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的嬌俏女房客 > 第1716章 自信

第1716章 自信

作品:我的嬌俏女房客 作者:明日復明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千千 77xsc ,最快更新我的嬌俏女房客最新章節!

    高島陽希慢吞吞的動作說明,他對自己的異能非常的自信,相信宋曉冬和馮燦根本逃不了。

    人可以用拳頭打碎一塊石頭,但是不能掰斷一塊石頭,因為打碎一塊石頭是需要慣性和發力距離的,現在宋曉冬和馮燦兩只腳都在石頭里面困的死死的,有力氣也用不上。

    高島陽希走到宋曉冬面前,舉起了槍口。

    扣動扳機。

    宋曉冬看見高島陽希要扣動扳機,一甩手,手指頭上射出藤蔓,纏住了高島陽希的手腕,手槍直接掉在了地上。

    同時,宋曉冬兩只腳上的石頭突然土崩瓦解,宋曉冬用力一拽,拉近了高島陽希和自己之間的距離。

    高島陽希非常驚訝的瞪大了眼楮,宋曉冬得意地邁開步子,對著高島陽希舉起了拳頭。

    “呵,就你這種手無束雞之力的人,我一拳能夠打的你鼻梁塌陷!”

    宋曉冬心里想完,腳底下突然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失去了平衡,整個人臉朝下重重地摔了一下。

    “哎呦,哎呦...”

    宋曉冬牙都差一點磕掉,嘴唇也摔破了,爬起來一看,腳底下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道坎,把宋曉冬給直接絆倒了。

    宋曉冬掙扎著爬起來,頭頂到了一個涼涼的東西。

    這麼近的距離,宋曉冬不使用自己的藍眼,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宋曉冬!”馮燦拼命地喊宋曉冬的名字。

    就在這個時候,宋曉冬感受到了身後的異動。

    “ !”

    馮燦硬生生地掙脫開了裹在她腳上的石頭,整個人仿佛一道影子一樣,不顧一切地撲向了高島陽希。

    高島陽希看見危險,趕緊向旁邊躲閃,槍不再指著宋曉冬。

    馮燦也毫無例外的被腳底下突然間隆起的石頭給絆倒了,和宋曉冬摔了一個臉對臉。

    “哈哈哈哈!”

    宋曉冬忍不住笑。

    “快點解決他!”馮燦生氣地沖著宋曉冬喊。

    “哼。”高島陽希再一次發力,地上的混凝土仿佛液化了一般,沿著宋曉冬和馮燦的身體生長,一邊蔓延一邊固定,把宋曉冬和馮燦,重新固定在了石頭里,這下,連雙手雙腳都被陷入到了石頭里面,被包裹的嚴嚴實實。

    “你好大力氣啊,這麼硬的石頭,你居然直接給掙斷了?”宋曉冬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馮燦。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聊這些?”馮燦發現自己雙手雙腳都被固定了,非常沒有安全感,而宋曉冬在這種關鍵時刻還如此的不著調,馮燦忍不住要發火。

    “哎你放心吧,死不了。”宋曉冬想要伸出手來沖著馮燦擺擺手,可是兩只手都不能動。

    “信你個鬼!”

    高島陽希滿意地看著兩個趴在地上,雙手雙腳陷入到石頭當中動彈不得的宋曉冬和馮燦,仿佛在欣賞一件藝術品。

    高島陽希走到了兩個人的面前,把槍收了起來。

    “啊,真是一件優美的藝術品!”高島陽希興奮地在胸前揮舞著自己的胳膊。

    “哪美了?”馮燦白了高島陽希一眼。

    “一對情侶,臨死之前做出依依惜別的姿勢,含恨而終,啊,實在是太有藝術感了!”高島陽希自我陶醉。

    “我赦免你們!”

    “我不用槍打死你們,我,用石頭,永久的把你們兩個封存吧!”

    高島陽希對著馮燦和宋曉冬伸出手,用力抬升空氣,地面上的石頭又開始生長,沿著馮燦和宋曉冬的身體蔓延,把兩個人都用薄薄的一層石漿包裹住,從腳踝手腕,一點點的向上蔓延。

    “快一點啊!”

