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的嬌俏女房客 > 第1515章 老李

第1515章 老李

作品:我的嬌俏女房客 作者:明日復明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千千 77xsc ,最快更新我的嬌俏女房客最新章節!

    “你們又要出去啊!”

    苗青青、苗軒軒、林甦兒、甦玉雅、孫子韻、肖盈盈、李思婕都走出來。

    “什麼時候啊?”

    “現在。”

    “哇,曉冬,不去不可以麼?”李思婕走上來抓住宋曉冬的手。

    “思婕,不去不行啊,我龍門受到了國家的庇護,為國家做一些事情也是應該的。”

    “曉冬哥哥!”林甦兒沖上來抱住宋曉冬。

    “好了,好好上班,你醫院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宋曉冬摸摸林甦兒的頭發。

    “仙靈姐!我舍不得你啊!”肖盈盈一把抱住楚仙靈。

    一群人不舍一番,宋曉冬孫依依楚仙靈就去收拾,連夜趕往機場。

    來的人有宋曉冬,孫依依,楚仙靈,龍三,龍六,龍九。

    從明河直接飛鳥魯木齊。

    飛機上宋曉冬給趙若男打電話。

    “趙將軍,我們已經在路上。預計半夜十二點到達鳥魯木齊。”

    “好,我們就在機場回合。”趙若男就掛了電話。

    “龍三啊,傷口怎麼樣了?”宋曉冬問龍三。

    “門主,已經完全好了,門主的醫術實在是讓龍三佩服。”龍三回答。

    “衣服撩開。”宋曉冬對龍三說道。

    “門主...”

    “快。”

    龍三只得不情願地解開西裝口子,撩開襯衫,光滑的腹部根本就沒有槍傷的痕跡,只是有一個非常輕微的色差。

    “嗯。”宋曉冬點點頭。

    “這次機靈點,我那丹藥可沒幾顆了。”宋曉冬對龍三說道。

    “是!”

    “曉冬啊,我們去羅布泊干什麼啊?”孫依依問宋曉冬。

    “實話說,我也不知道,趙將軍沒有告訴我。”宋曉冬回答。

    “趙將軍怎麼對我們呼來喚去的,天天抓我們苦力,結果連都不能提前告訴我們一聲,這兩次任務都別提有多危險了,結果趙將軍連句感謝的話都沒有。”孫依依埋怨道。

    “我們要做的事情保密級別有多高你還不知道麼,而且其實吧,趙將軍對我表示了口頭感謝。”宋曉冬說道。

    “口頭感謝有什麼用啊?”孫依依不開心地說道。

    “國家為我們龍門提供了一個這麼輕松的發展環境,已經很不錯了,不然,我們就也得像暗夜宗一樣,流亡海外,到時候就憑我們這些人,早就讓暗夜宗給趕盡殺絕了。”宋曉冬說道。

    “哎,我還沒去過沙漠呢!”孫依依感嘆。

    “我去過。”楚仙靈說道。

    “什麼感覺呀?”孫依依轉過頭來問楚仙靈。

    “干,熱,皮膚糙,風沙大,滿嘴都是土,到處都是土。”楚仙靈說道。

    “哎,看來不會是一次太愉快的旅程啊...”孫依依又說道。

    半夜到達鳥魯木齊。

    趙若男派了一列軍吉普來接,本人沒有露面。

    坐完飛機坐吉普。

    高緯度地區氣候干燥風沙大,深秋時節夜里寒風和數九寒天沒有差別,一群人都凍的嘴唇發紫。

    軍吉普一路搖搖晃晃,宋曉冬坐在中間,楚仙靈孫依依一人靠在一側肩膀沉沉酣睡,只有宋曉冬自己的眼楮在黑夜中閃閃發光,龍三龍六龍九在另一輛車上,也不時傳出鼾聲。

    天亮了,軍吉普行走了幾個小時之後,終于停止了轟鳴。

    宋曉冬、孫依依、楚仙靈、龍三、龍六、龍九下車,各個眼楮里都布滿血絲,沒精打采。

    初生的太陽光線就已經十分強烈,照射的一群人都睜不開眼楮,空氣卻因為清晨濕度略有上升,拯救了一行人脆弱的鼻粘膜。

    宋曉冬抬起頭,天是城市里永遠沒有機會見識到的藍,地上卻到處都是黃沙,放眼望去到處都是起起伏伏的沙丘和枯黃色的灌木叢,風滾草在沙漠中保持靜止一動不動。

    宋曉冬一行人正面對著一個帳篷營地,大大小小有十多頂帳篷,其中一座帳篷突然打開,一個英姿颯爽,意氣風發的軍裝美女走出營地來,迎向宋曉冬一行人。

    來人正是趙若男。

    “趙將軍親自指揮?”宋曉冬問趙若男。

    “我親自指揮。”帳篷里又走出來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雖然形容蒼老,但是步伐沉穩,聲音洪亮,腦門 亮,中氣十足。

