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突然成仙了怎麼辦 > 第756章 萬界深淵內橫行(1W字)

第756章 萬界深淵內橫行(1W字)

作品:突然成仙了怎麼辦 作者:歡顏笑語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聯系林凡吧。”

    “是該聯系。”

    部長們紛紛點頭,此時此刻,誰也不敢大意,戰斗力過萬的存在,在他們的計算模板之中,已經屬于‘滅世’級別了。

    雖然現在地球大了許多,他們的科技也在瘋狂進步,可卻還遠不到這個程度。

    畢竟,時間還是太短了,需要更多時間來猥瑣發育。

    ••••••

    “仙台三階以上?”

    林•紫霄接到消息,卻是絲毫不慌,也不亂,神識一掃,便發現其蹤影。

    “看到了,的確是仙台三階以上。”

    “莫要驚慌,也不用出手,讓他來,且讓我看看,他會如何。就算是要殺雞儆猴,也得要更多猴瞧見才行。”

    若是來一個人出手一次,太麻煩了。

    等他出手,順便帶出一些不安分的人來,再以雷霆手段滅之,才是最好的處理方式。

    ••••••

    天穹之上,一道強橫且霸道、毫不隱藏的身影破空而來,最終,在龐大且神秘的昆侖與蔚藍的地球之間略微停頓。

    “這顆藍星便是所謂的神州祖地麼?武皇已經離去,此地,當為我多有!”

    “哼!”

    他玉樹臨風,飄然若仙,此刻,卻是宛若一顆太陽般耀眼,伴隨著話音落下,轟鳴著朝地球降落。

    這一降,自然而然引起近乎半個地球之人的關注。

    “那是什麼?!”

    “天啊,像是一顆太陽!”

    “兩顆太陽?後羿在哪里?!”

    “別逗了,什麼後羿啊?管他隕石還是太陽,總會有人將其打爆的,稍安勿躁,別忘了,咱們現在可是處于修仙時代中。”

    “誒?對哈!我竟然忘了,而且除了修仙者之外,咱們還有外星科技,不方、不方~”

    神州各地,都有普通人發現了這顆太陽,但除了驚訝之外,卻也沒什麼其他看法了。

    不就是隕石或是其他什麼東西麼?怕啥?

    但,有些實力的修仙者,在此刻,卻是盡皆呀然。

    “這是???”

    “好快的速度!”

    “這等威壓,至少是仙台之上的修士,而且等階應該不會太低!”

    “好家伙,我直接好家伙,又是一個仙台之上的修士過來了。”

    “這種等階之人,在地球可不多見。”

    “•••”

    地球本土修士都有些許緊張,也不知道為什麼,女帝離去的消息已經傳開,所以很多外來者都已經蠢蠢欲動。

    如今,卻又來了一個仙台之上的修士?

    “風雨欲來?”

    “也不知道接下來會不會•••”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官方應該會有所應對才是。”

    ••••••

    轟!

    龍九局,登記大廳門口。

    那璀璨的太陽落下,而後光芒消散,飄然若仙的青年男子目光如電,橫掃在場所有人,逼人的氣勢之下,原本正在排隊等待登記的外來修士,盡皆頭皮發麻、幾乎不受控制一般退到一旁。

    強者為尊!

    在修真界,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

    也唯有在地球,他們這些外來者才必須要‘排隊’。

    當然,地球本土的修士也需要排隊,至少在公共場合是如此。

    可現在,他們卻不敢‘忤逆’,在對方的強橫氣勢沖擊下,本就有些混亂的隊伍瞬間徹底被沖散。

    而那青年男子,卻是一句話都未曾說,徑直飄向大廳門口,視其他修士宛若草芥、蜉蝣。

    偏偏卻沒人覺得有任何問題,盡皆低下頭顱,不敢直視。

    “•••”

    胡志鵬正在門口‘站崗’,本就對外面混亂的隊形感到有些不安,此刻,卻更是頭皮發麻。

    攔,還是不攔?!

