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第一嬌女 > 第359章 炭盆?

第359章 炭盆?

作品:第一嬌女 作者:臨溪顏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戀上你看書網 www..la ,最快更新第一嬌女最新章節!

    德公公頭頂著寧王妃欲**的目光,搬了把紫檀木椅子放在承澤帝下首,還貼心的墊上軟墊兒,才一甩手中的浮塵,微微笑著道,“王妃請吧。”

    晉陽郡主望了一眼,雙眸不滿紅血絲的老靖安侯,目光下移落在他的腿上。

    而後若無其事問道,“晉陽素有耳聞,侯爺當年在辦理先太子一案之時,腿上落下了頑疾,如今更是上了年歲,還是老侯爺坐吧。”

    她想的很簡單,當年她叫了靖安侯那麼久的爹,在心中也著實將他當成了自己的親人,哪里有爹還站著,女兒已經坐下的道理?

    但是寧王妃卻變了臉(色),真是氣死她了,睿親王妃公然將椅子讓給靖安侯,是要與靖安侯府站在一條線上嗎?

    她的弟弟都難以保住?還妄想保住靖安侯府的少爺?

    承澤帝揉了揉額頭,都坐吧,都做吧……

    德公公又搬了三把椅子,剛好除了楚思和楚然兩個女娃之外一人一把。

    刑部尚書望著最後那一把椅子,心中略微一猶豫,別人是來听案情的坐下也就坐下了,他是倆稟報案情的,是不是坐下來有些不妥?

    就是這麼一思索的功夫,與晉陽郡主容貌有五分相似的賢王妃便進了內殿,她恭恭敬敬的躬身行禮。

    承澤帝大手一揮道,“賢王妃免禮,賜座!”

    嗯!然後便見賢王妃儀態端莊的坐到了最後一把椅子上。

    刑部尚書心中不知是後悔多一些,還是尷尬被緩解的暢快多一些,總之背脊站直了些,開始稟報。

    案件已然查清楚,起因是寧王世子在天香樓宴請世家公子,因著雅間小了一些欲與鎮南王世子換一個,鎮南王世子不同意,遂打了起來。

    “且慢!鎮南王世子與寧王世子都是熟讀詩書禮儀之人,寧王世子更是自小在宮中由趙太傅親自教導,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因著一個雅間便尋釁滋事?”楚思高聲問出自己的疑惑。

    刑部尚書還未說話,寧王妃便不樂意了,她揚了聲音道,“雙方打了起來,怎麼成了我兒尋釁滋事了?”

    話落,她也望著刑部尚書,她不跟未出閣的小丫頭一般計較,免得失了身份,看著刑部尚書,讓他給一個交代。

    大冬日的刑部尚書額頭上隱隱現出了汗珠,他本想將左相府三公子挑撥之事揭過,但是看如意郡主那般,是不想揭過此事的,寧王妃還覺得是自己兒子吃虧了,非要往上撞,不知道他說出來挑撥之人,寧王妃會不會更憋屈了!

    剛想到此處,便聞承澤帝威嚴中帶了些許倦意的聲音傳來,“再端兩個炭盆來,放在王妃身邊。”

    這議政殿中有三位王妃,但是太監宮女皆知,陛下口中的王妃獨指的睿親王妃。

    寧王妃手心鑽了鑽,抖了抖帕子扇著風道,“這殿內……,小娥打扇子?”

    這是故意的,但是卻說到了刑部尚書的心坎兒里了,他也覺得熱了,現下額上已經沁出了一層薄薄的汗珠了,再端兩個炭盆怕是要(脫tuo)了外衫才站的住了。

    其實,除去寧王妃這個故意找茬的,整個議政殿溫度適中,只有刑部尚書一個人覺得熱。

    承澤帝抬眼望著抖帕子的寧王妃,往日裝出一副識大體的模樣,都是從奪嫡的時候過來的,誰還不了解誰呀,現下連這麼點事兒都不願意謙讓了嗎?

    德公公望了望承澤帝,承澤帝微微點頭示意。

    笑話!表妹怕冷,她來了,他都要忍著熱多加兩個炭盆,誰敢多嘴多舌?

    承澤帝一副沒懂的樣子,望著寧王妃問道,“寧王妃這是熱了嗎?”

    寧王妃微微一笑,為難道,“這殿內是有些熱了……”

    承澤帝點了點頭,目光轉向賢王妃問道,“賢王妃可也熱了?”

    賢王妃聲音恬淡的應道,“溫度適宜。”

    “朕也覺得溫度適宜,寧王妃若是覺得熱,便去殿門口坐著吧,若是還熱,殿外涼快!”承澤帝一本正經的說道。

    楚思噗嗤的一聲笑出了聲,往日只覺得這位帝王溫潤如玉,至于坊間傳言的六親不認,**如麻神馬的,她完全不相信,沒成想還這般腹黑!

    寧王妃被噎的脖子一哏,陛下這話也太難听了,她堂堂親王王妃,在殿門口坐著像什麼話?

    她面(色)難看道,“有小娥打著扇子便好……”

    承澤帝嘴角扯了意味不明的笑意,望著刑部尚書道,“你繼續說,誒……適才郡主問什麼來著?”

    德公公忙提醒了一句。

    承澤帝假裝才想起來一般道,“對!就是這個,都是有教養的王府世子,怎麼會因著這麼點兒小事兒打起來呢?”

    寧王妃忍不住暗暗翻了個白眼,心中冷哼,陛下就是再怎麼袒護,她兒子貴為親王世子,他的命也得有人償,至于剩下之人,不死也得(脫tuo)幾層皮!

    刑部尚書用衣袖擦了擦額上的汗珠,偷偷瞥了一眼寧王妃。

    寧王妃立馬炸毛了,道,“陛下讓你說,你就說,你看本妃做什麼?落在別人眼中,平白讓人以為是本妃不讓你說!”

    “是是是!”刑部尚書忙應了,都是祖宗,他一個人都惹不起。

    “據目擊者稱,當時是左相府三公子在寧王世子身側挑撥,寧王世子礙于面子才與鎮南王世子打起來的……”刑部尚書話未說完,便被寧王妃打斷。

    “你胡說,左相府三公子是本妃的娘家佷子,自小與我兒一起長大,做了他多年的伴讀,他怎麼可能害世子?”寧王妃激動道。

    承澤帝抬手示意寧王妃稍安勿躁,又示意刑部尚書繼續說。

    刑部尚書微微頷首,再次望了一眼寧王妃,擦了擦額上的汗珠繼續道,“左相府三公子與寧王世子是表兄弟自然不可能害寧王世子,只是他並不知曉鎮南王世子武功高低,一心想讓寧王世子動手教訓鎮南王世子!”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茅山鬼王 美食供應商 大道偷渡者 神醫嫡女 豪門主母 八零嬌妻逆襲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