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萌妻出沒,霸道前夫很難纏 > 第八百五十九章︰炫耀

第八百五十九章︰炫耀

作品:萌妻出沒,霸道前夫很難纏 作者:晚安荼蘼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萌妻出沒,霸道前夫很難纏最新章節!    “如果我主動,你還會怕嗎?”千禧問他,幽幽的嗓音,動听悅耳。

    翟北心跳很快,情緒波動很大。

    他不知道現在的千禧是不是真的想和他做什麼。

    他甚至在壓抑自己的欲望。

    壓抑著,很怕下一秒他就把千禧壓在廚房狠狠地親吻了起來。

    千禧看著他,繼續問他,“我主動你會怕嗎?”

    翟北喉嚨起伏。

    他不怕。

    但是千禧你倒是主動啊。

    翟北不敢眨眼的看著面前的千禧。

    千禧抬手,縴細嫩白的手指放在了翟北並不白皙甚至有點黝黑的臉頰上,她手指很軟很暖,翟北眼眸微動,看著千禧的手指在自己臉頰上,觸感很強烈。

    翟北回眸看著面前的千禧。

    千禧另一只手攀在了翟北的脖子上,墊著腳尖。

    翟北身高優勢很明顯,為了讓千禧能夠更容易的靠近他,翟北微蹲下了身體靠在了廚房流甦台上,千禧只需要稍微墊墊腳,就能夠和翟北平視。

    彼此的距離就更近了。

    翟北能夠感覺到千禧微微的呼吸,聞到千禧甜美的香味。

    翟北想,如果千禧真的只是逗逗他,他今晚可能會因為未能夠發泄而暴斃。

    然而這一刻,千禧靠近了他。

    她柔軟的唇瓣蹭在了他的唇瓣上。

    心口……跳動。

    心跳……加速。

    千禧微閉著眼楮,翟北不敢有任何舉動的嘴唇。

    以前沒有發現,因為從來沒有好好去感受過。

    翟北還在忍耐。

    他的唇形其實很好。

    輕輕抿唇的時候,嘴角會自然上揚,就不會顯得太過嚴肅,還有一種想要親近的感覺。

    兩個人四目相對。

    分明很多情愫已經在心里開了花,但是翟北就是不為所動。

    那一刻居然居然還放開了她。

    他聲音暗啞到嚇人,“千禧,剛剛冒犯了。”

    冒犯你個鬼!

    千禧真的好想爆粗口。

    這是這麼多年,一直養成了不溫不熱性格的千禧,不受控制的很想臭罵一頓翟北。

    他們都這樣了。

    他們剛剛都那麼親密的親吻了,翟北還在說什麼鬼話。

    千禧很生氣。

    生氣著,怒視著翟北,一句話都沒說。

    翟北能夠感覺到千禧的怒氣,但他不知道該如何去應對,他從她的眼眸上轉移視線,然後起身準備越過千禧離開。

    千禧喉嚨微動。

    翟北從她身邊走過。

    千禧覺得自己很委屈。

    在被翟北的強迫的時候很委屈,現在想要和翟北親近卻被翟北這麼冷漠拒絕時也很委屈。

    她和翟北就沒有真的可以心意相通的時候嗎?

    她看著翟北的背影。

    她說,“翟北,就這麼走了嗎?”

    翟北後背僵硬。

    布置後背,很多地方都很僵硬,特別是某些……硬得厲害。

    “如果你要這麼走了,下次我保證不會再主動了。”,一字一句,“如果你就這麼走了,以後……我們就順其自然吧。”

    翟北回頭。

    回頭,那一刻看到千禧的眼眶燻紅。

    看上去如此楚楚可憐的模樣,真的會讓任何男人犯罪,更何況,千禧本來就會給人一種想要保護的感覺,此刻更是無法抵抗。

    翟北隱忍的身體,還是轉身走向了千禧。

    千禧看著翟北的靠近。

    她仰頭看著他。

    翟北問,“千禧,為什麼突然想要親近我?”