    以自己的修為,必然是攔不住的。

    可若是不攔,此地所堅持的,自己這些日子好不容所感受到的秩序,便會在這一刻徹底崩塌、徹底消散,從此再不存在了。

    “•••”

    胡志鵬的心中極為糾結,但其身體,卻是本能的做出了反應。

    他猛然靠大門中央站出,伸出手來,呵斥道︰“來者止步!”

    “若要登記,需遵守秩序,排隊!”

    “哦?!”

    這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

    外面的其他外來者,渾身上下都寫滿了‘霸道’和‘老子不講理’的青年男子•••

    登記大廳內的工作人員、正通過監控系統觀看此地變故的龍九局高層、居民幸福生活部部長們,乃至以神識管擦此地的林•紫霄,都有些意外。

    “這是外來者?”部長眨巴著眼,未曾掩飾自己的意外和欣賞。

    二副部長立刻查閱資料,而後也意外道︰“是,他是最早投靠、入職咱們官方部門的外來修士之一,而且已經拿到事業編制。”

    “但恐怕龍九局那邊也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他竟然還敢站出來。”

    “畢竟他們這些外來者在其他修真星球,早已經習慣了強者為尊、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甚至這些觀念早就已經刻進骨子里了。”

    “能站出來,足以說明他對咱們極為認可嘛!”部長搖頭晃腦︰“看來,咱們以人為本、公平公正的做法,還是有外來者認可的。”

    “雖然現在還不能做到真正的公平,但咱們還可以朝這個方向努力。”

    其他部長紛紛點頭。

    七副部長則道︰“老二,你剛剛說他還是事業編制身份?”

    “對!”二副部長回應︰“已經挺快了,對外來修士給事業編制身份,他還是第一個!目前總共也就五人而已。”

    “嗨,人家都這樣了,給個公務員編制不過分吧?”

    “這•••倒是的確不過分,就現在他這一攔,如果不死的話,公務員編制是肯定得給的。”

    “那要是死了呢?”

    “•••”

    “那我們也沒辦法啊。”

    眾人唏噓。

    起死回生什麼的,做不到啊!

    至于公務員編制、事業編制等等,這可不是靈氣復甦之前的普通編制,而是專門針對這些‘超能力者’設定的全新職務。

    待遇標準也是特別制定的,其中,公務員待遇的豐厚程度,足以讓一般的煉虛期修士都眼紅!

    畢竟,公務員編制真的很難拿,目前整個華國加起來,也沒多少了。

    ••••••

    “有趣!”

    青年男子微微一愣後,嘴角勾起,輕笑一聲。

    “倒是真沒想到,如此之短的時間內,便有你這等煉虛期修士願意當此地官方的走狗。”

    “他們給了你什麼好處?”

    “嗚,罷了,我也沒興趣知曉,不過,如此看來,此地之人籠絡人心的手段,倒是不錯的。”

    “不過,登記?”

    斯拉!

    他雙目一掙,瞬間便有兩道神光破空,將胡志鵬**射穿,並將其狠狠擊飛。

    轟隆!

    一擊重傷!胡志鵬沒死,但卻撞穿了好幾間房屋,就連陣法都擋不住。

    “留你一條狗命,且看著。”

    青年男子狂傲而霸道︰“如此弱小之地,還想以這般可笑的規則束縛于我?!”

    “排隊?登記?”

    “本尊今日,是來拆了這可笑之地!”

    轟隆隆!

    他的氣勢再度暴漲,一股可怕的沖擊波激蕩而出,原本恢弘、龐大的登記大廳瞬間開始巨震。

    而後,從大門處開始,寸寸龜裂、崩潰!

    建築各處有陣紋、符接連浮現,可卻擋不住,宛若十級大地震。

    “快走!”

    大廳內的工作人員們都有修為在身,但卻並不強,畢竟基本都是文職人員,此刻見狀,轉身就朝避險通道撤離、瘋跑。

    那青年男子倒也沒追著人殺,似乎,在他看來,追殺這些蜉蝣、螻蟻,太過可笑與丟臉了。

    也就是在此時,整個登記大廳,在煙塵滾滾中,徹底淪為廢墟。

    甚至不僅僅是登記大廳而已。

    方圓十余里地,竟是再也沒有一棟完好的建築了。

    若非此地附近居住的全都是修士,但是這一次氣勢爆發,便會死傷成千上萬人!

