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你好國王 > 第264章︰解圍的人

第264章︰解圍的人



作品:你好國王 作者:莊糊涂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釘子今天出門沒看黃歷,走到哪都能踫到南國,他開始想南國是不是屬于那種召喚系的氣體了,怎麼無處不在?

    剛才他從茶茶的小店出來,臉色鐵青,又急又氣。(((請收藏備用網址 www.hjw.tw)))

    上面交代給自己的事情一件都沒辦成,實在不知道該怎麼交差,就連身後的小弟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了。

    “算了,找個地方吃點吧,研究下回去怎麼交差。”

    釘子惱羞成怒,可是又不敢和傻子動手,只能悻悻作罷,看到對面有家飯店,也沒怎麼注意招牌就帶人進來了。

    還能是什麼飯店?

    正巧,那個時候大頭還在宿舍養傷,今天的生意全靠王大旺一個人支撐,他的心情也很不好。

    三個服務員,一個請假兩個曠工,這可是社稷不穩的征兆,王大旺在考慮晚上要不要開一次員工大會來提高“臣子們”的積極性。

    總靠著克扣工資來鞏固江山社稷實在不夠穩妥,最重要的是王大旺發現扣工資已經滿足不了他了。

    因為這三個人的工資已經沒有可供發揮的余地了,尤其是大頭,他已經練就了一顆金剛不壞的強大內心,任憑王大旺百般摧殘他也沒有忘了初心。

    所以王大旺今天很惆悵,三名臣子全都沒上崗,倒是要他一個“大王”在這頂班,這讓大王很不爽。

    “哎喲,來了,您里面請。”

    看到有客人上門,王大旺熱情招呼,可是認出了釘子之後王大旺又開始變得戰戰兢兢了。

    怎麼是他?

    釘子也認出了王大旺,當初在春湯溫泉曾有過一面之緣,好像這個胖子和那個叫南國的也認識。

    “嗯?”

    釘子的眉毛挑起來,南國和傻子他是不敢得罪,可不代表王大旺也能在他這里得到豁免。

    王大旺後很緊張,釘子正要發難,身後的門開了,釘子像是有預感一般慢慢回頭,發現是南國,忽然感覺踏實了。

    該來的跑不了,想跑的躲不開,釘子已經認命了。

    其實南國也很詫異,怎麼又踫上了?

    “咱倆是不是犯沖?”

    南國認真地問釘子,自顧自拉過來一把椅子,傻子看著釘子,和顏悅色地說︰

    “智障•••”

    釘子身後的小弟看看大哥的表情,再看看對面的敵人,這就明白了該怎麼問了︰

    “大哥,走前門還是後門?”

    釘子的臉上火辣辣的,他實在不想就這麼善罷甘休,可是他那套恐嚇的手法對傻子完全不起作用,加上這個叫南國的人眼中總閃現出讓人畏懼的光芒,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

    釘子氣得跳腳,真想現在就沖上來拼命,南國撐著肩膀百無聊賴,王大旺松了一口氣,看來釘子對那天的事情心有余悸,這就好辦了。

    身後小弟的問話讓釘子很沒面子,再這麼下去他的大哥形象基本上就要“一泄如注”了。

    “閉嘴!”

    釘子回頭呵斥,三個小弟灰頭土臉,再回身的時候釘子擺出往日的凶狠姿態。

    “踫到三回你都來找我麻煩,今天看來是要有個結果了。”

    釘子咬牙切齒,南國無動于衷,因為他已經從釘子的窘迫中看出了這個人的真正實力。

    銀樣蠟槍頭罷了。

    “你想怎麼樣?”

    南國百無聊賴,釘子從旁邊地上撿起了拖把,“嘎巴”一聲掰斷,身後的小弟屏氣凝神,興奮難耐,終于要看到大哥出手了!

    南國抱著肩膀,王大旺的腦海中快速跳動起一串數字。

    “我就問你敢不敢跟我像個爺們一樣比試比試,不敢的話趁早滾蛋!”

    釘子說話的時候把牙都快咬碎了,其實這些年他過得也不痛快,沒少拿自己開刀,就為了不給別人造成不必要的困擾,他的苦心誰人能知?

    顫抖的雙手拿著拖把,釘子下定決心今天要給南國一個厲害瞧瞧,南國問︰

    “比什麼?”

    听南國這麼問,釘子二話不說,拿起拖把就往自己腦袋上招呼,結果也不知道是因為激動還是什麼,用力過猛之余釘子晃悠了好半天才站穩,身後的小弟把他扶好,釘子頭破血流,面目猙獰︰

    “敢不敢對自己狠點?”

