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庶女無敵︰擋我者跪 >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關愛與警告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關愛與警告

作品:庶女無敵︰擋我者跪 作者:漱芳齋丫環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最快更新庶女無敵︰擋我者跪最新章節!

    “夫人放心,奴婢知道了。”

    池夫人點頭一笑︰“好了,你回去吧,側妃那邊也離不開人。”

    落梅福身應是。

    池夫人身後的丫鬟跟上,一行人往前走去,到了前堂,只見趙寧稷還在,池夫人作勢擦了擦眼淚,說道︰“多謝殿下成全,好讓我們母女相見一次。”

    趙寧稷立刻道︰“夫人的話言重了,若是相見,隨時可見,並非骨肉分離。”

    池夫人一笑︰“正是殿下這樣說的,老身想了想,如今年紀也大了,更眷戀兒女之情,想著平日里多來看看,卻怕多有叨擾……”

    趙寧稷道︰“無妨。”

    池夫人點頭,又道︰“晚寧的身子弱,如今成了這模樣,我也心疼,殿下心中想來也不好受,還望殿下多多垂憐。今日晚寧告訴老身,王妃平日寬和大度,若是晚寧日後做錯了什麼事,也依舊希望王妃能寬容一二。老身在此謝過了……”

    說著,就要行禮,趙寧稷虛扶一把。

    池夫人道︰“時辰也不早了,再久留下去也未免失了規矩,老身告退。”

    趙寧稷點頭。

    送走了池夫人,趙寧稷才徹底放下心來。

    他搖頭苦笑,雖然池夫人明明什麼都知道,但話語里卻半分指責的意味都沒有,反而恭恭敬敬,溫和無比,也正是這種謙卑的話,令人心中不好受,一種自責在心中彌漫。

    沒有指責,卻勝似指責。

    至于池夫人所說,之後也會多來寧王府看望,听著像是關愛,實則也是警告。

    趙寧稷自然讀懂了話中的意思,但卻沒有任何的惱怒,池夫人的態度算是好的了,終究是他對不起池晚寧,才讓池晚寧受了罪。

    趙寧稷看向外面,嘆口氣,轉身離開。

    經此一事,寧王府算是安寧了不少,但是就像是烏雲和密雨,誰也不知道哪一個會先來臨,誰也不知道最後的結局究竟是什麼。

    寧王府的事情外面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但謝輕謠卻了解的一清二楚,她擔憂秦子萱,卻不能去見面,第一次與秦子萱生疏,謝輕謠也有些措手不及。

    南宮承煜平日里會忙于公務,私下里也還在查出秦子墨一事,那些銀子,听著南宮承煜的描述,像是查出來了一些什麼,只不過謝輕謠沒有再追問。

    讓莫真查的事情也查的有結果了。

    那些商鋪紛紛低價轉賣,恨不得早些出手,謝輕謠好奇了很久,究竟是什麼原因呢,親自去聚福樓探了探底細,心中怪異,之後又讓莫真去查,果然查出了事情。

    任誰都沒有想到,那些商鋪的背後竟然是公良家。

    謝輕謠當時听見這個消息的時候,是有些驚訝的。

    在她的印象中,公良家是想來不參與商賈的,他們自詡清高,想來以權貴為重,怎麼會背地里還和這麼多商鋪有聯系?

    但是听莫真解釋了以後,她才明白了。

    莫真道︰“我听外面的人說,其實公良家如今就是強弩之弓,撐著個面子不肯放下,內里早都虛了。”

    謝輕謠側目︰“怪不得……早先前我還听說公良家最為華貴富庶,看來又是個老家族撐門面啊。”

    (本章未完,請翻頁)

    莫真點頭︰“說起來,這件事和公良文軒密不可分,之前公良文軒下獄,惹出的事情,雖然有太子出手相助,用了不少銀兩,但是公良家也沒少費力氣。

    公良文軒出獄以後,第一件是就是要將之前的亂子解決了,而這些亂子都要錢來解決,最後大窟窿公良家填補了半個家底。”

    謝輕謠笑了一下。

    莫真繼續道︰“那一次讓公良家虧了不少,他們也需要用錢來彌補,這個時候就是秦公子說的那個茶運了!”

    莫真說的興起,喝了口茶,“茶運這件事其實是秦公子和公良家的合謀的,這件事要牽扯出來的話,公良家絕對逃不了干系,但是最後罪名都落在了秦公子頭上……”

    謝輕謠淡淡道︰“秦子墨背後沒有力量支撐,但公良家背後卻有公良文軒在。”

    所以不難理解為何茶運明明也有公良家的人,最後卻只抓了秦子墨。

    謝輕謠也喝了一口茶,眸光一變,靜靜道︰“如此分析,那些銀子看來也有可能是公良家的了……罷了,先不說這個,你繼續。”

    莫真道︰“秦公子出事以後,公良家的錢財算是斷了,為了自保,還拋出去不少,血本無歸,最重要的就是,之前走茶運為了掩人耳目,用的正是那幾家商鋪的名義,這才奪了官府不少追查。”

    謝輕謠听明白了,忽然冷笑一聲︰“他們害怕之後再查出更多,查到商鋪頭上,于是直接出售,有了一紙文書,就算官府日後要追究,也和他們沒有關系了,甩手甩的還真是干淨啊!”

