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咸魚穿進末世文[穿書] > 第47章 第 47 章

第47章 第 47 章

作品:咸魚穿進末世文[穿書] 作者:奶香味噠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年任務完成後,  顧長州听說了陸啟明團隊全軍覆沒的消息,非常震撼。

    但女朋友生孩子要緊,  因此領到酬勞就匆匆回國了。

    可惜付出一切,最後還是沒能留下她。

    之後他要照顧剛出生的女兒,  又要忙事業,公司成立後更是一大堆事等著他去做。

    每天忙得腳不沾地,徹底將這個人拋之腦後,  再也沒想起過了。

    這次遇到他,顧長州很驚訝他還活著。

    更讓他好奇的是,他是如何歷經二十多年歲月,模樣卻分毫未變的。

    其中顯然有外力作用。

    他在實驗室有個老朋友,對方听說此事,展現出無比的狂熱,要求他無論如何都得弄清楚原因。

    顧長州捏著注射器,  目光一直包圍著陸啟明。

    床上的人听完他的要求,  只譏笑了一聲。

    “你都沒死,我怎麼會死。”

    “我知道你恨我,可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只要坦白一切,你就能繼續活著,  像人一樣活著。”

    顧長州掃了眼床頭櫃上的水杯,  嘴角噙著抹笑。

    “當年你似乎說過自己沒興趣結婚吧,  怎麼?現在改變主意了?我看她對你死心塌地,  要是你死了,  她恐怕也活不久。”

    這句話戳到陸啟明的痛點,  他用力握了握拳,沉聲說︰

    “我要先用再說。”

    “你不相信我?”

    “我想相信你,但你的信用度不值得我這麼去做。”

    顧長州冷笑,“你以為我傻麼?先給你注射,等好了你再反悔,到時我怎麼跟基地交待?”

    陸啟明撇開臉,“這得由你自己去權衡了。反正我現在一無所有,只剩這條命。能活是運氣,不能……就算了。”

    “江妙妙可在我手上,你不在乎她?”

    陸啟明勾起嘴角,笑得很有自信。

    “她會願意跟我一起走的。”

    顧長州看著他欠揍的樣子,忍了很久別無他法,只能同意。

    “我現在給你注射,但是如果你敢反悔,就別怪我違背約定,把你帶回基地里。”

    陸啟明漫不經心地听著,掀開被子道︰

    “打哪里?屁股可不行。”

    顧長州︰“……手伸出來。”

    要是可以,他想一針扎爛他的舌頭。

    一條胳膊伸到面前,卷起睡衣袖子,露出底下慘不忍睹的肌膚。

    顧長州故意捏了一下,見對方毫無反應,似乎連痛覺都沒了。

    肌膚顏色太深,他一寸寸地捏過去,尋找血管。

    陸啟明一臉嫌棄。

    “你老婆知道你這麼變態麼?”

    顧長州頓了頓,狀若隨意地說︰

    “我沒有老婆。”

    “開什麼玩笑?你當年連良心都不要,不就是為了娶她。難道……”

    他譏嘲道︰“人家還是沒看上你?有眼光。”

    顧長州想到往事,心髒痛如刀絞,沒有反駁,只自嘲道︰

    “我是很沒用。”

    “唔,你明白就好,你孩子呢?”

    “死了。”

    陸啟明微訝。

    “難產?”

    “不是。”他垂著眼簾,終于找到目標,將注射器扎進去,慢慢推入藥水,“也許真的是我做了缺德事,遭到報應吧。”

    陸啟明本來挺幸災樂禍的,有什麼比讓仇人痛苦更快樂的事呢?

    可是看見他這副樣子,心里居然有點開心不起來。

    藥水全部打進去了,他揉了揉針眼。

    “一支只能管一個月?”

    “嗯。”

    “要是一直打,是不是一直不會變異?”

