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當吐槽區up穿越狗血劇 > 23、想寫修羅場

23、想寫修羅場

作品:當吐槽區up穿越狗血劇 作者:山科驛道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正式開始錄制是在一個星期以後,中間要準備的東西不多,但多少都得看看劇本,忙了幾天,沒工作的時候祁斯異就在家打游戲。

    簡青又給他聊了幾次,他才知道這女生追了崔旺有一段時間了,因為家里有人脈,找了點關系成了崔旺公司的工作人員。

    祁斯異雖然覺得這種行為挺讓人反感的,但也沒多說什麼,畢竟這女孩看起來還挺有禮貌的,除了表白那一次,平時也並沒有私生飯那種變態的行為,被拒絕了以後也不會經常去騷擾崔旺,給他留下的印象還算不錯。

    這天他才剛從綜藝現場出來,就收到了女生的消息。

    “听經紀人姐說你在拍綜藝,要不要出來喝點東西?”

    “有點事情想麻煩你,拜托了。”

    祁斯異最開始並不太想去,他覺得沒什麼必要,而且相處的過程中覺得這簡青有些時候說話有點小白花的意思,總裝的楚楚可憐的,祁斯異作為一個鑒婊達人,本能地在她身上嗅到了一點綠茶的味道。

    “有什麼事是非要見面說的嗎?”

    對方很快發了個可憐的表情:“對不起打擾你了,我一定讓人很困擾吧,提出這種不合適的要求,對不起對不起,哭哭。”

    祁斯異看著最後倆字,覺得自己確實腦袋就有點疼,其實比起來,他還是更喜歡和董舒如那類的女生相處,太愛撒嬌的柔弱女孩總讓他覺得溝通有點尷尬,倒也不是說不能撒嬌,但遇到事情不解釋就先委屈先道歉讓別人心疼,又不解決問題,一直在表現自己的柔弱和祁斯異的咄咄逼人,讓人很不舒服。

    對方可能也察覺出祁斯異不願意回話了,十分有眼力又發了一句:“這家的飲品超級棒,平時都要預約的,我今天提前定了位置,真的不來嗎?”

    “就是覺得最近一直麻煩你,不請點東西有點說不過去。”

    拍攝結束後祁斯異本來也沒什麼事可做了,最終還是順路去了一趟,他到的時候女生已經點完餐了,踫巧是祁斯異愛喝的巧克力奶茶,他覺得還挺巧的,兩人聊了一會兒,不到十分鐘。

    其實也沒有什麼要緊事,女孩拜托了祁斯異過幾天的綜藝里多照顧照顧崔旺,畢竟崔旺還算是個新人,很多東西可能都沒有那麼小心,女孩擔心他會惹出什麼禍來。

    祁斯異倒是不太擔心,主角攻在他的印象里一直都是游刃有余處理身邊大大小小的麻煩事的,哪怕是剛進娛樂圈最單純的時候也沒有惹出什麼大禍來:“我覺得他自己應該有能力解決的,你也不用太擔心了。”

    他頓了頓又補充道:“不過現在有了些人氣,小心點總是沒錯。”

    女生嗯嗯地答應著。

    祁斯異低頭喝咖啡時,女孩在對面不知道倒弄了什麼,他抬頭,對方臉上竟然還有點慌張,祁斯異有點疑惑:“你怎麼了?”

    女生抿了抿嘴:“沒事,空調有點涼。”

    祁斯異不疑有他:“那早點回去吧,你說的事我會注意的。”

    女孩點點頭,笑開了,眼楮亮晶晶的有點甜,祁斯異沒注意她什麼表情,腦子里都是自己家的大床和游戲,回去的路上經紀人才開口問他:“你倆都聊什麼了?”

    祁斯異在後座上刷視頻:“她讓我照顧照顧崔旺。”

    “就這點事用得著找你出來嗎?”

    經紀人這麼一說,祁斯異也覺得有點奇怪:“倒也是,平時這些話都是發消息說的。”

    經紀人說話挺直接的:“你以前看人也挺準的,這段時間一直和她來往就沒覺得她挺做作的?”