    馮燦有些慌張了。

    宋曉冬知道不能再浪了,再浪就輸了,于是閉目凝神。

    從高島陽希的腳底下的破碎的混凝土中,生長出了許多的藤蔓,纏住了高島陽希的腿,並且一邊生產一邊快速分叉,還往高島陽希的肉里面鑽。

    “啊——啊——”

    高島陽希一陣鬼哭狼嚎,倒在地上,連滾帶爬,被直接嚇哭了,致命的尖銳的藤蔓毫不留情的在高島陽希的身體上任意進出,在皮膚上鑽出一個又一個洞,嚎叫了好長時間之後,高島陽希才死掉。

    “哼。”

    宋曉冬察覺到了另外一波人的存在,正在旁邊的集裝箱的陰影後面躲著,因為害怕被發現,不敢探頭觀察情況。

    于是宋曉東故意讓高島陽希多嚎叫一會,听的集裝箱後面的人瑟瑟發抖。

    “這怎麼辦?”馮燦趴在地上,宋曉冬用藤蔓給她編制的馬夾領口寬大,風景若隱若現,宋曉冬忍不住吹了一聲口哨。

    “你!”

    馮燦立刻明白了怎麼回事。

    “臭流氓!你放我出去!我撓死你!”馮燦沖著馮燦喊。

    “我自己都跑不了,怎麼放你出去?”宋曉冬問道。

    “那你剛剛怎麼跑的?”馮燦問宋曉冬。

    “哦...”宋曉冬假裝自己剛剛想起來。

    “我可以用藤蔓鑽開石頭!”

    宋曉冬的手腳上都生長出許多根系,緩慢的把石頭給破碎掉了,從石頭里面掙脫開。

    宋曉冬乖乖站好,欣賞著趴在地上,妖嬈姿勢的馮燦。

    “哇,你身上好多傷疤!”宋曉冬感嘆。

    “你瞎看什麼?放過我出來!”馮燦吼。

    “別鬧了,又有人來了。”宋曉冬說道。

    “那你還不趕緊把我放出來!”

    在外面,宋曉冬有了發力的空間,一拳頭打在地面的石頭上,石頭立即碎裂成幾塊,馮燦從中成功掙脫出來。

    “撓你!”馮燦裝腔作勢地對宋曉冬沖過來。

    宋曉冬躲開。

    “哼,回去找你算賬。”馮燦撲空了,听說還有敵人,也不再和宋曉冬鬧。

    “回去之後你是要關禁閉受處分的,還怎麼找我算賬?”宋曉冬笑道。

    “是啊,我真是後悔了!”

    “放心,回去之後,看我的面子,趙將軍不會把你怎麼樣。”宋曉冬說道。

    “你的面子值幾個錢?趙將軍會買你的面子?”馮燦眼楮一瞟宋曉冬。

    “那當然了,我和趙將軍關系特別鐵,一個桌喝酒的那種。”宋曉冬吹牛逼。

    “那我怎麼听說,你總是和趙將軍吵架呢?”馮燦問道。

    “吵架才能夠說明我們關系好。”

    第二千九百八十一章臭不要臉

    “真是臭不要臉。”

    “怎麼說話呢?怎麼和你救命恩人說話呢?”宋曉冬問馮燦。

    “奧對了,你輸了,你走吧,回去吧。”

    “不走。”馮燦噘嘴。

    “那你站遠點。”宋曉冬說道。

    “為什麼啊?”馮燦問道。

    “這打架呢,容易傷到你。”宋曉冬回答。

    “我也會打架!”

    “願賭服輸!”

    “不行,我都戰場抗命了,就這麼灰溜溜的回去?哪好意思?”馮燦說道。

    “我胳膊斷了都能重新長出來,你行啊?”宋曉冬問馮燦。

    “不行。”馮燦回答。

    “那你後退。”

    “我就在旁邊站著,你先上,我保護你還不行?”馮燦問宋曉冬。

    “十米開外。”宋曉冬說道。

    “那怎麼來得及?”馮燦不願意。

    “太近了我分神。”宋曉冬說道。

    “為什麼啊?”

    “因為...”

    “你在這,你就是我的弱點。”宋曉冬說道。

    馮燦撅起嘴來,想了想,說道︰“那我退到水邊上去吧?”

    “好。”

    “可是,你自己要小心啊!”

