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折枝花滿衣 > 566 闔家團圓

566 闔家團圓

作品:折枝花滿衣 作者:靜/a>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笑笑與溫西岫走在臘梅林中, 笑笑不覺談起往事︰“我記得那年走過你的住處, 發現那里的臘梅都是冰心臘梅,當時就覺得這種臘梅特別適合你。”

    溫西岫的目光卻不知看向何處, 笑笑正想看過去,卻被溫西岫一拉︰“咱們去那邊。”

    這下子笑笑更好奇了,偷偷往那邊一望,見那假山下似乎有一對情侶在……在接吻?

    光天化日之下,這倆人也太大膽了!

    怎麼那個穿玫瑰紅斗篷的女子那麼眼熟啊,那不是……

    正想著, 身子已經被溫西岫強行拉走了。

    笑笑打斷的思路又接著續上︰那女孩子不是嫣然麼?這麼說來,那個男子是……

    正想再回頭看,卻听溫西岫低聲道︰“是蒙九。”

    哇塞, 這倆人的發展還真是突飛猛進啊……

    溫西岫也沒想到在宴會上還能……握著笑笑的手不覺緊了緊,正想帶其去那邊隱蔽的小亭子坐一坐, 忽听笑笑激動地招手道︰“西子!瑞彩!”邊說著整個人就沖了出去,三個女孩子在臘梅林里抱作一團。

    溫西岫冷冷地看了眼自己的妹妹, 也只能隨她們去了, 于是, 自家稀里糊涂被一群公子拉去參加“詠雪詩會”了……

    笑笑三人很快發現了那個隱蔽的小亭子, 于是趕緊飛奔過去佔了座兒。

    小亭子周圍罩了玻璃, 專門是為冬季準備的暖亭, 三個姐妹高高興興在亭子里坐下。

    笑笑先問瑞彩︰“家里終于肯放你出來了!”

    瑞彩有些汗顏︰“我爹那個人啊……前一陣听說你們家被赦免,病也好了大半,又張羅著我來拜見老太太, 我才不好意思去呢……”

    “你不去,我們老太太就要召見你了~”笑笑微微一笑,“老太太一天要念叨你八遍,一直夸你是難得的好孩子。”

    西子在一旁湊趣兒︰“反正瑞彩是認準了唐立寰了,此生不渝!”

    瑞彩臉色一紅,突然又笑道︰“在這里我們還想論論輩分呢,我起碼和笑笑算是同輩人,你一個舅母級別的,和我們這些晚輩兒湊在一起做什麼呢~”

    西子羞得把整個臉捂起來,笑笑也跟著問︰“就是,快給我們講講怎麼回事兒啊?”

    西子的聲音從自己指縫里傳出來︰“反正,就跟做夢似的……見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偶像……誰知道他當日就來我們家拜訪了……我父親和我二哥哥誠惶誠恐的……然後他又與我論畫,論著論著就……”

    這話實在說不下去,笑笑與瑞彩齊聲道︰“就論成小舅母了……”

    西子幾記粉拳打在兩人身上︰“不帶這樣拿人開心的~”

    兩人卻都為西子高興,想想之前她那個樣子,為了不值得的人失魂落魄,如今終于走出陰霾,還找到了自己多年的偶像做男朋友!

    “那可是本朝最著名的書畫大家啊!”瑞彩贊上一句,“听說隨便一幅畫就能賣幾百兩銀子呢!”

    笑笑也連連道︰“如今為了讓溫家人放心,小舅舅還同意了朝廷給的宮廷畫院掌院的頭餃,雖說是掛名頭餃不用操心,但起碼是有俸祿的,听說還挺豐厚的。”

    “這下子溫伯母做夢都能笑醒了。”瑞彩跟著一笑。

    西子實在不願話題圍著自己,便偏了題道︰“要說命好,咱們誰也比不上芙蓉啊。”

    說起芙蓉來,瑞彩還納悶兒︰“最近也沒有芙蓉的信兒,按說寧王幫了唐家許多,以芙蓉那個性子,就算不親自過來,也得寫很多信叮囑著。”

    笑笑道︰“我也是听官兵鄧大哥說的,我們家出事的時候,寧王妃剛被診出了喜脈,所以全家上下把唐家的事兒瞞得死死的,連京都過來的報紙全都扣下了,生怕王妃一著急,對胎兒有什麼不利。”

    其他兩人聞言點點頭︰“也是這個道理。”

    “所以說,寧王過來辦理唐家的這些事情,芙蓉壓跟兒半點兒不知,還以為王爺是來京處理其他事務呢。”笑笑想到這里就忍不住一笑,“前些日子,寧王還托人帶來了很多芙蓉的信,信里頭全是一派祥和地絮絮叨叨……”

    “莫非芙蓉現在還不知道唐家的事兒?”西子很是驚訝。

    “對呀,大概能瞞她一輩子吧。”笑笑聳聳肩。

    三個女孩子不覺感慨︰“還是芙蓉的命好啊!那是真真的好啊!”

