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破碎空間[快穿] > 外戚三十

外戚三十

作品:破碎空間[快穿] 作者:打瞌睡的田園貓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沈原內心翻江倒海,  面上硬撐著不顯出來,站到了配殿前,  卻看見明輝帝的貼身內侍正兩股戰戰的守在門前,  看見太後趕緊跪下,  “娘娘,  陛下,陛下吵著要烈酒,  說奴才給的酒不對味。”

    沈原現在真的是一頭霧水了,听這口氣明輝帝沒多大事啊,不就是想喝酒麼,這可有什麼奇怪的?

    太後含淚對沈原道“阿原,你去看看皇帝,  看看他,  好不好?”語帶哀求。

    沈原道“娘娘,  到底怎麼了?”

    太後掩面而泣,“你去看看,  去看看…你就知道了!”

    滿腦袋蒙圈的沈原只能進去看看。

    一進去乍一看挺正常的啊,  明輝帝盤腿坐在羅漢床上自斟自飲,看起來十分愜意,就是身邊一個服侍的人都沒有。

    沈原進去後配殿的門迅速關上了,沈原“……”

    明輝帝看了沈原一眼,  淡然道“你是誰,你也被關進來了?”

    沈原“……陛下?”

    明輝帝哈了一聲,撈起一條雞腿就開始啃,  “吃麼,酒淡了些,吃著還是不錯的。”

    沈原目瞪口呆,直直的看著明輝帝,這是哪一出?

    明輝帝又瞟了沈原一眼,“原來是個傻的,你來干嘛?是服侍我的,還是替我暖床的。”

    沈原渾身一激靈,眼前這個人穿著明輝帝的便裝,言行舉止卻沒一點明輝帝的端莊嚴整。

    沈原忍不住後退兩步,“……你是誰?”

    明輝帝含糊道(因為嘴里全是雞腿)“他們說我是皇帝,其實我叫明生,我出來一趟可不容易,明輝這幾年一直壓著我,哼哼,今天我可算如願了!”

    沈原一身的冷汗,她似乎有些明白眼前是怎麼回事了,這不像是被人穿了,倒像是多重人格,眼前這個人格壓下了明輝帝,跑了出來!

    沈原試探道“那陛下呢,你把他……”

    明生不耐煩道,“他一直不讓我出來,我快憋死了!小時候都是我照顧他,怎麼現在連讓我出來喝杯好酒都不允許!滾他的蛋。”

    沈原“……”老天爺,你出來啊,我要和你好好談一談!咱要走的是科技強國的路,不是治療多重人格皇帝的路,我不是心理醫生啊啊啊啊啊!

    下回去空間難道要選修心理課程嗎?

    沈原定了定神,她走過去,給自己倒了杯酒,一飲而盡。

    明生看著她有些詫異,“你不錯啊,他們看見我都像看見了鬼。”

    這不廢話麼,宮女太監忽然看到皇帝像變了人似的,能不害怕,就是太後不也怕的臉都白了,方寸都沒了,急慌慌的把沈原找來。

    沈原吐口氣,“明生,你什麼時候把陛下放出來,還有,你們的身體里,除了你和陛下,還有別人嗎?”

    雙重人格就夠夠的了,千萬別再多出來幾個!

    明生總算表情凝重了一些,“你怎麼知道我的身體里不止我和明輝?明輝都不知道的!”

    沈原的面孔也龜裂了,“……真的還有別人?”

    明生聳聳肩“以前有,不過被我殺了,她太討厭了,整天嚶嚶嚶,什麼事都干不了,煩都煩死了!”

    沈原“……”好殘暴的人格,陛下,你特麼到底分裂了幾個!

    沈原小心翼翼道“那現在就你們兩個?”

    明生大大咧咧道“是啊,這幾年他都不讓我出來,也不許我和別人講話,不過這都是你猜的,可不是我說的。”

    沈原忽然想到明輝帝親自掌摑大臣的事,于是問道“有一次陛下打大臣……是你麼?”

    明生詫異了,“你怎麼知道,當時是明輝說恨不得揍死那個人,可他只敢心里嘀咕,我就出來替他動手,還沒打幾下呢,他就把我關回去了,後來也沒念我的好!”

    沈原這回真覺得頭疼了,她隨口道“你是什麼時候出來的?”

