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快穿之有渣必還 > 第64章 墮落的天使(二)

第64章 墮落的天使(二)

作品:快穿之有渣必還 作者:喬清越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再過幾年我就得走了,你不準備說些什麼麼?”幾年的時間,對于惡魔和天使來說,只是短短的一瞬。

    佩恩問出這句話的時候,眼楮一直看著拉斐爾,他渴盼著能從他的眼里看到些許動容,或者不舍。

    但拉斐爾令他失望了。

    拉斐爾抬起眸子,對他道︰“希望你能做一個好魔王,與我一起共同維護天使和惡魔之間的和平。”

    佩恩被他氣得要死,什麼和平,什麼魔王,拉斐爾這是故意的。

    他的憤怒直接傳達到了米切爾身上——他的腰都快被佩恩給勒斷了。

    佩恩听見米切爾壓低的痛呼聲,微微松開了一點。

    他突然想起自己的計劃來,于是他對拉斐爾道︰“我喜歡米切爾,我要帶他回去。”

    米切爾沒想到第一次听佩恩說喜歡自己,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即使只是被佩恩拿來利用,他還是忍不住有些心動。

    拉斐爾的目光終于落到了米切爾身上,他微微嘆了一口氣,對佩恩道︰“他只是個孩子。”

    佩恩反駁︰“他不小了,他已經……。”他低下頭問米切爾︰“你多少歲了?”

    米切爾愣了愣,道︰“五百歲。”

    佩恩又抬頭看拉斐爾,說︰“他五百歲了,可以自己做決定了。”

    拉斐爾沒有理會他,看向米切爾道︰“你想跟他走麼?”

    米切爾的喉嚨像被什麼鎖住了,他下意識想回答,不,我沒有答應。可一想到能跟佩恩在一起,他又生生住了嘴。

    “回話啊。”佩恩掐了他一把。

    米切爾痛得咧嘴,一看主神,又點頭道︰“是,我想跟他走。”

    拉斐爾沒有再說什麼,他意味深長地看了佩恩一眼,又看向米切爾,道︰“既然是你自己的決定,那我無權(干gan)預。只是天使和惡魔的結合,會比你想象中要難上許多,我希望你能考慮清楚。”

    佩恩臉(色)並不好看,他看著拉斐爾說完那番話,看著他離開,直到拉斐爾的身影消失在他眼前,他都沒有回過神來。

    “他走了。”米切爾小聲提醒他。

    佩恩愣了愣,一把推開他,退後兩步,拉開距離。

    米切爾有些手足無措,他忐忑又期許地問︰“你剛剛說的,帶我回魔界,是真的麼?”

    佩恩臉上(露)出一絲反感︰“只是說著玩玩而已,這你也信?”

    米切爾臉上的笑容散去,他的神(色)甚至是有點受傷的。

    看他這樣,佩恩竟然起了點惡作劇的心思。

    “你真的這麼喜歡我?想跟我一起去魔界?”

    米切爾听見事情還有轉機,對著他猛地點了點頭。

    歡喜得像一只哈巴狗。

    佩恩仿佛找到了什麼有趣的玩意,他支起自己的下巴,說︰“那你就不穿衣服,就這樣去城市里飛一圈,然後去東邊最大的那一處拱門那里找我。”

    米切爾二話不說就照做了,渾然不懼地站在他面前。

    小天使直率得讓佩恩有些詫異。

    佩恩本來準備轉身就走的,但看他這(干gan)脆利落的行為,還是忍不住多問了一句︰“為什麼要听我的?”

    米切爾紅著臉,說︰“起碼你給了我一點希望。”

    “就這樣?你不怕我玩弄你然後又拋棄你?你們天使對我的評價好像就是這樣吧。”

    米切爾的眼神專注而認真,他說︰“就算只有一天,那也是擁有過的。我做了,最多後悔一陣子,可我不做,會後悔一輩子。”

    他說著便轉過身,展開翅膀朝外面飛去。

    佩恩看著他飛遠,在原地站了一會,才轉身走開。

    他才不會去等他呢,米切爾就自己去出丑吧。

    米切爾在空中飛行,一想到佩恩剛剛說的話,他就情不自禁地揚起嘴角。

    “宿主大人,他已經走了誒,也沒有去拱門那里等你。”毛球看不下去了,提醒道。

    “我知道啊。”溫斐咬咬唇,“可答應了的事總得做到吧。而且不用你說,看小烏鴉那個眼神我就知道,他肯定在騙我。”

    小烏鴉?新綽號麼?毛球腦袋上掛滿了黑線。

    毛球又問︰“需要請求系統幫助麼?”