    ••••••

    “這家伙!”

    瞧見這一幕,十一位部長全都震怒。

    “該死!”

    “還真是出手狠辣不留情啊!”

    “視人命如草芥,這便是外來修仙者!”

    “如此看來,我們的規矩,還是太輕了些。”

    “哼,莫急,有的是機會,此人•••”

    他們的目光更冷了。

    對于這些外來者的行事方式,他們不是沒經歷過,但如此狂妄,動輒想讓方圓數里之人盡皆喪生的,卻還是第一次見!

    ••••••

    “如何?”

    青年男子漠視渾身塵土與鮮血的胡志鵬︰“他們算的了什麼,也配你為之當狗?”

    “若是武皇仍在,我自然不敢造次,甚至不敢現身。”

    “可武皇都不在了,你卻仍然如此愚蠢,當真是愚不可及。”

    “你•••”

    胡志鵬一時之間也是有些懵逼了。

    他此刻身受重傷,十分艱難,說話都有些痛苦。

    可尼瑪他還是忍不住想吐槽。

    這他媽到底什麼人啊這?這種話都能說的這麼‘光明磊落’、‘大搖大擺’?

    您要點臉好不啦?

    噗!

    最終,胡志鵬氣到吐血。

    而其他被震退的修士,尤其是那些原本就有些蠢蠢欲動之人,此刻遠遠看著,目中的興奮之色,卻是難以掩飾。

    “果然,武皇已走,此地沒有高手坐鎮!”

    “天助我也!”

    “這地球的本土修士不強,但卻也著實不錯!”

    “哈哈哈,有很多有趣之物!”

    “如今看來,我等卻是可以盡情享受了•••”

    他們的激動、他們的神色,青年男子的神識沒有半點遺漏,‘看’的清清楚楚。

    但他卻沒有任何表示,甚至,反而露出些許笑容。

    “修真星球,本就該如此,弱肉強食。”

    “強者,方可享用一切。弱者?能活著,都是強者的恩賜!”

    “若是僅有我一人,如何能重現其他修真星球之盛景?”

    他幽幽自語︰“你等,可莫要讓我失望啊~”

    ••••••

    如今,外來修士並不少。

    還有許多剛來不久的,其實都沒走遠,最多也就離此地幾千上萬里,這個距離,他們完全可以感應到任何風吹草動。

    是以,這里發生的一切,都被他們所瞧見了。

    見青年男子如此狂暴,甚至將龍九局登記大廳摧毀都未曾有人出手,他們瞬間興奮,心中,原本被壓制的各種想法,也盡皆開始復甦。

    但,就在青年男子準備再度動手,解決胡志鵬及附近的工作人員,徹底讓地球‘失序’時•••

    ••••••

    “死吧,你這等走狗,不配為修士。”

    青年男子淡淡開口。

    胡志鵬瞬間心頭猛跳,掙扎想要逃離•••

    然而,修為的巨大差距,以及身受重傷的他,如何能逃得了?

    眼看著死亡的威脅近在眼前,胡志鵬突然有些後悔和無奈,他眼睜睜看著那一道神光朝自己眉心而來,嘴角微微勾起,隨即又逐漸放平。

    “馬德,虧了。”

    “我為什麼會站出來呢?”

    他有些不解,在生命的最後關頭,突然想通了一切。

    “或許,是在這里的幾年時光,讓我得到了這正的安寧吧。”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秩序主導一切,不曾有混亂,人們可以和平共處,不用整日提醒吊膽,擔心被他人所殺•••”

    “這才是,我向往的生活啊。”

    “可惜,這種生活,就此結束了呢。”

    “不過啊,在臨死前,竟然能過上幾年這等以往我連想也不敢想的平靜日子,倒也是夠本了。”

    象征著死亡的光芒已近在咫尺,胡志鵬坦然的閉上了雙目。

    “倒也不枉來這世上走上一遭。”

    不遠處,那些外來的修士們冷眼旁觀,而心中,卻早已興奮不已。

    無論是已經登記的人也好,還是未曾登記的人也罷,他們神識掃過時,早已對如今的地球有所了解。

    那些生活方式,讓他們迫切的想要放縱,但之前卻只能壓抑著。

    不過如今一切都會改變!

