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盛寵無雙︰醫妃權傾天下 > 第七十一章 你恨五殿下?

第七十一章 你恨五殿下?

作品:盛寵無雙︰醫妃權傾天下 作者:顧三千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兩個人就這麼四目相對。

    站在溫清竹身邊的傅烈,突然感覺到了一陣異樣的警惕。

    心里不由自主的生出一個想法。

    決不能讓姜遠成靠近溫清竹!

    正在在這個時候,姜遠成的下屬拿了藥箱過來。

    當他準備的動手的時候,溫清竹轉臉望著他道︰“我來吧。”

    那個下屬沒有把藥箱給她,而是回頭望著姜遠成。

    姜遠成不知道為何,心里有些不爽。

    但他不能表現出異樣,只能點了點頭。

    拿過藥箱後,溫清竹讓傅烈在她身邊坐下。

    她打開藥箱,逐一拿出金瘡藥,紗布等東西。

    確認這些東西沒有異常後,她抬頭問著姜遠成︰“殿下,你們這里可有鹽或者酒?最好是烈酒。”

    “酒?”姜遠成凝視著她。

    不過一會兒,他轉身讓人拿了一壺酒過去。

    溫清竹微笑著謝過他,然後專心致志給傅烈處理傷口。

    割斷傅烈的袖子後,一道猙獰的傷口出現在眼前。

    鮮血泊泊流出。

    不過數息之間,空氣里彌漫著血液的腥氣。

    溫清竹很是心疼,眉尖微蹙,動作越發的快起來。

    打開酒壺,濃厚的酒精味飄散開來。

    溫清竹用紗布蘸著用烈酒清洗傷口。

    傅烈愣是沒有發布一點聲音。

    本來異常安靜的林子里,雷炎實在看不下去,倒吸了一口冷氣。

    姜遠成本來是看著溫清竹的,在听到雷炎的吸氣聲後。

    他的視線移到了傅烈的臉上。

    用烈酒處理傷口,極少的大夫會這麼做。

    畢竟一般人都難以忍住烈酒踫到傷口的那種痛。

    可他發現傅烈不僅沒有發出一點聲音,更是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這個人不簡單。

    回去得好好查查。

    半刻鐘後,溫清竹處理好傷口,快速又熟練。

    傅烈感覺好多了,他轉頭望著溫清竹的腳踝處︰“我幫你處理一下腳踝吧。”

    “嗯。”溫清竹條件反射的點頭。

    不過話剛一說出,她就愣住了。

    這個時候,她和傅烈還沒有成親!

    溫清竹皺了皺眉。

    傅烈發現她似乎有所擔憂,他立刻解釋道︰“我可以蒙著眼楮幫你處理。”

    听到這話,溫清竹心里一暖。

    他總是以為她危險。

    未出閣的女兒家,本就有諸多忌諱。

    何況還是腳踝這種私密的地方。

    不過她的傷口的確需要處理。

    溫清竹不擔心傅烈,她是擔心姜遠成。

    所以她抬頭對姜遠成道︰“能麻煩殿下回避一下嗎?”

    姜遠成的視線在溫清竹和傅烈之間徘徊。

    他們到底是什麼關系!

    剛才溫清竹那一皺眉,根本不是擔心傅烈,而是擔心他。

    為什麼!

    心里雖然有千百種疑慮,但姜遠成還是應了︰“嗯。”

    剛要轉身的時候,姜遠成忽然望著雷炎道︰“那雷公子呢?”

    “炎哥哥不是外人,自然不用避諱。”溫清竹淺笑著回道。

    听到她呼回答,姜遠成心里莫名生出一股怒氣。

    自己找到了這麼久,甚至擔心她受傷,還帶了傷藥過來。

    她竟然把自己當外人!

    憑什麼!

    當心里陡然突然這個想法後,姜遠成怔了怔。

    自己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迅速的冷靜下來後,姜遠成毫不猶豫的轉身帶著屬下離開。

    等到他們走後,溫清竹心里的恨意才漸漸消散。

    哪怕前世已經不是今生,可那些錐心蝕骨的記憶始終揮之不去。

    傅烈拿了一條紗布,打算蒙住眼楮。

    溫清竹伸手抓住他的手腕︰“傅大哥,我們不是外人,你不用避諱什麼。”

    傅烈听從了她的話,沒有蒙眼楮。

    拿出要藥箱的東西,開始給她清理傷口。

    雷炎見狀,急忙背過身去。

    不過他心里覺得很奇怪,溫清竹這樣不避諱傅烈。

    他們難道是兩情相悅?

    處理好傷口後,傅烈把溫清竹扶著站起來。

    傅烈問道︰“能走嗎?”

    溫清竹試了試,點頭道︰“可以,不過等會可能走得有些慢。”

    听到他們說話,雷炎才轉過身來。

    他望了望姜遠成離開的方向問道︰“五殿下那邊要說一聲嗎?”

    “嗯,麻煩炎哥哥把藥箱送回去,順道感謝一下五殿下。”溫清竹毫不客氣的指揮他。

    雷炎很听話的走過來,拿起藥箱要走的時候。

    他突然轉過身來,盯著溫清竹和傅烈道︰“你們怎麼不一起?”

    “我和傅大哥都受傷了啊……”溫清竹故作可憐的說道。

    雷炎感覺心里怪怪的,但他又說不出來,就拿著要藥箱走了。

    這里只剩他們兩人。

    傅烈望著她,忽而問道︰“你……恨五殿下?”