    “你都看見我的本領了,這些人,統統不是對手。”

    “好。”

    馮燦一個閃身,人就出現在了幾十米外的港口水邊。

    多吉本瑪正在上面的塔樓上觀察,看見馮燦退了回去,立即聯系張興飛。

    “張副組長,馮燦已經退了回來。”多吉本瑪對張興飛說道。

    “好,讓她趕緊回來。”張興飛對多吉本瑪說道。

    “好。”

    “那宋曉冬呢?”張興飛又問。

    “宋曉冬已經擊斃了第三批異能小隊,是俄國人。”多吉本瑪說道。

    “他的狀態呢?”張興飛問道。

    “沒有什麼變化,他的所有衣服都破了,身上就纏著一圈藤蔓,戰斗過程中斷了好幾條手臂,但是都重新生長出來了。”多吉本瑪輕描淡寫地向張興飛匯報戰況,在船上的張興飛卻听的心驚肉跳。

    “好,你讓馮燦回來,然後繼續觀察。”

    “好。”

    多吉本瑪從塔樓高處跳下來,落在馮燦面前。

    “張副組長讓你回去呢。”多吉本瑪嚇了馮燦一跳。

    “我不走,我要在這看著宋曉冬。”馮燦說道。

    “有我在這看著呢,你回去吧,再說了,宋曉冬的本事,你也都看見了,他死不了。”多吉本瑪說道。

    “不。”

    馮燦站著不動。

    “那咱們倆一起吧。”多吉本瑪說道。

    馮燦這才點了點頭。

    多吉本瑪和馮燦面對面站著,看了看馮燦,拿起掛在脖子上的麥克風,聯系張興飛︰“馮燦和我在一起,在遠處觀戰。”

    “好。”張興飛簡單地回復了一個“好。”

    宋曉冬在場地上撿垃圾,找到了自己掉下來的幾條殘肢斷臂,都在地上冒著綠光,化為了一條條的藤蔓,回到宋曉冬的體內,算是再回收。

    然後,宋曉冬又吸收了一些藏在地下的藤蔓根系,和這幾個和國人交手本來也沒有耗費很多的精力,基本是滿狀態迎接接下來的敵人。

    來的是來報阿伯特的仇的英國人。

    來的人還很多,是兩個四人小隊,全副武裝,從頭到腳都是最先進的武器裝備,是英國特勤小組精銳當中的精銳,除此之外,還有兩個英國皇家異能管理協會的干事,專門來報仇的。

    宋曉冬討厭這種偷偷摸摸的敵人,所以選擇了這樣一個方式,好像擂台賽一般,你方唱畢我登場,一次性解決掉這些敵人。

    所以宋曉冬知道這些偷偷摸摸的人在哪里,但是就是不動手,反而是直接在港口中間的位置坐了下來,從身體上生長出許多藤蔓,深深地扎進地里,繼續休養生息。

    宋曉冬閉著眼楮,超級的大腦,可以讓宋曉冬一邊冥想恢復體力,一邊做其他的事情,比如說,監視周圍的一舉一動,感知的範圍更大,覆蓋了整個海港,多吉本瑪、馮燦、英國人的一舉一動,以及躲在更遠處的阿根廷方面的人一舉一動,都在宋曉冬的掌握之中。

    在交戰之前,宋曉冬已經了解到敵人的幾乎所有情況,數量、位置、強弱,而敵人對宋曉冬一無所知,宋曉冬可以使用很多招式進行意料之外的突襲,沒有防備反應慢的敵人很容易中招。

    就像宋曉冬的金針,很少有人能夠想象的到,一枚金針,可以在空氣中飛行並且拐彎,等發現的時候,早已經被金針給刺穿了腦殼。

    宋曉冬一聲冷笑︰“我今天就是守株待兔,也要把你們這些偷偷摸摸的雜碎給等出來,我看看到底還有誰,敢打這飛碟的主意,來多少,我就讓你死多少!”

    躲在遠處的英國人一直都沒敢露面,不敢露頭,甚至連探望鏡都不敢放,生怕被宋曉冬發現,可以說是非常謹慎了,但是在頂級異能面前,這一切都是徒勞的。

    正是因為沒有露頭,英國人不知道宋曉冬和和國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只听見了高島陽希鬼哭狼嚎,沒看見宋曉冬和馮燦的狼狽樣,所以對宋曉冬的恐懼被無限放大了。

    高島陽希很快就死了,下一個就是他們了,他們才敢把頭探出來,結果發現宋曉冬居然就在場地中間坐著。

    這不就是等著被狙擊呢麼?