    看著明生疑惑的模樣,沈原道“你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明生把油爪子在身上擦了擦,面色有些陰郁,“大概在明輝四五歲的時候吧,他娘……現在是太後了,生了病,病的七死八活的,那些太監宮女也不管,他呢,連口熱飯都吃不上,還要被幾個哥哥欺負……于是我就出來保護他了,我把一個宮女打破了腦袋,把一個太監摁到了荷花缸里,驚動了明輝的爹,也就是先帝,明輝什麼都不敢說,我把他受欺負的事全抖落了出來,他爹就開始關照他了。”

    “那時候他可感激我了,隨著他慢慢長大,這宮里面多少鬼祟陰鶩,那時候明輝那皇帝爹兒子多,看重的也是大的那幾個,他娘一個小小的才人,什麼都不敢出頭,連兒子都顧不好,分例都被宮人瓜分光了,夏天蚊叮蟲咬,冬天冷的手腳長凍瘡,明輝又體弱,那都是我替他抗下的,沒想到等他當了皇帝,卻不許我出來了!”

    沈原“……”原來你就是個副人格啊,可你即便是副人格我也沒辦法醫治啊。

    明生道“你誰啊?你似乎知道的挺多的,那你能告訴我,我是鬼啊還是怪啊?”

    現代醫學認為的多重人格也叫分離性身份障礙,也叫 癥性身份識別障礙,擱在現在那就是人們說的 癥,或者是鬼上身,難怪明生會這麼問。

    沈原不知道如何解釋,關鍵是她對這麼病知道的也不多,那全是電影電視上看來的,活生生的例子她從沒遇到過。

    不過她倒是知道,這種毛病多半是因為幼年時受到過極端心理和生理創傷引起的,鑒于明輝帝幼年的經歷,這點倒是符合。

    可是現在要命的是,一個皇帝他有了多重人格,這該怎麼辦?

    沈原道“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不過你不是鬼怪,這點你可以放心,那你是怎麼和陛下互相知道的?”

    多重人格之間一般互相都不知道,只是醒來忽然發現自己丟失了一段記憶。

    明生道“一開始我們都不知道啊,我一醒來就是個大人,可一看自己的手,那麼小,還以為自己縮了呢,那時候明輝也在學寫字,我的字跡和他不同,我就試著留了些字,然後他也回了我,我們就這麼知道了彼此。”

    沈原嘆服,這是明輝帝自己給自己進行前期心理疏導了?

    明生道“近來我也一直在想,我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會和明輝同根同源,卻脾氣性格截然不同,而他,已經不想我出現了。”

    那是自然,明輝帝已經成了親政的皇帝,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副人格時不時出來蹦一下,這是要命的。

    遠的不說,明輝帝上頭的幾個哥哥確實沒了,可他還有好幾個弟弟呢,假如明輝帝這毛病被世人知道,換個人當皇帝也不稀奇啊,怪不得明輝帝當初願意這麼雷霆般奪得權利,再晚些,他就要被換下來了!

    就是現在,明輝帝的帝位也沒十分穩當,他畢竟連孩子都沒一個呢,宮女太監們是不敢多嘴的,畢竟宮里被明輝帝血洗過,長此以往那就說不準了。

    皇帝變來變去,誰受得了?

    而明生這個副人格也沒弱于明輝多少,他更不想消失,怕是明輝帝想要融合他也很困難。

    更可怕的是,明輝帝還有當皇帝的覺悟,明生是沒有的,假如明輝帝在做出決斷的時候明生醒了,然後胡亂做了決定,那可真就禍國殃民了!

    沈原頓時覺得這個國家混亂就在眼前。

    她就是立時立刻能造出紅衣大炮,也架不住明輝帝突然分裂,然後胡亂下達命令啊!

    沈原有些發愁,她的回答也有些混亂,現在才說明自己的身份“我是陛下的表妹,太後是我的姑姑,你不知道嗎?你現在想干什麼?”

    明生先是驚訝,“哦,原來你就是那個把北狄人揍翻的郡主啊!明輝不放我出來,我只是大約知道你。”接著煩躁道“我就想出來透透氣,那時候明輝和我說,將來沒人欺負我們了,他就讓我好酒好肉的吃,還願意讓我見識一下宮外的風景,如今他倒是皇帝了,卻一點想不起我來,那我只能自己出來了。”

    這副人格的掌控能力還不弱呢。

    沈原道“明生,這個,我和你解釋一下,就是陛下想讓你出來透氣,你和他共用一具身體,他也不能就這麼毫無防備的讓你出去了,你們就好像是一根藤上的兩個瓜,那要是藤沒了,兩個瓜都保不住了,這個你應當明白的吧?”

    明生道“那他現在都是皇帝了,皇帝還不能隨心所欲?”