    說實話,確實有點,簡青說話辦事都有點那種感覺,雖然有時候讓人不太舒服,不過祁斯異倒沒覺得有什麼,畢竟這人也沒對自己造成什麼麻煩,茶是茶了點,但又不搞事情……

    這麼一想,祁斯異又覺得自己有點疏忽了,他本不想把人想的那麼壞,可身在娛樂圈確實應該小心一點,兩人就這麼大大咧咧見面了,萬一被傳出什麼謠言,再闢謠又要給公司造成麻煩。

    “那我以後還是少聯系她吧。”

    經紀人也點頭同意。

    晚上的時候接到了洪宇新的游戲邀請,對方開了隊友麥,還要祁斯異也打開,這大概是從祁斯異拒絕他以後,兩人第一次說上話。

    他帶祁斯異打了兩局,有一句沒一句問了點近況。

    “過幾天的綜藝都準備好了嗎?有沒有收到劇本?誰陪同你?”

    祁斯異一一跟他說:“劇本都看過了,地點也找人確認過了,經紀人和幾位工作人員都會來。”

    一波團戰,洪宇新拿了個三殺,正關鍵時刻,他卻突然又問了一聲:“今天出去約會了?”

    祁斯異正計算著技能,沒空動腦子去想他問了什麼,下意識說了真話:“沒有啊,今天就拍了綜藝。”

    團戰過後再回想起來洪宇新的問題,祁斯異腦子清醒地品了品,瞬間又想明白了。

    他該不會是在問簡青的事吧?

    他白天才剛剛懷疑過這女生,沒想到晚上就被詢問了,洪宇新是怎麼知道自己和簡青見面的?他派人看著自己,還是簡青真的像經紀人說的那樣放出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不管哪一種,都讓祁斯異有點擔心,不過擔心的同時,祁斯異又覺得洪宇新管的有點多,既然倆人都說開了,自己見什麼人,和誰約會都是自己的自由,他不想一直被人管著。

    游戲只打了一把,祁斯異就借口自己困了下線了,然後趕緊給簡青發了消息:“你沒做什麼吧?”

    對面很快回復了一個小問號的表情,回復他:“說什麼呢?”

    祁斯異也不想和她繞圈子,直接問了:“你沒和誰說咱倆今天見面的事吧?”

    對方支支吾吾躲閃了半天,祁斯異就覺得事情不妙,這次直接質問她了,他說了很多嚴重的後果,還嚇唬她會影響到崔旺,女孩到底還是單純點,很快就把實話說了:“我沒想干什麼,就是拍了一張照片,發了個朋友圈,但是只有崔旺一個人可見的,他那麼喜歡哥你,我想讓他看看咱們關系好,說不定他就能多看看我了……我發誓這張照片沒有第三個人看過,別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是誰傳出去的。”

    祁斯異是相信女生的話的,他覺得自己一向會看人,她這種小綠茶的性格,也只是有點小心機,但這心機都是用在感情上的,拿其他男生的照片去刺激崔旺,卻並不會去陷害祁斯異,如果有大是大非的問題,她更不會去做那個壞人,沒有娛樂圈里那麼多勾心斗角,甚至從某些時候可以算單純。

    所以洪宇新能知道他的動向,只有一種可能了。

    他找人監視自己?

    這種想法才剛剛在腦子里成型,就嚇了祁斯異一跳,他沒辦法想象生活被另一個人時時刻刻看著究竟是什麼感覺,只是毛骨悚然的,他是只關注自己每天見了什麼人嗎?或者……

    連一舉一動都監視著?

    想法剛一冒頭,祁斯異就強迫自己不去這麼想,如果真是這樣,就實在有點太恐怖了,如果真的有人盯著他,怎麼可能一點都察覺不到,也許真的是巧合也說不定?也許洪宇新問的話並不是只簡青呢?他只是問自己有沒有去約會,也不一定是知道了自己見過簡青。

    可能是他神經太敏感,想太多了。

    他把腦袋埋進枕頭里,旁邊手機卻突然響了一聲,祁斯異以為又是簡青,拿起來一看才發現不是,發消息的人是洪宇新,只有幾個字,卻讓祁斯異後背發冷:“你不是說你睡覺了嗎?為什麼又騙我。”

    祁斯異迅速環顧四周,室內窗簾拉的嚴嚴實實,門也關著,到處都沒有被人動過的痕跡,他究竟是怎麼知道自己還沒睡的?

