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的嬌俏女房客 > 第1866章 是你們逼我

第1866章 是你們逼我

作品:我的嬌俏女房客 作者:明日復明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我的嬌俏女房客最新章節!    “徐麗珍!”雷響回頭看一眼徐麗珍,徐麗珍點點頭,對著宋曉冬伸出兩只手,宋曉冬立刻感覺自己身上的重力增加了好幾倍,就像是被磁鐵吸住的一塊鐵板一樣。

    宋曉冬整個人都被壓彎了,兩只腳不足以支撐重量,只能蹲下去,兩只手也撐在地上,仰著頭,脖子上的血管凸起,仰起頭看向徐麗珍,雷響不會放棄這樣的機會,抬起手瞄準宋曉冬就是一陣麻醉槍。

    宋曉冬直接趴在了地上,麻醉槍打在了雪地里落空,雷響又開了一槍,宋曉冬趴在地上,一個翻滾,躺在地上,仰著頭,彈一根藤蔓射向了雷響,打掉了他手里的槍。

    雷響趕緊從自己兜里掏另外一把槍,宋曉冬再彈射出一根藤蔓,纏住了徐麗珍的腿,用力一扯,徐麗珍倒在了地上,一分神,宋曉冬身下的地面對他的吸引力瞬間就消失了。

    雷響火速的掏出另外一把槍,瞄準宋曉冬就開火,這一次,已經不是麻醉槍了,而是真槍實彈,可是宋曉冬先他一步,一個彈跳,一躍三米,直接跳到了樹上,一槍又落空。

    “馮燦!”雷響回過頭喊了一聲馮燦,馮燦側過頭看了一眼雷響,仰起頭又看了一眼落到了樹上的宋曉冬,宋曉冬居高臨下的,也在打量著馮燦。

    馮燦的眼楮亮晶晶,折射著月亮的光芒,整個人俏麗的身形,潔淨的就像是一個雪人,一個陶瓷娃娃,有那麼一瞬間,臉上、眼楮里,都什麼表情也沒有,就像是一個玻璃眼楮的芭比娃娃。

    可是,那只是一瞬間,下一秒,馮燦的眉毛已經豎起,下牙已經包住上牙,而且,上嘴唇下面,探出了兩顆吸血的尖牙,這可是馮燦在063這麼長時間以來的第一次!

    看著馮燦白森森的尖牙,宋曉冬身上也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一個原地起跳,想要從一個樹上跳到遠處的另外一棵樹上,而馮燦看見了宋曉冬的動作,立刻蹲下了身子岔開雙腿,像一只青蛙一樣的躍起。

    “嗖!”

    馮燦像一只跳躍的青蛙一樣射出去,飛到了宋曉冬腳下那麼高,伸手扯住了宋曉冬的腳,用力向下一摜,宋曉冬仰面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整個人被雪給埋住了。

    還好有雪,不然臉著地,非摔得鼻梁骨折,面目全非,就算是有雪,宋曉冬還是被摔的暈頭轉向,趴在雪里半天爬不起來,馮燦跟著宋曉冬落下來,直接騎在了宋曉冬身上。

    “呀!”馮燦怒吼,握起拳頭,瞄準宋曉冬的頭就錘下去,宋曉冬爬起來,一歪頭,馮燦的拳頭錘在了地上,雷響、李夢琪和徐麗珍都感受到了腳下的震動。

    地面上被馮燦錘出了一個深坑,雪和泥土濺了宋曉冬一臉,宋曉冬閉著眼楮翻身,把馮燦給推到一邊,繼續往尼克拉托爾列夫的方向沖過去,徐麗珍再一次對宋曉冬伸出雙手。

    宋曉冬一腳才進了爛泥里,然後腳下的泥潭以瞬間的速度凝固,把宋曉冬的腳給定在了土里,馮燦再一次沖上來,宋曉冬回身,馮燦一拳就打在了宋曉冬的顴骨上。

    宋曉冬被打了一個趔趄,然後咬著牙,轉過頭來,沒有繼續出招,而是擦了一下自己的顴骨,眼楮盯著馮燦,歪了一下頭。

    馮燦被嚇住了,收了手,也沒有繼續出招,雷響這時候沖了上來,一把推開了馮燦,瞄準宋曉冬又開了一槍。

    “砰!”