    似乎,胡志鵬的死,便象征著一切,便像是一顆開關。

    他死,便代表地球一方已經無能為力,他死,便是宣布著地球從此進入‘神魔亂舞’時代、實力為尊是第一準則的開端。

    ••••••

    地球本土的修士,則萬分緊迫與慌張。

    “怎會如此?!”

    “此人,此人!!!”

    “他不守規矩?!”

    “該死,女帝已經離去,沒有強者鎮壓,他竟是要•••”

    ••••••

    然而•••

    呼。

    仿佛一陣微風吹過,那青年男子的攻勢,突然自行瓦解了。

    就在胡志鵬眉心處,被一陣輕柔的風所吹散,好似從未出現過。

    久等不死。

    胡志鵬睜開雙目,有些迷茫。

    附近那些興奮到幾乎要跳起來的外來修士,盡皆發愣,而後•••面色微變。

    遠遠觀望的地球本土修士,則是在短暫愣神之後,露出喜色。

    青年男子眉頭微皺,厲聲呵斥︰“是哪位道友在暗中出手?!若想保他,何不現身一見?”

    話音剛落。

    突然。

    所有人都露出驚恐之色,唯獨青年男子不解,而後,他發現所有人都在看自己身後???

    他猛然色變。

    “我•••”

    撕拉!

    身後突然傳來幽幽話語,青年男子想也不想,當即朝前方激射而出,然而,晚了!

    一只手,看似普普通通、平平無奇。

    卻宛若洞穿了無盡虛空,掐住其後頸處,將其死死抓住,並在瞬間封印了其所有法力!

    接著,如同提一個破敗玩偶一般,將其高高舉起。

    青年男子瞬間驚恐,掙扎著回頭,以眼角余光,瞧見了對方。

    一個二十歲左右的青年男子,滿臉淡然與漠視,簡直比方才的自己更勝!

    仙台三階巔峰的自己,在對方眼中,就如同蜉蝣•••不,連蜉蝣都不如?!

    憤怒,瞬間充斥了他的心靈。

    竟敢如此漠視自己?!

    但下一秒,無力與驚恐,讓他近乎絕望。

    漠視又如何?!

    在這等能夠無聲無息出現在自己身後,甚至隨手將自己當做死狗一般提起、封印之人眼中,自己不是蜉蝣、螻蟻,又是何物?

    可為何會如此?!

    武皇不是已經離去了麼?這是確切消息啊!

    這神州祖地,為何還會有這等強者?!

    仙七準帝?還是仙八大帝?

    “在這兒呢。”

    對方的聲音幽幽響起,平靜異常,宛若沒有半點情緒︰“就你這等雜魚,也配在神州撒野?”

    “往這里朝西走三條街,有配鑰匙的,你配個幾把?”

    “往東走五條街,有個算命的,你算個什麼東西?”

    “我•••”

    他艱難張口,強壓心頭驚恐︰“前輩,不知者不怪,何況,這些區區螻蟻,何須前輩您大駕?”

    “如您這等存在,縱是仙台六階的存在,也只配給您當牛做馬•••”

    “聒噪。”

    林•紫霄淡淡開口,雙目古井無波,仿佛在看空氣︰“本尊如何行事,還需你來指手畫腳?”

    “何況,你挑戰的,是規則。”

    話音落下。

    砰!

    青年男子連回應都來不及,便直接炸裂,回歸天地間最原始、精純的能量逸散。

    補品!!!

    這一刻,所有在遠處觀望的外來修士,盡皆頭皮發麻,想到了補品二字。

    尤其是林•紫霄那冷漠無比的神色,以及動起手來根本沒有絲毫猶豫的狠辣勁兒,更是讓他們心頭猛震。

    堂堂仙台之上的修士,連反抗之力都沒有,竟然直接變成了補品?!

