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我是都市醫劍仙 > 第474章 人不可貌相

第474章 人不可貌相

作品:我是都市醫劍仙 作者:勝己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我是都市醫劍仙最新章節!    “咻咻咻……”刺耳的破空聲突然響起,數十道風刃從左右兩側朝著陳風席卷而至,同時從天而降的還有兩只來勢凶猛的妖鷹。

    這兩只妖鷹的翼展都超過了十米,如同兩片烏雲般朝著陳風當頭落下,雙翅卷起一道道風刃之時兩雙利爪也朝著陳風抓落下來。

    倘若真被它倆抓住了,一左一右猛力一撕,那陳風就算不當場斷成兩截怕是也得受傷不輕。

    “呼。”沒等那迅疾的風刃落到陳風頭頂上十余米處,一直懸在他頭頂上方不斷吸收著陽光的光球上就猛然間騰起了一簇火焰,並瞬間暴漲成為熊熊火海,猛然間就騰起五六十米高。

    太陽真火漫卷而上,先是將已經沖擊到近前的密密麻麻的風刃瞬間燃爆開來,跟著就席卷向那兩只俯沖而下的妖鷹。

    這兩只妖鷹顯然沒有想到陳風的反擊竟然如此狠辣猛烈,眼見火焰襲來時就本能的感覺到了強烈的危險,當即就要閃避,只是卻已經晚了。

    “ 。”太陽真火掃過之後,那兩只妖鷹當場就被引燃成了兩團巨大的火炬,慘叫兩聲後就再無聲息,甚至都沒等摔落在地上就已經崩散成了漫天飛舞的灰燼。

    此時盯上陳風的妖鷹絕不僅僅只是這兩只,可是現在見識了陳風的強大之後,本來在高空上盤旋的妖鷹們頓時就一哄而散。

    反正有著大量的動物正源源不斷的趕過來,此後一段時間它們都不必擔心食物的問題,實在是沒有必要為此冒太大的風險。

    陳風見那些妖鷹散開也沒有再跟它們多做計較,正打算繼續探察這巨坑時,卻見到聚集在巨坑邊上的獸群突然間變得躁動起來。

    隨即陳風就看到一只只巨大的妖蠍正拖拽著一頭頭身形龐大的妖獸朝這邊爬來。

    “它們這是要干什麼?!”起初陳風有些疑惑,可是等到妖蠍離得近些後,他就發現那些妖蠍的身上似乎是披掛著金屬的甲片,並且背後上還坐著一個個高約莫一米二三的黃衣人。

    看樣子這些妖蠍已經不是野生的了,而是經過了那些黃衣人的馴化,至于那些被捆地跟粽子一般被拖著在黃沙上滑動的妖獸,似乎是那些黃衣人的獵物。

    只是陳風有些不解的是這其的好些妖獸,都完全不像是在沙漠生存的東西,那麼這些黃衣人又是從哪里捕獲到的?而他們將其拖到這里來又有什麼目的呢?

    陳風一時間不但是看不明白甚至都猜不明白。

    盡管現在已經如同一片湖泊的坑邊聚滿了妖獸,其也不乏地級獸王,看樣子都是猙獰凶猛之輩。

    可是令人覺得奇怪的是哪怕是被那些拖拽著妖獸的妖蠍撞得東倒西歪,沿途的妖獸也僅僅只是低聲咆哮兩聲,竟是沒有一只敢與妖蠍翻臉。

    看到此處,陳風禁不住將目光投在了那些個子不高,樣子也干干癟癟,不甚好看的黃衣人的身上。

    敏銳的直覺告訴陳風,真正讓湖邊的眾多妖獸忌憚的絕對不是那些巨大的妖蠍,而是這些其貌不揚的黃衣人。

    這些黃衣人乘坐著妖蠍,來得很快,沒過多久後就已經到了巨坑邊上。

    隨即他們就從妖蠍上跳了下來,解開了連在妖蠍身上的繩索,但是卻並沒有將那些捆扎的很是結實的妖獸放開。

    一部分黃衣人走到了湖邊,雙手按在地上,只見黃沙翻涌,不斷堆積,很快就形成了一座高有將近五六十米,高有將近百米的巨大祭壇。

    這祭壇的形狀十分獨特,跟東方的祭壇樣式不同,更像是座金字塔,只是上面卻是平頂的。

    祭壇一側對著巨坑,一側則布滿了台階,隨即便有衣著華麗,身上掛滿了各色寶石的黃衣人昂首闊步走上祭壇。

    這黃衣人顯然跟其他的黃衣人身份不同,更加尊貴,應該是這黃衣人的祭司。

    他衣服上的寶石在陽光下光芒耀眼,分外引人注目。但是卻沒有一個黃衣人膽敢直視他,而是全都恭敬的垂手肅立兩旁。

    此時這祭司順著那台階一步步走上祭壇,站在祭壇上的一方桌案前,竟是開始焚香祭拜,口里嘰里咕嚕的也不知道在念誦著什麼東西。

    別看這祭司的個子不大,聲音卻相當響亮,起初的時候還一字一句都說的清楚,可到了後來卻是越念越快,可是聲音卻是越來越洪亮,如同雷鳴一般,轟隆隆的響徹整個巨坑上空。

    陳風生怕會引起這些黃衣人的注意,並沒有靠的太近,卻也能夠將其所念的咒語听的清楚,只是卻一個字都听不懂。

    但是陳風卻可以感知到隨著這祭司的咒語在周圍回想,周圍的天地靈氣開始洶涌激蕩起來。尤其是坑內的木系靈氣更是涌動不已,甚至于那坑內的水更是蕩漾不已,仿佛是有東西在其活動似的。