    宋曉冬全神貫注的話,躲開這麼遠距離的一枚狙擊槍子彈還是不難的,難的是在和異能人戰斗過程中躲開偷襲,所以才需要馮燦來解決掉阿根廷人派來的狙擊小隊,現在已經清場了,港口上沒有別人,英國人想要開槍狙擊宋曉冬,基本是不可能了。

    兩個四人小隊,各有一個狙擊手,都現場組裝狙擊槍,瞄準。

    “三,二,一!”

    開槍,消音狙擊槍,宋曉冬睜開雙眼,雙眼都冒著綠光,看見兩道橘紅色的光芒,向自己射過來。

    宋曉冬一躍而起,原地起跳,兩顆子彈擦著宋曉冬的腳,在宋曉冬身體下方飛過,在混凝土地面上的打出兩個土坑,沒能傷到宋曉冬分毫。

    “砰砰!”

    又是兩槍,宋曉冬一個反復橫跳,兩顆子彈都打在了宋曉冬身後破碎的混凝土地面上,激發滿地的灰塵,但是宋曉冬還是活蹦亂跳。

    第二千九百八十二章人怎麼會融化

    兩個狙擊手看見四槍都打不到這個人,于是都回過頭來,沖著指揮官馬羅尼搖了搖頭。

    從兩個狙擊手開始瞄準射擊宋曉冬之後,馬羅尼就探出頭來,一直在使用望遠鏡觀察著宋曉冬,看見宋曉冬反復橫跳並且還面對著自己隊伍這邊的方向,知道宋曉冬一經發現了他們的位置,于是指揮道︰“全部開火!”

    除了另一個異能者諾里斯,以及馬羅尼自己,剩下的人都開始射擊,全套消音自動步槍,子彈仿佛不要錢一般,鋪天蓋地的向宋曉冬打過來。

    宋曉冬一跺腳,自己整個身影瞬間模糊,好像是一個突然融化的人形巧克力,在地上融化成為了一灘綠汁,鑽進了土里。

    子彈好像是雨點一樣打在地上,打起一連串土花,激起一片塵土,宋曉冬很快就消失在了英國人的視野當中。

    “停火!”

    馬羅尼指揮。

    所有槍都停火,兩個四人小組,都回過頭來,茫然地看著馬羅尼。

    “這個人是什麼?”

    “這個人是魔鬼嗎?”

    “他去哪里了?”

    “人呢?”

    “融化了?”

    “胡說!”

    “人怎麼會融化?”

    “你沒看見?”

    “我看見了!”

    “我也看見了!”

    “他融化了!”

    “慌什麼?”馬羅尼呵斥大家。

    這兩個四人小組都是身經百戰的頂級特種小隊,跟隨英國皇家異能管理部門一起行動已經很長時間了,就相當于063趙若男帶的人一樣,專門負責處理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但是第一次看見會融化的人,這些人還是有些緊張。

    煙塵散去,地面上拱起來一個土堆,藤蔓鑽出來,打開,宋曉冬完好無損地站在中間,所有的藤蔓再重新被宋曉冬收回體內。

    兩個四人小組,八個人面面相覷,他們都從自動步槍的瞄準鏡里看見了這一幕。

    “這,是一個樹人?”

    “真的有這樣的人!”

    “看起來,這個人的生命力應該會非常的頑強。”

    “走,上去見識見識這個人。”馬羅尼對大家說道。

    “長官,這個人,能力非常恐怖啊。”幾個人對宋曉冬有一點忌憚。

    “是啊,咱們兩個去就行了,連阿伯特先生都死在這了,這個人不簡單啊。”諾里斯對馬羅尼說道。

    “阿伯特這種自大狂,死了是他自找的,你們幾個听好了,我也不是要你們去送死,你們走到十米的距離上就行了,然後一字排開,形成火力覆蓋,上去拼命的事情,交給我和諾里斯,都听明白了?”馬羅尼對大家說道。

    “明白!”