    顧長州掰斷注射器,扔進垃圾桶里,嘲道︰

    “做什麼美夢?一直給你打,整個基地到現在也就十支而已,你能有一支用就偷著笑吧。”

    陸啟明撇嘴,“都快一年了才研究出這麼點成果?”

    “誰不想快一點?但是每天都要堤防喪尸的攻擊,要管理基地內的秩序,要負責幾十萬人的口糧和生活所需,要對抗這里惡劣的天氣,實驗樣本也總是出問題。

    離開城市到現在不到一年,百忙之中能有這些進展已經很不容易了,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結果。

    你不要站著說話不腰疼。”

    他聳聳肩,做了個閉嘴的手勢。

    “行,我不說。”

    顧長州道︰“現在可以坦白了?”

    他搖頭。

    “效果都沒看到,再等兩天吧。”

    顧長州頓時有些懷疑自己的決定。

    “你確定你不是準備耍無賴?”

    陸啟明輕笑。

    “對一個連床都沒力氣下的人這麼戒備,究竟是我太厲害,還是你太無能?”

    他懶得跟他拌嘴。

    “按照藥效,應該三天之內就會有明顯的反應。我給你三天時間,到時你不說也得說。”

    陸啟明往後靠去,表情似笑非笑。

    “沒問題。”

    三天不長,但現在的他,多活一天就是多賺一點。

    橫豎是筆劃算的買賣。

    -

    狂風驟雪拍打著機身,機艙內是個溫暖的小天地。

    袁牧冰泡了兩杯速溶咖啡,將其中一杯遞給江妙妙。

    她端在手里抿了口,滾燙的液體燙得她舌尖發麻,令她舒服了許多。

    “謝謝。”

    袁牧冰在她旁邊坐下。

    “我見過你。”

    “是麼?我不記得。”

    原身和原女主雖然是同校同學,但兩人從來沒有接觸過,原身忙于打工賺生活費,在學校里基本沒人關注。

    至于後來,她留在城市躲著,對方加入救援隊,就更沒有見面的機會了。

    “在出現喪尸的前一個晚上,有人推薦給我一個視頻,是你在直播自己采購的物資清單。”

    江妙妙愣了愣,才想起自己還干過這麼件事兒。

    當時沒考慮太多,只想著能提醒一個人就提醒一個人。

    畢竟她長這麼大,雞都沒殺過一只,眼睜睜看著那麼多人去死卻什麼也不做,還挺良心不安的。

    現在想想,其實有些危險。

    萬一有人看了她的直播,跑來搶東西什麼的,她恐怕就沒機會見到陸啟明了。

    幸好幸好。

    江妙妙干笑,“真的嗎。”

    “說實話,當時我覺得你很可笑。”

    “額……”

    “不過第二天我就被打臉了,所以之後我一直很想親自見面問問你。”

    袁牧冰定定地看著她,逐字逐句,“你為什麼知道第二天就會進入末世?”

    江妙妙想了想,找到個理由,“我塔羅牌算得挺準的。”

    袁牧冰皺眉,“只是因為這個?”

    “對啊,在那之前我算過十幾次塔羅,每一次的結果都指向那一天世界會發生突變。”

    她說得信誓旦旦,但袁牧冰是個堅定的無神論者。

    不信鬼神,不信命,更不相信這些神神叨叨的事。

    “希望你把實話告訴我,我可以向你保證不告訴別人。”

    江妙妙道︰“這就是實話。對了,我還懂手相呢,給你看看?”

    袁牧冰狐疑地伸出手,讓她看自己的掌紋。

    江妙妙什麼都看不懂,裝模作樣地摸了一番,抬頭神秘兮兮地說︰

    “你喜歡的人就在你身邊,應該跟你是同事關系,也是救援隊的?”

    袁牧冰立刻抽手,“這算什麼佔卜,簡直胡鬧。”

    “他姓周,比你大一歲,前不久才受過傷,對不對?”

    對方的表情立馬變了,驚愕地盯著她。

    江妙妙笑問︰“我說得對嗎?”