    這人一身中山裝,沒有穿軍裝,宋曉冬看見這個人,臉色立刻就變了。

    “我,怎麼稱呼?”宋曉冬看見這個人,緊張的居然有些磕巴,問趙若男。

    “就叫我老李吧。大家伙,都是這麼叫的。”不等趙若男回答,這老人主動回答道。

    趙若男看見老人走出來,也趕忙讓到一邊,站在他身後。

    “不敢不敢!”宋曉冬不敢怠慢。

    “哎,我已經退下來了,不用任上哪些虛餃。”老李揮揮手。

    “不敢。”宋曉冬還是不敢。

    孫依依和楚仙靈對視一眼,好奇這人是誰。

    “你叫我老李,我叫你小宋,就這麼定了。”老李擺擺手,示意大家都跟進來。

    “你們休息一會。”宋曉冬轉過頭來對楚仙靈孫依依說道。

    宋曉冬就跟隨老李、趙若男一起進到帳篷里。

    老李和宋曉冬坐下來,趙若男來到黑板前,拿起教鞭,仿佛要給宋曉冬講課一般。

    “宋先生,羅布泊你了解麼?”

    宋曉冬想了一想,回答道︰“沙漠咸水湖,已經干涸。”

    “嗯。”趙若男點點頭,指了指桌子上的卷宗,對宋曉冬說道︰“你今天的任務就是把這些材料看完。”

    “好。”宋曉冬點點頭。

    老李看了一眼趙若男,也點點頭,兩個人就都走了出去,趙若男安排大家休息。

    宋曉冬就開始閱讀卷宗。

    是從有文字記載開始的關于羅布泊的所有文字、圖片資料。

    羅布泊位于中國大西北,衛星遙感圖像酷似人的耳朵,被稱作死亡之海和地球之耳。

    《山海經》中已經有對羅布泊的記載,稱之為“幼澤”,此外,羅布泊還有鹽澤、蒲昌海、牢蘭海、羅布池等多種叫法。

    羅布泊詞源來自蒙古語,意為多水匯集之湖,整個區域海拔不足800米,接近塔克拉瑪干大沙漠,塔里木河、孔雀河、疏勒河等多條河流都匯集于此,一度是中國第二大咸水湖。

    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會游走的湖泊

    在公元330年以前,羅布泊湖水水量充沛,滋養著沙漠明珠樓蘭古城,被稱作絲綢之路咽喉,之後隨著氣候變遷和人類活動影響,上游注入的水流量越來越小,于1972年完全干涸。

    1921年,塔里木河改道,羅布泊水流主要來自孔雀河,從湖北入湖,逐漸向東部膨脹,形成靴子形狀的湖盆,1970年之後,塔里木河上游人類活動需水量增加,塔里木河長度萎縮,最終導致羅布泊完全干涸。

    羅布泊地區氣候干燥炎熱,多發沙暴,晝夜溫差大,地貌特征復雜,特有的雅丹地貌如同迷宮一般,風從沙丘之間穿過,響起陣陣哨聲,如同百鬼夜哭,喪母子啼,讓人聞風喪膽,心驚膽戰。

    羅布泊干涸之後,地貌發生了巨大變化,原本茂密的胡楊林全部枯死,沙漠迅速吞沒了綠洲,沙漠綠洲被沙漠漫天風沙掩埋,寸草不生,從生命綠洲,變成死亡之海。

    關于羅布泊的研究從未停止,關于羅布泊的各種神秘傳說和地攤文學也是層出不窮。長期以來,研究人員都嘗試弄清楚羅布泊神秘大耳朵形態的產生原因,但是研究意見從未統一。

    遙感衛星的圖像上,羅布泊大耳朵圖像非常清晰,其中耳闊部分是羅布泊古代東湖西半部分為西湖覆蓋,湖岸被切割和掩蓋而形成的,雷達遙感與透視能夠發現在西湖湖相沉積物之下的古湖岸線,說明古代羅布泊的湖岸輪廓一直在移動和變化,但是一直是封閉狀態,不是耳朵形狀。