    “不敢。”

    南國很淡定,釘子終于听到了他心里想要的答案,興奮難耐地說︰

    “那還不給我滾?”

    “不。”

    南國依舊很淡定,釘子的下巴開始發顫,照著自己腦袋又來了一棍子,王大旺看著都疼。

    南國真是沒話說了,像這種對自己的心狠手辣他確實學不來,釘子又給了自己一記重擊,眼眶里的假眼球都被打出來了,滾落在地上無比駭人。

    王大旺心疼不已,趕緊打圓場︰

    “行了行了,阿南你感覺跟釘爺道個歉,都是誤會,說清楚就算了,真鬧大了也不好收場,他要是真死這了算你的還是算我的?”

    釘子踉蹌地站在桌子邊,頭破血流依舊保持著視死如歸的狀態,小弟們的情緒也都被點燃了,激動之余紛紛表示要釘子再給他們露一手•••

    南國開始懷疑這些人的真實意圖。

    “哎我說,咱倆完全沒矛盾啊,你為什麼一定要我怕你呢?”

    南國實在是不知道釘子怎麼想的,釘子的語氣很蒼涼︰

    “我要所有人都怕我!”

    “為什麼啊?你對殘害自己有快感還是怎麼的?”

    釘子慘笑起來,高高地舉起拖把,看樣子是打算給自己再添點彩頭,小弟們報以鼓勵和期待的目光,王大旺瞥過頭,傻子掌聲鼓勵。

    就在釘子打算給自己致命一擊的時候,飯店的門開了,眾人紛紛回頭。

    “阿南?哎?釘子你怎麼也在?”

    悅耳的聲音傳來,清脆如珠,南國回頭,看到了熟悉又陌生的姑娘。

    “悠悠?”

    南國很意外,悠悠怎麼找過來了?

    悠悠笑嘻嘻地走進來,手上還拿著一疊文件,和南國打了一聲招呼,開始審視面前慘不忍睹的釘子。

    “你們也認識?”

    南國皺著眉頭問悠悠,可是剛問出來就後悔了,這不是廢話嗎?

    她弟弟的人馬她怎麼能不認識?

    該不會也是來找麻煩的吧?

    南國有種很不好的預感,悠悠倒沒急著解釋,她也皺著眉頭問釘子︰

    “你有跑這來作死啦?誰惹你了?”

    “呂•••小姐!”

    釘子把手上的拖把丟在一旁,身後的小弟露出失望的表情,釘子在面對悠悠的時候很拘謹。

    畢竟身份懸殊,他可不敢得罪悠悠。

    “說,你來干嘛了?”

    悠悠咄咄逼人,把文件放在桌子上,南國看到合同上有“土地開發”幾個字,其他內容並沒有看清。

    “我就是•••來•••來吃飯。”

    釘子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悠悠揚了一下脖子說︰

    “吃飯?吃飯用把自己禍害成這樣?”

    “我••••”

    釘子很緊張,手足無措,悠悠轉念一想也猜出來了,這些地痞流氓找茬還需要理由嗎?

    “算了你回去吧,別在這礙眼了。”

    悠悠的指令不容置疑,釘子點頭哈腰,撿起地上的眼球就要帶著小弟離開,可是剛走到門口,如釋重負的心情又被悠悠一句警告給攔截了︰

    “等等!”

    釘子大氣都不敢出一下,悠悠眯著眼楮的樣子讓他渾身發麻。

    “我警告你,少帶著我弟弟出去鬼混,真出意外了,沒你的好!”

    悠悠經常這樣警告釘子,釘子雖然很畏懼,但也習慣了,應付了幾聲就被身後小弟們簇擁著推開飯店的門走了。

    “你來做什麼?”

    南國問悠悠,他不在乎釘子,對面前這個神奇的姑娘總會給他一種別樣的情緒,無事不登三寶殿,他很好奇悠悠來干什麼。

    “路過呀,我來拿文件,想起你在這就來看看,剛好我的助手去買飲料了,怎麼樣?幫你解決了釘子你還不謝謝我?”

    悠悠洋洋得意,王大旺自始至終沒有說話,南國哭笑不得,一來二去的他倒欠了人情了?

    不過也好,要是悠悠沒出現,天知道今天這事會怎麼收尾。

    還在想怎麼回答,飯店的門又被推開了,一條嗷嗷待哺的“尼羅鱷”走進了城北飯店,南國驚聲呼喊︰

    “是你!”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