    沈原超級有耐心“誰告訴你皇帝就能隨心所欲的?陛下親政都經過一番腥風血雨,如今陛下尚無子息,對天下對朝廷的掌控還沒全面,每一步都如履薄冰,隨心所欲的皇帝那都是昏君,昏君的下場有好的嗎?你看,你不打招呼就出來,把太後都嚇著了,好在太後知機得快,沒鬧到外頭去,要是被外人知道了,那陛下不知道要收拾多久的爛攤子了,更有那一等的小人,說不定還會謀劃著如何讓陛下下台,那你又能有什麼好處呢?”

    明生默默听了,嘆氣道“那我就不該出來,不能出來了?”

    沈原道“也不是這麼說,你得和陛下商量一下,然後找個知道內情的又能保密的人,等你出來了也能帶著你出去,既不用驚動人,你也不必躲躲藏藏。”

    明生道“你說的也有道理,我看你就不錯,那些太監宮女一看見我就抖的如同篩糠,你是郡主,又是明輝的表妹,不如你以後帶我出去啊?你肯定會替我保守秘密的!”

    沈原有些哭笑不得,“這可不是我說了算的,何況男女有別,你頂著陛下的臉,和我同進同出,就怕于陛下的名聲有掛礙。”

    明生煩躁道“這也掛礙,那也掛礙,我就和坐牢一樣了,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要出宮!”

    沈原“……”這是講不通了?

    看著明生面前杯盤狼藉的模樣,沈原岔開話題道“那你可還想吃些什麼?”

    明生道“我就是好酒,這酒太過清淡。我問他們要烈酒,他們偏生不給。”

    沈原走到門口,吩咐明輝帝的貼身太監,“來一壺上好的梨花白,太後娘娘會允準的。”

    于是很快梨花白就來了,明生喝了一杯,興高采烈,“好酒!”

    沈原好聲好氣的和他解釋,“喝了這壺酒,你就讓陛下出來好嗎?我和他就你的事商量商量。”

    明生道“行啊,反正我也出不去。”

    明生倒也說話算話,喝光一壺酒,眼楮迷離,一頭栽下去就睡了,呼嚕聲剛起,沈原就見明輝帝身子一顫,然後驀的睜開眼楮。

    那眼神竟然帶著幾分狠厲,沈原趕緊行禮,“見過陛下!”

    明輝帝掃了沈原一眼,又看了看自己所處的地方。

    沈原又道“這里是姑媽的偏殿,外頭只有姑媽的人,還有陛下的內侍。”趕緊把親戚關系擺出來,就怕明輝帝動了殺機。

    明輝帝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道“你都知道些什麼?”

    沈原頓了頓道“明生把自己知道的都和我說了。”

    明輝帝不由得攥緊了拳頭,看向沈原的目光都帶著一絲殺意。

    沈原倒是坦然,“陛下不用擔心我說出去,因為這與我們沈家沒有一點好處,反倒是被外人知道,我們沈家也得不著好。”

    沈家早就是你這條賊船上的人了,我們壓根換不了船,你防我有鳥用啊!

    明輝帝也漸漸松了拳頭。

    沈原道“姑媽很是擔心,陛下不如先洗漱一番,還有要問的,寧安也知無不言。”

    明輝帝這才發現面前吃剩的殘席,還有那倒在一邊的酒壺,身上更是一片狼藉,他皺了皺眉“我……明生,喝了多少酒?”

    沈原道“不多,一開始喝的酒不烈,陛下醒來前他喝了一壺上好梨花白,是我和他說喝了酒讓陛下醒來的。”

    明輝帝看著沈原“你不怕?”

    這種神鬼之事,自己這個表妹居然一點惶恐之色都沒有。

    沈原道“這有什麼好怕的,明生是個極為坦率的人。”

    明輝帝苦笑了一下,他也無法忍受穿著一身髒衣服,還一身的酒氣,于是先去沐浴更衣,讓沈原稍待。

    不說太後看到兒子恢復‘正常’有多高興,就是明輝帝的內侍那也是眼淚汪汪的,陛下忽然像變了個人,可把他們嚇壞了。

    主子出事,第一個倒霉的肯定是他們這些奴才,更何況是皇帝,要是明輝帝有什麼三長兩短,他們鐵定是第一批沒命的,命都沒了,更不要說富貴榮華了。

    明輝帝都整理好了,恢復成了一個帝王的模樣,才在母親的宮殿里見了沈原,當然周圍一個服侍的人都沒有。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20-05-18  20:07:00~2020-05-19  20:20:2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清月н、韓玲  30瓶;那少爺  17瓶;海水、5855357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zbb手機版閱讀網址︰m..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弦音夢相思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武煉巔峰 豪門主母 戀戀陶色 反恐精英在異界 神醫嫡女 無限惡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