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哥哥萬萬歲 > 路燈下的小姑娘

路燈下的小姑娘

作品:哥哥萬萬歲 作者:劍沉黃海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哥哥萬萬歲最新章節!    PS︰新萌娃出現,此外還有許久不見的唐糖。

    狗狗公園是個好地方,這地方不僅狗多,而且小朋友更多,很多沒有狗狗的小朋友也跑來這玩,蹭狗玩,還蹭小朋友,專門搭訕。

    所以某種程度上,狗狗公園可以說是小朋友們的交友公園,如果老頭老太太們不在公園的北角搞相親角的話,那更完美。

    這天,夕陽正掛在海平面上,碧藍的海水波濤蕩漾,大群的海鳥在海風飛翔,散步的人們悠閑地沉浸在這座沿海公園的美景。

    “好像雞蛋黃 。”

    穿著背帶牛仔短褲的糖果兒目不轉楮地盯著海上的落日,良久吧唧吧唧嘴,飛快地抬手抹了一把,忽見小霜在看著她,用力一吸,把最後一絲口水吸進去,爭取不留下痕跡,然後對著小霜   尬笑。

    “5歲半的唐糖小朋友還流口水,而且是對著太陽流口水,說出去難以置信吶。”唐霜毫不留情地嘲諷。

    “大壞蛋!”糖果兒從不認慫,她就沒怕過誰,“都怪你!”

    “怪我?是我讓你流口水的嗎?說,你是想吃太陽,還是想吃這里的狗肉?”

    “嗯咦~嗯嗯嗯嗯嗯~啊滋滋~……”

    糖果兒虎著臉,又在召喚汪汪隊對付他,這是個多沒有愛心的小霜啊,竟然又想吃狗狗,狗狗那麼可愛!

    唐霜哈哈大笑,猖狂地說︰“汪汪隊?汪汪隊都是狗子,來一只我吃一只,吃到它們全軍覆沒為止。”

    語言上的威嚇已經不管用了,現實逼著糖果兒非動手不可,她立刻唆使腳邊的白色狗子沖鴨。

    “晶晶,上!”

    “汪汪汪~~~”

    白晶晶象征性地叫了三聲,立刻沖進了一叢黃色小花,假裝要懲惡揚善,因為那里有一只棕色的泰迪犬,正在追蜂趕蝶,破壞生態!必須制止!

    她最喜歡欺負泰迪犬,這狗子凶巴巴的,像極了她的大主人,欺負起來很有成就感。

    狗子不听話,糖果兒只能自己上,作勢要抱住唐霜的大腿啃。

    唐霜趕緊開溜,糖果兒凶巴巴地追在身後。這個小胖妞依然靈活肆意,好難甩掉哦。

    忽然,追擊的糖果兒嘎吱一聲,猛然剎車,停在原地,看向靠海的欄桿處,那里,有兩個小朋友,其一個也看到了她,和她對視……

    糖果兒仿佛看到了小號的自己,想玩一玩,撇掉唐霜,跑過去,看清了看清啦,圓嘟嘟的,萌萌的,小小的,和她1歲的時候特別像。

    對方也看到了她,驚奇不已,大眼楮瞪得大大的。

    “師師,你看,這個小朋友學我呢。”她拉了拉身邊另一個小女生的袖子,招呼來看山寨版啊。

    糖果兒吃驚地張大嘴巴,看到了兩個一模一樣的小朋友,而且!

    “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竇竇。”

    “吃飯睡覺打竇竇?”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姐姐。”

    “……”

    竇竇一臉懵圈,竟然有人佔她便宜,不知道她的厲害嗎?

    糖果兒問師師︰“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師師甜甜地笑道︰“我叫大姐姐。”

    “……”

    糖果兒一臉懵圈,竟然有人佔她便宜,不知道她的厲害嗎?

    三個小朋友相互試探,在海邊聊了起來,糖果兒把白晶晶叫過來,炫耀她有條狗子,在狗狗公園,沒條狗子都不好意思來,而竇竇師師身邊沒有狗子,她可以借給她們玩,但必須先叫她姐姐。

    竇竇朝一片小樹叫了一句巴拉巴拉小魔仙,風一樣的跑出來一條狗子。這是條大狗子,比白晶晶大。

    咦?又跑出來一條!

    是兩條!

    竇竇和師師一人牽一條。

    糖果兒︰“……”

    1VS2,糖果兒吃虧,吃虧是不可能吃虧的,她把唐霜叫過來,一手牽著他的褲子,一手牽白晶晶,得意非凡,雖然沒說,但是意思很明白了,看,她也有兩條。

    唐霜沒發現糖果兒的小心思,不然今天糖果兒要喋血在狗狗公園里。

    唐霜問竇竇師師︰“你們大人呢?”

    竇竇心直口快,脫口而出︰“大象去相親啦,在那里。”

    小手指向北角,也就是著名的相親角。

    為了相親這麼拼嗎?小孩子都丟掉不管??!!