    另外雷達圖像上還可以清晰的看見6個明暗相間的條紋,這些明岸條紋是湖面強烈收縮鹽分析出結晶形成的,說明羅布泊經過了6次干-濕氣候交替變化。

    羅布泊以西孔雀河道南有一處樓蘭古城遺址,早在《史記•大宛列傳》中就有記載,西域小國,依鹽澤建城郭,兵弱易去。

    《漢書》有載︰“地沙鹵少田,國出玉,民畜牧逐水草,有驢馬。”

    漢代,樓蘭地處匈奴和漢朝中間,左右逢源,為兩大國家挾持處境悲慘,之後漢朝衰落,樓蘭也逐漸消失在歷史的回聲之中。

    宋曉冬看的資料比網上能夠找到的資料要多很多,但是除了羅布泊水域的變化、風物志、神話傳說之外,也沒有什麼其他可疑的地方,羅布泊歷來是各種神秘事件、地攤文學所鐘愛的素材,很多事情一看就是捕風捉影胡編亂造,可是這份資料里,似乎不辨真假,連各種小說、傳聞都一一整理出來。

    宋曉冬看的頭暈眼花。

    讓宋曉冬最感興趣的,還是樓蘭古國的神秘消失。

    樓蘭地方不大,但是戰略地位很重要,是亞洲腹地的交通重鎮,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漢朝、匈奴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游牧民族都為爭奪樓蘭進行了曠日持久的戰爭,孔雀河道下游的墓地出土的干尸告訴我們,在4000年前,甚至有一群原始歐洲游牧人來過樓蘭,留下幾具干尸之後神秘消失。

    樓蘭古國建國于公元176年,于公元630年神秘消失,有800多年的文明歷史,是西域三十六強國之一,毗鄰敦煌,漢代時長期在匈奴和漢朝之間斡旋,漢對匈奴和樓蘭施行懷柔政策,漢昭帝時期,漢朝以保衛樓蘭國王為借口派兵在樓蘭境內駐扎,控制了樓蘭全境,設都護、置軍侯、屯田積谷,一度非常興旺。

    而後漢室衰微,東晉時期中原軍閥割據連年混戰,中原地區一度和樓蘭失去了聯系,直至唐代,唐朝和吐蕃多次于樓蘭交戰,唐詩邊塞詩中,樓蘭的名字也仍然出現。

    但是之後,樓蘭這個邊陲重鎮,逐漸消失在了歷史中,直至1900年,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偶然因為一把鏟子在沙漠中迷失方向誤打誤撞闖入了古城之中,樓蘭古城遺址才有機會重見天日。

    樓蘭古城遺址在風沙掩埋下保存完整,城郭巍然,人煙斷絕,古城內建築完好無損,仿佛一夜之間,整個國家就成了空城。

    樓蘭的消失和羅布泊有著直接關系。1878年,俄國探險家普爾熱瓦爾斯基對羅布泊的考察發現,中國古代地圖上標注的羅布泊位置存在偏差,不在庫魯克塔山南部,而是在阿爾金山附近,而普爾熱瓦爾斯基認定的羅布泊位置,如今也只是一片鹽澤。

    這說明羅布泊是一個會游走的湖泊。國內外研究人員都認同這個說法,因為羅布泊的水源河流經過沙漠,河水中有大量的泥沙,容易導致河床堵塞河流改道,就會在沙漠中地勢低窪的地方重新形成新湖,原有的舊湖會干涸而被沙漠淹沒。

    樓蘭古城傍水而建,上游河流改道之後,古城居民棄城而去,留下一座空城也很合理。

    但問題是,沙漠中只有一座樓蘭古城,其他地方現在還沒有發現其他古城遺址。

    也就是說,樓蘭古城的居民,並沒有機會在新湖旁重新建設起一座新湖,在羅布泊一帶,也從來沒有發現其他和樓蘭類似的文明遺址。

    任何一個文明的起源和衰落都是連續的,城市可以廢棄,只要文明的火種還未斷絕,就一定有機會在其他地方重新生根發芽,但是樓蘭的文明,只局限于這一座古城,文字、建築、墓葬文化,都從來沒有在其他地方再次出現過。

