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妖妃死于一百天後 > 長忘當年過此門

長忘當年過此門

作品:妖妃死于一百天後 作者:辭仲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紀姝一直覺得顏粲像一把尖銳的刀。

    他的情緒很容易就能掀起非常大的波瀾,愛恨也鮮明,喜歡你就一直追著你,不管不顧,從來不考慮自己可能被討厭了。

    年輕人銳利一點自然沒什麼不好,少年正是鋒利的時候。

    但是太鋒利,就代表刀刃薄。越快的刀就越容易折,這是紀姝心血來潮學畫畫,結果先給師姐師兄們削了三天筆之後,得到的結論。

    一個東西一旦走極端就不好了。

    情深不壽,慧極必傷是一句說濫的話。

    這就是紀姝之前一直不太能和顏粲進入狀態的原因,顏粲是長得好看,又乖又甜,貼心又溫柔,但是他性格就比較直接,是快意恩仇的路子,太容易大喜大悲,還是個魔修。

    優缺點都明顯,像是一把薄得能隨意折斷的快刀。

    紀姝就是沒想到,就算把他比作一柄刀,他最突出的特點依舊是“鋒利”而不是“易折”。

    說快刀易折沒錯,但要是這把快刀一松手,就從十八樓一路劈到地下室去,那誰踏馬遭得住啊?這誰又敢去折他啊?

    顏粲終于明白為什麼書上說“接吻比擁抱要更近一步了”。

    他吻著阿姝的時候,確實感覺他們兩個人的距離要更近了。他十分強烈地感覺到了阿姝對他的愛戀,她一定是喜歡他的,不然也不會躺在他懷里和他唇齒糾纏。

    紀姝只是不經意蹭了蹭他的臉,原本已經環到他脖頸之後去的雙手,卻立刻因為他過大的動作而跌落下來,橫躺在床上。

    顏粲太興奮了。

    他已經完全從往事的細枝末節走了出來,之前受過怎樣的委屈都記不起來了,滿心滿眼都想著她,想著她剛剛用微微發紅的臉來蹭他,想起“耳鬢廝磨”這個詞。

    那種又軟又熱的觸感十分令人影響深刻,幾乎是立刻,顏粲就把這一份記憶歸類為每天晚上必須回想的記憶之一。

    自從重新遇見阿姝之後,他這份每晚必須回想的記憶名錄已經比之前長了三倍了。

    紀姝只是略微蹭了蹭他的臉,她本來也不是有意這麼做的,自然不會去重復這個動作。

    但是顏粲卻覺得不滿足,他見紀姝不動作了,靠在他脖頸和肩膀之間的地方睡過去,認為她累了,就非常貼心地自己動。

    他貼著她的臉,感受她的體溫,還可以立刻親吻到她的脖頸與頭發。

    阿姝好好聞。

    顏粲拿著她的頭發親了好幾下,蹭得自己的臉也開始發燙,然後重新撐起身子去吻她的嘴唇。

    紀姝又睡過去了。

    他剛才貼著她不動的時間還挺久,她本來就被困意控制著,他不鬧她了,自然立刻就重新陷入夢境。

    顏粲都沒太注意到她已經睡過去了,他是第一次有這種行為,沒有對比,所以並沒有感覺女方中途睡著了有哪里不對勁。

    他甜津津地抱著她親了好一陣子,十分滿足,像是下雨天在外面淋濕了,回來洗了個熱水澡,看見阿姝在給他做好吃的。

    顏粲以前夢到過這個場景。

    阿姝把上一頓吃剩下的雞湯拿出來,把雞湯上面的油都濾掉了,然後把雞湯煮得滾燙,下龍須面,龍須面很細,甚至是半透明的,只需要一小會兒就能煮好。他喜歡塞外的胡椒,所以阿姝還會往湯里撒胡椒粉,再撒切碎的小蔥。

    這樣熱熱地吃一碗面條,一定會很舒服的。

    他一定不會再覺得冷的。

    這就是現在顏粲的感覺。

    他覺得渾身都暖洋洋的,顏粲覺得愛情真是個好東西,怎麼會有一樣東西能讓人這麼開心、這麼得意,真是不可思議。

    他許多年前在那個墓穴中看見了一場千年前的殉情,雖然沒有證據留存,只有他清楚地記得所有。

    顏粲還記得自己當時伸手摸遍了整個墓穴,希望能再多知道一點這樁愛情的遺書。

    他什麼也沒摸到,但是他很清醒地站在地底埋藏的墓室之中,心里想著,原來這就是愛情,書上說的不是騙人的,他有點相信愛情了。

    原來愛情就是會讓人很悲慘的東西。

    愛情不會讓人悲慘的,但是總有二傻子一樣的年輕人這麼想。顏粲就是這種年輕人。

    他不僅覺得愛情令人很悲慘,他還覺得愛情很偉大。

    唉,年輕人,二傻子一樣。

    顏粲安穩地抱了她一會兒,接著就把整個下半夜都浪費在了糾結“要不要去摸摸阿姝其他地方”上。

    阿姝的腿看起來好長好直,好想摸。

    她的腰已經摸過了,好想再摸一次。

    能不能摸一下肉多的地方,她臉上有肉的地方軟乎乎的,肉越多越好摸,肯定是這樣的。

    他一邊痴心妄想,一邊慫的一批不敢動手。

    倒不是顏粲多麼偉大,他從來不擁有柳下惠坐懷不亂的美德,事實上他一開始就有反應了,只不過覺得“親親阿姝”的優先級更高,所以根本顧不上自己身體的變化,先趕著去親親阿姝。