    子彈打在宋曉冬胳膊上,打穿了,血立刻流出來,落在雪地里,馮燦趴在地上,看著宋曉冬愣住不動,宋曉冬低下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身上開始冒出綠色的光。

    鮮紅的血液變成了綠色的膿水,膿水很快就凝固了,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又是一條好胳膊。

    “你別逼我。”雷響把槍瞄準了宋曉冬的頭。

    宋曉冬搖頭,指了指遠處的尼克拉托爾列夫︰“不不不,不是我逼你,是你逼我,是你們逼他。”

    張興飛帶著人圍住了尼克拉托爾列夫,多吉本瑪沖上來,身形像陀螺一樣不停的旋轉,尼克拉托爾列夫第一次遇見這麼新穎和危險的攻擊方式,完全不知道該如何下手,身上被多吉本瑪鉤下了不少的皮肉。

    尼克拉托爾列夫被逼急了,仰天長嘯,月光下,身上長出了黑色鋒利的毛發,身高增高,人頭變成狼頭,肌肉膨脹,牙齒外突,眼楮發出了夜視的綠光。

    他沒有完全變成巨狼,而是變成了半人半狼的形態,這樣的狀態下,上肢直立,兩只前爪可以發揮手一樣的作用,殺傷力更大,更加危險。

    狼人的缺點是變身之後,理智受到情緒和原始獸性的影響,吸血鬼的缺點是聞見血腥味之後立刻會失去理智,變成狼人之後,尼克拉托爾列夫的身形大了一倍,纏在身上的炸彈被掙脫,落在了地上。

    于是,胡晨曦鄭雅蘭立刻開始射擊,麻醉針一針接著一針射在尼克拉托爾列夫的身上,可是他憤怒異常,麻醉針見效需要時間,在見效之前,他們將面臨極為艱苦的戰斗。

    變大之後的尼克拉托爾列夫更加危險,身上披著堅硬的毛發,多吉本瑪的魚鉤沒有辦法刺透他的毛發,反而鉤在了他的鬣毛上取不下來,無法掙脫,尼克拉托爾列夫抓住了機會,把多吉本瑪扯到了自己跟前。

    “噗呲!”

    尼克拉托爾列夫的爪子在多吉本瑪的胸膛刮開了四條口子,多吉本瑪一聲悶哼,用盡最後的力氣打開機關,斷開了身上的所有魚線,然後向後退去,撤退到安全距離之外,倒在了雪地里,胸口傷口呲呲冒血。

    “有人受傷,有人受傷!鄭雅蘭!把人搶回來,其他人,實彈射擊,重復,實彈射擊!”張興飛指揮,鄭雅蘭跑向多吉本瑪,其他人同時開槍,打的尼克拉托爾列夫全身飆血。

    狼人一聲慘叫,躲到了樹後,孫為民一瞪眼楮,黑色的鬼火從眼楮里飛出來,在空旋轉,繞到了狼人躲著的樹後,狼人忙著躲避子彈根本就沒看見這個東西。

    第三千四百二十五章為今天的事情坐牢

    雷響要求抓活的,孫為民鼓起腮幫猛呼吸了幾口氣,小黑點鑽進了狼人的肩膀,在肩胛骨的位置上燒了一個黃豆粒大小的洞。

    “嗷嗚!——”

    狼人一聲尖叫,低頭一看,自己的肩胛骨被燒穿了,而且連傷口的位置都被炒焦了,沒有冒血,連忙四下尋找攻擊自己的東西,很快就發現了懸浮在天上的黑豆。

    狼人一躍而起,伸手就把孫為民的鬼火給攥在了手里,結果自己的手上也被燒了一個洞,疼的齜牙咧嘴。

    雷響手里拿著一把槍頂在宋曉冬的腦門上,眼楮通紅,身上開始往外面散發隱隱的雷聲,壓迫的其他人都忍受不住劇烈的頭痛,捂著頭紛紛蹲在了地上,但是宋曉冬卻並不受影響。

    宋曉冬的額頭花瓣形狀的印記在隱隱散發著白色的光芒,一陣陣海潮的聲音忽遠忽近,抵住了雷響的雷聲,雷響臉上的表情沉重而痛苦,宋曉冬則一臉平靜。

    宋曉冬的真氣深厚,遠遠不是雷響憑借自己的體力就能夠比得上的,就算是宋曉冬已經指點過雷響進一步提升自己的能力,可是和宋曉冬比起來差距還是令人絕望。

    雷響很快就體力不支了,跪在了宋曉冬的跟前,而宋曉冬面不改色,臉不紅氣不喘,就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徐麗珍仍然在吃力地控制著宋曉冬腳底下的土地,他的兩只腳都被吸進了淤泥里拔不出來。

