來•••

    阻止這個瘋子!

    “呔!放下那個姑娘!有什麼沖灑家來!”

    彪子暴吼一聲,南國回頭,看到了大家,慘然一笑。

    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眾叛親離。

    彪子此時很憤怒,來之前她臨時用樹枝削成了一個粗糙的標槍,二話不說就扔了過來。

    “不•••”

    鄒苟想要阻止,可是已經太晚了,標槍甩出,擦過南國的肩膀,鮮血再次噴涌出來,這一次的南國沒有還手,也沒有躲閃。

    身子晃悠了一下,南國勉強站住,臉色由白轉黃,再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也許他真的就要死在這里了•••

    可他還是很倔強,把茶茶保護在身後,始終不說話。

    彪子出手的時候也有顧及,怕誤傷到茶茶,所以標槍的力道有些偏離,這時候小鹿說︰

    “要不一起上把他按倒?”

    老悶憤憤不平地說︰

    “對!一起上,給南國一個交代,當初南國千叮嚀萬囑咐要咱們看護好他,還是惹出這麼大的亂子,把傻子都打昏了!不能放了他!”

    “是啊!南國當初寬宏大量,想不到這個瘋子如此喪心病狂,這次不能饒了他。”

    “喔喔喔!”

    “把他交給我吧,我有好幾種辦法折磨他•••”

    舊日的友人吵鬧不斷,慢慢向南國靠攏,那些嘈雜的聲音里,唯有一道憐憫的目光來自于鄒苟,他想開口,無奈力不從心。

    這種眾叛親離的崩壞讓人心生絕望,南國的冷笑浮現在臉上,他抬頭望天,黑暗中從未誕生過希望。

    也許,真的到頭了•••

    南國落下一滴眼淚,慢慢圍攏過來的“朋友們”摩拳擦掌•••

    黑暗降臨的前夕,眾人身後忽然傳出一聲尖嘯的槍響!

    啪!

    眾人驚異回頭,他們看到了馬海。

    槍口朝天,馬海面無表情,但是語氣毋庸置疑︰

    “放他走。”

    南國轉身,孤傲決絕。

    “你瘋了?放他走?他可帶著茶茶•••”

    老悶著急大喊,可是話還沒說完,馬海的槍口便對準了老悶•••

    這一次,再不用多說,馬海心意已決,要放走這個瘋子。

    南國已經抱著茶茶轉身走下台階,身後被牽制住的眾人紛紛注目,他們的送別里有憎恨,有不甘•••

    流放的下場終究沒能幸免,南國此時心如死灰,只想逃離人間,他抱著茶茶,走進了地道。

    上面的世界與他再無關系,他化身成了潮濕地道里的老鼠,裹挾著公主,奔向嶄新的開始。

    地道的潮濕與泥濘,身上的痛苦和悲涼,無論是哪一種情緒最終都演化成不可抵擋的哀怨,沖潰了南國心底所有的高傲。

    他是敗亡的國王,與全世界反目成仇。

    堅持,就快了,就在前面•••

    南國的意識開始模糊,周圍不變的黑暗讓人有一種塌陷的錯覺,懷里的茶茶美好如初,她唱起了歌謠,悠揚悅耳。

    那種渾渾噩噩的感覺,在歌謠的沖擊下最終抵消了意志,南國在無力中摔倒,冰冷與黑暗侵襲進腦海,他再也走不動了,就此止住。

    恍惚中,他感覺茶茶站在自己面前,拖拽,摩擦,痛苦,迷惘,沉淪•••

    光明近在眼前,舊日從此消散。

    他沉沉睡下,宛如在神明的裙擺下安眠,這是最後的祈禱,希望從未誕生,這夜的歡歌,升起了嶄新的黎明。

    •••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