    謝輕謠心中發寒︰“那些掌櫃現在急著將手上的爛攤子丟出去,至少還能得一筆錢財,走了以後也不會有事找上門。若是如今不忍痛割愛,過段時間,官府查封,他們人進牢里都未可知。”

    謝輕謠笑了笑︰“這天地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也幸好我們沒有貪圖這個便宜。”

    想要去自己靜了靜,在思考。

    如果是公良文軒暗中插手此事,看來公良家手底下也不怎麼干淨,說不定比現在查出來的還要復雜,莫真只是奉命查處點到為止,但是離落那邊……

    “離落回來了嗎?”謝輕謠問道。

    莫真搖頭︰“殿下讓離落繼續往下查。”

    謝輕謠點頭,看來她和南宮承煜想到一起了。

    謝輕謠笑了笑︰“你去休息吧,這幾日也有勞你了,剩下的有離落去查看,我們不用管了。”

    莫真打了個哈氣,點頭應是,伸著懶腰往外面走去了。

    時間飛快,離落辦事也利索,沒多久就查出了一些問題來,南宮承煜被皇上這幾日叫進宮伴聖處理政務,少有歸府。

    這一日,離落面色沉沉,走進了王府內,因著手下的東西十分要緊,南宮承煜又不在,也不能拖延,于是轉身就去了謝輕謠那邊,謝輕謠正和元哥兒說笑著,元哥兒率先看見了離落,隨後大叫一聲︰“離落哥哥!”

    莫真回頭看了一眼說道︰“怎麼我回來的時候也不見你這麼激動啊?”

    莫真摸著元哥兒的腦袋,不滿道。

    元哥兒笑了笑︰“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見過離落哥哥了……”

    離落走了過來,先對謝輕謠行了禮,隨後笑著拍拍元哥兒的肩膀,說道︰“感

    (本章未完,請翻頁)

    覺變得有力氣了不少,不錯!”

    元哥兒笑了起來。

    謝輕謠看著離落的神情就知道他有話要說,隨後笑道︰“莫真,你帶著元哥兒去找管事拿了長劍來,你們去練練手。”

    莫真欣喜過望︰“真的!?我之前給你說你不是還不同意麼?”

    謝輕謠道︰“你要是現在不去,說不定我就又反悔了。”

    莫真趕忙拉著元哥兒飛快跑走了。

    人走了以後,靜了不少,離落恢復神色,低聲道︰“此事要緊,刻不容緩殿下在宮中,還請王妃定奪。”

    謝輕謠有些錯愕,這是離落第一次這麼鄭重其事的說話。

    離落遞來一封信,低聲道︰“這些都是這幾日我在外面探查到的。”

    謝輕謠可接過手後,看了一眼,面色逐漸沉重,甚至還有這樣一絲的不可思議,她看到一半,將紙蓋下,問道︰“消息可確鑿?”

    離落道︰“絕無問題。”

    想要去繼續往下看,到了後面,剩下的只有震驚。

    離落見勢,說道︰“如今唯一的證人也只剩下五天就會離開了。”

    謝輕謠立刻道︰“若是屬實,這可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啊……不能就這樣放棄了……”

    謝輕謠站起身來踱步,“殿下還有段時間才能離宮,這幾日各城都有帖子送上,時間緊張……看來只能我親自走一趟了。”

    謝輕謠回頭看了一眼︰“你先去前面打點,小心些,我今天下午就出發。”

    離落點頭,抱拳離開。

    五天時間,五天時間那個人就要走了……時不可待,謝輕謠必須要準備著出發,好歹要見一面,要是這件事真的成了,那數月的力氣也算是沒白費。

    謝輕謠自己先開始收拾東西了,雲荷在一邊看著,低聲道︰“小姐,若是沒有旨意直接離京,會不會有宮中的人來責問……”

    謝輕謠搖搖頭︰“你把府里守好,幾天時間我就回來了,若是真有人問話,殿下在宮中,會相助的。”

    雲荷松了口氣︰“真的這麼緊迫嗎?”

    謝輕謠點頭,她道︰“莫真呢,收拾好了嗎?今天晚上天黑了出城門。”

    莫真從外面匆匆趕來,提著大包小包,說道︰“來了來了!”

    “……”謝輕謠看了一眼,“你這是準備去游玩?”

    莫真尷尬的說道︰“這不是有備無患嘛……”

    謝輕謠搖頭︰“不行,太多了,容易引起注意,只帶一個包袱就好了。”

    莫真哀嘆一聲,只能轉身重新收拾了。

    兩人收拾好以後,謝輕謠囑咐道︰“我們快去快回,耽誤不了多少時間的,放心。”

    雲荷點頭。

    這也是謝輕謠第一次如此行跡匆匆的離開,外面是一輛驢車,搭著棚子,兩人換了身簡樸的衣裳,車夫趕著驢子往前走,莫真輕輕道︰“主子,再過半個時辰城門就要關了,一會兒要是出不去……”

    “能出去的。”謝輕謠打斷道。

    到了城門口,確實墨跡了一下,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官兵沒有檢查後面坐著的人,是直接放行的。

    莫真詫異︰“這是為何?”

    (本章完)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戀戀陶色 天才小毒妃 茅山鬼王 反恐精英在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