    隨著祭司的咒語越來越高亢,站在祭壇下的幾個黃衣人卻是將手在地上一按。

    “沙沙沙。”周圍的黃沙上涌,竟是在轉眼的功夫凝聚成了數個高有十余米的獨眼沙人。

    這沙人長著巨大的腦袋,上頭卻僅有一只眼楮,雖為黃沙凝聚而成卻顯得十分猙獰凶惡,仿若那眼楮之內的凶戾之色會隨時噴薄而出似的。

    此外,這獨眼沙人還長著四條手臂,粗大無比,看起來就給人一種力大無窮之感。

    這些獨眼沙人剛一成形就活動了起來,一把就抓住了附近的妖獸,四只手一齊用力,將那些身形巨大的妖獸生生抱了起來,隨即就邁動步子,走上了祭壇。

    那些被捆的如同粽子似的妖獸顯然也感覺到了自己將要命不久矣,開始瘋狂地掙扎,大聲嘶吼,發出了驚天動地的聲響。

    黃衣人似乎是嫌它們太吵,齊刷刷發出了一聲斥罵。

    下一刻抱著妖獸的獨眼沙人就猛然一緊手臂,那些妖獸頓時就被勒的再也發不出一點聲息。

    “我去,這些獨眼沙人絕不一般呀!”陳風見狀暗暗驚詫。能夠將這些巨大的妖獸抱起並且輕松就可以勒的妖獸作聲不得,都足以表明這些由黃沙凝聚而成,看似隨便就能夠打散的獨眼沙人擁有著非比尋常的力量。

    而那些黃衣人能夠隨隨便便就聚攏出這些獨眼沙人,自然也是非同一般。

    “果真是人不可貌相呀!”陳風心里對這些黃衣人又多了幾分警惕。

    當獨眼沙人將那些妖獸抱到了祭壇上時,便不再動彈,低著頭,神態頗為恭敬。

    能夠讓黃沙凝聚出的獨眼沙人如此形神兼備,可見這些黃衣人的手段了得,更能夠看出他們對這場祭祀是何等的在意。

    此時,陳風忽然間注意到了被抱上祭壇的可不只是一些妖獸,竟然還有個巨大的木質囚籠。其還關著一個人。

    在遍地黃沙,鮮少有像樣的樹木的沙漠之內,木材絕對是相當珍貴和稀少的東西,能夠被其打造成的囚籠關押的人想必對黃衣人來說想必是極其珍貴的祭品。

    忽然,祭司的念咒聲陡然停了下來,而他跪伏在地,雙手朝著面前的巨坑內伸出,大聲說了幾句話。

    下一刻,那些獨眼沙人就猛然四臂用力,將抱在懷里的妖獸朝著坑內的水里拋去。

    這些妖獸至少都有五六米以上長,絕對不比地球上的大象輕多少,可是現在卻被獨眼沙人直接就扔出了至少百余米遠,可見它們的力量何等巨大。

    “嘩啦!”當再次嚎叫的妖獸將要落入水時,卻有一條既粗且長,長滿了綠色枝葉,如同一條青色長龍般的藤蔓破水而出,靈動無比的就纏住了正在慘叫的妖獸,用力一纏那妖獸就徹底沒了聲息,隨即就被其拖入了水里。

    祭司見狀,越發激動,竟是猛然從地上跳了起來,搖頭晃腦,跳動起了很是怪異的舞蹈。

    雖說他的動作十分怪異,可是陳風卻並沒有暗暗嗤笑。因為他看了兩眼後就發現這狀若瘋癲的舞蹈竟是暗藏著玄妙的身法,仿佛能夠引動來不為人知的神秘力量。

    見到祭司跳動起來,周圍的黃衣人也是大聲吶喊。

    那些獨眼沙人則再次將妖獸擲出,引來那巨大的青藤再次將其一一卷走。

    “陳風陳大爺,快來救我!”當那些充當祭品的妖獸都被青藤拖入了水里時,被關押在囚籠內的人卻猛然間像是觸電般跳了起來,雙手抓著囚籠,身子都爬到了上頭,扯著嗓子朝著陳風大聲呼救。

    在莊嚴肅穆的祭壇上,除了祭司的腳步聲之外可謂是鴉雀無聲。就連坑邊的群獸在黃衣人的凶威震懾下都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如此安靜之時,傳來這樣淒厲的一嗓子,自然是引起了在場所有黃衣人的注意。

    下一刻,一雙雙眼楮就望向了正御劍凌空的陳風身上,目光里充滿了難以言喻的激動,貪婪以及凶殘。

    “葉玄,你特麼的怎麼不去死!”陳風之前沒看出那囚籠的人是誰,現在當他趴在籠子上大喊大叫時頓時就看的清清楚楚,正是曾經有過數面之緣的葉玄。

    只是別人他鄉遇故知是激動萬分,可陳風此時卻恨不得一腳將葉玄給活活踹死。這孫子太特麼的坑人了!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美食供應商 神醫嫡女 茅山鬼王 八零嬌妻逆襲記 重生之妻逢嫡手 反恐精英在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