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首輔家的長孫媳 > 第386章 大小神棍

第386章 大小神棍

作品:首輔家的長孫媳 作者:剎時紅瘦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千千 77xsc ,最快更新首輔家的長孫媳最新章節!

    九九重陽的最後一日公假,太師府里再有一位訪客登門。

    但這位訪客一點都沒有遭到趙大爺的嫌棄。

    且還恭恭敬敬地奉上了二百兩白銀,說不盡的拜托寄望之辭——雖則負責諂媚的並非趙大爺本尊,而是他的賢內助顧大奶奶。

    這位訪客便是現今弘復帝的“新寵”丹陽子,春歸把替荼靡看診的日子特意定于九月初十,自然是為了方便蘭庭對丹陽子直接觀察作出評斷。趙大爺不缺錢財,對于百兩紋銀的診金一笑置之不說,還極其慷慨大方的追加了百兩,以示力求治愈荼靡心疾的誠意。

    仙風道骨派的丹陽子一看白花花的銀錠,細細長長的眼楮瞬間睜得溜圓,把那花白的長須撫了又撫,撇著嘴角連連頷首︰“趙修撰還真是好善樂施,為了個非親非故的民女,能出兩百紋銀診金的人可不多。”

    今日強烈要求在場圍觀的喬莊听說這話,忍不住冷言冷語︰“究竟是什麼仙丹妙藥,敢開出如此重金施治,道長就算醫術出眾,可非得收受重金才肯施藥,又豈合醫者仁心之品?”

    丹陽子撫須的動作就越發流暢了,且還笑著眯長了眼角,回應喬莊的質疑︰“這位小郎君一看就是行醫之人,那老道可得問一問小郎中了,若有人病重體虛,必須輔以參茸一類名貴藥材調養,小郎中是只管診脈開方呢,還是會包管替患者買辦藥材?或者小郎中能夠替某位病患包管名貴藥材,又能否替所有病患包管名貴藥材呢?小郎中若不能讓所有病患痊愈,醫者仁心又是體現在哪里?

    我再問小郎中,倘若小郎中不能顧及自身,具體而言,倘若小郎中家中父母或者妻兒身患重疾,全靠著小郎中賺取診金續命,小郎中還做不做得到如此的好善樂施,冷眼看著父母妻兒病死,將名貴藥材施用他人?

    老道可不是詭辯,老道是道醫,重在修道而非行醫,也就是說老道修的是長生不老,需要更多的靈藥助長修為,可靈藥難尋,必得養蓄不少道童輔助采集,深入幽谷群山、走遍五湖四海,哪里缺得了錢財?再者老道為人續命,用的可不是俗醫之術,說到底是逆天改命,損傷的可是老道自己的修為,若不要錢財,覓不得名貴藥材熬煉仙丹,老道最終難成永生之體,這就是豁出性命惠及世人了,老道的確沒有這樣的仁心,但試問天下人又有幾個懷有這樣的仁心?”

    喬莊竟被問得啞口無言。

    他便向丹陽子行了一個揖禮︰“冒犯之處,道長勿怪,不過晚輩對道醫、丹藥確然心存質疑,道長是否真能僅以丸藥根治心疾,晚輩拭目以待。”

    丹陽子的撫須便又不順暢了,眼珠子 轆幾轉,最終嘆息一聲兒︰“趙修撰,老道收了你二百兩銀診金,且也認同你為人爽快,便提醒你一句吧,你家這位小郎中呵,品行正直,不過也太好騙了些,今後可難免會吃虧,他啊,是學成你的一面仁德,卻沒學成你另一面的狡慧警智,老道說的話他必定是听不進去,趙修撰為免知己遇難,可得多操些心。”

    這話讓蘭庭和春歸心中俱是一震。

    丹陽子初見喬莊,竟能一眼判定他乃效仿蘭庭的處世,這對敢于親近御側為天子行醫的術士而言雖說不算稀奇,普

    通“行走江湖招搖撞騙”的神棍大抵也不難如此的洞悉敏銳,不過能夠一眼看透蘭庭的狡慧警智可不是件簡單事了,且听這丹陽子的言外之意,喬莊似乎日後會遇劫厄,吃的就是仁德厚道的虧。

    丹陽子不會無端端作此斷言,只有兩個可能。

    要麼他就是當真擅長卜測之術,果然卜得喬莊將有劫厄。

    要麼就是洞悉了蘭庭意在試探,有心給予還擊,那他既然說出此一斷言,就必定會造成喬莊的劫厄。

    總歸是,喬莊因為今日這場圍觀,竟然導致“在劫難逃”……

    不過喬莊完然不曾關注自己的安危,他全神貫注只在丹陽子如何施治,然而卻見丹陽子根本不曾像一個醫者該有的慎重,不替病患診脈,他仿佛真是只來“看診”的,把患者看了幾眼,便留下一盒子丸藥。

    丹陽子示意除病患之外,所有人都跟他去院子里說話。

    “心疾分天生與後天,這位姑娘便是先天,父母倘若未犯心疾,其祖父母、外祖父母必定患有心疾,所以這姑娘的心疾,老道無藥可醫,不過單留下了價值二百兩的丸藥,若患者犯疾,口服一粒足夠轉危為安,小郎中已經根據她的身體開了藥方調養,估計心疾也不會常犯,這二百兩的藥丸,能保患者至少活到六十歲之上了。”

    丹陽子話一說完,又似乎覺得不夠謹慎,連忙補充道︰“當然,老道保的,是患者務必遵從醫囑,倘若時常大悲大喜,不注重調養,一年間犯個二、三十會心絞痛,把這二百兩保命的藥丸都耗光了,想要保命就只能再耗錢財,再有,倘若病患又再患了別的疾病,又或者是因意外而亡,老道可不敢保她一定活上六十。”

    春歸問道︰“那患者能否生子?”