    “你是不是跟別人打听過?”

    “我去哪里打听?你知道的呀,我在城市里躲了快一年,根本沒和你們接觸過。”

    難道是末世爆發前她听說的?

    也不太可能,那時她和對方只是認識的程度,沒有太多交集。

    最關鍵的是,她還從來沒跟別人說過自己喜歡他的事。

    袁牧冰的臉色變了又變,始終不敢承認對方說對了,卻又沒法反駁她。

    江妙妙惦記著陸啟明,流露出些許懇求。

    “我能算出你們的未來,作為交換,你想辦法救救他好不好?”

    袁牧冰有些為難,“這不是我願不願意的問題。”

    “可你剛剛不是說你可能有辦法嗎?你不要騙我。只要能救他,讓我做什麼都行。”

    江妙妙激動起來,眼眶泛紅。

    袁牧冰搖頭。

    “我的意思是,我能解決你的困境,不是解決他的。”

    “什麼?”

    “你的佔卜沒有科學依據,但確實很準確,說不定能給幸存者找到一條新生路。我一直致力于讓有能力的女性參與災後重建工作中來,所以在這里,我以第四救援隊副隊長的身份向你發出邀請,願不願意加入我們?”

    江妙妙怔怔地看著她。

    袁牧冰以為她在猶豫,循循善誘。

    “加入救援隊,你可以享受基地內幸存者的待遇,擁有糧食分配、醫療援助、和必要時的保護。而你只需要發揮自己的特長,和我們一起努力。”

    她失望地垂下頭。

    “你真的沒有辦法救他是嗎?”

    袁牧冰皺眉,“你還在想這個問題?拯救所有幸存者,讓人類重返城市,不比守著一個快死的人有意義得多?”

    江妙妙苦笑了下。

    “的確更有意義。但幸存者已經有你們了,而他只有我。”

    袁牧冰愣住。

    “我算過,重返城市會成功,只是需要時間。現在我也要珍惜時間,回去陪他了。謝謝你的咖啡,味道很好,再見。”

    江妙妙把杯子還給她,裹緊衣服走出飛機,正好踫見顧長州等人從里面出來,嚇了一跳,忙跑過去問︰

    “你來做什麼?你剛剛見過他?”

    風雪太大,她又戴著面罩,顧長州根本听不清她在說什麼。

    由于在陸啟明那兒吃了一肚子的氣,他沒什麼興趣和這個女人交談,可是轉身之前突然想到,要是自己女兒還活著,應該跟她差不多大。

    “爸爸,這是我給你頒發的獎章,獎勵你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

    十幾年前听過的稚嫩話語猶在耳邊,那時女兒剛剛學會說話,知道了獎章的意思,立刻讓保姆帶著,去街上給他買了一枚。

    她要是活著該有多好。

    顧長州鼻根發酸,神使鬼差的,抬手摸了摸她的頭。

    江妙妙愣了愣,茫然不解。

    他回過神,觸電般猛地縮回手,快步走進飛機里。

    “江小姐,你要進去嗎?我們得鎖門了。”

    下屬提醒道。

    江妙妙看了眼飛機,快步走進避難所。

    沉重的大門在她身後關上,溫暖的空氣圍過來。

    “汪汪!”

    江肉肉之前找不到她,此時重逢,激動地跑過來抱她腿。

    她摸摸狗頭,邊脫衣服邊朝臥室走。

    陸啟明在睡覺。

    床太短,他個子太高,兩只腳都快伸到床外面。

    江妙妙幫他扯了扯被子,蓋住腳趾頭,然後走到床邊蹲下,靜靜查看他的臉。

    ——別待在我旁邊不說話。

    腦中突然冒出這麼一句,她笑了笑,握著他的手輕聲說︰

    “我愛你。”

