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乞活西晉末 > 第六百零九回 雨夜激戰

第六百零九回 雨夜激戰

作品:乞活西晉末 作者:萬載老三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殺啊!殺紀賊啊...”風更猛,雨更急,伽耶城外,血旗大營,伴著牛角號的鳴響,後續的萬五弁韓步卒,不再因血旗軍有悖而遲疑,蜂擁般殺入血旗前營,並在金爍的咆哮調度下兵分數路,跟著瘋狂的火馬涌向前營設伏的血旗軍陣。而最後一股的千人隊,則干脆在營門口列起了槍盾陣,反將包抄而來的血旗騎兵堵在營外。

    “嘶...”與之同時,弁韓夷兵的前方,在宮衛夷兵頗有層次的操控下,一批批火馬帶著淒厲的悲鳴,帶著千鈞之力,呈扇狀狂奔,直沖血旗步卒們預設在前營的“u”形口袋陣。

    張網以待的血旗伏兵,縱然設有陷馬坑,設有拒馬樁,設有鐵蒺藜,設有胸牆,設有壕溝,乃至鋪天蓋地的強弓硬弩,可這些足以混亂直至阻擋尋常騎兵的設置,對上一批又一批屁股著火的瘋馬,卻顯得蒼白無力,除了留下越來越多的死馬殘馬夯實前路,根本無法阻擋瘋馬群毫無理智的前僕後繼。

    “斬...”終于,當第一匹瘋馬踏著同伴的尸體越過壕溝,義無反顧的沖至血旗軍陣最前的陌刀陣之際,伴著淒厲變聲的斷喝,一片白光閃過,一叢刀林落下,頭前的幾匹瘋馬頓時身首異處。

    “咚!”只是,後續的瘋馬卻是悍不畏死的繼續沖來,其中的一匹,愣在後排刀林落下之前,將頭排的一名重甲陌刀兵生生撞翻,凶殘踏扁,這才在後排刀光的閃耀下一分為二!

    “斬...撩...回...起...斬...”口令在輪復,刀光在翻飛,撞踏在繼續,伴隨的是一匹匹瘋馬的栽倒,以及一名名重甲陌刀兵的踏步上前,頂替其前方被瘋馬撞死的同袍...

    當瘋馬群所剩無幾的時候,陌刀陣也已變得千瘡百孔,其後的血旗槍盾陣也被瘋馬沖出了少許缺口,可嘆血旗軍成百上千的精銳將士,不及斬殺敵人,便已憋屈的成為了瘋馬的陪葬。好在有著重甲陌刀兵的悍然力挺,兼有後續步卒的訓練有素,總算整體陣型並無任何崩亂。

    “殺啊!殺紀賊啊...”不過,借著瘋馬開道,弁韓夷兵僅僅付出不到兩千的傷亡,便已趟過了一應陷阱路障,以及血旗軍慣常的遠距離凶猛打擊,更是士氣大振,嗷嗷怪叫著逼至血旗軍陣的面前,揮起了雪亮的刀槍!

    “殺!殺夷狗啊...”尚未享受挖坑埋人的舒爽,反被對方敲了一悶棍的血旗軍兵們,連羞帶憤之下,同樣怒吼著越過傷亡慘重的陌刀重步兵,迎上了蜂擁鼓噪的夷兵。

    “砰!砰!砰...鐺!鐺!鐺...”伴著一陣陣的兵甲對撞與金鐵交鳴,雙方毫無花哨的正面硬扛到了一處。鐵盾撞砸,長槍捅刺,狼筅橫掃,刀光霍霍,流矢橫飛,帶起鮮血四濺、肢體分離、傷亡倒斃,最野蠻最血腥的短兵廝殺,在淒淒瀝瀝的夜雨中就此拉開...

    什麼叫做偷雞不成蝕把米?望台之上,紀某人竊以為自個就是。原本分明可以借用營寨防守,利用弓弩之厲,再利用騎兵之優,輕松擊敗偷襲之敵,但為了全殲對方,自個愣將對方引入營寨之內設伏,可放進來的哪是一群肥羊,分明就是一窩渾身帶刺的凶獸嘛!

    對方憑借一計火馬狂奔,便輕易打亂了自家的一應布置,數百精銳陌刀兵的傷損不算,還廢了自家的遠程攻擊,更與自家步卒混戰一處,加之營盤狹窄,嚴重限制了自家騎兵的沖擊空間。由是,己方反以人數弱勢且戰兵不足半的步卒,硬扛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夷兵,弄不好都可能出現局部崩潰,他紀某人可還沒有過比這更為失算的戰例呢。

    必須一提的是,如今的中路軍大營內兵力委實不算充足。一路戰損兼分兵下來,尚余戰兵步卒不足四千,輔兵步卒不足三千,民兵步卒三千,另有匯聚而來的三軍蒼狼騎近萬,以及近衛中軍近四千,近衛特戰左軍右曲千人,隨軍衛署軍兵近千,滿打滿算也僅兩萬四千余人。而今在前營列陣迎戰來襲夷兵的,則是戰輔民兵步卒的九千余人,遠較來敵步卒為少。

    “傳令下去,親衛中軍左曲、右曲,特戰軍右曲,三支預備隊各千人,分別支援前營的東、南、西三面,不惜代價,必須先行穩住防線。傳令騎五軍團右軍,返回中營做預備隊。”強按下了那只想要自扇耳光的右手,紀澤接連下令道,“劉靈,你率本部騎一軍團中軍與左軍,以重騎為前導,分從左右營斜插殺入前營,無需纏斗,直接沖破前營門而出,繞營外而返,如此往復攻擊敵寇!”

