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朕還以為只是古穿今 > 第129章 第 129 章

第129章 第 129 章

作品:朕還以為只是古穿今 作者:thaty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129

    “不需要,  他就是。”真的向長生大大問了這個問題,才是他自己朝自己捅一刀呢?問了就表示懷疑,  表示不確定。他怎麼可能不確定?他知道自己不能割舍的人是誰,知道朝夕相處的人是誰,  他從里到外對這個人了解得都是徹徹底底的,  知道這個人有多真實。

    “既然你這麼相信他,  為什麼還會那麼驚恐呢?”

    “因為我怕有一天,  會有什麼存在,  把他替換掉。”

    “……”長生大大沉默了一會,“你可以放心,  不會有誰替換掉他。”

    下一刻,蕭起重新回到了現實。

    蕭起對著空寂的小院拜了拜︰“長生大大,我們現在挺幸福的,  而且一點也不覺得閑,您就別朝那邊安排人了,  或者,安排也請安排一個和我們不同圈子的人,他折騰他的,  我們過我們的日子,不要讓我們彼此有交集了。”

    雖然在這邊的生活看起來挺悠閑的,  可責任不一樣啊。那邊就是演員,蕭起唯一的責任就是努力賺錢,  還錢給公司,  養活自家的助理和經紀人。牧震更淡定了,  雖然黑暗里必定有他的組織,但頂破天也就是個跨過集團之類的。

    跟這邊相比,那就是屁大的責任。

    拜完了,蕭起的身影消失,再出現時,他已經頭戴袞冕,身穿袞服的閻君陛下了。蕭起提步正要去大殿,一陣風吹過了他的耳邊,帶來了一聲似真似幻的回答“好”。

    于是路過的某判官,看見了這位黃泉君主原本走得好好的,忽然一腳沒踩穩,以至于前鞠躬九十度的畫面。

    “我這幾天工作太忙,大概有點眼花。”某判官嘀咕著,目不斜視的離開。

    蕭起狼狽的站直了要,帶動著袞冕的玉珠嘩啦啦一陣響,除了最初那輩子剛登基那一會,他已經很久沒這麼狼狽了。

    尤其還被人看見了qaq,顏面何存啊。

    抑制住捂臉而逃的沖動,蕭起當做無事(發fa)生的,進殿去了。

    畢竟,黃泉的進鬼範圍可是要擴大了,另外,有些事大概也可以實施了。

    蕭起首先是把各方負責人叫來,說好了業務要擴大的事情︰“之前我們是工作四個時辰,休息兩天,以後不可能了,要改成大家工作六個時辰,頂多每五天休息一天。你們回去後,把新的排班表排出來。”

    陰曹的官員們發出一聲無奈的嘆息,之後就是興奮的議論。自從把最開始的一批人(??)帶出來,本來以為要面對嚴峻工作的他們,就輕松多了。如今,這“期待已久”的嚴峻總算是來了。

    “陛下,這次擴大工作,大概涉及的範圍是多少,輻射的人口是多少?”

    “不知道。”蕭起特別不負責任的說,“工作範圍的擴大,也是隨機的,我不能確定。反正是很大就對了。”

    眾臣倒是沒有因此討伐他,前無古人的事情,總是有極大的不確定(性xing)的,尤其他們這位陛下,現在所做的事情,絕對是前無古人中的佼佼者。

    眾臣都下去準備了,蕭起把仙印翻了出來,他開始向所有死後登榜的仙官發出一段詢問,包括劉幸這位夏國的現任皇帝和他的伴侶薛玉明在內——“你們想要重新輪回,獲得(身shen)體嗎?”

    劉幸是最先回復的︰“有必要嗎?”

    死後登榜的仙官,現在用的都是“豆”身,畢竟他們最早都是豆兵來著。可是這個豆,乃是蕭起從長生大大那弄來的金蠶豆,他們用著的時候,從各方面來說,都很好——甚至在某些時候,比正常人的(身shen)體,還能再多一些樂♂趣。

    蕭起︰“獲得(身shen)體只是順帶的好處,主要是從內部瓦解敵人啊。”

    眾靈體仙官︰“……”

    蕭起︰“不只是你們要被放出去輪回,下一步,普通仙官也要被放出去體會輪回,體會其他國家的凡人生活的,我們要取長補短。”

    蕭起這麼說,劉幸就明白了。這就是蕭起在退位之前,一直表示要尋找讓夏國的仙官“流動”起來的方法。在漫長的生命里,一直只做一件事,一個人有再大的熱情也會消耗殆盡。所以蕭起自己沒有坐著皇位不動,他去做閻君之前,還說過“做好準備,這位置要不了多久就得你接手了”

    劉幸︰“我和趙玉凱已經找到了**人了,確實是可以跟玉明出去玩了。記憶要封鎖嗎?”