    ……

    唐家的各房生意已經有條不紊地步入了正軌。

    如今進入了大寒節氣,笑笑蘸了蘸朱砂,在九九消寒圖上點紅了梅花瓣︰“今年冬天真是漫長啊。”

    雙胞胎坐在自己的小椅子上,專心致志地攪著麥芽糖吃,珊娘則在一旁坐著插花︰“大寒過去就要立春了。”

    這大約也是一種否極泰來吧,冬天將盡,春天已經不遠。

    果然在不久之後就傳來了信兒,唐家的男人們平定了東海貿易之亂,如今能提前回京,說不定還能趕上過年。

    唐家這下子才感覺到了過年的味兒,老太太親自督促著張燈結彩,又讓小騫去大門口放鞭炮,把這一年的晦氣都驅散。

    等老爺子他們回來,已經是臘月二十九了。

    婦人們到底淚窩子淺,見了自家的男人們,鮮有不哭的,但心底里卻是泛著喜悅,那是一種久違的踏實的喜悅。

    笑笑想起祖父之前說的話︰好好活著,等著團圓。

    如今,是真的團圓了。

    唯有唐二老爺的笑容有些苦澀,老爺子發話道︰“去把她們娘倆接回來,大過年的,也該回家了。”

    唐二老爺遲疑地笑了笑,親情大不過法律,最後還是老爺子做了主,讓蔣氏以續弦再嫁的方式進了唐家門,憲哥兒算是蔣氏帶過來的孩子,跟著唐家姓。

    雖說這一套有些瞎子點燈自欺欺人,但也總算是合了律法,如今以唐家的身份地位,也沒人敢指摘什麼。

    但蔣氏終于還是沒能走出自己的心囚,實則也的確淪為了京都商圈與官圈貴婦們的笑柄,從此便極少出門見客,大多時間都是將自己關在內宅里念經禮佛。

    無論怎樣,唐家這一回算是真正團圓了。

    到了大年初二,翁先生提著禮品一人過來拜年,老太太笑著道︰“二丫頭快生了,姑爺何必拘著這些禮,該在家陪著她才是。”

    翁先生笑道︰“今日是一年里最大的日子,做女婿的自然要過來拜年啊!”

    老太爺老太太都高興得合不攏嘴,老太太免不了向外看看,心里盼著舒顏能回來。

    翁先生卻帶來了消息︰“前些日子三妹妹托人送了好些禮品過來,讓我來時幫她一同捎來,說是專門孝敬長輩的。”

    老太太嘆了口氣︰“這孩子可真夠倔的。”

    翁先生看了看一屋子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們,一時也沒認出誰是誰,便笑著向老太太道︰“家父一向與袁老板交好,歡顏與袁家的少奶奶也很談得來,我們私以為,這袁家是一門可靠人家。”

    嫣然的耳朵最尖,听了這話急忙道︰“怎麼?四姐姐真的要定下袁二公子了?”

    展顏一陣臉紅,甩出一張紙牌︰“快別說了,八字還沒一撇呢。”

    可掬也跟著問︰“袁二公子是不是那個特別愛笑、特別愛逗的公子啊?”

    笑笑一玩紙牌就走神,此時卻被這話題拉回了精神︰“袁家?莫不是青花瓷袁家?”

    嫣然道︰“京都還能有幾個袁家~”

    笑笑忍不住撲哧一笑,那不就是那個特別能笑的袁大伯家麼?難道展顏以後要嫁進這戶人家?做袁大伯的兒媳婦?那還真能每天開開心心的。

    展顏最終還是用紙牌捂住了臉︰“不理你們了!”

    笑笑卻認認真真道︰“我覺得這門親挺好的,袁家的長輩也不端架子,是一門好親!”

    ……

    大年初二晚上,各房在老太太院子里用完了飯,又送走了姑爺翁先生,這才回了個各自的院子。

    起帆難免有些惆悵︰“再過些年,笑笑怕是也只能初二才能回來過年了。”

    珊娘卻笑著從抽屜在錦盒中拿出了一對水頭極足的玉佩︰“這對玉佩我買下來許久,只因為當年那玉鋪老板說了一句︰犬兔到白頭,我想著咱們笑笑屬兔,便買下來了,誰知如今就用上了!合該是門好姻緣!”

    起帆看那一對圓圓的玉佩,其中一只雕玉兔,另一只雕玉犬,不由道︰“西岫是屬狗的?”

    “嗯,”珊娘點點頭,“這大概就是緣分吧!”

    起帆早已在心里默認了這個姑爺,如今便道︰“光禿禿的不好看,還是打上和合絡子,配上些珠子穗子吧。”

    珊娘笑著點頭︰“我親自來做這些。”

    起帆望了望窗外燈光璀璨的院子︰“這一次再啟程,怕是要兩年多之後才能回來。”

    珊娘將玉佩收起來,起身走向自己的丈夫︰“若不是那一對小東西拖著,我本是想同三郎一起去的。”

    “等他們都長大了,我就帶著你出海去,就咱們倆。”起帆拉起了妻子的手。

    珊娘又問︰“這一回只你和老四去嗎?其他人都能留下?”

    “我和老四,還有立寰。”起帆道,“皇上倒是會挑人,選的都是聰明能干的。”

    珊娘點了點頭︰“起碼老爺子能少受些罪,這個年紀早該在家里頤養天年了。”

    起帆也深以為是︰“只是立寰那孩子的婚事要耽擱了。”

    珊娘道︰“笑笑還不一樣耽擱了?婚禮上總得有你在啊!”

    “笑笑晚一點倒沒什麼,我們笑笑還小呢。”

    說到底,這準岳父還是舍不得女兒早點嫁出去啊。

    :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戀戀陶色 天才小毒妃 搶救大明朝 茅山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