    唐霜︰“我帶你們過去吧,小朋友們沒有大人在身邊會好危險的。”

    “O。”

    師師主動伸手,讓唐霜牽著。竇竇瞪大眼楮,把她拉到一邊,巴拉巴拉,大意是你介個小不點你不怕被壞人拐跑了嗎,你丟了我當姐姐的要哭死鴨,說話的聲音大到兩米遠的唐霜和糖果兒一字不落听到了。

    糖果兒抬頭看向唐霜,和他對視,哈哈大笑,又賊兮兮地小聲說︰“小霜,大家都知道你是壞蛋呢,你介個家伙 ,倫家都不想說你了,你自己想想腫麼肥事叭。”

    完全是一派唐三劍的語氣和做派,讓人特別想反抗。

    唐霜心灰意冷,好意一片,卻被小朋友這麼說,轉身就走。

    “小霜你別跑呀,糖果兒要你呢。”糖果兒追上去,一邊嘲諷一邊安慰,好一個殘忍的小人兒啊。

    竇竇和師師見狀,咦,怎麼回事,怎麼就走了。

    師師對竇竇說︰“竇竇,我們會丟的。”

    竇竇抓了抓嬰兒肥,忽然說道︰“我好想吃西瓜啊。”

    師師︰“……”

    她拉著突然想吃西瓜的竇竇追上糖果兒,跟著他們走,看來看去,唐霜這個人長的比較讓小朋友放心。

    唐霜不是那麼小氣的人,把竇竇師師帶去相親角。好一個相親角啊,老頭老太太也太多了吧,一見他出現,立刻好幾個擁上來,七嘴八舌地問唐霜多大了身高多少體重多少有沒有三高做什麼工作要不要看看他們家的閨女……不要緊的,有孩子也問題不大。

    “我家閨女就喜歡長的帥的。”

    糖果兒不嫌事大,慫恿道︰“小霜,上!你行的,你棒棒的你知道嗎?”

    竇竇也是人來瘋,見狀笑嘻嘻地大聲說︰“上,上鴨,小霜你沖鴨,找一個女盆友回來,給我們做西瓜吃。”

    只有師師站在一旁,只笑,不說話,沒有落井下石。

    兩個頭上長角的小惡魔煽風點火,現場的氛圍更熱鬧了,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來了個這麼帥的小伙子,有四個閨女也能容忍啊。

    四,四個?等等!四個?

    唐霜低頭一看,哦豁,只見竇竇師師手牽著手,一旁的糖果兒也沒閑著,手里也牽著一個小不點。

    哪來的?

    唐霜以為是現場哪個大爺大媽家的,結果等他落荒而逃時,糖果兒竟然把人家也牽來了。

    唐霜沒好氣地說︰“糖果兒你怎麼回事?小朋友也能隨便牽嗎?快點把人家送回去。”

    他同時打量這個小朋友,比糖果兒小一號,比竇竇也小一點,和師師差不多,看起來瘦,三個小朋友都是長頭發,而這個是短頭發,只到脖子處,穿的是一套紅色運動服,胸前有“華”兩個大字的那種,黑黑的,眼楮大而明亮,小巴尖尖,被糖果兒牽來後,一直很安靜,像個乖寶寶似的。

    “不是倫家牽來的,是她自己牽倫家的!”

    糖果兒叫屈,她也是莫名其妙就被牽了手手,要不是看在同是小朋友的份上,她哪會這麼隨便呢。

    竇竇眼楮在這個小朋友身上亂瞄,對糖果兒說︰“哈,我知道啦,她是地里鑽出來的!”

    糖果兒難以置信地看著她︰“哈?”

    心想這個小朋友是不是傻?

    竇竇充分展開想象力,見眾人鄙視她,很不服氣,大聲說︰“哈,我知道啦,一定是從大海里跑出來的。”

    “蛤?”

    “蛤?”

    這回糖果兒和師師都滿是嫌棄。

    竇竇很不滿意眾人這副表情,振振有詞地解釋,大象說大海里有美人魚,那這個小朋友可能就是美人魚,不過……

    “她不像是美人魚哈,    ~~~她黑黑的……”

    她說著,忽然一直不說話的神秘小朋友開口了。

    “你個瓜娃子你才黑黑的哦,你個哈痴痴,憨憨~~~~”

    一口的四川話,听的三個小朋友滿腦子的問號,只有唐霜听懂了,這是再罵竇竇是個傻瓜蛋子呢。

    “小朋友你說什麼?”竇竇沒听懂,還自認為她是在同意美人魚的說法。

    小朋友又開口道︰“你是個哈痴痴,神戳戳的,我就是美人魚 ~~天天泡水里我白得很。”

    糖果兒︰☉(?◇?)?

    竇竇︰(Q。)в?

    師師︰(??_??)?

    濃郁的四川話,讓三個娃子沒一個听懂的。

    忽然竇竇又自作聰明地哈哈大笑,說美人魚就是這麼說話的。

    糖果兒看看竇竇,看看神秘小女生,又抬起頭看看唐霜,忽然沒忍住,伸手捏了捏竇竇的嬰兒肥,圓嘟嘟軟乎乎紅暈點點。

    “手感好極了。”糖果兒笑嘻嘻地說,這是唐霜捏她的嬰兒肥後常說的一句話。

    竇竇︰“……”

    唐霜問神秘的黑黑的小美人魚︰“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糖果兒插話︰“她听不懂我們的話呢,我們是人類嘛。”

    “又一個瓜娃子。”小女生嘀咕一句,回答唐霜︰“我叫小白 。”

    糖果兒︰“……”

    唐霜忍著笑問︰“會說普通話嗎?”