    “明白就出發。”

    馬羅尼和諾里斯帶著人,浩浩蕩蕩地從海港邊上的集裝箱陰影里面走出來,往一覽無余的海港空地的中心區域走去。

    越往中間走,一群人就越緊張,原本平整的港口,現在滿地找,就沒有一塊大小超過拳頭的混凝土,整塊地都已經面目全非了,場地上還到處都是坑坑窪窪的戰斗痕跡,留給了一群人豐富的想象空間,用來思考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激烈的戰斗。

    “哼。”

    宋曉冬冷哼一聲,原地站定,靜靜地等著這些人來送命。

    “你是華國063的人?”馬羅尼問宋曉冬。

    “阿伯特是我殺的。”宋曉冬回答的直接干脆。

    “好,夠直接。”馬羅尼信心十足地對宋曉冬笑著說道。

    “我們兩國的異能管理部門之間從來沒有發生過摩擦,為什麼要殺我們的人?”諾里斯問宋曉冬。

    “阿伯特直接控制我和我同事的意識,把我們帶走,想要套取情報,還用二十多桿槍頂著我的腦袋,要不是我命硬,可能今天下午的時候我就已經是一具裹尸袋里面的尸體了,你現在問我為什麼殺你們的人?”宋曉冬問諾里斯。

    諾里斯听了也是一陣頭疼,英國素來是紳士之國,可是阿伯特偏偏是一個做事情不擇手段的人,這一次好了,直接撞上了宋曉冬,自己命都丟了,這還不要緊,最要命的是,他們的異能管理局的高層認為這是一次不可接受的失敗,一定要對063進行報復,所以,馬羅尼和諾里斯才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和宋曉冬這樣的敵人面對面。

    諾里斯被宋曉冬問的沒話了。

    “真是該死,你自己帶著人找死,還害死了二十多個人,這還不完,還要報什麼仇,這搞異能管理工作的,死生各安天命,願賭服輸,又不是江湖爭斗,還報仇,真的是倒霉!”諾里斯對這次任務帶著老大的意見。

    指揮馬羅尼則一本正經︰“我們是來報仇的。”

    “那還費什麼話?”宋曉冬脾氣很大。

    “不過,這件事情好商量。”諾里斯和宋曉冬商量。

    一個白臉一個紅臉。

    “我和你有什麼好商量的,你想知道艾麗西亞的研究結果,飛碟預測觀測地點和時間?”宋曉冬問諾里斯。

    “是,我們認為,這種對于飛碟研究有重要的跨時代意義的研究結果,應該共享,應該公開,讓全人類都知道。”諾里斯還真的以為可以和宋曉冬談判。

    馬羅尼則一直冷著臉。

    “想知道啊?那你來拿吧,在我腦子里呢。”宋曉冬對諾里斯說道。

    “找死!”馬羅尼一揮手,呼啦一聲,身後的兩個四人小隊,整齊劃一的架起自動步槍,一起瞄準了宋曉冬,兩伙人站在馬羅尼和諾里斯的兩側,正好包圍成了一個半圓。

    交叉火力,高中低,和至少180°的射擊角度,一起開火,子彈會像雨點一樣,就算宋曉冬速度再快,開火了也是無處可逃。

    遠處的馮燦和多吉本瑪都看的緊張了起來。

    “他太自大了,就這樣讓這麼多人給包圍上來了,現在火力全覆蓋,根本躲不開。”多吉本瑪說道。

    “是啊,這麼多把槍,把他打成篩子啊!真是蠢,明明在一百米外就能夠把他們都殺光,非要拉近到十米,現在好了,動都不敢動了。”馮燦也埋怨宋曉冬。

    “你想好了麼?”宋曉冬突然問馬羅尼。

    第二千九百八十三章你真的想好了嗎

    “你真的想好了嗎?”

    “你真的考慮好這樣做的後果了嗎?”

    宋曉冬一連串問題。

    諾里斯看向馬羅尼。

    馬羅尼臉上顯露出不屑的笑容。

    “放棄抵抗,交出情報,跟我們回去,我們會考慮留你一條活命。”馬羅尼對宋曉冬說道。

    宋曉冬失去了耐心︰“上一個這麼和我說話的人已經死了。”

    “我只給你三秒鐘的考慮時間。”馬羅尼動了殺心。

    “我真是替你手下的這些人感到可惜,跟了你這樣愚蠢的人,全部都得送命。”宋曉冬對兩個四人小隊說道。

    “開火!”

    “噠噠噠噠!”

    子彈雨點一樣向宋曉冬掃射過來,打在宋曉冬的身上,宋曉冬的身體變得仿佛果凍一般,子彈在身上打出一連串的漣漪,穿透了宋曉冬的身體。

    “宋曉冬!”