    也就是說,樓蘭的文化,跟隨樓蘭這座古城,一起衰落了。

    各種歷史文獻中對樓蘭的情況也諱莫如深,一座西域邊陲重鎮的突然消失,並沒有在任何朝代的歷史文獻中留下只言片語,只有一片沉默。

    我國從1979年開始了對樓蘭的考古考察,在孔雀河下游,發現了古墓群,和樓蘭特殊的殯葬文化,墓穴周圍是一圈又一圈的原木,擺放成放射狀,如同太陽在空中放射的陽光,具體含義未知。

    關于樓蘭古國神秘消失原因的猜測也多如牛毛,各種陰謀論也乘機而入,比較有代表性的說法就有六七種。

    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前線

    最廣為認同的是戰爭說,公元五世紀之後,北方游牧民族頻繁入侵,導致樓蘭古國衰弱,最後被遺棄。

    駁斥這一說法的研究人員認為,樓蘭古城遺址規模可觀,說明樓蘭古城滅絕之時,樓蘭古國還非常強盛。

    另一有競爭力的說法是環境破壞說,認為樓蘭衰敗和1972年羅布泊的干涸原因如出一轍,干旱缺水、人口激增、河流改道,居民遺棄古城。

    不同意這一說法的研究人員認為,樓蘭古城有800年歷史,意味著有800年對抗土地沙漠化的經驗,樓蘭是世界上最早頒布環境保護法律的國家,樓蘭因為環境破壞滅國,就像玩鷹的讓鷹給啄了眼楮。

    還有研究人員認為,樓蘭消失和羅布泊的南北游移有關,斯文赫定的研究結果顯示,羅布泊每1500年就會南北改道一次,3000年前有一只原始歐洲人種在樓蘭地區生活,1500年前樓蘭古國興盛,符合羅布泊游移規律。

    反對的研究人員表示,游牧民族逐水而居,羅布泊干涸之後,樓蘭古國的居民應該會轉移到其他有水的地方重新建設城市,但是至今而至,尚沒有發現其他樓蘭古國文明的傳承遺址,樓蘭古國成了空城,樓蘭古國的居民也完全消失了。

    此外,還有更離譜的瘟疫說、生物入侵說以及文化入侵說。

    樓蘭人的身世之謎更是撲朔迷離,樓蘭人使用的文字被學術界稱作“吐火羅語”,屬于印歐語系,表明樓蘭人是印歐古人種,另有一些別有用心的種族主義研究人員稱樓蘭人是雅利安人,而我國研究人員從基因學、器物學等多個領域學科尋找證據,得出結論,樓蘭人更接近古阿富汗人。

    這一研究結論也使得樓蘭古國消失的生物入侵學說顯得更加可信,來自兩河流域的古阿富汗人遷徙到羅布泊湖畔定居,結果跟隨人類腳步而來的螻蛄在樓蘭地區沒有天敵,破壞了生態環境,最後導致樓蘭的消失。

    從樓蘭出土的完整的女尸鼻梁挺直頭發淺色,帶有明顯的高加索人種特征,漢代樓蘭地區的居民人種成分更加復雜,高加索人、蒙古人和漢人都聚集到這一片沙漠綠洲中生存,直至公元630年,樓蘭古城突然變成了死城,城市中建築完好無損卻人去城空。

    公元630年發生了什麼呢?

    公元630年是唐貞觀三年,太宗皇帝听從張公瑾建議,派軍征突厥,李靖、張公瑾、李績統兵十萬,分道取之,李績勝突厥于白道,李靖破頡利可汗于陰山。

    東突厥敗亡,各個游牧部落均歸順唐朝,奉太宗皇帝為天可汗,突厥徹底失去了漠南的統治。

    宋曉冬開始快速回憶自己在龍門秘庫中查閱到的文獻,知道事情絕對不會像歷史文獻記載寫的這樣簡單。

    兩個國家之間的戰爭是各個層次領域實力的比拼,不僅是武力,還包括謀略、文化、歷史,以及玄學。

    可能,樓蘭古城人煙斷絕,和兩國的術士斗法有關。

    玄奘《大唐西域記》記載羅布泊地區“經途險阻,寒風慘烈,多暴龍,暴風奮發,飛沙雨石。”

