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第一狂妃 > 第3280章 七王爺

第3280章 七王爺

作品:第一狂妃 作者:豆娘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第一狂妃最新章節!    看見來人,椅上安然而坐的輕歌終于露出了一絲笑。

    她在四海城听說七王妃來參加拍賣會時,立即喊熙子言去神月都找五王雷神。

    雷神是個听師父話的好徒兒,做事果然迅速,把七王妃在血舞樓丟失雲神五億的事說了後,又添加油醋地說七王妃來四海城花重金拍荒地。

    七王爺得知,二話不說進了幽靈隧道,趕來了四海城。

    幽靈隧道通往千族的各個地方,正因為如此,七王爺才能及時趕來。

    輕歌心里明白,她暫時殺不死七王妃,小打小鬧反而浪費時間,不如看一出好戲。

    七王爺看見王妃用法杖對一個高等位面修煉者動手,一揮袖,法杖之力全部收了。

    劉芸嫦後退數步險些跌倒,藍尾及時扶住了劉芸嫦,“將軍,你可好?”

    劉芸嫦面色煞白搖搖頭,冷漠地看向了王妃,這……便是神月王妃的實力嗎?亦是她和高階強者之間的真實差距!

    “王……王爺,你怎麼來了?”七王妃拿著法杖的手都在顫抖,這個時間,王爺應該在處理神月公務,又怎麼會出現在血舞樓呢?

    七王爺闊步走向王妃,斜睨了眼劉芸嫦,問︰“這是怎麼回事?”王妃情急慌亂想要解釋,藍尾快一步出聲︰“神月七王爺,這種事按理來說,我們拍賣場是不能袖手旁觀的。我拍賣場的規矩七王爺你應該清楚,天域東洲無名荒地是今日的壓軸拍賣品,起拍價五百萬,王妃闊氣啊,一擲千金五億拍下。你七王府的人發現荒地里沒有元晶礦,惱羞成怒,打算搶掉東洲劉將軍拍賣荒地所得的四億元石。七王

    ,我就問一句,七王府不害羞嗎?”

    七王爺頓感顏面盡掃,他一生獨愛面子,怎能做得出來這種厚顏無恥的事?

    “沒想到堂堂神月七王妃,竟敢明搶。”劉芸嫦冷笑,“是欺我高等位面不如你神月都嗎?”

    七王爺皺緊眉頭,瞪向王妃。

    “王爺,事情不是這樣的,你听我解釋……”王妃顫指輕歌,“是她惡意抬價,才讓我……”

    啪!

    王妃尚未把話說完,七王爺干淨利落毫不留情的一掌打得七王妃眼冒金星,跌倒在地。“七王爺,並非是我有意為難王妃,只是一切都是按照規矩辦事。七王爺也該知道拍賣場的處境,如今半個主子已是邪殿,這種事若是傳了出去,對誰都不好。”藍尾微笑

    道。

    輕歌笑望著藍尾,到底是拍賣場培養出來的人,膽識氣魄過人,面對神月王妃也臨危不懼,幾番話說出,七王爺啞口無言沒法反駁。

    “姑娘,抱歉,賤內給拍賣場惹麻煩了,本王這便將她帶回府。”

    七王爺說罷,看向了地上的王妃︰“還不走,是想丟人到何時?”

    王妃滿面梨花帶雨楚楚動人,堪堪爬起,小心翼翼地跟在七王爺身後,暗嘆自己命苦,被雲神指著鼻子教訓,又要受丈夫的氣。

    輕歌慵懶若狐,像午後的貓兒懶洋洋。王妃即將走出拍賣場前廳時,猛地頓足,回頭看去的一瞬間與之對視,望見了輕歌眼底濃郁的笑意。

    王妃心驚肉跳,猛咽口水,此人……是在故意針對她。

    王爺拉了拉丈夫的衣袖,想要訴說此事,七王爺頭也不回地走,顯然不想多留。

    輕歌覆臉的面紗下,唇角向上揚起,邁著步子往外走。

    上官睿和紫雲宮主瞧著輕歌,有些狐疑,卻不敢多言。

    劉芸嫦要走時,上官睿不甘心還想攔住,四個億的元石誰不想獨吞呢……

    “兒媳,請留步。”上官睿攔住劉芸嫦去路。

    藍尾終是看不下去走出,“上官閣下,提醒你一聲,女帝是四海城主,劉將軍是她的人。做人留一線,日後好見面,別到時候出不去四海城了。”

    前廳里已經沒有了身份尊貴的七王妃,劉芸嫦自不會再委屈自己憋著氣,怒視上官睿,嘲諷地說︰“你那廢物兒子,也配為我丈夫?”

    “劉芸嫦,你……”

    “走吧。”紫雲宮主臨行前,朝藍尾作揖道︰“藍尾姑娘,叨擾多時,實在抱歉。”

    上官睿瞪了幾眼劉芸嫦,屁顛屁顛跟上了紫雲宮主。

    藍尾松了口氣,拍拍劉芸嫦的肩膀︰“一切都好了,請隨女帝回東洲吧。”

    劉芸嫦眸光微亮,那人,果然是她的女帝。

    她不曾想,拍賣場竟也是向著女帝的……

    藍尾見劉芸嫦神情神恍惚,猶豫了會兒,說︰“劉將軍,莫要怪女帝不出手,那七王爺,是她派人喊來的。”

    這一句話,完全是藍尾故意說的,她不知輕歌見過熙子言,只想著用這個借口讓劉芸嫦舒服一些。

    劉芸嫦笑了笑︰“身為她的將軍,已是幾世的福分,怎麼還能怪她?藍尾姑娘,告辭,後會有期,今日解圍之恩,來日必報!”

    劉芸嫦腰佩寶劍,背掛長刀,拳掌相踫後放下了後,離了前廳。

    前廳外,幽幽夜色,寒星光淡,年輕的女帝背靠著牆壁,垂眸望著一排野花,雙手環胸而立,似在等一個人。

    劉將軍眉眼含笑,“女帝……”

    火雀鳥從衣襟里鑽出來,飛到了輕歌肩膀上,淚眼汪汪,傷心到變形︰“老大,你可算未來了,雀雀都要死掉了。”

    輕歌撫了撫火雀鳥的小腦殼,“辛苦了,這段時間吃撐了吧,等會兒好好吐。”

    火雀鳥︰“……”怎麼有種不祥的預感。

    輕歌帶著劉芸嫦來到城主府,與等候多時準備好飛行魔獸的二號、魏伯會面,分別坐在兩頭飛行魔獸,前往祭天儀式。

    祭天求福,五十年一次,是修煉者們心目的信仰。

    天亮時分,祭天儀式便正式開始。

    輕歌依偎在姬月懷里,說睡便睡。

    東洲第一次參加祭天儀式,而她數月不在天域,情況難說。

    夜風很大,兩頭飛行魔獸以極快的速度從明月下掠過,在明月最央時,飛行魔獸展翅翱翔倒映出影子。魔獸的脊背上,男子低頭溫柔地親吻她的額頭。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美食供應商 神醫嫡女 茅山鬼王 八零嬌妻逆襲記 重生之妻逢嫡手 豪門主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