    陸啟明在夢中扯了下嘴角,似乎夢到快樂的事。

    江妙妙關上門,去廚房做飯。

    人活著就得吃飯,吃飯就得挑自己喜歡的,多吃點,吃飽點,多吃一頓賺一頓。

    至于死後的事,那就死後再說吧。

    陸啟明消化不太行,于是她給他做了粥,給自己和江肉肉各自準備一份炒飯,配上榨菜牛肉干和橙汁味飲料,用干淨的白瓷盤子裝好,擺放在餐桌上。

    電視櫃上有束假花,她用抹布擦得一塵不染,也放在桌上。

    遠遠看去,這頓飯像模像樣的。

    “好啦,咱們開飯啦。”

    江妙妙走向臥室,準備叫陸啟明起床,推開門卻發現他已經醒了,坐在床上背對著她,不知道在干嘛。

    已經尸變了?

    她小心翼翼地喊︰“陸啟明。”

    對方回過頭,眼神仍有焦點,她松了口氣,拍著胸口走過去。

    “嚇死我了,出去吃飯吧,我扶你。”

    “等等。”

    “嗯?”

    “你打我一巴掌。”

    “……我怎麼不知道你還有這種癖好?”

    喪尸病毒會入侵大腦,改變人的喜好,讓他變成重口味?虐戀愛好者?

    吼吼,真可怕。

    陸啟明催促,“快點。”

    江妙妙只好听他的,抬手往他臉上甩了一巴掌,聲音挺響亮。

    陸啟明︰“……誰讓你打臉?”

    “你讓我抽你巴掌啊。”

    “巴掌不能打身上?”

    江妙妙愣了愣,“那我再來一遍?”

    陸啟明忙拒絕,心情卻很激動。

    他的臉,有感覺了!

    藥物已經在身體里產生作用,抑制住病毒活力。

    不過時間太短,效果還不大,他依舊靠江妙妙的攙扶才走到餐桌邊。

    坐下後,陸啟明抽了抽鼻子,隱約聞到飯菜的香味,心情更好了。

    江妙妙舀起一勺粥,成為合格的幼兒園老師。

    “啊,張嘴。”

    他拒絕,“我要吃那個。”

    她看了眼,發現他說得是牛肉炒飯,不同意。

    “那個你嚼不動。”

    牛肉多塞牙啊,萬一吃著吃著掉下幾顆牙,那可太滲人了。

    陸啟明很堅持。

    “我就想嘗嘗那個。”

    之前吃的時候沒味覺,什麼味道都沒嘗到。

    江妙妙拗不過他,只好把盤子端過來,一邊喂一邊說︰

    “你吃你吃,將來掉光牙變成沒牙的喪尸,我可不跟你走一起。”

    他挑眉,“那你跟誰走?”

    “找個帥的呀。”她興致勃勃地想象起來。

    “既然全世界那麼多人變成喪尸,里面肯定也有很帥很帥的吧。現在大家沒有身份地位的差距,也不需要精神上的溝通,更不涉及財產分配,可以只看顏值選擇伙伴了。”

    陸啟明氣得直哼哼。

    “死心吧,我才不會給你這個機會。”

    她聳聳肩,繼續喂他吃飯。

    陸啟明胃口大好,不僅一口氣吃掉半盤子飯,還喝了飲料。

    吃完飯不久,他提出要上廁所,江妙妙便把他扶到衛生間,望著天花板等他尿完又扶出來。

    回到臥室里,她揉了揉鼻子,感覺很奇怪。

    陸啟明問︰“怎麼了?”

    “我是不是鼻塞了?”

    “誰說的。”

    “明明白天都很臭,現在怎麼不太臭了?”

    她捧著他的胳膊使勁兒嗅了嗅,結果一樣,氣味減輕許多。

    陸啟明說︰“好啊,你果然嫌棄我,你這個小沒良心的。”

    “沒有沒有,我說得是我自己,我老愛放屁行了吧?”