    “心疾者,懷胎生子更是九死一生,僅用這味藥丸況怕不能,不過如若患者一定要冒險,老道在其產子時可親自坐鎮,大有把握護她性命,不過顧娘子可別忘了告囑患者,她有心疾,若生子嗣,十有七成也會先天不足,且嬰幼若然犯疾,那可是藥石無醫,她還受不受得了喪子之痛,需要好生考量慎重決斷。”

    “後天心疾單靠此味藥丸就能根除?”喬莊也連忙追問。

    丹陽子目中幽光一閃︰“我可不是小郎中的師父,收的診金也遠遠不足為小郎中答疑解惑。”

    丹陽子示意告辭,蘭庭當然得親自相送至街門,等他回來的時候,發現二百兩重金所買的那些藥丸之一,已經被喬莊大卸八塊,拈起一塊來正用舌尖舔嘗細品,而太師府的大奶奶,正無比好奇全神貫注地盯著喬莊的舌尖……

    趙大爺表示那枚藥丸一定是溜酸的滋味。

    卻說丹陽子,坐在御賜的馬車上把那二百兩紋銀仔仔細細地一錠錠摸透,到底是長嘆一聲,先是分出五十兩來,再是分出一百兩來,終于還是全數歸攏,喃喃自語道︰“罷了罷了,老道一條性命,難道還不值這區區二百兩銀,便宜那兔崽子了。”

    馬車不往皇城的方向,背道而馳了一段兒,停在毫不起眼的一處民居面前。

    一個青衣女子正從門內步出,看著這輛可以稱得上金光燦爛的馬車有一瞬間的呆怔。

    丹陽子已經步出,看了

    一眼青衣女子,不由蹙著眉頭。

    又是一個命數全改的可憐人,但必須忍住不露聲色,閑事管太多是會傷修為的,千萬不能忘記當初因為一時好奇,導致性命幾乎葬送的那件糊涂事,已經是吃了血虧的人,萬萬不能一錯再錯。

    下意識豎起手掌,念了聲阿彌陀佛,而後丹陽子很快意識到自己早已不是佛門子弟……

    丹陽子的奇怪舉動把嬌杏完全看呆了。

    一個道士打扮的人念了聲佛號又再刮自己一個耳光而後干咳兩聲沖她莞爾一笑是個什麼情況?

    “敢問莫問道友是住此處否?”

    嬌杏頓時釋然了,原來又是一個江湖神棍,莫問小道的損友,怪異才是常態,不怪異才更稀奇了。

    正在屋里努力用丹砂畫道符往發家致富的志向堅定前行的莫問小道,鼻子一陣發癢打了個震耳欲聾的噴嚏。

    深覺即將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果然就有不速之客登門。

    丹陽子上上下下把莫問好番打量,十分嫌棄的蹙起了眉頭,喝道︰“抬手!”

    莫問心說你是哪里來的神棍,但兩手卻莫名其妙就抬起了來,且還乖乖忍受著“從天而降”的老神棍把他手手腳腳都摸了一遍,更加嫌棄的說道一句︰“果然像逍遙道友說的一樣,全無根骨,這天地都換了一派氣象,兔崽子仍然沒有脫胎換骨。”

    老神棍瘋瘋癲癲說的是什麼話?!

    震驚的小神棍只抓住了一個重點︰“你認識我師父?”

    “我要不認識,來找你做什麼!”丹陽子翻了個白眼,揪幾下胡須︰“我再問你一遍,你是要跟著我走呢,還是繼續跟著那顧才……顧大奶奶招搖撞騙?”

    莫問連忙去抱丹陽子的大腿︰“我師父身在何處?”

    丹陽子怔了一怔,無奈道︰“逍遙道友已然飛升了。”

    “師父真修成神仙了?”

    丹陽子︰……

    真真是一點長進都沒有,修成長生還用得著飛升二字麼?這個小神棍,連招搖撞騙的專業素養都還是一點沒有具備,難怪這輩子只能和顧娘子混跡市井凡塵了。

    幾乎咬牙切齒問道︰“我再再問你一句,你究竟跟不跟老道走?”

    “不跟不跟不跟。”莫問連連後跌︰“我早就跟師父說了,長生永寂不如美人在懷,我畢生心願就是娶妻生子媳婦孩子熱炕頭,再兼揮霍不完的錢財……”

    “罷!”丹陽子果斷一豎手臂︰“這樣就沒辦法了。”

    莫問雙手護胸驚恐瞪眼,難不成青天白日下這老神棍竟然打算擄走良家婦男麼?!他現在喊聲嬌杏救命算不算亡羊補牢?

    “我手頭有二百兩銀,都給了你,我也算還了逍遙道友的人情了。”

    二百兩銀?!

    莫問連忙放下了雙手,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竟然會有今天?天上掉下二百兩銀還沒有砸中他的頭頂,能毫發無傷的佔為己有?!

    莫問再一次認識到自己果然沒有什麼修仙的根骨,甚至連預感都不準確,今日哪里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了,明明是百年難遇的大好事好不?二百兩銀啊……有了這筆錢,他不是立即就能娶媳婦了?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美食供應商 神醫嫡女 茅山鬼王 八零嬌妻逆襲記 重生之妻逢嫡手 反恐精英在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