    在此之前,羅布泊和樓蘭,明明是沙漠中的生命綠洲。

    《大唐西域記》對羅布泊和沙漠地區描寫中有大量鬼神之說,絕不是偶然,玄奘法師雖然是一名佛學大才,同時也是一名嚴謹的學術研究人員,這樣的寫法,必然有他的用意。

    看了一上午的文獻,宋曉冬看的頭昏腦漲,就走出帳篷來四下打量。

    營地里有十多頂帳篷,營地位置在三面沙丘中間的背風處,營地外停著許多輛沒有車牌子的軍吉普,營地內有很多沒有牌子的箱子。

    帳篷上沒有標志,只有宋曉冬自己剛才看資料的帳篷頂上掛著一個牌子,寫著“國家水文地質研究院”。

    宋曉冬看了一眼這個牌子,又看了看營地周圍明顯是裝著槍的箱子,一聲冷笑,心里想著︰“真有意思,水文地質研究院什麼時候開始,需要配槍工作了。”

    正午太陽暴曬,地面黃色的沙子也從地面向上輻射熱量,沙漠中沒有一絲風,一切都在試圖榨干宋曉冬身上的每一滴水分。

    地面上到處都是軟綿綿的沙子,放眼望去,這一帶沒有灌木,沒有陰影,遠處的空氣受熱膨脹,遙遠的地平線在空氣中如同水面的倒影一般不斷跳動搖晃。

    整個營地都沒有多少人。

    宋曉冬圍繞著營地慢慢地轉了一圈,沙土中一步一個腳印,一腳下去鞋面都被沙子掩蓋住,走起路來踉踉蹌蹌。

    一個年輕的小戰士看見了宋曉冬,走過來問︰“你是干什麼的?”

    “我是你們趙將軍請來的,我找趙將軍。”宋曉冬回答。

    “趙將軍不在。”小戰士回答。

    “那我找老李。”宋曉冬又說。

    “跟我來。”

    小戰士打頭,帶著宋曉冬來到營地中間的一頂帳篷,宋曉冬打開帳篷門走進來,看見老李坐在辦公桌後面的椅子上,面色凝重地看著手里的資料。

    “哦!你來了!”老李放下手里的資料對宋曉冬說道。

    “是。”宋曉冬連連點頭。

    “坐。”

    “好。”

    宋曉冬乖巧地拿了一把椅子坐下來。

    “看怎麼樣了?”老李問。

    “看完了。”宋曉冬回答。

    “嗯,很好。”老李點點頭。

    “趙將軍呢?”宋曉冬問。

    “趙將軍去前線了。”宋曉冬回答。

    “前線?”宋曉冬一听,心里一驚。

    “嗯。你看看吧。”老李把自己正在看的資料拿出來要遞給宋曉冬。

    宋曉冬趕緊起身拿起來。

    是很多照片。

    照片上正是樓蘭古城,戰士們已經把樓蘭古城團團圍住,構築了牢固的防御工作,小心地面對著樓蘭空城,如臨大敵一般。

    “這是樓蘭古城遺址?”宋曉冬問。

    老李點點頭。

    “這里是前線?”宋曉冬又問。

    老李又點點頭,嘆了一口氣,對宋曉冬說道︰“前天夜里犧牲了5個戰士,昨天夜里,又犧牲了6個戰士。”

    “什麼?”

    第一千九百八十三章偵察兵

    “敵人是誰?”宋曉冬問。

    “我們不知道。”

    “怎麼會不知道?”

    “我們看不清楚。”

    “看清楚的,都犧牲了。”

    “3天前,樓蘭文物保護站的幾個工作人員向派出所報案,說晚上樓蘭古城中有可疑人員動向,派去兩個民警半夜去調查,兩個人回來之後精神都有些異常,其中一個民警回來之後的當天晚上跳樓自殺了,另一個回來之後一直不吃不喝不睡也不說話,已經送到精神病院去了。”老李開始為宋曉冬介紹情況。

    “我和小趙昨天下午到這里,派一個班五名戰士去調查,一個都沒回來,昨天又派去十個人,回來了四個,情況和不說話的民警差不多,也已經送去軍區調查了。”