    薛玉明︰“我不想跟阿幸離得太遠。”

    蕭起︰“十歲之前封住記憶,你們也不想重溫被家長把屎把尿的人生吧?且不可對旁人說及下凡歷練之事,只要開口便必死無疑。”

    “至于轉生的具體地點……抱歉,不能自主選擇,一切全憑抓鬮。對了,諸位可要小心行事,不要讓其他地方的仙官察覺了。因為這次你們的基本歷練時間為五十年,如果諸位四十九年後回來了,也是要被我截了魂魄,再扔回去的。”

    這打趣一般的發言,徹底讓其他仙官把拒絕的話咽回了肚子里,這根本就不是商量,這是通知,是命令。他們去得去,不去也得去。

    這也讓過了快兩百年好日子,就快忘了當年他們第一次是在什麼情況下見著蕭起的仙官們,明白了一件事——無論他們的身份如何變化,更無論這位陛下的身份如何變化,實際上,他們一直都被這位陛下掌控在手心里。

    某仙官︰“蕭陛下,您的人(性xing)呢?”

    蕭起︰“早就被吃了。”

    劉幸︰“還有個問題,我也去投胎了,那夏國的君主就不是仙王了,沒有王璽啊。”

    蕭起︰“無礙,我會把我的王璽給趙玉凱的。”

    這下是徹底沒問題了,雖然對這個投胎地點隨機抽簽頗有微詞,但仙官們還是打著趣的答應下來了。

    他們說的都挺好,可蕭起知道,絕對有心不甘情不願的。就像現在部分仙官們已經開始追求個人享樂,戀棧權位的了——人(性xing)善變啊。

    這些最初期的仙官,也是現在最位高權重的一批,把他們都轉世走,夏國的權力層將會有一次動蕩,無論這動蕩是好是壞,對夏國本身來說都是好的。這就是蕭起能想到的,在這個世界最好的,保持官員流動的方法。

    如果以後仙界正式誕生,那麼對仙人們來說,下凡歷練也會成為一件非常普遍的周期(性xing)的事情。

    這種手段一方面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仙官們的人(性xing)存續,當然,蕭起是對這個沒太大希望的。他甚至都不能保證自己在千萬年後,都依然如現在這般對凡人充滿憐憫,又如何能要求別人?

    而且無論是他自己的經驗,還是歷史,都告訴他。作為一個管理者,把國家的正常運行,政策的實施,完全寄希望于人的良知,那是愚蠢的行為。

    因為面對利益依然能夠長久保持正直的人,必然是極少數中的極少數。有時候甚至不是這個人本身想要改變,而是他周圍的一切都在推動著他改變。

    讓他們徹底(脫tuo)離曾經的環境,下到最下方,再慢慢的回來,無論對他們,還是對他們身邊的人來說,都好。

    放這些仙官投胎到凡間的第二個作用,才是最要緊的。

    下了凡的仙官,還得回去啊。仙官們做事的時候就要思考一下,自己做某些事的事情,是不是就會注意一下,他有沒有把下凡歷劫的下屬、同事、上司,甚至伴侶,一塊也給算計進去了?

    如果真算計進去了也挺好,這就讓未來的仙官很難抱團。

    歷劫的地點是不確定的,蕭起特別給這些下凡的家伙們開了一條通道,就叫做“渡仙台”,連蕭起都不知道他們會輪回到什麼地方去,唯一能選擇的,就只有他們的(性xing)別。

    蕭起︰“你們稍微準備一下,交接一下工作,十天之後,我會派人接引你們。”

    通話就此中斷,蕭起不去管仙官們具體怎麼安排,他還有事情要做呢。

    ——蕭北根他們那一批“留學生”也該被撈回來了。撈人的手,蕭起再次確定了他也是有私心的,他首先去看了看蕭北根的狀況。

    話說,蕭北根復生在了一個孩子的身上,惶恐了三天,他才確定,自己要麼是借尸還魂了,要麼就是這孩子本來就是他的轉世,只是剛才經歷了生死大劫,這才記憶復甦。

    蕭北根再又思索了幾天之後,堅定地相信後者!

    他兒子是仙官,女兒也是仙官,他才不可能成為那種借尸還魂的凶靈惡鬼呢!

    _(:3」∠)_話說回來,這到底是啥地方啊?