    “諾!卑下定將弁韓賊人殺個人頭滾滾!”早已心癢難耐的劉靈立馬大聲應道,興沖沖上馬就欲離去。

    抬頭看了眼夜雨,紀澤復又叮囑道︰“注意,地面漸濘,騎兵奔行須得小心,沿途無需刻意鑿穿,全力射殺即可;重騎更須量力而行,萬莫陷身敵方步陣。實在不便騎行,就回來與某下馬參與步戰陣列!”

    這時,唐生說道︰“主公,敵方來勢洶洶,準備充足,且處處針對我方戰法,決計不可輕忽,為防不測,還請主公速調騎二軍團前來增援吧。”

    梅倩的騎二軍團其實早在兩日前便抵達伽耶南方六十里外,之前為了坑癟的釣魚計劃,頗有點自大的紀某人愣沒讓他們立即前來會和,如今戰局雖還不至徹底敗壞,但更多助力確有裨益。沒有猶豫什麼面子問題,紀澤立馬點頭下令...

    “隆隆隆...”不一刻,蹄聲隆隆,劉靈率著三千騎軍,以一屯重騎為前導,從血旗左營殺出,切過前營西、南防線的間隙,借著少許的高差沖勢,熱刀切牛油一般沖入前營主道。沿途但有夷兵阻擋,無不被碾為齏粉!

    “伽耶勇士們!給本將壓上去,混入步卒防線,莫與敵騎接觸!後陣兒郎,注意結盾防護!”夷兵陣中,金爍反應也很及時,一邊呼喝傳令,一邊帶著自己的親兵,悍勇的撲入前營的正南防線。

    隨著金爍的命令與示範,不願承受鐵騎碾壓的弁韓夷兵們,包括堵住前營門的那支隊伍,紛紛撤離營區主道,貼近血旗防線攻殺步戰。只嘆之前用于設計弁韓軍兵的那些陷阱壕溝,如今卻成了限制血旗騎軍馳騁的天然障礙。無奈的血旗騎軍,只能通過弓弩連弩投槍,拼命發泄著內心的怒火,算給步卒同袍們提供火力支援了。

    與之同時,在躲避騎兵之余,弁韓軍兵也下意識對血旗軍陣施加了又一波壓力,近兩倍的兵力優勢驟然發力,頓令血旗防線搖搖欲墜。所幸紀澤調撥的第一批預備隊及時趕到增援,替下了早被嚇得腿軟腳軟的民兵,血旗軍陣才堪堪未破。

    繼而,奉命回返的騎五軍團右軍很快也返回了中營,並下馬改為步卒,分別投入前營的三面防線,令得前營夷兵的沖擊力被徹底壓制,血旗軍兵在綜合戰力上的優勢,也終于通過雙方戰損比的拉開而逐步體現。

    “殺啊!殺紀賊啊...”然而,正當紀某人剛剛將戰局勉力帶入自家節奏之際,後營方向,忽又傳來一陣韓語的喊殺聲。

    心中一個哆嗦,紀澤迅速轉頭,腦中已然閃過聲東擊西、前後夾擊乃至一劍封喉等等坑癟成語。下一瞬,卻見後營之南,驀然出現一大票軍馬,看炬火規模,當有近萬,而在他們最前,一支千人騎兵已然沖至了後營門口。作為輜重與民兵所駐之地,那里如今防守極度空虛,破營幾可預見。

    “殺啊!殺紀賊啊...”敵方第二批軍兵在後營方向的出現,令得沖勢被遏的前營夷兵士氣再振,那金爍也凶威大盛,手舞長刀左劈右砍,帥親兵猛突中營,口中更是咆哮連連,“伽耶勇士們,莫要與敵陣糾纏,沖過去,斬殺紀賊,殺了他就一了百了啦!”

    臥槽,殺就殺吧,營內好幾萬人呢,干嘛非要指名道姓殺哥呢,再說咱早就不做賊了啊!紀某人心中狂撼,弁韓人這次估計是將能調動的精銳都給調來強襲了,第一目標顯然是自己這個華興府主,還好尋常民壯難以勝任偷襲夜戰的活計,否則只怕伽耶城內的兩萬民壯也得殺來了。而他自個兒,該不會學那倒霉催的周世宗柴榮,壯志未酬身先死吧?

    這時,邊上的龐俊後知後覺的驚叫道︰“西伽,這群夷兵定是來自西伽,我等都以為弁韓人兵馬調動是為了向那里聚兵,不想他們竟然憑借地形熟悉,趁亂調來精銳參與了這次逆襲!”

    馬後炮!紀某人此刻哪管第二支夷兵從哪兒來的,已被火馬整怕了的他,手指後營門方向,立即令道︰“三弟,給我率中曲的親衛騎卒,去沖殺一番,趕在敵方步卒跟上之前,將那一千夷騎殺散,撈回後營軍民,也為騎兵回援爭取時間。後營輜重丟就丟了,萬莫叫敵騎沖入其他營盤生亂!”

    “傳令下去,前營中路防線給某頂住,左右兩翼回縮陣型,逐步退守左右兩營。傳令劉靈,率重騎與所部中軍騎卒繼續擾擊前營敵軍,其一軍團左軍速回左中右三營參與防守!”環視戰場,紀某人驚而不亂,命令連連,“還有,給某擂鼓助威,可勁的擂...”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zbb手機版閱讀網址︰m..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弦音夢相思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戀戀陶色 反恐精英在異界 茅山鬼王 神醫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