    馮燦和多吉本瑪遠遠的看見這一幕,都知道宋曉冬死定了,馮燦忍不住喊出聲音來,好在槍聲更大,馬羅尼的人根本听不見馮燦的聲音。

    宋曉冬好像一塊果凍,被子彈打的粉碎,落在地上,化成一灘綠色濃漿,滲入地下。

    馬羅尼的人停火,湊上來,地面上除了混凝土碎塊和子彈坑,什麼都沒有,宋曉冬化成了膿水,連塊骨頭渣子都沒剩。

    一群人面面相覷。

    突然間,地面震動。

    “怎麼了?”

    混凝土碎塊下面生長出一條條小青蛇一樣的藤蔓,猝不及防地就纏住了這些人的腳腕,並且拼命往肉里面鑽。

    “啊啊啊啊!”

    慌亂的槍手們開始拼命掙扎,反應快的拿出刀來嘗試割斷這些瘋狂生長的藤蔓,慌張了的直接往地下開槍。

    一听見槍聲,所有人都開始失控,一時間槍聲大作,幾個槍手瞬間就被同伴放倒,剩下的幾個也因為掙脫不開藤蔓,被活生生勒死或內髒刺穿而死。

    諾里斯看見藤蔓纏住了自己的腳,不慌不忙,直接原地跳起,跳起來足足有兩米多高,直接把藤蔓給扯斷了,馬羅尼看見自己腳底下鑽出藤蔓來,也是一樣跳起來,但是並沒有諾里斯跳的那麼高,而是跳了一個正常人的高度,同時低下頭來眼楮盯著地面,兩只眼楮像紅燈一般,射出了兩條紅色的光線,一瞬間就直接融化了地面的混凝土,地下鑽出來的兩根藤蔓也被燒成了灰燼。

    宋曉冬一招下來,就剩下了馬羅尼和諾里斯還活著,八個槍手全部斃命。

    “哇,這個人跳這麼高!”馮燦看著諾里斯說道。

    “另一個眼楮會發光!”多吉本瑪說道。

    “這兩個人不簡單啊!”馮燦說道。

    “地面上的石頭在這麼一瞬間就被融化了!”多吉本瑪說道。

    “來的人沒有一個是沒本事的。”

    “真是可憐了這些槍手,來送死的,根本就是沒有任何意義和價值的犧牲。”馮燦搖搖頭。

    馬羅尼和諾里斯重新落回地面,一瞬間,八條人命就沒了,滿地的尸體,馬羅尼眼角都要撕裂,四下尋找宋曉冬。

    “你給我出來!”馬羅尼暴喝。

    話音剛落,馬羅尼和諾里斯面前的混凝土地面上,拱起來一個混凝土碎塊土堆,混凝土塊紛紛滾落,里面是一團藤蔓,藤蔓打開,里面是宋曉冬,宋曉冬再把所有的藤蔓都收回到自己體內。

    “我已經問過你了,你真的想好了麼?你考慮好後果了麼?”宋曉冬問馬羅尼。

    “我和你拼了!”

    馬羅尼雙眼冒火,用力一瞪,紅色的寶石一般的眼楮向外散發出兩道明亮的光柱,好像兩道激光,從海港中間的空地,直接射向了遠處茫茫海面上的隱隱白霧,穿透濃霧,比港口的燈塔上的強光探照燈照射的還要更遠。

    馬羅尼射歪了,兩道金光在宋曉冬右側射出去,空氣都被燒焦了,一股熱浪向宋曉冬襲來,宋曉冬感覺自己臉上的汗毛都要被燒壞。

    “哇!”

    宋曉冬嚇了一跳,向另一側後退了好幾步。

    “哦吼吼!”

    馮燦看見這兩道紅光,好像激光一般從岸上直接射向茫茫海上,也是一陣驚呼。

    “這個眼楮厲害了!”馮燦和多吉本瑪趴在高處的集裝箱上,馮燦對多吉本瑪說道。

    “另一個也不簡單,體質方面比較特殊,是一個力量型的異能人。”多吉本瑪說道。

    “是啊!”

    “哇,這你紅眼病有點嚴重啊!”宋曉冬對馬羅尼說道。

    “去死!”馬羅尼用眼楮一個橫掃,兩道紅光劃出一個巨大的扇形。

    宋曉冬一個調高就躲開了。

    可是港口卻炸鍋了。

    “轟隆隆隆!”