    =v=蕭北根當時在某城的第一中心醫院里,他被診斷為應激(性xing)精神障礙。又治療了一個月,才終于“康復”出院。

    蕭北根的這個孩子,是個孤兒,不過這邊的夏國的福利設施已經是比較完善了,在福利院里的生活,除了沒有爹媽之外,與一般人家的孩子比,也不差什麼。

    蕭北根也挺慶幸沒爹媽,否則他這一把年紀了,管人家年輕的姑娘小子叫爹叫媽,他也叫不出來啊。福利院的阿姨都是三十多歲的婦女,他可以不叫媽媽,叫阿姨。照顧他和另外幾個孩子的阿姨很溫柔,而且知道他生了病,很耐心和妥帖。

    雖然有幾個總喜歡找麻煩的孩子,但都在玩笑的範圍內,以蕭北根的(性xing)格呵呵一笑也就過去了。

    蕭北根慢慢適應了這個新的世界,他是個能塌下心來的人,所以在學校還算是成績優良。福利院對孩子們的規矩,向來是“你能考上,我們就給你花錢”,只是高中以後的學費相當于國家的助學貸款,除非畢業後能進入國家指定部門工作一定年限,否則要償還學費。

    等到考大學填志願的時候,蕭北根想啊,想啊……他就填了農大。

    蕭北根搓搓手︰我還是想種地!

    學習的過程蕭北根也挺開心︰原來種地還有這麼多說頭啊!怎麼這個世界的糧食,都這麼難種呢?這里竟然還會(發fa)生大面積糧食顆粒無收的□□?要是這世界的糧食,跟我們那地方一樣就好了。

    這一輩子,蕭北根沒娶老婆,沒跟任何人有任何緋聞,當然也沒有任何後代,他就是在誰都不注意的角落,默默地,默默地,根據這個世界的知識,不斷的培育新種子,不斷的種田。

    因為沉迷研究不可自拔,蕭北根甚至把上輩子的事情,當成小時候的一個夢了。一個帶來了他兒時夢想的夢——我希望,這個世界的糧食,有一天能夠如同我夢中那個世界一樣,那這世上至少饑餓就不再是人類的敵人。

    然後他就成了當代神農……被老百姓愛稱為蕭爺爺。甚至有些農民家里,真的掛了他的畫像,每次下地(干gan)活,都燒柱香拜拜。

    第二個世界是個魔幻世界,蕭起也是才知道,但是現象他現代的國家是有東西方組成的,也就淡定了。

    蕭北根生為了一個普通農民的孩子,然後他踫上了牧震在大世界童年時,同樣的經歷——三歲的時候,被農民父親扔進了山里。

    蕭北根很坦然的接受了命運,他對那位農民只有深深的理解和憐憫,沒有怨恨和不甘——還是糧食鬧的,如果糧食能夠讓人填飽肚子就好了。

    然後他喚醒了植物之心,成為了一個野生的人類德魯伊,三百年的生命都一直為了培育出能夠讓普通人耕種出來的高產糧食而奮斗。

    最後他死于兩個互毆半神的余波,他的名號淹沒于歷史中,但他培育出的植物“夏草”,卻成為了那塊大陸上絕大多數智慧生命的主食。

    接著老爺子又去了三個世界,他一直奮斗在培育糧食的第一線。

    世界和世界之間的時間流逝不同,同一批放出去的人,有少的經歷了四個世界,多的經歷了七個世界,老爺子算是不多不少。

    大多數人都在一個世界又一個世界的輪轉中,(發fa)生了改變。有的人變得更好了,有的人變壞了。

    壞了的,已經被提前摘出來了,現在正在地府的“樓下”做苦力。好的也要挑出來,跟這次的仙官們,一起重新投胎回來。

    但蕭北根在這些人中很顯眼,因為他是唯一一個一點都沒變的。

    蕭起讓他去轉世輪回的意思,是希望打開他的眼界,讓他立起來,可現在……

    看著蕭北根在五個世界里的經歷,蕭起覺得面上有些發熱︰其實蕭北根一直都是立起來的吧?只是他關注的事情,一直跟我不一樣。眼界太窄的人,是我。

    “長生大大?你在嗎?有件事,我需要和你商量一下。”

    ***

    蕭北根在一片混沌中飄飄蕩蕩的,他的上一個世界是個科技文明極其發達,並且處于戰爭中的世界。他們的食物是化學合成的營養食品,用水和各種礦物制造,只有甜和咸兩種味道。

    那個世界里,人們的(身shen)體都很健壯,但味覺幾乎喪失,消化系統嚴重萎縮,而且許多人的精神狀態都不穩定。而人們把精神狀態的混亂,怪罪在了戰爭上,認為是戰爭的壓力。

    蕭北根可以理解他們為種族生存做出的改變和犧牲,可是,品嘗過食物味道的他,實在無法忍受那種感覺。

    一個人活著,沒吃過糖果糕點或者那些昂貴的食材而已才罷了,可這一輩子連饅頭夾咸菜和米飯拌醬油都沒嘗過,完全不知道什麼叫飽腹的滋味,還叫活著嗎?