    臥槽!

    誰他媽給的消息?

    說什麼地球沒有強者坐鎮了,說什麼我們可以隨心所欲?

    隨你媽個頭啊,膇A大爺的。

    這他嗎是要讓我們死啊!

    這又是哪里冒出來的恐怖強者?!這他媽還叫沒有強者坐鎮?我曹!

    至少仙台三階的修士,都直接被秒了,甚至沒人看清怎麼出手,便直接回歸為天地間最精純的能量,當了補品啊!!!

    這都不叫強者,還什麼叫強者?!

    耤A就這等強度,在修真界,哪怕是在天樞星域核心區域,都足以坐鎮一域,至少統領上百顆修真星球了好吧?!

    這一刻,他們心中驚恐不安,同時也在紛紛罵娘,但無一例外的是,他們都已經腳底抹油,準備開溜。

    都這種情況了,還不跑,是他媽傻子!

    但最恐怖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不等他們移開腳步,林•紫霄冷漠的聲音便傳遍全場︰“我說過讓你們走了?”

    砰!!!

    砰砰砰砰•••

    ••••••

    遠處,不少普通人露頭,看著方才巨震的龍九局登記大廳方向,露出驚容。

    “唉???”

    “又怎麼了?”

    “哇!好漂亮!”

    “放煙花呢!”

    “ ,這是什麼煙花?大白天的竟然都這麼亮、這麼明顯?好家伙,我待會兒去問問是什麼牌子的,今年過年,就放這個牌子了。”

    “老婆,快出來看煙花拉!”

    “老娘拉屎呢!!!”

    “•••”

    ••••••

    “臥槽!”

    “牛逼!”

    “好恐怖的強者。”

    “那是大乘期修士唉???都看不見那位怎麼出手,直接就飛上天,變成煙花、炸了?!”

    “不但炸了,而且周圍的靈氣濃郁了好多•••”

    “又一個,這次是渡劫巔峰的修士!”

    在‘現場’的本土修士紛紛錯愕,每個人都瞪大了雙眼,感到難以置信。

    震驚的同時,卻又無比興奮。

    太恐怖了、太強橫了!

    沒有任何動作,在此地的那些個流露出蠢蠢欲動狀態的修士,便直接飛上天、炸成了五顏六色的煙花!

    有這等強者坐鎮,地球還怕無法安穩?!

    “那到底是誰?!”

    “我搜到了,天啊,是他!”

    “誰?我總覺得有些眼熟!”

    “林凡,地球第一個修仙者,紫竹學府校長!!!”

    “好家伙,原來是他?!”

    “我們竟然把他給忘了!”

    “這位可是當初震驚全世界,並一手主導靈氣復甦的猛人啊,媽耶,原來他這麼強?!”

    “廢話,沒這麼強能主導靈氣復甦麼?牛逼!”

    “十年沒有他的消息了,沒曾想一露頭就如此恐怖,嘿,這下可是漏大臉了。”

    “看來,大家都把他給忘了啊,竟然說地球沒有強者坐鎮,呵呵呵,看那些外來者,肯定要嚇尿。”

    “看你一直舉著手機,錄視頻了麼?”

    “廢話,我在直播呢!!!”

    “直播好啊,肯定有人錄播了,到時候把視頻傳出去,讓那些狗日的看看,我倒要看看,之後誰還敢搞事!”

    “真以為女帝走了,我們地球就沒強者了?天真!”

    “干死他們丫的!”

    “那什麼,你們的擔心,多余了。”

    “什麼意思?!”

    眾人發愣,看著另外一個拿著手機,之前一直沉默的修士,臉上全都寫著‘問號’。

    “我剛上網查了,這種現象,不僅僅只是這里在發生而已。”

    他指了指天上仍然在放的煙花。

    “全國各地,都在瘋狂放煙花。”

    “一個接一個!”

    “喔•••臥槽?!”

    “你的意思是,林凡在這里,一念之下,全國各地的外來修士,都在放煙花?!”

