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帶個淨化去聊齋 > 77 種蓮、女尸(求訂閱)

77 種蓮、女尸(求訂閱)

作品:帶個淨化去聊齋 作者:夢里幾度寒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鬼仙府邸,曾經的宋府此時儼然成了妖邪聚集之地。

    各種污穢之氣沖天而起,幾乎凝結成了一片黑壓壓的鉛雲,籠罩在整座森羅府上空,令這座大宅子看起來莫名的詭異陰森。

    轟隆!

    有電光閃爍,在黑雲中隆隆作響。

    這讓這座森羅府中的妖邪鬼祟們,一個個惶恐不安起來。

    雷聲一響,能滅的不光是神魂,還有這些妖邪鬼祟。

    不過這時,一道陽氣沖天而起,瞬間驅散了凝結在這座森羅府上空的黑雲,也讓那即將孕育成形的雷電陡然消散。

    “是那位娘娘!”

    “叩謝娘娘救命之恩!”

    聲聲鬼語如潮。

    一個個妖鬼,頓時朝著那陽氣沖天而起的地方叩拜個不停。不是這些妖鬼知道感恩,而是他們不敢不感恩。

    那位娘娘可不是一般的鬼仙啊!

    不過,那森羅府深處陽氣匯集之地,卻是無人回應這些妖鬼。

    因為裘清雪此時已經離開了。

    “娘親,我們要去找什麼呀?”一道嬌小身影在裘清雪身邊蹦蹦跳跳,像一只小猴子似的,很不安生。

    裘清雪看了一眼只只,然後輕笑道︰“找一個熟人。”

    “娘親,是去找于喬嗎?”只只小手一撐,就一屁股坐在一旁的樹枝上,然後她晃著小腳丫,小臉奇怪的問裘清雪。

    “你既然認我為娘親,那麼該喊他一聲大哥。”裘清雪看了一眼這個小家伙說道。

    “我才不要喊。”只只頓時小腦袋搖得跟破浪鼓似的。

    “為什麼?”裘清雪不由看著只只這樣問了一聲。

    因為只只的出身非同尋常,有些東西連她都看不出來的,偏偏只只這個小家伙就能輕易看出來。

    “他秉天鬼氣數而生,卻反噬天鬼氣數,我才不要喊他大哥呢,要不然到時候他把我一口吞了該怎麼辦?”只只撇著小嘴說道,她大眼楮里有一抹異色閃動,顯然實情不是她說的這樣。

    不過只只這番話,卻是讓裘清雪沒心思留意她的小心思了。

    因為這個小家伙所說的,正要戳到了她的內心中……最匪夷所思也最無法理解之處。

    于喬是她第七次轉世所生。

    也是第七個天鬼。

    秉第七天鬼氣數而生,本該自幼展露頭角,然後以貪嗔惡三毒之念,化身為人身鬼心的天鬼。

    不過由于她第六次轉世時遭受到了重創,以至于她一世轉世後,生下于喬之後又過了好幾年,才徹底破解胎中之迷,記起自己到底是誰。

    所以連帶著本該化身第七天鬼的于喬,都出了問題。

    為此,裘清雪不得不來到了這里,以一座森羅府的陽氣供養自身,讓自己恢復,然後思量如何讓自己這一世圓滿。

    于喬她一開始是不想放棄的,畢竟天鬼氣數那可不是說有就有的,她能不能成為陰神,就靠這天鬼氣數。

    這第七天鬼雖然出了問題,但湊合一下還是可以的。

    然而,正如只只所說的,她這第七世的長子……居然把天鬼氣數給反噬了!

    原本和于喬融為一體的天鬼氣數突然之間就消失了,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在一瞬間把那天鬼氣數給驅散了一樣。

    但是,什麼東西能驅散天鬼氣數呢?

    而且還是一瞬間!

    然後,她就回去了一趟。

    最終發現是一水鬼原本想要害她的長子,結果不知為何,那水鬼又放棄了。

    裘清雪抓著那水鬼拷問了一番,實在問不出來什麼有用的東西後,直接將水鬼給打了個飛灰煙滅。

    之後,裘清雪費了很大一番心力,才找到將天鬼氣數給養回來的辦法。

    而眼下,終于是成功了。

    “娘親,你不是那天晚上對于喬說還有個弟弟嗎?我怎麼從沒看到過呀?”只只又好奇的追問起來,嘰嘰喳喳的宛如一只小麻雀,一刻也閑不住。

    “你不是說那天晚上你沒在嗎?那你怎麼知道那天晚上我說的話?”裘清雪翻了個白眼。

    “嘻嘻,娘親你說嘛!”只只跳下來,撲到裘清雪身上開始撒嬌,似乎是嫌不夠,九條金黃色的尾巴也伸了出來,在裘清雪身上撓啊撓的。

    “好了,好了。”裘清雪無奈的將身上的那一堆尾巴給拿開,然後說道︰“確實是有,不過還沒誕生,因為時機不到。”