    小白︰“會說,普通話是我的強項 。”

    竇竇歡呼雀躍,說她听懂了,她也會美人魚的話了。

    師師勸她冷靜點,因為她們都听懂了,這是普通話說的,誰沒這點本領呢。

    竇竇︰-_-||

    唐霜問︰“你爸爸媽媽呢?”

    小白︰“沒見過。”

    “……”唐霜︰“那你是和誰來的?”

    “我舅媽。”小白說,“她叫小皮球,圓溜溜,馬蘭花開二十一。”

    “蛤?”這回唐霜也傻眼了。

    反而是三個小朋友歡快地接上了。

    “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這里有了分歧,師師認為是三十一,糖果兒認為是三十二,問竇竇,竇竇說是五十八。

    算數個個驚人啊。

    經過唐霜追問,才得知小白的舅媽叫馬蘭花。

    這名字夠別致的,唐霜心想,問︰“那她人呢?”

    小白說買水去了。

    放她一個人在這里唐霜不放心,便帶著糖果兒,以及還沒找到相親的哥哥的竇竇師師,就在這玩。

    出門時就一個小朋友,沒一會兒屁股後面留跟了四個,狗狗公園里的小朋友真好搭訕啊,甚至不需要搭訕,主動就有黏上來的,跟領流浪小狗似的。

    小白指著白晶晶問︰“這是誰家的狗子?”

    糖果兒得意地說是她的。

    小白蹲下來和白晶晶玩,問糖果兒狗子叫什麼名字,得知是白晶晶。

    “哦豁,我也叫小白咧。”

    竇竇把小H拖過來,湊到小白和糖果兒身邊︰“看,這是我的狗子。”

    小白摸摸小H的腦袋,師師也湊過來,對竇竇說︰“竇竇,這是我的狗狗。”

    竇竇︰“……小H是我的,你的是小O。”

    師師說︰“這是小O。”

    “……”竇竇。

    師師又說︰“竇竇,小H也是我的,你輸給我了。”

    “……*&%¥#@*&%”

    竇竇口吐一堆嬰語,樣子很不爽。她見糖果兒和小白都在看她,十分沒面子,便摸摸師師的小腦袋︰“叫姐姐。”

    師師乖乖地喊了一句姐姐。

    竇竇得意地說︰“妹妹是姐姐的,你是我的,你的狗狗也是我的。”

    糖果兒對這句話很認同,她的口頭禪就是哥哥的就是妹妹的。

    四個小朋友你一言我一句,聊嗨了,一會兒後又撒歡亂跑,小白嚷嚷大叫︰“丁丁貓兒,丁丁貓兒不要走 。”

    唐霜從沒听說過丁丁貓兒是什麼,眯著眼楮看去,只見小白追的是一只蜻蜓。

    ……

    太陽漸漸落到海平線下,染紅了一大片,真像個壯士倒在了深海里。

    小朋友們在身邊亂跑,糖果兒的歌聲被海風吹來,听的唐霜捏起了拳頭想打她。

    “我家住在黃土高坡,我爸是我媽表哥,還沒結婚就偷偷摸摸,一不小心有了我,有了……”

    忽見唐霜臉色不善地盯著她,嚇的把後一句改了。

    “先有了小霜,才有了糖果兒。”

    竇竇好的不學,壞的學的特別快,一下就記住了這首大逆不道的歌,回到家里肯定要因此挨揍。

    小白也學的很歡快,嚷嚷的特別大聲,這也不是個省油的燈。她看著夕陽西下,忽然說︰“天黑了,要吃莽莽了。”

    師師問︰“吃什麼?”

    大海里有魚跳出水面,小白說︰“大海里好多魚擺擺哦,我想吃莽莽。”

    師師問︰“你想吃小魚?”

    小白︰“不是魚擺擺,是吃莽莽。”

    師師看著她愣了好一會兒,萬千疑問最後凝聚成一個“O”。

    听不懂,你說什麼就什麼吧。

    唐霜連蒙帶猜,大概知道是什麼意思,問︰“你是想吃飯嗎?”

    果然,小白點頭。

    糖果兒盤點她午吃了什麼好吃的,竇竇對這個話題特別感興趣,放過差點要發飆的白晶晶,也跑來盤點。

    “你咧?”靜的師師見小白不說話,主動問道。

    小白︰“我吃了個苞谷。”

    這又是什麼?小朋友听不懂。

    小白今天就吃了一個玉米,其他什麼都沒吃,現在餓的慌慌張張,看到海里的魚就想吃魚,而且,買水的舅媽去了好久都沒有回來。

    天已經黑了,路燈亮了起來,小白站在燈桿下,已經沒了剛才的活潑歡快,眼神茫然地四處張望,尋找消失的馬蘭花。

    PS︰小白是新書的女主角,18號發書,請支持哦。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