    馮燦正在和多吉本瑪聊天,突然間一道紅光劃過,兩個人趴著的集裝箱被切開成了兩截,向下塌陷下去,水邊的塔吊,四根粗大的鋼筋支撐柱,都齊刷刷被切斷了。

    “吱吱吱吱!”

    巨大的塔吊,在微微搖晃之後,轟然倒塌。

    “跑!”

    多吉本瑪看見身旁塔吊的四根柱子都被切開了,知道塔吊要倒,連忙拉起馮燦,順著倒塌的集裝箱頂的斜坡,滑到了地面上,然後躲在了其他集裝箱的後面。

    “轟隆隆隆!”

    一陣鋼筋斷裂和重物落地的聲音當中,塔吊一半落在了港口邊,另一半落在了海里,塔吊原來的位置上,四根支撐柱的斷裂端還在冒著鋼鐵燒紅之後發出的黯淡的紅光。

    多吉本瑪和馮燦都是驚魂未定。

    “這,這是激光吧?切鐵就像切豆腐一樣!”馮燦說道。

    “這回宋曉冬算是遇上真正的狠人了。”多吉本瑪抬頭一看,海港面向海的這一側的所有集裝箱,基本上都被切了一刀,斷口位置冒著紅光,可以知道這一束光的溫度有多高,破壞力有多大。

    宋曉冬躲過了這一道光線,但是突然間听見自己身後傳來一陣陣鐵架子倒塌的聲音,回過頭來,發現港口海邊的塔吊,已經被連根切斷,倒到海里去了。

    而且所有被光線劃過的集裝箱,都留下了一條寬寬的疤痕,仿佛剛剛用焊條焊接的鐵板一樣。

    宋曉冬覺得有些後怕,幸虧自己沒有小瞧這一道光線,幸虧剛剛宋曉冬的攻擊已經讓馬羅尼和諾里斯顯露了自己的能力。

    第二千九百八十四章咋不拍死你?

    如果宋曉冬不知道馬羅尼究竟擁有什麼類型的異能,冷不防被這一道光線照射在身上,恐怕是要遭殃。

    諾里斯看著面前的景象,知道馬羅尼弄出來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而且吃力不討好,根本都不能傷到宋曉冬,眼楮追不上宋曉冬的速度,于是拉住了憤怒的馬羅尼,對馬羅尼說道︰“我來。”

    “抓住他,我要親手殺了他!”仇恨讓馬羅尼五官扭曲,說話不清。

    “好。”

    諾里斯走到宋曉冬面前來。

    “哼,你不就是一個力量型的異能者?就算是我只和你比力量速度,你也不是我的對手!”經過剛才的打斗,宋曉冬知道諾里斯原地跳高能跳兩米,所以肯定是一個力量型選手。

    諾里斯走到宋曉冬面前站定,兩個人互相打量。

    “換人了換人了!”馮燦對多吉本瑪說道。

    “嗯,這個人眼楮雖然厲害,但是宋曉冬太靈活了,速度太快,眼楮跟不上宋曉冬的身體,光線打不到宋曉冬,反而把周圍的東西都給燒壞了。”多吉本瑪說道。

    宋曉冬探查了一番,諾里斯身體強壯,生命力旺盛,是力量型的異能者常見的狀態,但是和平常的力量型異能者相比也有一點不同,就是身上帶有很濃重的野獸的野性。

    和剛剛死掉的小松崎翔太有一點類似。

    “你別是也會變身吧?”宋曉冬自言自語。

    怕什麼來什麼,諾里斯看夠了宋曉冬之後,拎起拳頭來就要來錘宋曉冬。

    與此同時,在撲向宋曉冬的過程中,諾里斯開始變身。

    諾里斯身高一米八多,身強體壯,金發長毛,一只拳頭好像鉛球一般沉重而巨大,手背上的汗毛厚厚一層,拳頭在奔向宋曉冬的過程中,汗毛越來越濃密,越來越長,越來越黃。

    汗毛覆蓋的範圍也越來越大,手指頭開始變得更加粗壯,指甲變黃變得彎曲。

    “嗯?”