    溫清竹本來揉著腳踝。

    听到他這麼一問,猛地抬起頭來,正好撞見他深邃的雙眸之間。

    他發現了什麼嗎?

    溫清竹還沒有來得及回答,樹叢那邊小路響起了颯颯的聲音。

    兩人同時抬頭看去,雷炎竟然帶著姜遠成回來了!

    溫清竹迅速的恢復平靜,努力保持著面無表情。

    姜遠成看了溫清竹的腳踝,然後望著天色道︰“你們回到梅林那邊至少需要一個時辰,特別是溫小姐還受了傷。”

    說著,他抬頭看了看陰沉的天色︰“可能要下雨了?你們趕不及回去,本宮在附近有個小山莊,不出兩刻鐘就能到,不如先去那邊休息一下?”

    傅烈和雷炎齊齊看著溫清竹,等著她決定。

    袖籠下,溫清竹的手握成了拳。

    她抬眼看著越來越陰沉的天色,姜遠成的那個小山莊她是知道的。

    剛才他們砍斷了吊橋,斷了捷徑。

    天要下雨,傅烈的傷口太深,不能踫到水,否則極有可能感染。

    為了傅烈,溫清竹福身道謝︰“多謝五殿下。”

    姜遠成應了一聲,吩咐下屬帶路。

    傅烈扶著溫清竹慢慢的跟上。

    只是走了不到一刻鐘,溫清竹的額頭冒出細細密密的汗珠。

    她不能走快!

    可是透過樹葉的縫隙,天空已經烏雲密布了。

    沉悶的空氣壓得她的心頭喘不過氣來。

    傅烈是最先察覺到她痛苦的。

    “還是讓我來背你吧。”

    溫清竹望了望前面的姜遠成。

    他已經注意到了自己。

    若是傅烈和自己太親近,會不會連累傅烈?

    正這麼想著,他們前面突然想起了快速的腳步聲。

    不一會兒,一頂小轎出現在眼前。

    姜遠成停了下來,轉身對溫清竹道︰“溫小姐,剛才本宮特意讓小山莊那邊送了轎子過來。”

    看著姜遠成,溫清竹臉上沒有什麼情緒。

    但她的指甲已經掐進了掌心。

    轎子能這麼快過來,想必是姜遠成發現她受傷了,就吩咐下人送了轎子過來。

    呵呵!

    原來他一早就打算留下他們。

    傅烈和雷炎相互看了一眼,心里和溫清竹是同樣的想法。

    姜遠成到底有什麼目的。

    傅烈和雷炎都覺得不該去了。

    他們看向溫清竹的時候,只見她抬頭微笑︰“多謝五殿下,清竹讓你麻煩了。”

    她這還是要去小山莊那里。

    傅烈不明白,難道溫清竹和姜遠成真的發生過什麼?

    雷炎心里也猶疑不定。

    溫清竹幾乎不出溫家的大門,怎麼看起來和姜遠成這麼熟悉?

    難道她想攀龍附鳳?

    但剛才的事情,溫清竹分明是喜歡傅烈的。

    ……

    半刻鐘後,他們一行人到了小山莊里。

    溫清竹一下轎子,就看到了熟悉的場景。

    兜兜轉轉,她竟然還是又來了這里。

    剛走進屋里,外面就下起了瓢潑大雨。

    很快,姜遠成吩咐了僕人和丫鬟過來帶他們去客房。

    他們三個人的房間安排在一起。

    站在房間門口,雷炎問道︰“真的要分開住嗎?”

    他很擔心這里。

    從進門開始,他就發現他們被監視著。

    傅烈自然也是也知道的,不過他看向了溫清竹。

    溫清竹掃了這三個房間一眼,如果沒有記錯,這個小山莊是姜遠成初期的一個根據地。

    這些客房遠離姜遠成的臥室和書房,他敢讓他們進來,其實已經下了很大的決心了。

    “沒事,外面的雨停了我們就走。”溫清竹並不想多呆。

    被人監視的感覺可不好。

    雖然現在的姜遠成沒有敵意。

    雷炎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有些擔心道︰“我怕這雨要是一直不停怎麼辦?”

    溫清竹眉頭一皺︰“你個烏鴉嘴!”

    其實她也擔心這個。

    最關鍵的是,姜遠成就和她住在一起。

    她真的很擔心自己忍不住,想要殺了他。

    從剛才見到了姜遠成的那一刻開始,眼前一直浮現著福兒的臉。

    現在她又回憶起來了。

    溫清竹雙腳一軟,傅烈趕緊扶住她。

    “你怎麼了?”傅烈心里陡然一緊。

    在見到姜遠成之後,溫清竹就一直不對勁。

    直到進到了這個小山莊,溫清竹的掩藏的情緒越來越明顯了。

    她肯定隱瞞了什麼。

    “沒事。”溫清竹推開傅烈的手,轉身看著旁邊的丫鬟道,“開門吧。”

    身旁的丫鬟默默的走上前開門。

    領著他們進去後,她就退到了一邊。

    溫清竹搜啊了一眼屋內,布置雖然簡單,但很精巧。

    俗話來說,就是屋子里的東西都不貴。

    那就說明,現在的姜遠成還是一個窮鬼。

    想到這里,溫清竹放心下來,吩咐丫鬟道︰“去沏一壺熱茶來,另外準備一個新的藥箱,記得還要一碗鹽。”

    丫鬟點了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望著丫鬟的背影,雷炎奇怪的問道︰“這丫鬟怎麼都不回話的?”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zbb手機版閱讀網址︰m..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弦音夢相思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戀戀陶色 反恐精英在異界 神醫嫡女 茅山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