    “那我們眼下離開,是時機到了嗎?”只只眨著眼問道。

    “是啊,時機已然成熟。”裘清雪眼底有著難以遏制的喜色。

    至此,她心中的大石終于是落地了。

    “那娘親要找的熟人是誰?”

    “宋府君。”

    “為什麼要找他呀?”只只小臉上不由露出了困惑的神情,她記得她娘親對那那個姓宋的鬼仙,一點兒不在意呀!

    “原本我一直看不透他,卻是不知道我所需的最後一物原來就在眼皮子底下。不過他那日將劍妖魔經取出來,我才發現原來不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而是有劍妖魔經幫他遮掩著。”裘清雪眼中露出一抹玩味之色。

    昔日她放棄劍妖魔經,而改修九子母天鬼經,可不是沒有什麼緣由的。

    這劍妖魔經的詭異之處,連她都感覺得慌。

    那一塊絹帛,不知是何物,連鬼仙都能化為“護經奴”。當年她師父,就是在參悟劍妖魔經時被化作了“護經奴”,這才讓她不得不殺了自己師父。

    因為這樣一來,她師父還能有個好下場。

    宋府君自以為參悟出了手段,可令自己不受那絹帛影響,卻不知每個得到絹帛的人,只要天資絕佳的,都會領悟到這麼一種手段。

    這看起來是可以讓自己豁免,但實際上,只不過是讓自己淪為“護經奴”後,身上不出現不祥之兆罷了。

    這是那絹帛的一種欺人手段。

    也是因為這一點,她才發現宋府君要將這絹帛送給于喬後,沒有半點阻止的心思。

    甚至還任由于喬離去!

    並且在發現于喬念頭之力被抽空後,還讓素還生和方機子拿出一顆人嬰桃,讓于喬吃下去。

    她想看看絹帛上的詭異之力,是不是也會被于喬給反噬!

    “是這樣呀,那是什麼東西呢?”只只跟個好奇寶寶似的,小嘴里一刻也听不住。

    裘清雪對這個小家伙倒是很信任,因此也願意講給她听。

    畢竟她下一次轉世,甚至是第九次轉世,都還需要這個小家伙來為她護法。

    “宋府君這一氣脈,大成之後,會在體內凝結一顆一陽開珠。而宋府君曾經竊取過其門內祖師留下的三陽珠,並且血祭他師父,從而令自己也擁有了三陽珠。過了這麼些年,他的功力深厚了許多,連帶那三陽珠也轉變成了四陽珠。”

    裘清雪目光一凝,然後緩緩說道︰“這四陽珠,就是我所需要的。”

    “那娘親你為什麼之前不拿呀?”只只頓時納悶不已。

    “因為他若臨死反撲,恐會令四陽珠出問題。”

    “可是娘親,他現在也是會臨死反撲的呀!”只只小手撐著腮幫子,一副很想白翻白眼的樣子。

    “現在不會了。”

    裘清雪目光往遠處掃去,她已經看到了宋府君的尸骨。

    “護經奴”一旦遠離了那絹帛,便只有死路一條。不過身為鬼仙,還掌握了那種絹帛故意放出來欺人的手段,自然是可以撐得稍微久一點……可以晚上幾天再死!

    很快的,只只也看到了那一副尸骨。

    穿著宋府君最喜歡那一身華服,不敢血肉盡去,只剩下一副枯骨,而在這枯骨之上,還有一顆有著純陽之力的珠子。

    珠子不大,甚至還很細小,只有一顆黃豆大小。

    于是,只只撿了起來,遞給了裘清雪。

    “娘親,是這顆嗎?”

    “就是這。”裘清雪眼底不由露出一抹喜色。

    宋府君是受到了那絹帛反噬,在其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就死了,也因此令這四陽珠保存的極為完整,沒有絲毫損傷。

    這樣一來,她的第七天鬼,總算是可以孕育出來了。

    “娘親,于喬的弟弟怎麼出來呢?”只只又開始追問起來。

    “別急,我們先找個地方,把那顆來自妖月蓮的蓮子種下去,以四陽珠催化,等到來年這個時候,這第七天鬼就能出來了。”裘清雪說道。

    “原來是種出來呀……”只只不由悄悄瞄了一眼裘清雪的肚子,她還當是生出來的呢!