    “需要,給他設置點障礙,讓他給我好好去拱門那里待著。”

    “好的,本次請求幫助消耗金幣500。”

    “系統的服務真是物美價廉。”溫斐贊嘆道。

    在城市里裸飛,肯定是違反神界條例的。

    米切爾沒飛多遠,就看到前面飛來一列手拿長槍的守衛天使。他只好降低身形,努力躲避他們的視線,繼續在城市里穿行。

    千辛萬苦終于飛了一圈,等他終于到了拱門那里時,守衛天使們也飛過來抓住了他。

    米切爾降落在地,拿翅膀將自己裹了個嚴嚴實實。

    “米切爾,你瘋了不成。”守衛隊的隊長是他的童年好友,托洛姆。

    托洛姆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走過來看著他。

    米切爾卻越過他看向拱門那邊,佩恩正待在那里,一臉郁郁之(色)。

    佩恩本來都已經走了,結果在路上又遇著自己之前的一個老情人卡洛斯,硬是被他拖著來這邊,纏著他要買最新潮的寶石配飾。

    果不其然,一到這里就跟米切爾踫個正著。

    “我……”米切爾看見托洛姆,往後退了退,他看向人群後面的佩恩,眼里帶著點求救的意思。

    佩恩本不打算摻和的,但米切爾像是被逼急了,突然大喊了一句︰“佩恩!”

    眾人齊齊看向人群之後的佩恩,後者被看得恨不得展翅飛走。

    抓著米切爾的人手一松,米切爾就順勢鑽了出去,快步跑到佩恩後面,抓著他的衣服往後一躲。

    卡洛斯已經完全驚呆了,他看了看光著身子的米切爾,又看了看佩恩,目瞪口呆地說︰“這是什麼新的玩法?佩恩你最近的愛好越發奇特了呀!”

    米切爾用翅膀遮蓋著他自己的(身shen)體,佩恩被他拉扯著,擋在來勢洶洶的護衛隊面前。

    托洛姆看向佩恩。

    佩恩在神界的名聲並不好,托洛姆對他也沒什麼好印象。

    不過佩恩身份尊貴,他在神界是僅次于主神,可與十大神印天使平起平坐的。

    所以托洛姆即使不樂意,還是恭恭敬敬地對佩恩道︰“佩恩殿下,是您讓米切爾在城市里做出這種有損德行的事情麼?”

    佩恩的臉抽了抽,他扯開米切爾抓住他的手,讓開道,說︰“我與這件事情毫無(關guan)系,我只是與我的同伴來這里選購一下寶石,結果撞見了這樣詼諧的一幕。你們天使都這麼放浪不羈的麼?”

    米切爾听著他的話,一張小臉頓時變得煞白。

    托洛姆的臉(色)已經黑了。雖然平日里他們天使都對佩恩畢恭畢敬的,可他們潛意識里,都覺得惡魔是荒淫低賤的物種,自然不會有多看得起佩恩。但現在高貴的天使卻因為米切爾,被這個他們看不起的惡魔嘲弄了,這簡直就是比打他的臉還要讓他無法忍受的事情。

    托洛姆對著身後的人道︰“抓起來。”

    于是兩個護衛隊的人走上去,將米切爾抓起來,在眾目睽睽之下將他帶走。

    等待米切爾的,將是因擾亂秩序影響市容而帶來的一個月的收押。

    米切爾努力往後看,但佩恩的面容很快就淹沒在了洶涌的人潮之中,再也看不見了。

    這段小(插cha)曲並沒有引起佩恩的更多關注,別了卡洛斯之後,佩恩繼續他花天酒地的生活。

    然而他的安生日子還沒過多久,就被重獲自由的米切爾給打破了。

    那天他正端著杯葡萄酒,在諾曼鎮的溫泉池里洗浴,米切爾就那樣從天而降,落在了他待的浴池里。

    他的金發濕透,耷拉在腦袋上。一對雪白的羽翼也沾滿了水,活像是只落湯雞。

    按照佩恩的脾氣,應該一腳把他給踢出去。

    可是還沒等他發火,米切爾已經湊了過來,用一種可憐兮兮的小動物般的眼神看著他,詰問道︰“那天你為什麼要那樣說?”

    佩恩覺得他問得好笑︰“我想怎麼說就怎麼說,你能怎樣?”