    “•••”

    咕嚕。

    哪怕他們是本土修士,哪怕他們未曾搞事,沒在‘煙花’名單中,此刻也是盡皆感到脊背發涼、冷汗直冒。

    強的太過恐怖了!

    他們尚且如此,那些外來修士,自然更是幾乎被嚇尿•••所有人都瑟瑟發抖,唯恐下一個飛上天炸成煙花的是自己。

    但,卻也並非所有外來修士都炸了。

    林•紫霄是根據他們是否表現出‘惡意’、‘邪念’來判斷,是否要將其炸成煙花的根據。

    因此一些未曾蠢蠢欲動,或是準備再觀望觀望的人,全都逃過了一劫。

    終于,煙花停止。

    林•紫霄冷眼掃過那些僥幸蠢貨的外來修士,瞬間而已,他們盡皆汗毛倒數、毛骨悚然,宛若置身九幽地獄。

    未曾開口,下一秒,林•紫霄消失不見,好似從未出現過,似乎這一切,都是錯覺。

    然而,背心已然將衣服盡皆浸濕的冷汗、那近乎虛脫無力感,以及周圍暴漲的靈氣,和大幅度減少的外來修士,卻足以表明,這一切都是真的。

    “此,此人到底•••”

    “活下來了。”

    他們暗自慶幸,心中的恐慌,卻絲毫未曾減少。

    “地球,這就是地球?太恐怖了,比傳說中更加恐怖!”

    “為什麼會有這種地方?制定規則、保護弱者,削減強者的權益,甚至還有這等恐怖強者坐鎮?”

    “•••”

    他們怕了。

    真的怕了。

    然而,他們卻不知,他們之所以能活下來,只不過是林•紫霄高抬貴手而已。

    不殺,是為了更好的傳播!

    林•紫霄回到了紫竹學府,仿佛一切,都與她無關。

    現場。

    狂風吹過,煙塵四起。

    好些外來修士竟是忍不住癱坐在地,仿佛渾身沒了半點力氣,久久未曾恢復。

    胡志鵬更是直到此刻才徹底轉醒,一個翻身爬起,腦瓜子嗡嗡的。

    “我沒死???”

    “而且,方才那一幕•••”

    他心神巨震,難以淡定。

    也就是在此時,一隊龍九局的人前來,開始以法術瘋狂清理廢墟,同時,木系、土系修士,聯手施法,以‘三室一廳、四室兩廳’等‘秘術’重建此地所有建築。

    其中,還有兩名全副武裝的本土修士,來到胡志鵬身前,鄭重打開所帶來的密碼箱,取出一管碧綠液體。

    “胡志鵬同志!”

    “在。”

    胡志鵬強忍疼痛,爬起來敬禮。

    “這是組織上對你工作的肯定,也是你應得的,足以恢復你所有傷勢。”

    “這?”

    胡志鵬頓時驚愕。

    他能在其中感受到濃郁的生命力,可療傷之物不應該是丹藥麼?這種液體是什麼???

    懷著不解,他接過。

    卻見對方又道︰“同時,鑒于你的良好表現,組織決定,將你的職位提升為龍九局安保大隊長,並授予公務員編制,享受所有應得之待遇。”

    胡志鵬︰“????”

    臥槽!

    公務員編制?

    ——————

    他心頭猛跳。

    媽耶!!!

    老子這波不虧!

    請問還有這種不怕死的外來者嗎?快,有多少來多少,老子還能站出來阻攔!

    這一刻,他徹底歸心,甚至將自己當成了土生土長的神州之人•••

    ••••••

    “雷霆手段!”

    部長猛然拍手︰“硬是要得!”

    “太舒服了!”

    二副部長︰“▔__▔∣∣,部長,冷靜,冷靜一些。”

    “我冷靜個屁!你們沒看到嗎?全國各地都在放煙花!我看哪個還敢搞事!”

    “對了,把各地的視頻給我保存下來,讓人剪輯好,然後•••”

    “然後專門弄一個些衛星。”

    部長突發奇想︰“這些衛星也不用有其他功能,就一個!能吸收太陽能或者靈氣之內的能量一直運作,同時,給配上一個大屏幕,把剪輯好的視頻不間斷輪回播放!”

