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末世之獨寵女配 > 第723章 端倪

第723章 端倪

作品:末世之獨寵女配 作者:花扉畫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會有一塊不可挑戰的禁區,而宋爵赫然就是明軒不願觸踫的煩躁,但凡提起,總能如願以償的心浮氣躁。

    明軒冷笑逼近,能量微動,極速席卷而來,甦沫避無可避,握緊手中的匕首,然後男人並沒有對戰的意思,屏障將她瞬間包裹。

    “你要干什麼?”

    “放心,暫時不會殺你。”

    他要將人放在身邊,等著九兒一步步自願走向他。

    不過意識微動,甦沫便知曉他的意思,遂抿了抿唇,裝作憤恨卻無可奈何的模樣跟著明軒的腳步離開。

    她很清楚自身的實力,和明軒對戰絕對討不著好,並且在九兒決定出手之前,她不會傷害眼前的男人。

    畢竟是敵是友這會還說不清楚。

    喪尸早已在明軒到來後悄然後退,寂靜的雪地無一絲異常的模樣,甦沫掩下浮躁,此刻只希望九兒吉人自有天相,不會遇到什麼危險才好。

    如她所想。

    漫無邊際的黑暗將九兒系數吞沒,森冷中好在有行夜在身邊,到不覺得驚慌害怕。

    廢棄的工廠並未末世後才陷入荒涼,而是之前便是如此,有些大,走完便要了九兒不少功夫,原以為這突然的墜落必有蹊蹺,特意小心為上,卻沒想到安靜至此。

    繞過碩大的通道,將幾排並列的廠房都走了個遍,並未有絲毫異常。

    浪費時間的感覺真心不怎麼好。

    九兒眉頭微屏,視線忽而落在一扇緊閉的房門中,伸手一推,頗具年代感的‘嘎吱’聲有些刺耳,漆黑中是擺放有些凌亂的木箱,九兒幾步走近,手中的匕首狠狠一落,就听‘ 磁’一聲鎖匙破裂,木箱打開一條縫,露出黑乎乎一團頗為笨重的物體。

    *!

    九兒雙眼一亮逼近了些,垂首仔細打量一番,如法炮制,手下的匕首三下五除二的將箱子打開,內里的驚喜大致相同。

    真沒想到,還有這種驚喜!

    那一箱箱排列整齊的*散發著喜人的光芒,數量雖不算太多,若堆積在一處,也能抵得上一場毀滅城市的中型爆炸。

    如若在對戰中用在喪尸身上,必會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小主人,這是…”

    九兒抿了抿唇,心口微跳“這是一個小型軍火庫,應該是私人的,不然不會建立在這。”

    按邏輯推理,軍火庫應該是工廠廢棄後才來人堆放的,至于那時候的對錯恩怨九兒無心去了解,所謂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她只知道這些東西對她此時而言有著相當大的作用。

    意念微動,腳邊的木箱便消失眼前,如果不算來此的目的的話,倒也不虛此行。

    接下來便安心找出口了,好在皇天不負有心人,有行夜這只會飛的精靈在身邊,速度快了不少。

    “小主人,可以從這里出去。”

    樓梯口衍生而上是敞開的鐵門,門後是天台模樣,九兒挑眉看了一眼,步伐卻久久未曾移動,收回視線看著與那出口完全背道而馳的黑暗眸光微閃,心下有個聲音叫囂著讓她過去。

    蜿蜒的通道,不知會通向哪里。

    一時間也分不清是第六感作祟,還是潛意識的好奇心讓她想要探索下去。

    “再看看吧…”

    收回前行的步伐,九兒猛的轉身,反方向行走。

    行夜︰what?

    “小主人,我們時間不多,需要馬上出去。”這地方完全隔絕了能量探索,外面是個什麼情況根本無從得知,關乎生死,精靈體的行夜都慌得一逼,該慌的卻神色自若。

    “我知道。”

    話是這麼說,但卻用行動詮釋著那句“知道歸知道,我還是要這般做”的任性。

    此時此刻,行夜真心有些佩服九兒的淡定從容了。

    然而九兒壓根沒搭理它,長腿快步向前,行夜不得不跟上,語氣無奈“小主人…”

    “噓!”

    冥冥中的牽引太弱,識海中起伏的能量波動極輕,微不可覺,仿佛聲音大著便能震沒一半,又讓她完全無法忽視。

    極為矛盾的感覺。

    隨著牽引直行,體內的能量卻有著緩緩浮動的跡象。

    雙眸輕合,能量微動,九兒緩緩睜開合並的瞳孔,深不見底的桃花眼此刻添上了層層薄霧,是幽暗詭異的光,看著邪惡,卻又有著無形的誘惑在其中。

    她的眼前已然被活躍的紫色能量晶密密麻麻佔據,在這其中,夾雜著飄忽不定的透明晶體,少到不可捉摸,卻又無法和雷系融合,自然能感受到個中差距。

    無系…

    明軒?