    千禧咬唇。

    “是喜歡我了嗎?”翟北問她。

    很想很想知道答案,此刻問出來後卻突然不敢知道結果。

    千禧並沒有回答。

    翟北也沒有追問。

    安靜的空間,仿若只有時間流逝的聲音。

    ,“翟北,你都不用心的嗎?”

    “我怕會錯意。”

    “你情商怎麼這麼低。”

    “對不起。”翟北道歉。

    “干嘛給我說對不起?”

    “因為我很笨,你不告訴我你到底喜歡不喜歡我,我就不會知道你喜歡不喜歡我。”翟北說,隨後又說,“你喜歡我嗎?”

    千禧臉蛋有些紅。

    “千禧,你喜歡我嗎?”翟北問,“有那麼一點點喜歡我了嗎?”

    ,你就永遠都不會知道。”

    “嗯。”翟北堅定地點頭。

    遇到這麼笨的人,千禧能怎麼辦?

    千禧一直覺得她以後會喜歡的男人要麼就是子佑那樣,會制造驚喜,會帶來快樂的人,要麼就是他們可以心靈相通,靈魂伴侶一般的人,她真的從來沒有想過會喜歡上像翟北這種,沉穩成熟甚至在某些問題上還很木訥的男人。

    她說,“是,我有那麼一點喜歡你了。”

    千禧一字一頓。

    翟北驚愣。

    “我沒那麼討厭你了”,是直接正面的回答他“我有那麼一點喜歡你了”。

    他此刻的興奮無法言喻。

    他想。

    就這麼一點喜歡就夠了。

    就夠他放棄自己的一切,愛她。

    很愛很愛她。

    翟北猛地一下將千禧抱起。

    千禧驚嚇。

    驚嚇著反手摟抱著翟北的脖子。

    千禧以為翟北會抱著她走出廚房……

    然而翟北並沒有。

    翌日。

    陽光璀璨。

    千禧半眯著眼楮看著窗簾外微微陽光滲透,房間一片安靜。

    千禧一動不動的看著窗戶,身體此時的感受……嗯,就像是被一輛車輪番碾壓了一般,臉腳指頭都不想動一下。

    她就听到耳邊傳來一個男性嗓音,“醒了嗎?”

    聲音,很有磁性。

    千禧動了動眼珠,黑黑的眼眸直直的看著翟北。

    翟北用手撐著頭,衣服是沒穿的,上面下面都沒穿,肌肉很厚實,他此刻神清氣爽的看著千禧,“睡了一個上午了,現在是午了。”

    千禧閉上眼楮。

    午了也不想起床。

    昨晚上……真不該勾引翟北。

    她到現在耳邊都還重復著翟北的那麼性。

    千禧繼續裝尸體。

    翟北看著千禧的模樣,嘴角泛著笑。

    他其實醒了很久了。

    而他的千禧還一直在沉睡,睡著的千禧恬靜美好,就好像含苞欲放的花蕾一般,真的不忍心去打擾,所以他就一直看著千禧,看著她想去親她又控制住,想去親她又控制住,直到,直到現在。

    現在,翟北的臉頰靠近千禧,嘴唇靠近千禧。

    千禧身體一動。

    她睜開眼看著翟北,看著翟北好溫柔的在親吻她的唇瓣,一點一點,就是在呵護一般。

    千禧本來不想和翟北再做什麼的。

    昨晚上真的太累了。

    累到她都不想動。

    但此刻被翟北這麼溫柔的對待,想著翟北過幾天就會回部隊了。

    而後……自然就會發生很多不可描述的事情。

    正時。

    誰的電話在響。

    兩個人都選擇漠視。

    但是,電話持續不斷,總是會影響心情。

    翟北有些不爽。

    千禧推了推翟北,拿起床頭上的手機,看著來電,接通,“小然。”

    “千禧,你是不是在做兒童不宜的事情,這麼久了才接我電話。”那邊傳來左小然很不爽的抱怨聲。

    ,臉紅耳赤,說話都在打結,“你,你找我做什麼,那麼多廢話。”

    “你是不是和翟北和好了?”左小然問。

    “你到底找我什麼事情。”

    “千禧,你就是典型的有異性沒人性,之前和翟北關系不好的時候就什麼都想到我,現在和翟北好了就把我徹底忘了是吧。”左小然繼續抱怨。

    也不知道受了什麼委屈這麼憤世嫉俗。

    千禧無奈。

    她咬牙大聲說道,“小然,你明知道你現在在打擾我做好事兒,你還這麼多廢話,你到底找我什麼事兒?”