    “我要讓那些來地球的人,還沒靠近大氣層,就百分百能看到相關的視頻。”

    “我倒要看看,還有哪些不怕死的!”

    十位副部長面面相覷︰“•••”

    “干嘛?你們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做什麼?我的主意不行嗎?”

    “不,是太行了!”

    “這算什麼?”部長呵呵一笑︰“小意思,小生意。”

    ••••••

    網絡上,此次事件的熱度極高,一句蓋過了所有熱點新聞,被全國、乃至全球人民熱議。

    同時,林凡之名,也再度響徹全球。

    人們都回憶起了十年之前,那個以一己之力,將地球從科技側,帶入神秘側的青年。

    “你們知道嗎?當時,林凡還口口聲聲讓我們相信科學呢!”

    “我信他個鬼,嘴里說著相信科學,結果自己就跳下懸崖飛走了,還扛著一個丹爐!”

    “哈哈哈,那視頻我看過,真是•••”

    “沒毛病啊,這很科學不是麼?”

    “對,科學,太科學了!”

    林凡的出手,引發熱議。

    而這一日,也被地球人稱之為‘煙花日’。

    地球人歡呼雀躍、備受鼓舞。

    如今地球與修真界逐漸接軌,來的人越來越多,安全本就是一個最大的問題。

    誰還沒看過科幻片啊?

    那里面地球人被外星生物屠戮的情節還少了麼?而修士,目前看來,可比科技側要強出不少。

    至少他們遇到的是如此!

    以前有女帝坐鎮,大家都不慌,女帝走了之後,卻又全都擔驚受怕。

    但如今,‘林凡’強勢出山,卻是給所有人打了一劑強心針,人們再無後顧之憂•••

    沒有人知道林凡到底有多強,但,人們都認為,林凡已經是‘天花板’一般的存在。

    ••••••

    “先生,你現在的名氣,可是全球最高了。”

    周曉冉泡茶的同時,輕笑著開口。

    “虛名而已。”

    林•紫霄輕輕喝了一口滾燙的茶水,感受中口中濃郁的茶香,不由道︰“味道的確不錯。”

    “還有這道則•••你可以多喝一些,對修煉有幫助。”

    “先生喜歡,便給先生留著吧,張老和袁老爺子,可是對悟道茶樹看的很緊。”

    “若是再多摘一些茶葉,他們得跟我拼命了。”

    周曉冉偷笑。

    “這倒也是。”

    林•紫霄也不由露出笑容。

    悟道茶樹啊!

    最大的效果,還是讓人在樹下悟道,真給制成茶葉泡水喝咯?倒是也有效果,但卻是比不過在樹下悟道的。

    莫說是每日眼巴巴望著悟道茶樹長大的二老了,就是自己的師尊听了這事兒,估計也得罵人吧?

    而且還會氣到結巴?

    也不知十年過去,師尊可還好麼?

    想到師尊,林•紫霄的笑容逐漸收斂,最終,幽幽一嘆。

    “先生何故嘆息?”

    周曉冉不解。

    “只是想到了一些往事。”

    林•紫霄緩緩搖頭。

    ••••••

    萬界深淵。

    季初彤渾身染血,齊紫•凡手中追星弓的弓弦都斷裂了•••

    從人頭果樹附近與藍彩兒分別後,兩人又逃了大半年。

    半年時間,走到哪兒,都是被圍追堵截,瘋狂截殺。

    但今日,他們兩人,盡皆突破仙台二階,終究是不再逃了,而是聯手大戰來犯之敵•••

    這一殺,便是一百二十六人!

    遍地殘兵搖曳。

    甚至連九大天宮弟子,都被斬殺了不少。

    不過代價便是,兩人也盡皆負傷,身上之血,有自己的,也有敵人的。

    甚至連追星弓都在敵人的圍攻之中受損,弓弦斷裂,無法使用了•••

    但,兩人卻都十分興奮。

    “終于,可以不用時刻提醒吊膽,東躲西藏了。”

    “不過還是不可大意,天宮弟子的確厲害,若是被他們糾集數百人尋到你我,依舊十分危險。”

    “這是自然。”

    季初彤長出一口氣︰“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好!”

