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我男主超甜 > 第051章 這才叫欺負

第051章 這才叫欺負

作品:我男主超甜 作者:水千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時白夢知道他答應了,綻開笑容。

    對于學跳舞這個念頭不算是即時的念頭,最初她產生練跆拳道的念頭時,就有過相關想法。

    既然時父不答應她去學那些打打殺殺的玩意兒,那就學個舞蹈也不錯,終究能起到鍛煉身體的效果,尤其是能提高女性柔韌靈敏的長處,無論是對現在還是以後都有好處。

    其實這也算是時白夢上輩子的一個小小執念,上輩子作為一個孤兒,為了活下去就已經比大多人難多了。

    她還記得小時候無意間路過某個人家,看見一個和她差不多年齡的小女孩,穿著漂亮的粉色舞裙,純白無暇的白襪,在寬敞干淨的教室里跳舞,快樂得像一只高貴活潑得小天鵝。

    站在外面看的她,就是個在泥潭里苦苦掙扎的丑小鴨,傻乎乎的看呆了眼。

    後來長大了,她學會了一門足以養活自己的技能,也已經錯過了學跳舞的最佳年齡,身子骨早就僵硬了,不是不可以作為一個興趣好愛隨便學學,然而她就是不想,一種難以形容的情緒讓她寧可不去觸踫,也不願意學成個半吊子,記憶里那個粉色小天鵝深深的埋藏在記憶深處。

    ……

    找舞蹈興趣班的事還是時父親自過目的,最終選定的是一所連鎖機構,恰好就在聖德安學院和時家住宅的路線上。

    為了方便時白夢上興趣班,時父安排了司機每次放學都去接她。

    秀秀就發現,小伙伴好不容易不再中午去找弟弟了,結果下午放學也不跟自己一起坐校車回家了。

    中午吃完飯後的午休時間,秀秀趴在桌子上問時白夢,“夢夢,你為什麼不坐校車回家了?”

    時白夢沒瞞著她,“我報了個興趣班,下午放學要去上課。”

    秀秀瞪大眼楮,一臉不可思議,“放學了還去上課,時叔叔好嚴格!”

    時白夢說︰“是我自己要求的。”

    秀秀頓時佩服的望著小伙伴,沒多久又好奇問,“那夢夢你上什麼課?”

    “舞蹈課。”時白夢放下手里的書,揉了揉有點疲憊的眼楮,習慣性的做起眼保健操。

    “哼!”

    由于閉著眼楮,時白夢听到個聲音,也不知道是誰。

    她睜開眼的時候,就見秀秀撇嘴,嘀嘀咕咕說些什麼。

    “怎麼了?”時白夢問。

    秀秀指著前面,不高興道︰“剛剛是李彤語,她就是嫉妒夢夢,上次我听到她又背後說你壞話了,說你故意炫耀手機,故意讓家里人開車來接。”

    秀秀的嗓門不小,午休的教室安靜,前面被指的李彤語听到了,站起來就喊︰“誰嫉妒了,你別污蔑我!”

    秀秀也站起來,“你就是嫉妒,你敢說你沒說夢夢壞話嗎?”

    李彤語恨恨盯著她,“我沒有!我說的都是實話,大家都坐校車,憑什麼她要轎車接。”

    秀秀隔空對喊,“你就是說壞話,我都听見了,你說夢夢虛榮,你還說夢夢是壞女孩。”

    李彤語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畢竟是個幾歲的孩子,不擅長偽裝。尤其是面對凶相外露的秀秀,被秀秀瞪著,她早就心慌意亂,全靠身邊圍著的小伙伴才提起勇氣沒倒下去。

    “你們本來就是壞女孩,你們敢欺負班長,我要去告訴老師!”李彤語身邊的一個女孩喊道。

    一听要告訴老師,秀秀馬上就慫了,氣惱道︰“我沒有欺負班長,明明是你們說人壞話。”

    女孩指著她,“你就欺負了,班長都被你氣哭了。”

    李彤語果真眼眶紅了,一副要哭不哭的可憐樣。

    李彤語長得白淨清秀,典型的南方女孩兒,初生的柳條似的,一哭就像煙雨下的湖波。

    周圍的男男女女都圍過去,你一句我一句的安慰她,不時看向時白夢兩人這邊的眼神都帶著譴責。

    秀秀還是梗著脖子不肯認錯,唬得班上的同學都不敢真去討伐她,唯有時白夢看得出來,秀秀已經眼神閃躲的露慫了,但是她不覺得這件事是秀秀的錯。

    本來時白夢沒興趣去管小女孩的爭吵,她們吵架的內容也沒有意義,可李彤語小團體那邊嘰嘰喳喳的,不僅沒完沒了了,李彤語還真嚶嚶嚶嚶的哭出來,那些孩子你一句我一句把事實扭曲,愣是成了秀秀無故把班長欺負哭,還有人真跑出去要找班主任告狀。

    “夢夢,怎麼辦?”秀秀坐下來,慘兮兮的皺著眉,小聲的嘀咕,“她怎麼那麼容易哭啊,煩死了,明明是她罵人,我又沒打她。”

    時白夢見她眉眼里流露的害怕,知道班主任不會為這點小事嚴懲秀秀,最多就是口頭上教育一下,以秀秀大大咧咧的個性,也不會為這點口頭的告誡影響心態。

    ……

    時白夢突然站起來,叫秀秀讓一讓,然後在秀秀迷茫的視線下,走向李彤語。

    啪。

    小手拍在李彤語的課桌上,輕響讓周圍的蘿卜頭們都安靜了。

    李彤語睜著紅紅的眼楮瞪著時白夢。

    只可惜年紀小,臉上流露的得意解氣藏不過時白夢的眼。

    時白夢面無表情的說︰“我告訴你,我有手機,我可以坐私車,憑的是我家有錢,我爸爸疼我,他願意給我。”

    李彤語表情扭曲,脫口而出,“有什麼了不起的,還不是被老師沒收了!”

    時白夢道︰“是沒什麼了不起,那你嫉妒什麼。”

    “我沒嫉妒!”

    “那你哭什麼?”

    “我沒……”李彤語一頓,突然哼了一聲,“你們欺負我!”

    “哦。”時白夢看了她一眼,然後伸手把桌子上的作業本一推。

    刷拉拉。

    地上散了一地。

    李彤語傻住。

    周圍的蘿卜頭們也傻愣愣。

    過了一秒,李彤語大叫︰“你做什麼!?”

    時白夢抿唇一笑,“這才叫欺負。”

    李彤語站起來。

    時白夢淡定的喊了聲,“秀秀。”

    “誒!”早就跟過來的秀秀懵懂的應了一聲。

    她一應,大體格往那一站,什麼都沒干,也不用做凶樣,就把一群蘿卜頭們唬得一動不敢動。

    李彤語也僵著,直到門口傳來一句,“你們在做什麼?”

    “哇——!”李彤語大哭。

    班主任走進來,看著小蘿卜頭們,又看了眼地上的作業本。

    秀秀接觸到他的視線,就一縮頭。

    時白夢舉起手,“老師,我覺得班長性格太軟弱了,沒辦法管教全班同學,我申請成為新班長!”

    “……”

    “……”

    “……”

    李彤語的哭聲停了。

    小蘿卜們的告狀止了。

    秀秀傻眼後雙眼發光了。

    班主任也一怔後,挑眉。

    ------題外話------

    (場外)

    我發現我不寫場外你們會很驚訝?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閃婚成寵︰偏執老公太凶猛 豪門主母 重生之妻逢嫡手 天才小毒妃 重生之神級學霸 醫道官途 絕品神醫 反恐精英在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