    “趙將軍現在已經在古城遺址外圍了,你如果覺得準備好了,現在就可以去,希望你們能夠幫我們弄清楚里面的情況。”老李對宋曉冬說。

    “好。”宋曉冬鄭重地點點頭。

    “去吧。”

    宋曉冬走出帳篷,要小戰士帶他去找孫依依楚仙靈。

    兩個人擠在一起,睡的正香。

    宋曉冬進來,楚仙靈就醒了。

    “你們睡了一上午?”宋曉冬輕聲問道。

    “嗯。”楚仙靈睡眼惺忪地點點頭。

    “準備一下吧,我們要去拼命了。”宋曉冬對楚仙靈說道。

    不一會,三個人修整完畢,帶著龍三龍六龍九,一起奔赴前線。

    天地蒼茫,敞篷軍吉普在沙漠中穿行,中途不能停車,一停下,車輪就會陷入沙漠之中,再也無法發動。

    高處藍色的天空中漂浮著白色的流雲,遠處藍色的雪山上覆蓋著白色的積雪,太陽光照強烈的讓沙漠中的一切都籠罩上一抹不真實的色彩,只有頭頂和皮膚能夠感受到真實的熱力,鼻腔能夠感受到干燥的風。

    兩個小時之後,吉普車終于停下來,楚仙靈孫依依兩位角色美人,也被大漠風沙折磨的灰頭土臉神情疲憊。

    軍吉普停在了一排軍吉普面前。

    看見這兩輛車開進來,正趴在防御工事上的趙若男回過頭來看了一眼,然後走出防御工事,迎接宋曉冬。

    “你們來了。”趙若男的迎接很簡短。

    趙若男一身軍裝,頭發扎起來,臉上蹭了很多塵土,神情嚴峻,神態疲憊。

    “宋先生,請你們去看一看吧,我們已經犧牲了很多名戰士。”趙若男眼神有些暗淡。

    自己的兵的命是命,宋曉冬的命就不是命麼。

    “不過,你也不全是為國家做事。”趙若男說著,從自己身後的助手那里拿來了一張照片遞給宋曉冬。

    宋曉冬接過來,楚仙靈孫依依也好奇地湊過來看。

    看清楚照片上的人,宋曉冬楚仙靈和孫依依的臉色都變的有些不太好看。

    這個人宋曉冬他們認識。

    劉白。

    這件事情,和暗夜宗也有關。

    暗夜宗被驅趕到海外,在國內的行動只能偷偷摸摸,現代社會監控無處不在,暗夜宗想要做到無聲無息也是非常困難的。

    明知道風險這麼高,暗夜宗也一定要做的事情,一定非同小可。

    宋曉冬嘆了一口氣,回過頭來看了一眼楚仙靈和孫依依,對趙若男說道︰“趙將軍,如果這個人也涉事其中,恐怕我龍門,就不能再插手了。”

    “為什麼?”趙若男歪著頭問宋曉冬。

    “實不相瞞,技不如人,我宋曉冬心服口服,這位劉白先生我認得,便是我和我兩位夫人加起來,都不夠他打一個回合的。”宋曉冬老實承認。

    “這個人,你不必擔心。”趙若男還沒說話,就看見一群戰士之中,走出來一個和尚,對宋曉冬說道,聲音蒼老沙啞,如同摩擦老樹皮。

    “介紹一下,這位,是法雨寺的本無法師。”趙若男指了指走過來的和尚介紹道。

    宋曉冬打量了一下,這個和尚形容蒼枯槁須發皆白,一身紅色金紋袈裟,一雙青色僧鞋,左手念珠,右手禪杖,臉上皺紋密集,眼窩深陷,臉色灰黑,全身上下露出的皮膚都松弛粗糙,布滿老年斑。

    這和尚走路本就腳跟不穩,又踩在沙子上,看起來搖搖欲墜,宋曉冬都忍不住要去攙扶。

    過了好一會,和尚終于慢吞吞走過來,來到宋曉冬跟前。

    “你好,我叫宋曉冬。”宋曉冬也向老和尚行禮。

    “宋門主不必虛禮。”

    “你能打過劉白?”楚仙靈忍不住問。

    “劉白的功法,來自我法雨寺。”本無法師說道。

    宋曉冬听完,就對趙若男點點頭,說道︰“趙將軍,既然如此,下命令吧。”