    兩人都輕松了不少。

    天道之基•••太玄奧,太強橫了。

    哪怕是在這種逃亡過程中,他們也是接連突破!

    尤其是季初彤,更是未曾怎麼靜下心來悟道,幾乎都是她背著齊紫•凡在跑,但卻依舊在大半年時間內,突破到了仙台二階!

    “來吧。”

    季初彤輕車熟路的擺出姿勢,屁股微微翹起,雙手向後拖,上身則向前傾了三十度左右。

    意思很明顯,來,我背你。

    齊紫•凡卻搖頭道︰“你受傷比我重,也背了我快一年,現在該是換我來背你了。”

    “來吧,我倒想看看,如果多背你一些時間,你的修為進度會不會直接上天?”

    “•••”

    “那•••也行。”

    季初彤沒有過多推遲。

    沒什麼好推遲與尷尬的,這大半年以來,一直一起逃亡,什麼沒經歷過?

    受傷時,為了防止被人發現,只能在地下盡可能小的挖一個坑,兩人擠到大眼瞪小眼的情況,也經歷不止一次了。

    季初彤上背。

    十分自然的趴在齊紫•凡肩頭︰“那我就悟道、療傷,順便睡一覺了?”

    “行。”

    齊紫•凡點頭。

    然後•••

    有些尷尬了。

    背心除的柔軟觸感與火熱•••

    咳咳咳。

    “我是女人。”

    “呸,我現在是女人。”

    “我沒有雄性激素•••”

    “沒有。”

    “emmm•••”

    這廝心中一邊嘀咕,一邊遠去,不過效果卻不怎麼好。

    季初彤把他當女人看,齊紫•凡從外表,甚至神識來看,也的確是女人。

    可那一點真靈•••

    才是主導思維的根源啊~

    “咳咳咳。”

    ••••••

    實力的進步,便也代表著危機逐漸減少•••

    同時,通過擊殺那些第一序列所得到的遺物,兩人的地圖在不斷完善,所知曉的消息,也越來越多。

    且不僅僅只是局限于萬界深淵!

    而是對九大天宮、乃至諸天萬界,都有了一定的了解。

    雖然比較偏遠,但卻不至于如以前那般一無所知、滿頭霧水了。

    同時,他們也不再如之前那般需要時刻東躲西藏,如今需要做的,是一邊移動,一邊修行、提升自己。

    甚至偶爾還能去尋個寶,踫一踫機緣。

    畢竟實力足夠強橫了。

    已經完全趕上了諸多第一序列中的之人,甚至用上無敵術以及天道之基所帶來的手段後,只強不弱!

    因此,只要不被數百、乃至更多人包圍便不會有太大的危險。

    自然也就不用如往常那般小心翼翼、東躲西藏唯恐被人發現了。

    就這般,一年過去•••

    兩人的實力進一步提升。

    其他人的修為自然也在上漲,且並不慢,可與擁有天道之基的兩人相比,卻終究是算不得什麼了。

    因此,從這一年開始,齊紫•凡與季初彤兩人開始逐漸轉守為攻!

    獵人與獵物的角色,在這一年開始,突然轉變了!

    一開始,其他第一序列根本未曾反應過來。

    可伴隨著越來越多的第一序列失聯,且速度越來越快之後,剩下的人才終于警惕。

    一開始,他們只是警惕。

    可卻發現,根本無用。

    每天都有第一序列消失,且都是追殺齊紫•凡兩人的第一序列。

    三個月過去。

    他們驚愕發現,大部分人都失聯了!

    其中甚至包含二十余位九大天宮的第一序列。

    這一刻,人們終于重視,開始抱團。

    可卻發現,哪怕是百人成團,都已經無法抗衡,不過,百人團終究是在被沒前,將消失放了出去。

    “她們•••竟然強到了如此地步?!!!”

    震驚、恐慌在蔓延。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天才小毒妃 戀戀陶色 采陰 反恐精英在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