    既然不那麼臭了,那就不洗澡,昨天給他洗澡可把她累壞了。

    江妙妙自己也懶得洗,冰天雪地的,隨便刷刷牙洗洗臉,就鑽進被窩里。

    床邊有個小書架,她翻了翻,找到一本安徒生童話,饒有興趣地翻著。

    陸啟明戳戳她的臉。

    “別看了,來聊天。”

    這麼好的消息,他還沒告訴她呢。

    江妙妙心不在焉地嗯著。

    “聊吧。”

    他簡直沒脾氣。

    “你看著我,這是尊重。”

    她只好放下看了沒幾行的書,抬起頭來,正襟危坐。

    “聊什麼?”

    陸啟明本想告訴她自己注射了藥物的事,可是暖黃色的燈光照耀下,她看起來實在漂亮極了。

    外表縴細柔弱,內里卻有著外人無法想象的堅強。

    令他心癢難耐,湊過去親了一口,然後準備坦白。

    “妙妙,我……”

    她捂住嘴,“你沒刷牙!”

    “……你別掃興。”

    “好吧我承認,我是嫌棄你臭,你不光身上臭,口氣也越來越難聞了。昨天給你洗澡的時候我一直控制呼吸,差點憋暈過去。晚上睡覺我還偷偷扯了棉花堵鼻子,今天費了好大的功夫才拿出來。”

    陸啟明︰“……真的?”

    “嗯。”她老老實實點頭,隨即補充︰“但我只是嫌棄你的臭味,不是討厭你。說這些是為了跟你說……在我被咬之前,別親我,尤其別舌吻行不行?”

    萬一吐他嘴里,那就真尷尬了。

    她不怕死,但很希望在死前留下點美好的回憶。

    陸啟明滿腔的興奮被人當頭潑下一盆冷水,澆了個透心涼,什麼心情都沒了,面無表情地躺回去。

    江妙妙問︰“你要跟我說什麼?”

    “沒什麼。”

    “哦。”

    她重新拿起故事書,看了一會兒偷偷瞥他。

    他臉繃得緊緊的,顯然憋著氣。

    江妙妙抿了抿嘴唇,再次放下書,挪過去抱著他。

    男人的聲音非常冷漠。

    “放手,我怕燻著你。”

    “沒事,我都燻習慣了。”

    “……”

    “你到底想跟我說什麼?說吧說吧。”

    “沒有。”

    “快說,不然我今天晚上睡不著覺。”

    她軟綿綿地央求,陸啟明早就憋不住了,正等著台階下呢,清清嗓子道︰

    “我注射了藥物。”

    “什麼藥?”

    “基地里專家研制的,可以抑制病毒的活性,一支管一個月。”

    她大喜,“真的?太好了,難怪你晚上有胃口吃飯了!我好開心,嗚嗚!”

    她一邊說一邊把他抱得更緊,陸啟明身體仍然虛弱,差點被她細細的胳膊勒斷氣。

    “咳咳,放手……”

    江妙妙忙把手松開些,摟寶貝似的摟著他。

    “他們為什麼要給你注射?有條件嗎?”

    “嗯。”

    “什麼條件?”

    “他們要我坦白活下來的原因。”

    “所以你要把你被人抓走做實驗的事告訴他們嗎?”

    江妙妙感覺很不安,冒出許多猜測。

    “那些人是不是想繼續用你做實驗?還是有其他的打算?唉,為什麼只能抑制一個月呢。”

    “一個月怎麼了?”

    “要是時間長點,我們干脆現在逃走算了。”

    走掉?

    陸啟明若有所思地想了會兒,捏她臉頰。

    “這樣會不會太沒信譽?”

    江妙妙道︰“反正他當初也騙了你不是麼?”

    而且書的結局她早就知道了,最後會恢復和平,其中沒有他的參與。

    既然如此,何必留下來忍受多余的折磨。

    陸啟明忍俊不禁,“要是這樣,我需要你幫一個忙。”

    “什麼忙?”