    “你在和誰聊天。”

    祁斯異手腳冰涼,半天說不出話,一瞬間想跑的沖動讓他邁出了腳,直到對面又發來一條消息:

    “看你一直在線,卻和我說睡了,是真的睡了嗎?還是和女孩子聊天呢?”

    祁斯異崩緊的脊背慢慢松了下來。

    看來對方只是因為他一直在線所以才問的,他覺得自己有點太神經質了。

    回復道:“處理了一點工作,馬上睡了。”

    “知道了,晚安。”

    屏幕對面,洪宇新繃著嘴角,一張臉上面無表情:“又騙我。”

    沒過幾天,就到了節目錄制的日子,祁斯異和工作人員一起坐車趕往現場,綜藝里有很多游戲,場地是在郊區的一座別墅里,他是第二個到的,剛到那里就看見了坐在客廳的洪宇新,那人穿著平時居家的服裝,在客廳用遙控器換台。

    听到聲音抬眼看了祁斯異一眼。

    不知道為什麼祁斯異本能想要後退,可能是上次給他的印象實在太深刻,這是上次那件事以後兩人第一次見面,雖然網上已經聊開了,他再看見洪宇新還是忍不住想離遠點。

    祁斯異的僵硬落在對方的眼里,洪宇新反而笑了,他還是以前那個樣子,溫潤禮貌,總能把身邊的人情緒照顧好,對祁斯異也是笑臉相迎。

    這樣一上午以後,祁斯異也放心了,看來真的是自己想得太多,把行李都收拾好了,工作人員給經紀人和他帶來的工作人員安排了出處,都在錄制範圍以外的小屋里,在別墅現場的基本都是拍攝公司自己的工作人員。

    “手機不要離手,一直帶著,有事我們會最快趕過去的。”

    祁斯異點頭,有時候他覺得經紀人就像老媽子,來參加個綜藝,一會兒怕他掉水里,一會兒又怕他出意外,能擔心到的地方她都擔心到了,別人擔心不到的地方她也擔心。

    “平時多跟著司東,我覺得他還是挺靠譜的,雖然嘴臭點,關鍵時刻靠得住。”

    祁斯異想了想司東的臉,也覺得經紀人說的有一定道理,雖然他覺得沒有那麼多必要。

    司東是下午才來的,他在這劇里也有不少戲份,因此也和祁斯異他們一起,不知道是不是受經紀人所托,安排房間的時候,這人還特意住在了中間,左邊是祁斯異的房間,右邊是洪宇新的房間,他特意把倆人隔開了。

    祁斯異雖然以前也知道他和洪宇新兩人不對付,但沒想到這次見面比平時還針鋒相對,光是吃飯的時候他見識到了什麼叫皮笑肉不笑,晚上睡覺的時候,只要洪宇新那邊的房門一響,司東立刻就會做出反應。

    他站在門口,目光冷冷看著洪宇新路過祁斯異的房間下樓去。

    穿著睡衣的男生身型高挑,手里拿著個杯子,朝著門口的司東晃了晃:“我去喝水而已,你怎麼像誰家的看門狗一樣,听見點動靜就起來?”

    司東笑了一下,依舊是皺著眉頭的:“畢竟有人總惦記著一些不該惦記的東西。”

    說話間洪宇新已經上樓了,他笑起來眼楮彎彎的很好看,身上卻有種說不出的壓迫,帶點慵懶,用杯子點了點司東的肩膀。

    “總比某些人只敢看強吧,看門狗果然都是拴著繩的。”

    實話來講,洪宇新確實比司東更懂祁斯異,如果指望去保護他感化他,祁斯異最多也只會把對方當成好朋友,受著所有的愛意,付出者卻只能得到好兄弟的頭餃,一輩子眼巴巴看著,這種虧本的生意洪宇新不喜歡,司東卻反而深陷做騎士的幸福感中了,讓他覺得可笑又可悲。