    “可你明明說如果我去城市里裸飛……你就……”

    “我就什麼?我說你這樣做了我就帶你走嗎?天真。”佩恩喝了口葡萄酒,笑得一臉邪惡,他慢慢湊過去,與米切爾靠得很近,“小白鴿,你到底喜歡我什麼?”

    米切爾睫毛上也沾了水,他半垂著眼瞼,絞著手,說︰“我也不知道。”

    “我可沒心思和你耗。”佩恩將滿杯酒喝完,將空杯放到池邊,“我睡過的天使沒有上千也有幾百,但他們沒有一個像你這樣不識抬舉。”

    米切爾的(身shen)體顫了顫,他抬眼看著佩恩,半晌才開口道︰“那讓我當你的情人好不好,我保證我會足夠听話,足夠懂事,絕對不給你添麻煩。”

    佩恩抬起眼皮,上下打量著他,從他的臉,到他被池水打濕濕漉漉地貼在身上的衣服,還有他縴細勻稱的(身shen)體。

    實話說,米切爾長得並不算漂亮。他的臉有點偏娃娃臉,眼楮大大的,綠(色)的眸子里盛滿單純。

    在佩恩交往過的人里頭,他不過是很普通的一個。

    不過回魔界的路遙遠而漫長,如果自己只身回去,未免也太無聊了。佩恩不是會委屈自己的人。反正也不過是玩玩而已,如果不听話了,半路丟掉就是。

    “如果你足夠听話的話,我可以帶你回去。不過,一旦你做出什麼惹我不高興的事情,我們的(關guan)系立刻結束。”

    “好。”盡管已經被佩恩騙過一次,但米切爾還是毫不猶豫地點下了頭。

    “還有,你得記住,你並不值得我花費太多心思,而且,你只是我的一個小情人,不是我的王後。如果你不能做到守好你自己的本分,去惹是生非的話,那你現在就可以滾了。”

    這次米切爾沒有馬上回答,他愣了很久,像是呆了。

    佩恩等到失去耐心,起身裹好浴巾離開,這時米切爾的聲音才從背後傳來。

    聲音不大,卻像是徹底下定了決心。

    “我願意。”

    佩恩听到他的回答,嘴角微微勾起,笑了。

    【系統提示︰攻略目標佩恩喜愛值+5,後悔度+0,當前喜愛值30,後悔度0。】

    本來離佩恩回魔界還有一段時間的,不過因為魔界出了點事,他不得不提前離開——他的父君,他們族系的王,被對頭襲擊了,重傷昏迷。

    魔界本就四分五裂,各大勢力爭戰不休。

    佩恩他家族這一脈,在他父親的統治下漸漸式微,不少人虎視眈眈地看著,就等著把他們的地盤分食殆盡。

    米切爾坐在佩恩的馬車里,車廂被兩頭四翼天馬拉著,在空中平穩地飛行著。

    主神送別佩恩的排場,也是大得可以。

    浩浩湯湯幾百人,還有許多神界的寶石物產被放在車廂里。

    佩恩站在天馬背上,朝自己待了將近兩千年,又逐漸遠去的神界看了看,突然直接感慨萬千。

    他就要走了,以後再見拉斐爾就難上加難了。

    想到這里,他的心情又煩躁起來。

    他鑽進馬車里,看見垂眉順目的米切爾,突然走過去,把他拉到懷里。

    米切爾又驚又喜,他抬起頭,听見佩恩說︰“我現在想要你。”

    小天使的臉紅了紅,他下意識便想著,或許應該找個風景獨好的地方,擺放好玫瑰花瓣,再來一場酣暢淋灕的靈(肉rou)融合。

    然而他的夢還沒做全乎,就被佩恩給粗暴地打碎了。

    沒有憐惜,沒有溫柔,或許他在佩恩眼里就像一個不會反抗可供(發fa)泄的玩偶。

    米切爾眼中酸澀,便抓緊佩恩的衣袖想要跟他接(吻wen)。

    佩恩避開來,一臉不悅地看著他。

    米切爾就不敢再親了。

    佩恩(發fa)泄完便把他從腿上推下去,看著他摔在自己腳邊。

    佩恩整理好衣服。也不管米切爾是個什麼情況,自顧自地從行囊里拿了本魔法書籍開始看。

    米切爾再一次體會到了來自于佩恩的冰冷,然而這卻是他自己選的。

    他突然鼻子一酸,險些哭了出來。

    可他看了看佩恩,怕惹他厭煩,又只好把眼淚憋了回去。

推薦閱讀: 貓生贏家[快穿] 弦音夢相思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戀戀陶色 反恐精英在異界 茅山鬼王 神醫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