    趙若男看了一眼宋曉冬說道︰“放心,你這個門主是個寶貝疙瘩,我不會讓你有個三長兩短的。”

    “我老婆們也不行。”宋曉冬回過頭看了看孫依依和楚仙靈。

    楚仙靈害羞地捏了捏宋曉冬胳膊。

    “當然。宋先生進去看看里面什麼情況就行,犧牲的幾位戰士,連尸首在哪,我們都不知道。”趙將軍說道。

    “好。”

    “小心為妙,今天,就請宋先生,來為我做一次偵察兵。”趙若男對宋曉冬說道。

    宋曉冬就帶著楚仙靈孫依依,向樓蘭古城頹圮的斷壁殘垣中走去。

    斯文赫定的游記中對樓蘭古城的記載顯示,樓蘭古城壯麗恢弘,可是經過多次外國探險者的洗劫,樓蘭古城中的文物已經不多,現在已經只剩下了一段段綿延起伏的城牆,在太陽光下,陰影斑斑駁駁,沉默訴說著千百年以前的往事。

    古城已經看不出古城的樣子,反而和不遠處迷宮一般的雅丹地貌極為相似,一堆堆沙丘在風沙的磨蝕下被雕刻成各種奇形怪狀,風吹過,激蕩出陣陣哨聲。

    “這就是樓蘭啊。”孫依依看著倒塌的城牆有些失望地說道。

    “嗯。”

    “書上說樓蘭的文明是如何如何的輝煌,怎麼現在這里只有城牆?”孫依依問。

    “因為輝煌的文明是建立在出土的文物之上的,樓蘭的文物已經被西方列強和日本人給掠奪走了,只剩下城牆搬不走,就留了下來。”宋曉冬回答。

    類似命運的還有莫高窟,只剩下了窟還在,里面的東西已經被洗劫一空。

    第一千九百八十四章心無掛礙無有恐怖

    腳踩在沙地里,宋曉冬本能地感覺到了危險。

    宋曉冬把自己的感覺能力向外擴散,卻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明明知道有異常,自己卻發現不了,這是最讓人恐懼的。

    三個人繼續向里面走,發現到處都是骷髏骨架,什麼動物的都有,單單是宋曉冬能夠分辨的,就有蛇、老鼠、羊、牛、狼、狐狸、狗、駱駝、馬的骨架。

    只有骨頭,沒有肉,沒有皮,也沒有毛發,只有骨頭,散亂地分布在古城被風沙掩埋的道路上。

    此時是下午三點,太陽西斜,有光照的地方黃沙反射光線明亮耀眼,被城牆遮擋的地方卻陰暗冰冷,被風吹出條條波紋的黃色沙丘地面上,平鋪著各種動物的骨架,看的宋曉冬孫依依楚仙靈都毛骨悚然。

    宋曉冬小心翼翼地走在前面,孫依依和楚仙靈跟在身後,擺成了犄角攻勢,一步一步地向古城中走去。

    越向中心,動物的骷髏骨架分布就越密集,一開始還能繞過去,後來已經密密麻麻擺滿,放眼望去已經看不見黃沙,只有一層白骨。

    三個人已經無處落腳,宋曉冬只好踩在動物的骨架上,本以為骨架會一腳就被踩粉碎,可是並沒有,這一具應該是黃鼠狼的骨架,居然承受住了宋曉冬的重量,沒有碎裂,有兩只螞蟻,從骷髏下面逃走。

    這樣不好。

    宋曉冬心里想著,骷髏骨架不應該是這樣堅硬的,動物的尸體腐爛到只剩下骨架需要很長時間,骨頭應該是脆的,一腳就會被踩成粉末。

    只有剛死不久的動物尸體,骨架才是堅硬的,才能夠承受住一個成年人的重量。

    而且,在沙漠中,動物的尸體不會腐爛,而是會失去水分逐漸干癟,變成干尸,變成標本。

    而不是變成骷髏。

    尸體骨架越來越多,越積越厚,宋曉冬孫依依楚仙靈沿著一列城牆走到盡頭,來到樓蘭古城的正中心,赫然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座尸山前。

    是堆積成山一樣高的骷髏。

    宋曉冬眼神銳利起來,因為他看見,在山一樣的森森白骨中,至少有二三十具,都是人的骨架。

    宋曉冬拿出手機拍攝了幾張照片,對楚仙靈和孫依依說道︰“走吧。”

