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生如戲唱 > 第351章 芝蘭小築

第351章 芝蘭小築

作品:生如戲唱 作者:于長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戀上你看書網 www..la ,最快更新生如戲唱最新章節!

    吳昊問道︰“怎麼會突然來揚州?”

    小半仙道︰“遇到些麻煩。”

    吳昊道︰“這三年每次叫你來你都不來,現在卻突然來了,看來你這麻煩不小。”

    小半仙道︰“正因為不小,所以才要找你。”

    吳昊嘆了口氣︰“不錯,遇到麻煩還知道找我,說明你倒沒拿我當外人。”

    小半仙道︰“如果當外人就不來了。”

    吳昊道︰“別的地方不敢說,在揚州應該沒人敢動你們。”

    小半仙舉起酒杯︰“來,喝酒,把這三年沒喝的一次(性xing)喝回來。”

    吳昊修深邃幽黑地眼眸默默注視了小半仙半晌,然後把他杯里的酒大半倒進了自己杯里,仰頭喝了個(干gan)淨。

    無垢抬頭看時,才覺悟到手里的杯子,已是斟得滿滿的,縱然手不動,那杯子里的酒,也是晃蕩晃蕩的潑了出來。

    接著又哦喲了一聲,無垢低下頭來,一伸脖子,把杯子里酒唰的一聲喝(干gan),向吳昊照著杯,連鞠兩個躬。

    無垢笑道︰“謝謝,我該轉敬了。“

    這時吳昊叫人拿出來兩小瓶酒,沒過多久就見到侍女端托著木盤里面裝著幾瓶美酒上來,這酒是用小青瓶裝著,瓶嘴塞著掛著繩的木塞。

    侍女呈上了一壺葡萄美酒和一雙透明的琉璃酒杯,莫流年對曾在宴席上見過的葡萄酒並不驚訝,倒是對那透明的杯子有幾分好奇,只見杯子綠(色)帶藍,半透明,陽光照射在上面,熠熠生輝。

    木塞剛一拔出來,酒香就已經飄了滿屋。酒斟到杯子里時,由虧及盈,發出的聲響是會變調的。

    吳昊手腕一起,斷了酒瓶與酒杯的連線。小半仙看了眼桌上的那酒杯,不盈不虧,酒面與杯邊存著剛剛好的距離。

    “這可是上好的美酒,府上只有八瓶,今天高興就與大家分享了!希望今天大家能夠盡興!”吳昊慷慨的說道。

    聞听此言,眾人紛紛舉盞,果然見一盞琥珀(色)的酒漿慢慢沿著杯子口轉動。

    也許是端上來之前剛剛溫過的緣故,在酒漿表面,還有抹若聚若散的白霧,縈縈繞繞,若焚香蘭。

    小小的青綠(色)瓷杯,小半仙也拿過一瓶舉起來,因為酒很滿,所以不得不小心翼翼。

    **m在輕輕地晃動,燈光映在其中破碎迷離,一切都恍如隔世。

    小半仙舉高了手,晃了晃,兩個酒瓶被晃得不住地往一塊兒踫,發出一下下清脆的聲響。

    先是深深地用鼻子吸氣,最後一次轉動酒杯,之後慢慢地喝了一口酒,但僅是淺嘗輕現很顯然酒必須經過多次的測試,才準將其送入喉嚨。

    半仙逸他沒有說什麼,眼楮盯著美酒,在接過酒杯,仰頭大口大口地灌下去,喉結在上下地滑動著仰脖一飲而盡,認真專注地,極緩慢地,飲盡他們的合巹酒,一滴不剩。

    “哈哈!好酒!”半仙逸在提起酒壇豪飲一口,不禁贊了一句,吳昊看了看正喝的痛快的布自在,有瞅了瞅桌上的酒盅酒碗,不禁佩服的舒了口氣,然後端起自己的酒碗也敬向布自在喝了一大口,道︰“逸兄好酒量!”

    只見吳昊看了看半仙逸,嘆了口氣,兩指一點酒杯旁的桌子,示意侍女生為自己倒酒。

    六分之一杯的酒,晃一晃,輕嗅,飲盡,滿嘴苦澀。

    “唉”吳昊忽然,這麼輕輕的,嘆了口氣。美酒清純如琥珀,細細如線,從壺口中傾倒入酒杯之中,濺起細微的水花。

    無垢凝視著面前的酒杯,看著那水面上,輕輕晃動的自己隱約的倒影。

    然後無垢微笑,笑容中有那麼一絲苦澀,將酒杯拿起,一飲而盡。

    半仙瑤因之生氣(強qiang)自鎮定,端起酒杯來,打算喝一口,那意思也是要用喝酒的舉動,來遮掩她生氣的狀態。

    可是那杯子拿到手上,把自己生氣的狀態,更形容得逼真。

    還有就是半仙瑤手上的茶杯,像是銅絲扭的東西,剛放在嘴邊來喝,卻撞得牙齒當當地響,這沒有法子,只好把茶杯放下來。

    而莫流年卻喝著茶,吃著點心,態度是很從容的。

    他放下筷子,手上拿了一只桶式的茶杯,只管轉著看上面的花紋。

    然後將茶杯放在桌上,把手按住杯口,使了一下勁,作個堅決表示的樣子。

    于是這幾個人如同瘋了一般,一杯,一杯,接連著向唇邊送,好像鯨吞鯢飲,舉著杯的吳昊口中喊著︰“酒來!酒來!“叫個不休!