    他不會做飯,可他至少會蒸米飯,會烙餅,他一邊打工,一邊努力的尋找可食用的植物種子,做出基因優化改良。

    然後捧著這些食物弄一個小攤,用便宜的價錢向外售賣。經歷過這麼多世界的蕭北根還是變化了一些的,至少他知道,白送的東西沒人珍惜。

    只要吃一口,只要一口,就能明白“吃”這件事,是一件多麼美好幸福的事情。

    但他被抓了起來,並背上了叛國的罪名,默默無聲的執行了**。

    過去他每次(死si)亡都是很快樂的,只有這一次,他感到痛苦和不解。

    “爹。”蕭起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蕭北根的思緒暫時從痛苦中(脫tuo)離出來,他看著蕭起,有些事忽然就都明白了︰“哦,是你把我送走的吧?”

    “是的。”蕭起點頭。

    “你知道我在其他世界的經歷嗎?”

    “知道。”

    “那我有個問題要問你。”

    “您問吧。”

    “你也是管事的人,你看事比我這種人看的事情更高。那個高度發達的現代世界,為什麼他們不讓人吃東西呢?他們的技術又不是養不活那麼多的人,必要戰斗人員在戰時狀態吃營養劑,普通人吃飯,這不矛盾啊。我前邊經歷的那個現代世界里,軍人也是有特戰糧食啊。”

    “您(死si)亡之後,食物就在那個世界重新普及開了。食物不但能夠讓人飽腹,而且能舒緩人的精神狀態,讓人感覺到幸福。再不需要用普通食物吃飽肚子的情況下,吃對人來說依然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您的(死si)亡,並不是那些人不願看見食物的普及,而是不想看見您獨享糧食的專利。”之後那世界還降臨了另外一位穿越者,憑借做菜走上人生巔峰。

    “哦……”蕭北根卻像是突然松了一口氣一樣,痛苦消失了,臉上重新(露)出了憨厚樸實的笑容,“那就好。就就好。那我……你……你是來送我回去,還是要送我去其他的地方?”

    “不怨恨嗎?”

    “是有點不齒那些人的貪婪,可是,我的願望還是實現了。所以……挺好?”

    蕭起此刻只覺得他爹的腦袋上有佛光閃現,這才是真·神仙。他爹太缺少進攻(性xing),都遇到那種遭遇了,還不在意。他比較適合做研究型的職業,而他自己現在就喜歡研究糧食,在大世界他並沒有用武之地。

    “爹,你想就此洗去記憶,進入輪回,還是想繼續在無數的小世界之間巡游?”

    “我、我能繼續去改良糧食?”蕭北根縮著腦袋,充滿期待,又小心翼翼的問。

    “能,但是,你以後還可能遇到現在這種被人(殺sha)害,佔用研究成果的事情。”

    “……沒事。”蕭北根搓著手,一如他當年普通凡人農夫的模樣,“挺好的,我研究就是為了能給人用,給人吃,名聲什麼的無所謂。挺好。”

    “那麼……你還能繼續。”

    “那……我能再說點別的嗎?”蕭北根盯著蕭起的表情,看他點了頭才呼出一口氣到,“等等!你大姐和你**……其實也不是不知道她們家里人那樣不對,可就是……就是被養壞了,怪我。你別慣著她們。你二姐有時候喜歡鑽牛角尖,你……你別跟她計較。你別把你媽也送來,讓她正正常常輪回就好,她受不了這個。行了,就這些,送我走吧。”

    “好。”蕭起笑了,蕭北根確實是個好人啊。他這次去的也是一個修真.世界,但那個世界的農作物並沒有像大世界的農作物這樣,得到改善,農民依舊需要一滴汗水摔八瓣,勞苦萬分的精耕細作,卻還是要看老天爺給不給臉……

    那世界的仙王、妖王、龍王、魔主什麼的,早早的劃分好了勢力範圍,每天為了可歌可泣的愛恨情仇打來打去,卻沒誰看一看被他們不小心碾過的凡人流淌出的鮮血。

    蕭北根歡歡喜喜的去了,長生大大會給與他一些保護,這本來是蕭起跟長生大大討價還價的結果——可見了蕭北根,蕭起覺得自己被長生大大套路了。蕭北根做不到建立一個王朝,但他的能力和(性xing)格,卻能影響很多身邊的人,把他放到恰當的位置,一樣能引起山呼海嘯的變化。

    蕭北根跟自家小兒子擺擺手,化作一道流光,在混沌中消失了。

    十天之後,蕭起把來到地府的仙官,和之前放出去輪回的仙官都放去繼續輪回了,拍拍手,他取出玉璽,開始查看起整個地府的情況來。

    而這個時候,往日陰森的地府,已經忙到沸騰了!

    還在找"朕還以為只是古穿今"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說很簡單!

    (.. = )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弦音夢相思 戀戀陶色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茅山鬼王 無限惡骨道 反恐精英在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