    兩人間的氣氛已經算是劍拔弩張,而室內的祁斯異卻絲毫不知情,打了兩把游戲還出去拿了根雪糕。

    第二天一早開始拍攝的是做早餐,采購食材,祁斯異不願意動,最後是洪宇新和司東一起去的,他晚起了一點在家收拾廚具,兩人回來的很快,一起做菜,司東比較熟練,在家也經常自己做飯吃,所以他來指揮,廚房地方小,免不了踫見胳膊腿的。

    祁斯異在菜板前切菜,洪宇新毫不避諱地站在他背後,假裝從櫃子里翻東西,從攝像機的角度看,就像將祁斯異整個圈在懷里,像老夫老妻一起下廚房似得,只要一回頭立刻就會親上,偏偏從祁斯異的角度什麼也感覺不到。

    本來兩人的cp粉就不少,節目組根本不會阻止兩人親密舉動,司東皺著眉頭,實在忍不下去了,罵了祁斯異一聲:“你切的這是什麼狗東西。”

    他一把將人從菜板邊緣拉回來,脫離了洪宇新懷里的範圍:“狗啃的都比你這菜強,這還怎麼下鍋。”

    祁斯異被他大力拉的直疼,完全懵了:“你干嘛啊?我不是切的挺方正的嗎?”

    “快滾。”

    司東一點面子都不給,直接拍給了祁斯異一個大盆,里半盆菜:“把這個拿出去洗了。”

    祁斯異覺得這人真的有點莫名其妙,不過回頭看見洪宇新對著他的笑臉,突然又覺得出去洗菜也不錯。

    洗完菜回來,就到了司東炒菜的時候,只有洪宇新和祁斯異兩個人在客廳看電視,洪宇新一直欲言又止的,祁斯異看出來了,但不想配合他去問,畢竟他做出這姿態就是等著自己去問,既然他想說,那麼自己問不問他肯定都會說。

    果然,祁斯異沒問他,不到一會兒他自己就開口了,也是帶著淡淡的笑意的,看起來還是一樣溫潤無害:“不知道為啥,總覺得司東不太喜歡我。”

    祁斯異心想,為啥你自己難道不清楚嗎?在鏡頭前說這種話,主角受果然有綠茶潛質,不過祁斯異並不吃這一套,漫不經心道:“可能你哪里讓他不開心了吧,司東人挺好的,你倆好好相處。”

    洪宇新還是笑的,還想再說什麼,祁斯異也知道他不滿意自己的回答,但沒等他在說話,廚房里司東就把祁斯異叫了過去:“祁斯異,過來給我打下手!”

    就這麼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三人做完了飯,倒是沒再像之前那麼冷場了,祁斯異是最沒心沒肺的一個,不管什麼情況,反正他都要吃飽,尤其是司東的菜確實做的不錯,有幾分大廚的水準,飯後洪宇新負責洗碗,另外兩人各自回到各自的房間里洗澡,晚上還要開個小會,當然也是在鏡頭前的。

    節目組為了表現出嘉賓不同的一面,特意叫三人穿著睡衣出境,雖然是為了表現出居家的樣子,但臉上都是帶著妝的,第二天的行程大概是需要他們自己出門找食材,類似于野外求生,從周圍的村子小鎮居民的家里帶東西出來蔬菜自己采摘,雞鴨鵝也都自己抓,回來以後再做成吃的,要的就是原汁原味。

    祁斯異覺得這活動還挺有意思的,第二天特意起了個大早,三人先去農場,實話來講,里頭味道並不好聞,但好在他們用到雞棚啥的都已經清理過了,並不會踩到屎。

    祁斯異穿上了防水長靴子,在雞棚追了半天,搞得雞飛狗跳也沒能抓住一只,最後還是洪宇新來了,他特意從網上學了抓雞的教程,先灑一把玉米粒,再弄下個陷阱,很快就有公雞落網了,和祁斯異兩人聯手把東西抓了起來,然後趕往司東獨自一人去了的鵝棚。