    九兒抿了抿唇,腳下的步伐更快了些。

    也不知過了多久,似乎很快,又似乎很慢,待寒風襲過面容,九兒方才站在雪地中怔怔回神。

    那微不可提的能量元素已經消失殆盡,此時此刻,周遭依舊是死一般的寧靜安然,她的心口卻陣陣跳動,猶如擂鼓。

    澎湃的戰意及不受控制循環的能量緩緩流淌在體內,九兒眉頭輕顰,雙腳邁過,在地面印出一個又一個的深坑。

    “小主人怎麼知道有這條路的,還有,這是哪啊?”

    “不知道。”

    周圍殘留的建築物三三兩兩“這里,看起來也沒什麼特別的。”

    行夜雙翅一展,半透的軀體極快繞過上空一圈。

    這是實話,九兒也沒看出有什麼特別的。

    “我感受到了明軒的氣息。”

    “明軒?”

    九兒點了點頭,將體內的能量壓制些許,將這一片足足繞了三圈才作罷,看在外人眼中,就如同一只迷路的羔羊。

    行夜嘴角微抽,任其為之。

    高手的嗜好一般都有點奇特,主人是一個,被他看上的小主人同樣如是,它就當觀摩學習了。

    對于行夜的無奈九兒絲毫未有所覺,全身心觀察周圍。

    這一帶屬于w區的邊緣界,平時少有人往,她如此明目張膽的走在此處卻未有絲毫動靜,要麼是確實沒有,要麼是隱藏太深。

    可這一眼便能看的分明的地方,又有哪里適合隱藏什麼?

    難道真的是多想嗎?

    神煩。

    “行夜,你能空間轉換嗎?”

    “可以,不過我不能像主人那樣,短距離還是沒問題。”

    九兒抿了抿唇,垂于身側的手指輕抬,順著視線看去,那是不遠處一棟岌岌可危的高樓,呈傾斜狀態,似乎手指輕輕一推便能轟然坍塌一般。

    “我要去那,你就在這。”

    沒有理由,解釋也沒有。

    無條件的信任使然,行夜未有多問,順著九兒的意思催動靈力,暗黑色的薄霧體在周身環繞,一點點滲入將她完全籠罩,隨即身影驀然一閃,消失在原地。

    飛舞的身影有瞬間的不穩,到底能量不穩,操作起來便困難的多。

    它不知九兒要做什麼,遂只能原地盤旋,意識試圖與宋爵連接,直到意念相通,那道嬌弱的身影已經緩緩出現在視線之中。

    “怎麼了?”

    低沉的嗓音在腦海中響起,縱使未在身側,行夜也能從這三個字中听出正確的表達意思。

    它若不說出個干擾主人的理由來,怕是沒那麼好過。

    “主人,我和小主人在一起,暫時安全,您還是一無所獲嗎?”

    “嗯。”冰冷的男音已然有轉向柔和的趨勢,行夜心下一緊,就听主人再次問道“她在做什麼?”

    行夜覺得自己的表達能力受到了史無前例的重創。

    “我也不知道,小主人她…有些神秘…”

    反正不能用一般人的思維去推測她的生存方式。

    這話也不知勾動了主人哪種愉悅神經,男人低笑一聲“她有自己的想法,保護好她。”

    “我知道,可是主人,尸皇…”

    “我自有分寸。”

    好吧,一個有分寸,一個講感覺,整得它一個精靈慌得一逼!

    朝天翻了個白眼,行夜輕身飛至九兒身邊,想說什麼,卻見其垂眸深思生人勿近的模樣瞬間閉了嘴,安靜跟在身後。

    殊不知,她存在此地的身影已然將平靜攪得天翻地覆!

    孤零零的身影在天地間尤為單薄,單薄中卻透著尤為堅韌的氣勢。

    似乎無從所獲,遂放棄探尋快步離開,如此反復。

    “姬九兒…”

    三個字,滿是咬牙切齒的味道。

    紅眸意念翻滾,蒼白的面容稍顯猙獰。

    尸皇早已停下修煉的進度,它不敢保證散發能量的話姬九兒這個*是不是會發現什麼,這種賭在此時過于奢侈。

    它真的該早點出手殺了她,不借任何人之人手,這種女人成為敵人跟毀滅沒什麼差別,從開始到現在壞了太多事,想想都令它怒火中燒。

    小心駛得萬年船,尸皇深有同感。

    可是它千算萬算,都算漏了何為天意。

    若說異能是重生最大的金手指,那麼直覺,便是九兒活到現在開的最大的掛!

    九兒抿了抿唇站在原地,微一側身,抬起的下巴在黑暗中仍是倨傲的弧線,那雙眸中是無法模仿的篤定與自信,隔著能量屏障阻擋,如同跨越時空間般四目相對,恍如實質。

    尸皇不禁用力,五指穿過厚重的玻璃窗,竟忍不住視線躲閃。

    這種恐慌對尸皇而言完全是羞恥。

    她勾唇,笑意絢爛到足以刺瞎雙眼。

    “尸皇…”

    嘖…

    躲得了嗎!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戀戀陶色 天才小毒妃 搶救大明朝 茅山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