    宋曉冬注意到了諾里斯爪子的變化,于是轉而抬頭看諾里斯的臉。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諾里斯的臉已經不再是人的臉了,而是一頭獅子的臉,從下巴到頭頂生長著一圈的鬃毛,三角嘴,大鼻子,下巴前突,腮幫兩側各有三根毫毛。

    而且諾里斯的身高也變的更加高大,胸口把西裝的扣子都撐開,露出一小片胸口,里面也覆蓋著厚厚的黃色皮毛。

    在一拳打向宋曉冬的過程中,諾里斯完成了自己的變身,拳頭已經變成了比宋曉冬臉還大的一個爪子,能把宋曉冬的整個頭都給抓爛。

    諾里斯這凶惡的模樣和之前文質彬彬西裝革履的樣子前後反差巨大,一頭穿著西裝的獅子站直上身,揮舞著爪子向宋曉冬撲過來,看起來像極了馬戲團里面鑽火圈滾繡球的獅子,可是這一爪子向宋曉冬的頭揮舞過來,帶起的狂風卻告訴宋曉冬,這一頭獅子可不是馴養的。

    宋曉冬不敢小瞧這頭獅子,後退一步,獅子爪子緊緊地貼著宋曉冬的臉劃過,帶起一陣狂風,吹亂了宋曉冬的發型,迷了宋曉冬的眼楮。

    諾里斯一爪子撲空,收回手,放低身子,彎折雙腿,兩只爪子向前伸,目不轉楮地盯著宋曉冬。

    宋曉冬听到過各種關于老虎獅子的傳說,知道,老虎也好,獅子也好,攻擊動作中,最精髓的就是這麼向前一撲。

    這獅子的速度,和正常狀態下的宋曉冬不相上下。

    “嗖!”

    果然,一陣風襲來,諾里斯一躍而起,兩只巨大的爪子抓向宋曉冬的胸口。

    宋曉冬壓低身子,一個側滾翻,諾里斯撲了一個空,宋曉冬躲開了一個身位的距離。

    “我也不能總躲,總是要試探一下深淺的。”宋曉冬心里念到。

    諾里斯回過身來,掄圓了胳膊,斜向上劃過,爪子張開,指甲好像是鷹的嘴一般,帶著彎鉤,一個不小心,就容易被抓出五條杠來。

    “你一擊不中,又補充一招,雖然是一個回首望月,發力姿態非常的正確,力量也很大,但是這麼短的時間內根本不可能來得及調整力量打出全力一擊,我接你這一招,就能知道你的力量等級到底是什麼樣的,自己也不至于冒太大的風險。”宋曉冬經過細致縝密的分析,決定硬接下諾里斯的這一招。

    “他怎麼不躲了?”馮燦問多吉本瑪。

    “估計是想通過這一招來試探一下虛實。”多吉本瑪說道。

    “這麼一個人,應該很輕松就能解決的啊。”馮燦說道。

    “那也要找機會,一擊必殺啊。”多吉本瑪說道。

    “我就不明白,放著這麼多厲害的招式不用,非要和人家動手比拳腳。”馮燦說道。

    “其實吧,這個我也想說,宋曉冬啊,和擁有什麼能力的人戰斗,就喜歡用同樣的能力來打敗別人,這可不是一個好習慣,戰斗,就應該最大化自己的優勢,攻擊敵人的劣勢,宋曉冬的這個打法,不就是相當于左撇子偏偏要用右手和別人打架嗎?”多吉本瑪說道。

    “誰知道了,人家本事大唄!”

    宋曉冬伸手,頂住了諾里斯的一爪子。

    “砰!”

    宋曉冬被震的全身一僵虎口發麻,不僅沒能接住諾里斯的爪子,還被推出了老遠,後退了三步才面前的站穩。

    “哈哈哈哈,讓你小子耍帥,怎麼不直接把你拍死!”多吉本瑪看見宋曉冬狼狽的後退,忍不住哈哈大笑。

    “就是!”馮燦在一邊幫腔做勢。

    “呵,到底是畜牲,力氣就是大!”宋曉冬心里憤憤地想著,不斷地揉搓著被撞的疼痛難忍的兩只手。

    諾里斯一雙獅子的獸眼炯炯有神,雖然變身為了一個畜牲,可是眼神中還是能夠傳遞出豐富的情感,宋曉冬看著諾里斯的眼楮,知道諾里斯在蔑視宋曉冬。

    “和我比力量?”宋曉冬發怒。

    諾里斯不給宋曉冬施法前吟唱的時間,揮舞著爪子又是一個飛撲,兩把大爪子就要抓在宋曉冬的肩膀上。

    “牙都給你打掉!”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茅山鬼王 無限惡骨道 美食供應商 大道偷渡者 武煉巔峰 豪門主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