    ……

    此時,于喬臉色蒼白坐在床榻上,他眼中滿是慶幸之色。

    他這次僥幸又賭對了。

    不過他下次,是不敢這樣冒險了。

    又一次耗空了念頭之力後,他的淨化如願以償的又一次冷卻時間減少了一半,不過人嬰桃的力量也因此完全耗盡了。

    “可惜……”

    于喬嘆了一聲,要是人嬰桃的力量還能再多點,那麼他不光立馬就又可以使用,還能夠留出一份來作為備用,他日若是遇到什麼危險時,可以借此施展那兩種咒法退敵,或者用地遁之術逃跑。

    但這是于喬有些人心不足蛇吞象了,能夠解除自己那一身糾纏不清的麻煩,還讓淨化的冷卻時間再次少一半,只要半個月就可以,這已經是值得大喜的一件事了。

    “十五天……”

    于喬想了想,他想要熬過一次節氣,看來是要等到九月份了。

    八月里的兩個節氣,他是沒法去熬了。

    沒有淨化傍身,他實在是不敢冒險!

    沉下心來後,于喬就開始考慮,自己接下來該怎麼生活下去。首先,他要弄懂蔡陽縣是在什麼地方,距離涼州郡遠不遠。

    因為他如果想要參加來年的府試,就必須回涼州郡去。

    其次,就是他該如何在這里生存下去。

    以及能賺到一筆錢,來當做自己回去和參考的盤纏。

    這兜里有錢,無論去哪兒,都是底氣十足。可要是這荷包里沒幾個子兒,那麼就真的非常容易心虛了……

    無論做什麼,哪怕是買口吃的,都要猶豫再三。

    一般的營生,于喬短時間內是賺不到多少錢的,況且這蔡陽縣,看著又不像是瓊山縣那般,有地利之便。

    要不是那條魚龍河太過邪門,詭異之事每過幾年,便要鬧上一兩次,去瓊山縣的客商,絕對還能再翻上幾倍。

    再三思慮,于喬卻實在是找不到合適的。

    “罷了,先出去打听打听。”于喬旋即就走了出去,他在這蔡陽縣里走了一圈,便打听到了不少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

    這蔡陽縣不在涼州郡。

    不過距離涼州郡的奉山府,卻是只有幾日的路程。

    奉山府于喬是知道,就緊挨著渠府,曾經還有奉山府的客商,不遠千里去過一次瓊山縣,帶來了不少新奇玩意兒,讓于喬記憶深刻。

    打听完了,于喬正準備要回去,卻听到了一件怪事。

    那是兩個推著獨輪車做買賣的車夫說的。

    這兩人賣的東西差不多了,所以閑下心來,便開始湊在一起閑聊。

    于喬剛好路過,听著感覺里頭的地點有些耳熟,便站住听了一陣,等到這兩車夫說完了,于喬才上前,抱拳說道︰“兩位打擾了,不知二位剛才說的地方,可是來蔡陽縣的路上,那一座小旅店?”

    這兩車夫見于喬穿著干淨,不像是一般人,一人便立即回道︰“正是那蔡老頭開的旅店。”

    于喬點了點頭,對這兩位車夫說了謝謝,便走開了。

    他方才听到的怪事,說的是有四車夫投宿那旅店,恰好客房滿了,只剩下一間停放尸體的房間。

    那蔡老頭兒子的媳婦。

    暴病而亡,走得突然,所以都沒來得及準備棺材。

    那四個車夫也不計較這些,只想晚上有個休息的地方,于是就住在那停放女尸的房間。

    結果住了一晚後,那四個車夫死了三個,說是被那女尸所殺,而且那女尸還追殺了幸存下來的那個車夫一陣。

    那車夫能逃脫,是因為恰好這附近就有一座廟,廟前有一棵樹,那車夫逃到了樹上。

    那女尸上不了樹,在樹下抓撓一陣,仍不罷休。好在天亮了,陽光照到那女尸身上,頓時令那女尸不動了,不過十指卻卡在了抓撓出來的樹洞中。

    當時,據說費了好大一番功夫,衙門的人,才把那女尸的十指,從樹洞中給拔出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zbb手機版閱讀網址︰m..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弦音夢相思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戀戀陶色 反恐精英在異界 茅山鬼王 神醫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