    他招招手,她把耳朵伸過去,兩人躲在被窩里,竊竊私語了一番。

    第二天晚上,基地某個辦公室的通訊器刺耳地響起來。

    負責人連忙按了接听,屏幕上出現一張驚慌失措的臉。

    “救命!快來人!救救我們!”

    “江小姐?出什麼事了?”

    “我不知道,他好像要變異了,特別想咬我!你們是不是給他用錯了藥?我快撐不住了,救命!啊!”

    一聲慘叫,通話中斷。

    負責人不敢耽擱,連忙去找顧長州。

    後者白天又飛了一趟,帶人將某座城市內國家儲備糧食倉庫里的糧給運回來。

    飛機數量有限,中途又有喪尸干擾,今天只帶回來不到三分之一,之後還要跑好幾趟。

    他正在指揮卸載,听見這個消息,忙讓副手接替工作,帶著幾個人提上裝著藥的箱子,匆匆飛向私人避難所。

    進去之前,顧長州打開監控器,觀察里面的情況。

    客廳沒人,角落里趴著他們的狗。

    身上全是血,一動不動,似乎已經死了。

    陸啟明在臥室里,背對著攝像頭蹲在角落,看姿勢好像捧著東西在啃食。

    江妙妙呢?

    廚房沒人,難道是在唯一沒裝監控器的衛生間?

    顧長州沖下屬下命令,幾人打開大門,端著槍走進去,準備擊斃陸啟明。

    “救命!救救我!”

    一個人影飛撲出來,抱住他的身體。

    對方嬌小縴細,撞得他愣了好幾秒才回過神。

    “江妙妙?”

    她身上全是血,哭著抬起頭。

    “太好了,你們來了!”

    “他已經尸變了?”

    “嗚嗚……”

    之前不是挺有信心的麼,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他變成喪尸,她也變成喪尸,陪著他一起。

    現在後悔了?

    顧長州挺想嘲笑一番,可是看著對方可憐兮兮的模樣,不太忍心說,推開她道︰

    “我去解決。”

    江妙妙狗皮膏藥似的貼過去,不肯松手。

    “別走,我害怕!”

    “你放手。”

    “爸爸媽媽,我想回家,嗚嗚……”

    她摟著他嚎啕大哭,哪里還有之前堅強的模樣?分明是個受到驚嚇的小姑娘。

    顧長州看著她,就像看著自己的女兒在哭,沉默片刻,吩咐下屬。

    “你們進去,要是尸化就擊斃。要是沒有,就再給他注射一支。”

    “好的隊長。”

    三個下屬推開臥室的門走進去,顧長州收回目光,拘謹地拍拍懷中人的背。

    “我不走,可以放手了嗎?”

    江妙妙哭道︰“我不想待在這里,我剛才差點就被他咬到,你能不能讓我去飛機里待著?求你了。”

    他目光難得的溫柔,宛如看著自己的寶貝。

    “走。”

    二人披上防雪服,走出避難所,來到停在外面的飛機機艙里。

    顧長州用保溫杯里的熱水給她泡了杯奶粉,語氣慈祥得像父親。

    “我早就說過,他不是個好選擇。”

    江妙妙不說話,抱著杯子只是哭。

    “你受傷了嗎?我看看。”

    顧長州抬起手,她往後縮了縮,通紅的眼楮里滿是警惕。

    他笑道︰“別誤會,我對你沒興趣,我的年紀當你爸爸都夠了。”

    江妙妙自嘲,“我沒有爸爸。”

    “你剛剛不是……”

    “可能越缺什麼就越想要什麼吧,我從小就被扔進孤兒院里,是在孤兒院長大的。”

    她望著機艙內壁,表情像在回憶。

    “但我總是做一個夢,夢見我去街上給爸爸買禮物。他總是很忙,但是非常愛我。我真的好想好想永遠不醒來……”

    顧長州心跳停了一拍,“你,是幾歲進孤兒院的?”