    吳昊將酒杯擱下,身邊侍女立即過來,提起酒壺為他斟滿御酒薔薇(露)。

    一縷呈淺紫紅(色)的細流自壺口傾墜而下,注入桌上的白玉雕龍杯中,融聚成一泊清澈的**m,有略深一層的純淨(色)澤,清香四溢,其間有薔薇花瓣的芬芳。

    吳昊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神情,往日雲淡風輕、雍容優雅的風度重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莫流年微笑著取過兩只杯子,拿起桌的酒壺,一手拂長袖,一手提錫壺,蜻蜓點水般將酒杯斟滿,輕輕吹了吹,然後小小地抿了一口,微闔雙目,(露)出陶醉的神(色)。

    半仙瑤握住我拿杯子的手說︰“吳昊!你醉了,不要喝了吧!“

    吳昊被半仙瑤一提醒,身子好似已經像駕雲般支持不住,伏在半仙瑤的膝上。

    人們互相敬著酒,酒杯踫來踫去,一會兒一杯,一會兒一杯。

    不像剛開初時,人人都很警覺的,小心翼翼,謹慎地接受敬酒,再謹慎地想好說詞,去向別人敬酒。

    那是閘還沒拉開,迫于水的壓力,必得一點一點地打開閘門。

    等打到約莫二分之一,抑或是三分之二的光景,水流便推開閘門,一瀉千里。

    酒喝到酣暢,就類似這個情形了。

    大家頻頻敬他酒喝,開始他推辭,後來小心地沾了一點,再後來很舒服地小口小口抿,最後則是大口大口地豪飲了。

    這一頓酒從中午一直喝到晚上,半仙瑤第一個受不了,直接站起來問︰“我們住的地方在哪?”

    吳昊已經喝的有幾分醉意,醉眼朦朧的道︰“在芝蘭小築。”

    半仙瑤對莫流年道︰“走,讓他們喝去。”

    幾個男人在一起喝酒,莫流年也覺得無趣,就和半仙瑤一起走了,兩人還未走遠,就听到吳昊道︰“早就該走了。”

    半仙瑤身形微微一怔,她一下子端起酒杯,似乎想用酒潑灑他,但最後只是慢慢地把酒杯往桌上一放,站起來走了。

    等兩人走遠,小半仙才道︰“你就非得氣她嗎?”

    吳昊笑道︰“我就喜歡看她氣呼呼的臉。”

    半仙逸湊過來道︰“吳哥,你和我姐算不算不是不冤家不聚頭?”

    吳昊道︰“呸,胡說八道。”

    莫言道︰“明明動了心卻偏偏要如此這樣一般,實在欲蓋彌彰。”

    吳昊笑道︰“你這悶葫蘆,要嗎不說話一說話簡直讓人接不下去。”

    “嗯?”皇宮乃是禁地,哪是輕易能進的,李顯倒是說得輕巧,卻將玉磯子嚇了一大跳,手一抖,端著的酒樽險些就此打翻在地,一雙眼瞪得跟牛蛙似地看著李顯,滿臉子的狐疑之(色)。

    他突然睜眼,眼楮亮黑,光華璀璨又很凶悍,把旁邊扶他的姑娘嚇得跌坐在地。而睜開眼的程勿轉眼一看,又去抱酒壇狂飲了。他喝得醉醺醺,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沒走兩步,重新噗通倒地。

    不敢死的人,常常反而死的快些。但不敢醉的人,卻絕不會醉,因為他心里已有這種感覺,酒喝到某一程度時,就再也喝不下去,喝下去也會吐出來。一個人的心若不接受某件事,胃也不會接受的。

    一個茶杯一壺茶,這就是單純的心情,我們如果只有一個茶杯一壺茶,才不會計較喝的是什麼茶。一斤一百元的茶枝,喝起來也有滋味。假使是一個茶壺幾個杯子也很好,因為大家喝的是同樣的茶,沒什麼計較,現代人的生活就是好幾個茶壺,倒在幾十個杯子里,這就復雜了。

    一分鐘的沮喪之後,他想起茱莉在等他,他一口把不自覺端在手上的杯中之酒飲盡,把酒杯放在吧台上,拿起兩杯威士忌,一杯給自己,另一杯要拿給茱莉。

    好好對自己,畢竟一輩子不長。不要去羨慕別人喝的飲料有各種顏(色),其實,那未必有我們喝的白開水解渴。不刻意而得,因而常有悟。

    他有抗饑餓的辦法,忍上一天不吃東西也可以,(身shen)體會有些顫抖發飄,但精神不受影響。直到這時,他才發覺自己的饑餓。他只想快點咀嚼,牙齒的速度趕不上胃口空虛的速度。吃得急了,就喝一口。這白酒很香,不辣。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茅山鬼王 美食供應商 大道偷渡者 神醫嫡女 豪門主母 八零嬌妻逆襲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