    祁斯異確定來之前這周圍是很安靜的,因為害怕動物糞便給周圍的鄰居造成麻煩,牧場周圍只有牧場主一家人住著都沒有,可他卻听到了幾乎要把房蓋掀開的叫聲,進門一看,司東幾乎要和那鵝掐起來了,兩人都是倔脾氣,一個咬著不放,一個一直用腳踹,抓著它的脖子。

    最終他愣是把鵝打暈了。

    祁斯異滿臉黑線,洪宇新難得也笑了笑,只不過也說不清是真心更多還是嘲諷更多,傲慢評價道:“既沒頭腦又不高興,你說他算個什麼東西。”

    祁斯摸摸鼻頭,覺得尷尬,三人又摘了菜,很快便做了一桌子的美食,看得祁斯異食指大動,吃了很多東西才回去睡覺,這種錄制對他來說算是一種享受了,以前他還是學生的時候最喜歡的就是軍訓,也是在這樣一個小景區,自由采摘,非常有趣。

    第二天崔旺便來了。

    這人身邊也帶了不少工作人員,除了經紀人以外,還有幾個平時比較熟悉的,只是祁斯異沒想到會再這里看見簡青,她竟然也跟著崔旺一起來了,那當初讓自己照顧崔旺不就是多此一舉嗎?

    女生看見祁斯異,下意識回避了視線,似乎還覺得有點對不起他,祁斯看著她,因此並沒有注意到周圍人的視線,尤其是崔旺和洪宇新兩個知情人。

    下午節目組安排嘉賓游泳,正好崔旺也來了,大家都在泳池旁先吃了飯,和工作人員一起開了個小派對,洪宇新雖然和司東關系不好,但對崔旺卻一直都挺客氣的,司東也和崔旺關系不錯,氣氛還算和諧。

    中途的時候祁斯異去了一趟廁所,司東原本想跟著,但因為喝了點酒沒起身,沒一會兒洪宇新也走了出去,他抬頭的時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兩人都不見了,司東第一時間去了衛生間,卻並沒有在那里找到人。

    而另一邊,祁斯異是在回程的中途被人截下來的。拖進了一間房內,死死捂住了嘴巴:“你喜歡那個女生?”

    黑暗之中洪宇新的語氣陰沉沉的,他看不到這人的眼楮,但知道卻本能想要逃跑。

    “你拒絕我就是因為她嗎?”

    祁斯異不能動彈,但一直在反抗,語氣中非常排斥:“我覺得已經把話說清楚了,現在這又是什麼意思?”

    洪宇新親了親他的下巴,並不回答,反而問道:“上次不告而別的事情,我還記得呢,讓我想想,你是怎麼逃跑的呢?除了崔旺和經紀人以外,還有別人幫你,是誰呢?”

    “就是司東對吧。”

    他頓了頓,笑了下:“真沒想到,這種人你也看得上。”

    “還是說不用看得上,只要能利用就可以?”

    “借著朋友的名義糟蹋別人的真心,太過分了,祁斯異。”

    祁斯異後背汗毛都起來了,洪宇新把他衣服掀開,舔舐著,他不知道為什麼會和這人的力量差距相差這麼大,一動也動不了,只能盡量把自己胸口往後縮:“快點松手……”

    “真讓人傷心,你總是這樣對身邊的人,因為他們願意默默付出,可我不想,想要的東西就要自己去搶,總等待是沒有用的,只會把收獲的人慣的越來越過分。”

    祁斯異覺得已經完全沒辦法和這人溝通了,他抬腿想去踹洪宇新卻又被按住:“你最好別叫出聲,別墅里到處都是監控,稍微大聲點一定會被听見的,你也不想把事搞大吧。”

    下一刻祁斯異就喊出了聲。

    反正他在這世界待不了多久,名聲好壞根本就不在乎。

    不過周圍可能確實沒有人,很久很久都沒人過來。

    最終兩人是被突然闖出來的簡青打斷的。

    祁斯異臉上的表情很復雜,他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撞到這個女生,但她就是這麼踫巧的小心翼翼敲響了房門:“里面有人在嗎?祁斯異哥,你在里面嗎?”