    她沮喪地說︰“我也記不清了,可能三四歲吧。院長說她們從河里撿到我的時候,我已經會說話了。”

    他繃緊了腦中的每一根神經,目不轉楮地看著她。

    “你被撿到的那天穿得什麼衣服?”

    “我……”

    江妙妙尷尬了。

    她看書一向不太仔細,看言情小說更是只關注男女主角的感情進展,這麼微小的細節,哪兒記得清啊。

    正打算找個借口混過去時,機艙門打開,傳來熟悉的聲音。

    “好了,游戲結束,滾蛋吧。”

    江妙妙抬起頭,陸啟明端著一把槍,沖她拋了個媚眼。

    藥物非常有效,才過去一天一夜,他的體力就恢復七成,破損的皮膚也在飛速愈合。

    她懸著的心髒落回原位,立刻跑到他身後躲著。

    顧長州表情變了又變,最後憤憤道︰“你們騙我!”

    “不不不,這不叫騙。”陸啟明笑的得意,“這叫一報還一報。”

    他沉聲問︰“你想做什麼?殺了我報當年的仇嗎?基地附近有巡邏,你逃不出去的!”

    “D45,你知道這些年里我最想做什麼事嗎?”

    “……”

    “我想把你綁起來丟到路上,開車一遍遍碾,碾成肉泥為止。今天我家小朋友在,就不做那麼血腥的事了,來個初級點的吧。”

    陸啟明沖江妙妙使了個眼色。

    後者從機艙里找出繩索,走到顧長州面前。

    “麻煩雙手合十。”

    顧長州︰“……你剛才說得話是真的嗎?”

    她沒說話,見對方不想配合,只好自力更生,把他的手合在一起,準備綁起來。

    顧長州來的急,總共只帶了三個下屬,剛才已經全部進臥室了,因此飛機上連個幫手都沒有。

    這女人到底是不是他女兒?

    如果不是,她為什麼知道那麼多?

    他想反抗,又怕傷到她,還沒想清楚,對方已經麻溜的把他綁好了。

    陸啟明挑剔地撇撇嘴。

    “你系錯了。”

    江妙妙驚訝,“是嗎?我按照你說得步驟綁的呀,哪一步錯了?”

    “這里。”

    他扛著槍,走過去調整繩索,加固了一遍,邊做邊教她。

    江妙妙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我記住了。”

    顧長州氣得快冒煙,“你們不要太過分!”

    陸啟明拍拍他的臉,把他圍巾扯下來堵住嘴,將他抗進避難所。

    顧長州被丟進臥室,發現自己的下屬一個個鼻青臉腫,被床單和被套裹得嚴實。

    下屬們看見他,不好意思打招呼,尷尬地低著頭。

    他眼前一陣陣發黑,幾乎要暈過去。

    “感謝這兩天的招待,祝各位做個愉快的夢。”

    陸啟明鎖上房門,揚長而去。

    機艙里,江妙妙好奇地打量那些復雜的按鈕,看了半天還是沒有頭緒。

    陸啟明回來了,拿著許多東西。

    安眠藥藥效未退的江肉肉,幾大袋食物,還有最重要的箱子。

    她連忙跑過去,期待地問︰

    “這里有幾支?”

    “九支。”

    陸啟明看到時,自己都很意外。

    一支管一個月,九支管九個月,四舍五入那就是一整年吶。

    太好了!

    江妙妙開心地抱住他,他條件反射地閃躲。

    她立刻拉下臉。

    “我之前沒嫌棄你的臭味,你倒嫌棄我的姨媽血啦?白眼狼!”

    “對不起。”

    陸啟明屏住呼吸抱住她,連連道歉。

    二人握手言和,走進機艙,開始做正事。,,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zbb手機版閱讀網址︰m..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弦音夢相思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戀戀陶色 武煉巔峰 反恐精英在異界 神醫嫡女 無限惡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