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穿越之甦家有女初長成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二位皇子花式探問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二位皇子花式探問



作品:穿越之甦家有女初長成 作者:]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隨便問問。(((本書更新最快網址 www.hjw.tw)))om”

    “來過,那日跟李家公子一起喝酒來著,李佑是被挑唆的。”

    “果然如此。”

    “殿下,怎麼了?”

    “我還在納悶在山上柳芘逖怎麼會跟李佑走的那麼近,竟然是喝酒喝出來的友情。”

    “殿下,在山上是發生了什麼嗎?”

    “沒有,只是差一點,還好有驚無險。”

    “柳芘逖似乎對甦嬰有很大的怨氣。”

    “那還用說,不僅柳芘逖,想必柳漣漪更恨吧。”

    “殿下,如煙與甦嬰公子有些交情,需不需要如煙提醒一下。”

    “暫時不需要。”

    要提醒也得我親自來,不然和好的大好機會不就白白浪費了?

    一時想的入迷,宇文墨竟然定住了。

    “殿下,您沒事吧?”

    “沒事,如煙,不在京城的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不辛苦,為殿下辦事如煙心甘情願。”

    “如煙,哪天你累了,隨時跟我說。”

    “殿下,如煙不累,只要殿下能多來看看如煙就足夠了。”

    “如煙,無事,我就走了。”

    “殿下,這酒您還沒喝完呢?”

    “不喝了。”

    宇文墨只留給如煙一個冷冰冰的背影。

    “姑娘,您何必呢?”

    “你不懂,等你遇到了喜歡的人,你才能明白。35xs”

    “冬菊是不明白,可是冬菊更不明白您為什麼要提點李佑小心被人利用?倘若李家兄妹真的做了什麼甦嬰在山上遭遇不測,不是更利于姑娘嗎?”

    “冬菊,你覺得事情真到了那個地步我會脫的了干系嗎?恐怕我是第一個被懷疑的吧,本想著漁翁得利,到頭來惹得一身腥。”

    “姑娘,怎麼會,從始至終您都沒有出過力,只是說了幾句話,殿下不會懷疑到這里的。”

    “你把人心想得太簡單了。你覺得媚娘身後的黑手會讓我全身而退嗎,就算我沒事也會有把柄在他手中,到時候我只能身不由己。”

    “還是姑娘考慮周到。”

    “不奢望與殿下在一起,但最起碼不能跟他處于敵對陣營。”

    “姑娘,您的這份愛太深沉了。”

    “不是深沉,是卑微。”

    如煙很清楚自己的位置。

    “姑娘,有時候放手也是一種解脫。”

    “放手,談何容易?也許這就是我的執念吧。”說完如煙冷笑一聲。

    “姑娘,冬菊不是一個會安慰人的人,可是您這樣冬菊很心疼。”

    “你心疼有什麼用,好心疼的人卻裝作看不見。”

    “離歌,你覺得我對如煙殘忍嗎?”

    “離歌不知。35xs”

    最近殿下怎麼老是問我這些情感問題?

    “算了,問你也是白問。”

    “殿下,如煙姑娘對您可是痴心一片,您就不能對人家好點。”

    “看來你是覺得我太狠心了。”

    “您對甦嬰公子可不是這樣。”

    “他們有可比性嗎?”

    “沒有嗎?”

    “當然沒有,你的腦袋一天到晚都在想什麼?”

    離歌覺得自己很冤枉怎麼怪起我來了,明明是您自己想歪了,對兄弟那麼好,對女子就不能憐香惜玉一點?

    “殿下,離歌錯了。”

    此時的宜春苑另一處

    “主人有何吩咐?”

    “沒想到如煙竟然留了一手!”

    “主人,媚娘辦事不利。”

    “這不關你的事情,怪就怪這次太輕敵了。”

    “主子,接下來該怎麼辦?這次這麼好的機會如煙都不上當,下次恐怕沒有這麼容易了。”

    “來日方長,萬事皆有可能。”

    “主子,您知道甦家的事情嗎?”

    “我就是為了此事來的,你說說,到底出什麼事情了?”

    “與您有關?”

    “與我有關?說來听不听。”

    “主人,坊間傳聞是怕您有斷袖之癖,影響皇家聲譽。”

    “可笑至極,我那父皇怎麼可能為了我大動干戈,破壞他長久以來保持的相互制衡局面?”宇文燁到死也不相信,太陽打西邊出來了都不可能,除非是為了宇文墨。

    宇文燁對自身的認知很清楚。

    “屬下也很納悶,可是探查的就是這些。”

    “這保密工作做得也太滴水不漏了吧。”

    “主子,這其中肯定有大的隱情。”

    “你這幾天多留意如煙那邊,估計那邊也抓破腦袋想要知道,沒事多去走動走動。”

    “是,主子。”

    “對了,最近不要跟她說別的,免得嚇跑了獵物,我們要放長線釣大魚。”

    “是,屬下明白。恭送主子。”

    看來惦記我的嬰兒的人可真不少啊,恐怕我要早點宣布你是我的才能放心。

    仁和堂里李家父子也未歇息。

    “父親,不是你想的那樣,凡兒跟甦嬰之間並沒有什麼不正當的關系?”

    “還說沒有,今天嬰兒都那樣說了,你覺得我會相信嗎?”

    “父親,真的不是您想的那樣,嬰兒跟誰的關系都很好。”

    “凡兒,你們兩注定沒有結果的,為父是為了你好。”

    “父親,凡兒知道,甦嬰對于我而言就是想要保護的一個小妹妹。”

    “這就對了。”

    “父親,甦嬰是陛下的孩子吧。”

    “你看出來了?”

    “陛下看甦嬰的眼神我從甦世伯的眼里見到過。”

    “所以你明白為父的良苦用心了吧。”

    “父親,甦嬰怎麼流落在甦府?”

    “這個是上一輩的恩怨了。”

    說完李毅長嘆一口氣。

    “父親您不想說不必勉強。”

    “有什麼可勉強的,你總歸要知道的。這都與柳家有關。”

    “父親,您不用說了,我想我大概是明白了。”

    “所以說這中間錯綜復雜,不要牽扯進去為好。”

    “凡兒謹記。”

    原來外界傳言不足為信,什麼父親與甦世伯爭風吃醋,退官隱居,都是謠言,真相竟然是為了保護甦嬰。

    “父親,甦軒知道嬰兒的身份嗎?”

    “你看出來軒兒對嬰兒的感情了?”

    “嗯。”

    “那要看他自己的了。”

    “我現在最擔心的是太子殿下。”

    “太子?”

    “我發現太子殿下對甦嬰的感覺不一般,已經超越兄弟之情,可是我敢確定他並不知道甦嬰是女兒身。”

    “有這樣的事情,那就好辦了。”李毅突然興奮。

    “父親,你說什麼?”

    父親怎麼了,劇情不應該是這樣發展的啊,他們不是兄妹嗎?

    。

網站受到攻擊,導致部分數據丟失,如有沒更新章節,請點擊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管理員會盡快更新回來,謝謝各位支持!


部分書架/書簽收藏出現錯誤,請大家重新收藏,祝大家心想事成,笑口常開.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