    他單純是滿足了。

    一個從小到處流浪、居無定所、餓一頓飽一頓的人,在淋了雨之後有雞湯喝,有龍須面吃,把肚子填飽了,渾身都暖洋洋的,他就會很滿足了,坐在桌子前就開始歌頌世界,覺得世界真是溫柔又體貼。

    他是不大可能吃完那碗熱騰騰、冒著白霧的龍須面之後,往椅子上一坐,開始想吃大雞腿的。

    什麼大雞腿,他根本都沒听吃過大雞腿這種東西,在他的認知世界里,龍須面已經是天底下最好吃的東西了。

    糾結來糾結去,然後天就要亮了。

    顏粲有些遺憾地看著天一點一點亮起來。

    在太陽徹底升起之前,他必須得離開了。

    紀姝還在睡,她可能真的有點累過頭了,顏粲也舍不得叫她,在她被衣服遮住的位置重重地親了一下,確定留下吻痕了,當作給她的一個小驚喜,然後就起身了。

    昨晚混亂之間,和阿姝親得難分難舍,他的外套給蹭開大半,再穿著也不舒服,就摸黑脫了往地上一扔。

    他也沒印象扔哪了,繞著床走了一圈才找到,穿上之後才發現皺的有點厲害。

    ……這房間的門甚至還開著。

    顏粲給忘了這事,他確定附近沒人就開始膽大妄為了,忘記了還有扇正對著床的門。

    他漫不經心地進行著一些簡單的思考。

    顏粲習慣去復盤自己成功或失敗的經歷,他把昨晚發生的事情按時間捋了一遍,雖然一邊回想一邊嘴角上揚的厲害,但是依舊不妨礙他得出結論︰

    要多準備好听的情話,這情話最好還和一個好故事有關,阿姝喜歡這個的。

    得出結論之後,顏粲立刻開始回憶自己還知道哪些情話。

    魔域有個叫崔護的修士,他以前是青城世家的世家子弟,有一次領了太虛令到人界去,在人界四處游玩的時候,誤入了一個長滿桃花的院子。

    崔護覺得桃花很好看,就向院子的主人夸獎這些桃花,主人很殷勤地招待了他,賓主盡歡之後,崔護就離開了。

    事情發生到這里,都還很正常。

    崔護很快就完成了太虛令,回到了太虛境。

    然後感情慢熱的崔護同學,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喜歡上了那一院子桃花的女主人。

    于是他火速尋找可以迅速趕往人界的太虛令。

    可是人界的時間流速比太虛境快三倍,等他到人界一看,世易時移,那位原本正值妙齡的女主人,已經死去多年,就連他們曾經相會的院子也早已坍塌,桃花越過院牆,已經長了半個山坡了。

    崔護傷心欲絕,心魔橫生,墮入魔域。

    成為魔修之後,崔護整天都在研究能讓時間倒轉的術決,這樣他就可以回到和心上人第一次相見的時候,把一切都挽救回來。

    最後他失敗了。

    崔護的術決沒能使整個世界的時間回退,而單單抹去了他自己這段時間的記憶。不過這倒是也算“他回到了過去”。

    崔護後來機緣巧合之下,再次前往人界,踫巧路過了那個長滿桃花的山坡,從荒涼、傾頹的院牆前路過,一點特殊的感覺都沒有,就簡單地走了過去,什麼都忘了。

    後來有擅長筆墨的修士听聞此事,還提了一首“重來我亦為行人,長忘當年過此門。去年相思見在身,那年春,誰是飛紅舊主人?”

    ……這個故事里的情話好像說的不是很好?而且最後男女主角並沒有矢志不渝地愛著對方,算不算悲劇結局啊?

    顏粲猶豫著,一邊整理已經系好的腰帶,一邊往門外走去。

    然後他就和輕手輕腳從樓前樓梯爬上來的陸宣撞了個正著。

    顏粲很不喜歡在這個時候看見陸宣。

    雖然他完全可以直接把陸宣給殺了,他有這個能力。

    但是就像你剛喝了一碗濃而不膩的鱖魚湯一樣,鱖魚肉又細又嫩,鮮美異常,微火慢炖出來的,你吃完刺少的鱖魚,正滿足著,迎面被人塞了一口芥末。

    你當然有能力將芥末呸出去,但是要是有的選,你絕對不會吃這口芥末。

    陸宣穿著件黑色的厚實披風,天色尚早,寒露正重,他前不久剛受了傷,所以對保暖很看重。

    他也完全沒想到會在紀姝這里看見別人。

    陸宣甚至不太認識顏粲,不知道他到底是誰。

    但是從顏粲皺巴巴、像在姑娘身下墊了一晚上的外套,他明顯一晚沒睡的臉色,以及他和熬夜之後臉色格格不入的滿足眼神中,陸宣不難猜測出這個年輕男人和自己師父的關系。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在2020-10-1321:55:27~2020-10-1423:01:3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panda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明蝦2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我想看甜甜的戀愛19瓶;尋夏、skyle、喬喬在這10瓶;張起靈老婆8瓶;26172369、320253055瓶;小喵三千2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戀戀陶色 天才小毒妃 茅山鬼王 反恐精英在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