    小然被懵逼了。

    他其實就是隨口說說的,哪里知道他們真的在辦事兒,而且大白天的,這兩個人害不害臊。

    左小然不爽,“千禧你什麼時候開始這麼開放了?”

    “左小然你再不說什麼事兒我掛了。”

    “我說。”左小然總覺得現在的千禧比以前霸氣多了。

    有情緒有思想。

    瑪德,女人還是不談戀愛的好。

    談了戀愛就跟變了跟人似的,搞得他一點都不適應。

    他說,換了一種聊天的口吻說道,“千禧,我發現我真的很喜歡安柒。”

    “為什麼會覺得很喜歡?”

    “這才分開這麼一會兒我就真的想她了,我怕我都挨不過等安柒從部隊回來,我想立刻去找她,想跟她同居。”

    “……”千禧真不知道左小然這麼直接。

    “我現在要是去找安柒,會不會被安柒拿刀攆走。”

    “我不知道。”,“但是安柒真的不太喜歡你,而且很明顯。”

    “感情可以培養的,你和翟北不就是嗎?”

    “那你還問我這麼多,你想去就去吧。”

    “你也支持我去對不對?”左小然突然很激動。

    千禧無語。

    她哪句話說了支持的。

    “我就知道你是我最好的姐妹。”左小然賊笑,下一秒瞬間嚴肅,“對了千禧,你問問翟北安柒這兩天去部隊了沒?”

    千禧拿著電話轉頭問翟北。

    翟北說,“應該還沒有。”

    千禧傳話給左小然。

    左小然就又和了很多,無非就是他一定要要追到安柒啊,他一定可以追到安柒啊等等,千禧只能附和左小然,自然也會給他打氣,彼此最好的朋友,千禧內心深處還是希望左小然可以真的找到個喜歡的女人如正常人般的生活下去。

    他們聊的時間有點長。

    翟北就等不下下去了。

    千禧是趴在床上和左小然講電話的。

    翟北就鑽進了被窩里面,然後撓了撓千禧的腳。

    “啊,癢。”千禧叫了一聲。

    左小然蹙眉,“千禧,你能認真點和我講話嗎?者關系到你最好的哥們能不能成為一個男人的大事兒。”

    道,“好,你繼續。”

    浴室左小然就真的繼續滔滔不絕。

    奈何翟北一直在被窩,根本沒辦法用眼神瞪他。

    她她她真的會很羞澀的。

    耳邊還是左小然一直不停說話的聲音。

    而她現在連呼吸都開始有些急促了。

    左小然說,“你說我是怎麼去見安柒,你說我要不要順便給葉父葉母買點見面禮什麼的……”

    “嗯。”千禧艱難的用正常的聲音回應了一下左小然。

    左小然繼續說道,“你說安柒喜歡翟北那樣粗狂漢子,我是不是應該把我細皮嫩肉的練強壯順便曬黑一點?”

    “唔……”她現在已經听不清楚左小然在說什麼了。

    “我覺得也是,畢竟投其所好才能夠一舉拿下,對了要是見父母是不是應該穿一套黑色西裝打領帶的那樣……”

    千禧一直在勉強自己。

    那一刻就感覺到……

    “啊!”

    千禧捂著自己的嘴。

    翟北直接拿過了道,“你不穿衣服就好。”

    左小然拿著手機很不爽。

    “像我們現在這樣!”翟北說。

    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臥槽。

    左小然看著手機,大叫,“你特麼炫耀,炫耀!”

    翟北沒炫耀。

    就是想多擁有千禧。

    他把手機一扔。

    而後,千禧就是他一個人的了,他可以慢慢吃狠狠吃努力吃不停吃……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