    宋曉冬楚仙靈孫依依就走出古城外。

    “怎麼樣?”趙若男迎上來問。

    宋曉冬沒有說話,把手機遞給趙若男。

    趙若男接過手機翻看起來,越看臉色越沉重。

    “其中至少有二十具人的骨架。”趙若男說道。

    宋曉冬點點頭。

    “阿彌陀佛。”本無法師听了,也宣了一聲佛號。

    “晚上我們再來一次,讓戰士們都回去吧,不要在這里扎營,派人去文物保護站站崗。”宋曉冬說道。

    “晚上你們還來?”趙若男問。

    “無妨,我與宋門主同來。”本無法師說道。

    “有勞大師。”宋曉冬對本無法師說道。

    “不敢。”

    趙若男就安排戰士們收兵,晚上,趙若男帶著一隊戰士,送宋曉冬、本無法師、孫依依、楚仙靈又來到古城外。

    羅布泊的夜晚氣溫降到了零下十幾度,好在趙若男早就準備,給大家發放了防寒服。

    沙漠的夜晚,冷風哭嚎著從雪山上吹下來,風沙在古城的巷道中來回穿梭,圓月投射下慘敗的月光,能夠投射到的地方到處都是白森森的骨頭,沒有被投射到的地方漆黑一片,整座古城籠罩在月光下,無聲無息。

    宋曉冬孫依依楚仙靈都穿著趙若男準備的軍裝,腳踩軍靴,背著行軍背包,本無法師仍然一襲海清,月光下光滑的腦門 光瓦亮。

    “阿彌陀佛。”本無法師一聲幽幽佛號,快速消散在風中。

    白天原本平淡無奇的幾處斷壁殘垣,在夜晚月色中,突然變得有些詭異,尤其是滿地的枯骨,更是讓人毛骨悚然。

    宋曉冬又感受到了那種危險的氣息,放大感覺,卻還是一無所獲。

    “敵暗我明,我討厭這種感覺,我喜歡埋伏別人,不喜歡被別人埋伏。”宋曉冬說道。

    “心無掛礙,無有恐怖。”本無法師說了一句經文,提起禪杖,就向前走去。

    宋曉冬孫依依楚仙靈跟在本無法師身後。

    “當年大唐玄奘法師,經過羅布泊雅丹地貌,風沙驟起,百鬼夜哭,法師心生恐怖,當即念誦《多心經》一卷,風沙退去,嚎哭止息,復又前行。”本無法師邊走邊說。

    “我當效法玄奘法師,為宋門主和兩位夫人念誦《多心經》一卷,權當消遣。”

    “觀自在菩薩,行深波若波羅密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心無掛礙,無掛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

    ...

    《多心經》中的舍利子,並非和尚坐化之後的骨灰,而是佛陀的大弟子舍利弗,整部經文,是佛陀對舍利弗講的。

    風沙並沒有因為一卷《多心經》而減少,月色蒼茫,遠處的地平線上,能夠看見風沙吹動沙丘,流沙如同波浪一般緩慢行走。

    除了風聲還是風聲,還有腳底踩在動物枯骨上的清脆聲音。

    不一會,幾個人就來到了宋曉冬白天來過的尸山跟前。

    “阿彌陀佛。”

    月色下,山一樣的動物枯骨,堆積成一個需要抬頭仰望的山頭,儼然一座天然墳場。

    宋曉冬听見了腳踩在沙子上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很輕很柔但是腳步很快。

    宋曉冬回過頭來,看見一只老鼠,從古城外快速的跑進了古城牆月色下的陰影中。

    一聲隱匿的“吱”一聲之後,老鼠的生機已經斷絕。

    這老鼠一瞬間就死了。

    宋曉冬眉頭皺了皺眉,看向兩側的楚仙靈突然叫出聲來,喊道︰“陰影!陰影在動!”

    宋曉冬回過頭來,發現楚仙靈手指著的那一側的城牆陰影在緩慢的拉長,仿佛要吞噬宋曉冬等人。

    宋曉東等人警覺地緩慢向後退去,站在有月光的寬敞地方,可是那些陰影,還是在快速向幾個人蔓延過來。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茅山鬼王 無限惡骨道 美食供應商 大道偷渡者 武煉巔峰 豪門主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