    洪宇新打開了門,目光已經冷的不能再冷了:“找到這里來了。”

    “你听見什麼了?”

    “什麼都沒听見。”女生依舊是怯怯的:“我看司東哥在找你們,好像很著急,就想著也許不在衛生間是在周圍的房間里,所以就過來敲門了,你們沒事吧?”

    “沒事。”祁斯異臉色鐵青,說著這種話沒有一丁點可信度,洪宇新一直盯著他看。

    三人還是快速回到了拍攝場地,崔旺坐在祁斯異身邊,撐著腿看他和簡青一起回來,等人一步一步靠的越來越近,突然笑了一下,他趴在祁斯異耳邊輕輕道:

    “哥你不會喜歡她吧?”

    這話問的是誰真的在明顯不過了,簡青發了照片就是為了刺激崔旺,現在她的目的達到了,祁斯異本來不想去管這些事,但洪宇新正在看著他,而這女生又幫了他一次,讓她得逞一下或許也可以,祁斯異這麼想著,沒有猶豫地點了點頭:“我比較喜歡這類型的女孩子。”

    不光是崔旺,在場的幾人都是一愣,簡青的臉色突然紅了,結結巴巴不知道說什麼好,最後亂八七糟說了一大堆,只不過也沒人在听。

    人們心思根本不在她身上。

    崔旺雖然看著她,笑容不達到眼底,他低頭淡淡道:“我知道了。”

    再抬頭時,所有情緒都收拾好了。

    祁斯異也沒想到當天晚上他的話就收到了成效,崔旺居然真的和這姑娘在一起了。

    他心里覺得崔旺還是有點在意簡青的,只不過是還不清楚自己的感情而已,需要其他男生刺激一下,才能邁出一步,他也替他倆感覺開心,想去祝福,但又覺得半夜過去不太好,打了兩次崔旺的電話都沒打通,他才出門去找,才發現這人竟然在一樓喝醉了。

    別墅內到處都是攝像頭,這場面確實不好看,祁斯異趕緊跑下樓,準備將人帶回去,誰知崔旺年紀不大力氣卻不小,直接掙脫了祁斯異, 當一聲撞在桌子上,不知為何笑得有些淒涼:

    “哥你看這種女人,她有什麼好的,你這麼喜歡她,可我勾一勾手指就過來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還是笑著的,可不知是不是酒喝多了,眼圈卻紅了。

    祁斯異差不多懵了:“啊?”

    崔旺趴在桌子上,一點也看不出談戀愛的喜悅,他拉著祁斯異的衣角:“哥你不要喜歡她了,我好討厭,討厭到想殺了她。”

    “你說什麼胡話呢?”祁斯異一邊拖著崔旺,一邊給他的經紀人打了電話過去,沒過一會兒就來人把崔旺帶走了。

    直到人離開了,祁斯異才有些面色發白,崔旺的話說得倒是挺明白的,可他卻又實在不太想听明白,謹慎起見,他決定明天等崔旺清醒了再去問問,在樓下喝了點冰水就回房間了。

    黑暗之中,簡青一直站在角落里盯著幾人,崔旺的話她一句不落全听見了,如果說之前還抱有一點幻想,現在也完全破滅了,她很清楚崔旺的心思,比當事人都清楚,她願意利用祁斯異,也願意被祁斯異利用,只要她和崔旺在一起了,洪宇新也不會來找她的麻煩的。

    明明一切都算計好了,真正听到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心疼,她一點都不恨祁斯異,甚至在那人對她說喜歡的時候,莫名的悸動,可她又很清楚,不管是哪一邊她都插不進去。

    誰都沒再提當天晚上發生的事。

    不管是崔旺還是簡青,都平常的生活著,而祁斯異因為還有洪宇新的事需要操心,就暫時把那點疑惑放在了一邊,等回想起需要問什麼,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zbb手機版閱讀網址︰m..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弦音夢相思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戀戀陶色 反恐精英在異界 神醫嫡女 茅山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