    宋曉冬低著頭看了一眼虛脫了跪下來的雷響,又看了一眼徐麗珍,閉上了眼楮,身上發出的綠光開始沿著身體往兩條腿上爬過去,匯集在了腳底,生長出了許多的藤蔓。

    藤蔓在宋曉冬腳底下的土里毫無阻礙地瘋狂生長,攪了一個天翻地覆,徐麗珍也體力不支,松開手,宋曉冬滿意地一低頭,從淤泥里拔出了自己的兩只腳。

    馮燦站了一起來,身體就像是一陣風一樣向宋曉冬席卷過來,一拳頭往宋曉冬的胸口打過來,宋曉冬看準了馮燦的拳頭,矮下了身子,躲過了馮燦的拳頭,伸手推了一下馮燦的腋下。

    宋曉冬的手掌撐住了馮燦的咯吱窩,把馮燦推的兩只腳都離地,倒退著原路飛了回去,後退出足足十米,摔在地上,掙扎了好長時間也沒有爬起來。

    宋曉冬開始往尼克拉托爾列夫的方向走過去,一組的人攔不住他,二組的人正在忙于和尼克拉托爾列夫交火,最能打的多吉本瑪已經受了重傷,鄭雅蘭正在手忙腳亂的為他包扎。

    “宋曉冬,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你在背叛你的國家!063不會原諒你的!”雷響跪在地上,沖著宋曉冬喊。

    宋曉冬停下了進步,轉過頭來看向雷響︰“我為我的國家做這麼多,今天就做這樣一件事,你就不會原諒我?”

    “我們有紀律!”雷響咆哮。

    宋曉冬︰“紀律是你們063的紀律,我只是一個你們的一個顧問,我的本職是一個醫生,見死不救,我做不到,更何況,我還有其他的計劃。”

    “攔住他!”雷響立刻招呼張興飛。

    張興飛看了一眼趙晨華,趙晨華點點頭,衣服扔在地上,人就消失了,和森里的背景融為了一體,宋曉冬搖搖頭,閉上眼楮再睜開,左眼變成了綠色。

    綠色的眼楮里,一切樹木、地上的種子、地下洞穴里的老鼠、昆蟲卵、樹根,都在散發著代表生命力的或強或弱的綠色光芒,當然也包括趙晨華,綠色的輪廓,在微弱綠光的森里顯得格外醒目。

    就算趙晨華擁有著變色的本領,能夠做到基本隱身,但是他還是非常的謹慎,躲在一棵樹後面,悄悄的瞄準,上膛,開槍,但是宋曉冬早就發現了他,一跺腳,他腳底下的土里射出一根藤蔓,繳了他的械。

    “孫為民!”張興飛發了狠,喊了一聲孫為民,回過頭指了指宋曉冬,孫為民回過頭來,看了一眼宋曉冬,沖張興飛點了點頭,搖動手指,控制黑色的火飛了回來,往宋曉冬的方向飛過去。

    宋曉冬和孫為民一起執行過任務,知道這黃豆粒大小的黑色火焰到底有多危險,不敢怠慢,一跺腳,更多綠色的光芒沿著他的身體皮膚,往額頭的花瓣聚集過去。

    額頭的印記白光熾盛,一道道看不見的腦波化為水波紋,把孫為民這一團黑色的火焰給困在了水里,兩個人開始較力,黑色的火焰漂浮在空氣,但是卻莫名奇妙的開始冒出許多白花花的水蒸氣。

    而黑色的火焰則越來越小,孫為民的身上開始冒虛汗,堅持了沒一會,孫為民就虛脫的用手扶住了一棵大樹求饒︰“別,別,這火是用眼楮煉的,火滅了,眼楮也就瞎了,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宋曉冬瞥了一眼孫為民,額頭的花瓣不再發光,孫為民黑色的火焰也不再冒水蒸氣,火苗變的小了很多,被孫為民趕緊給收了回去,落回到了他的眼楮里。

    “射擊,射擊!”張興飛指揮,對著宋曉冬就開了幾槍,宋曉冬閃到一棵樹後面躲了起來,胡晨曦和鄭雅蘭都架起槍瞄準了宋曉冬但是卻遲遲不開槍。

    “開槍,開槍!”張興飛發現了胡晨曦和鄭雅蘭劃水,回過頭來沖著兩個人瞪眼楮,沒辦法,他們兩個就瞄準了那棵樹,開了許多槍,準確的在樹干上開了許多槍眼。

    但是現在張興飛的人精力都集在了宋曉冬的身上,尼克拉托爾列夫沒有人管,他回頭看了一眼,沒有人再向自己打槍,于是立刻逃跑,化身成了完全的狼人形態,往邊境的鐵絲跑過去。

    “目標逃跑,目標逃跑!”胡晨曦提醒張興飛。

    “宋曉冬,你要為今天的事情坐牢!”張興飛回頭一看,吃下肚子的鴨子都吐出來又飛走了,氣的差點腦淤血,扯著嗓子對宋曉冬吼道。

    “和你們共事這麼長時間,你們是真的一點都不了解我。”宋曉冬搖搖頭,從樹後面走了出來,雷響等人也圍上來,所有人的槍口都調轉到了宋曉冬的身上,槍聲四起。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戀戀陶色 茅山鬼王 美食供應商 神醫嫡女 大道偷渡者 八零嬌妻逆襲記 重生之妻逢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