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在忍界成了水影 > 第87章 番外三

第87章 番外三

作品:在忍界成了水影 作者:一笑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說是蛇, 其實只有那柔軟盤在樹上的身(shen)體很像蛇,不管是長著三個眼楮的腦袋,還是長著翅膀的背部,怎麼看都是又一個神奇生物。

    它的身(shen)體不算大, 三只眼楮直直的盯著兩人的位置, 雖然沒有吐出信子, 但它鼻翼間在微微震動。

    矢倉仔細觀察了一下︰“只有一部分像蛇,居然也有熱感應嗎?”實花和他對視一眼,兩人默契的一點頭[email protected]無限好文,盡在

    矢倉在附近布置上結界以防驚動其他生物, 實花已經抽刀迎上去了,他沒有直接使用灰骨, 打算先試一下這邊的生物的實力。

    ……很強。

    實花的刀連蛇的皮膚都破不了反而直接被崩斷, 來不及驚訝蛇的尾巴已經朝他打來,實花用極致的速度瞬間跳開,剛剛站立的地方已經被蛇尾那一擊粉碎了。

    丟棄斷刀手持單刃, 強大的氣慢慢被附著在刀上,他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

    與此同時蛇的翅膀煽動起來, 一瞬間狂風大作, 它的嘴也張開, 里面隱隱能看見黑霧盤旋。

    實花就算不知道那黑霧是什麼,也明白那肯定很危險,他干脆抬手對準蛇的嘴巴就把劍直接擲出去——

    蛇立馬往旁邊躲去, 早已等候多時的矢倉分/身立馬貼上去︰“好好享受”分/身只吐出四個字就砰的消失了,原地立即產生了巨大的爆炸, 緊挨著的蛇腦袋也被牽連進去。

    爆炸讓整個結界內的地面都在顫抖, 爆炸產生的灰塵把大蛇所在的這一片全都遮掩住了。

    矢倉的本體跳到實花身(shen)體,實花也從封印卷軸里拿出備用的刀︰“沒事吧?”矢倉問他。

    實花握了握刀柄︰“它速度很快你別太靠近了。”矢倉的體術不行[email protected]無限好文,盡在

    矢倉也知道自己的短板, 沒辦法前面幾十年天天忙工作,訓練少之又少,戰斗起來也全靠磯撫,體術爛的不是一點半點。

    蛇頭爆炸時的煙霧散去,它下方兩只眼楮被炸的只剩窟窿,上面單只眼楮閉起來了,至于其他部位甚至連細微的傷口都沒有。

    它的四周還流動著一些暗黑色的**m,一看就是被腐蝕後留下的痕跡,他的爆炸沒有這樣的效果,那就只能是剛剛那蛇打算噴出來的黑霧了。

    剛剛那蛇分明沒有噴出來,只能往旁邊躲的時候從嘴里**m了些出來,就那一點就能造成這樣的結果嗎?

    矢倉有些皺眉,這蛇只是剛剛登上這片大陸遇到的普通生物,居然也這麼難搞?他的□□上不僅扔了數百張起爆符,還把周圍布置的隱形泡泡全部引爆了,這樣的爆炸居然才炸傷了兩只沒有眼皮保護的眼楮?

    實花突然對他說︰“這樣的生物我可以考慮收做通靈獸。”矢倉無奈的指著已經沖他們飛來張著大嘴的蛇︰“我估計它不願意。”

    這一看就是氣急了想直接吃掉他們啊。

    實花一甩刀刃︰“已經知道弱點的獵物”他的身形消失在矢倉面前,不到一秒的時間又出現在大蛇的面前︰“逃不過我的刀——”

    他的刀刃插進蛇的大嘴,從蛇的大嘴里面直接削掉了蛇的半個腦袋,實花躲開血液的噴射,又斬下它的另外半個腦袋。

    實花落到地上,按例沖蛇的下半截射出一節指骨,這也是來這邊養成的習慣。

    上次在森林里遇到個類似壁虎的生物,當時雖然已經斬下它的頭,可它居然沒有死不說反而裝死偷襲,要不是他余光發現了可能還會受傷。

    矢倉先是用土遁將這一片直接掩埋了才解除結界。

    兩人還是用了幻身術趕路,幻身術結合了念比起之前厲害不少,比如之前他們踩到樹葉上會有響動,現在全身附上念就能解決,還有包括氣味呼吸之類的全都能隱藏。

    可現在到了黑暗大陸就不夠用了。

    一路上沒走多遠他們就踫見了好幾個發現他們的生物,為了盡快了解它們,實花都解決的很慢,而矢倉也特意把它們的外表和能力都記錄了下來。

    這些生物雖然有些麻煩,但因為這才是黑暗大陸邊緣的緣故,還算好解決,最讓人警惕的還是這里的環境。

    天氣根本沒有規律可言,太陽和月亮的出現也完全隨機,甚至天空中還出現過兩三次不認識的發著藍色光芒的行星。

    這些都是沒什麼危險只是有些古怪而已。

    更多的時候,天空會突然出現雷電直劈下來,雷電只要觸踫到地面,就能將這附近所有的生物植物直接電死。

    還有一種火旋風會突然出現,完全無法預料,如果倒霉一些火焰直接從腳下竄出,就算裹著念估計也活不了幾秒。

    還有游蛇一般游走的綠色光芒,從遠處繞著山脈隨著風隨意飄蕩,凡是被觸踫過的地方,會直接被那光芒吞噬[email protected]無限好文,盡在

    這樣的環境下除了生物,植物也都十分詭異。

    有一種渾身黑色小黑洞,簡直能逼死密集恐懼癥的植物,它能隨著風吹出一陣陣哀嚎似的聲音,凡是听到這聲音的生物眼前會浮現自己最害怕的事情。

    矢倉剛中招的時候就看見了明夜島被毀,心神崩潰之際還是被磯撫叫醒了,他又趕緊叫醒了旁邊一臉呆滯的實花。

    至于後面會出現什麼就不知道了,看旁邊同樣中招的生物的結局大部分都死了,只有小部分活下來,但看起來好像也瘋了,一直狂亂的用頭撞向岩石。

    還有一種長滿很像眼楮的樹,平時它的眼楮全都是閉著的,只要靠近它的周圍眼楮就會睜開。

    他們眼睜睜的看著踏入那樹周圍的生物被那眼楮一掃,頓時像是被什麼東西吸取了靈魂一般,直接倒地死(si)亡了。

    還有什麼風輕輕吹過就會葉片就會爆炸的草、自動燃燒的岩石、踩上去就會莫名其妙消失的紅色沙地……

    兩人再也不敢隨意吃這里的東西了,全靠自帶的食物和水生存,還好兩人提前準備了很多。

    一路上要不是實花的灰骨保護,兩人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每次遇到突發天氣,實花就會用灰骨做一個圓形的罩子將兩人保護在里面,等外面平息了再出來。

    至于休息也都是在實花的灰骨里才敢閉上眼。

    為了節省查克拉,實花也沒有把灰骨內的空間做的很大,兩人休息的時候雖然不至于擠成一團,但也挨得很近。

    剛開始的前幾天,矢倉感受到旁邊的呼吸聲還有些不習慣,想必實花也是如此,兩人幾乎睜著眼楮過了一夜。

    等到後面戰斗的時間越來越多,疲憊的兩人也慢慢開始習慣彼此,直到後來遇見雪天已經能自然的擠成一團了。

    一路上兩人也收獲了一些很有趣的東西。

    有一種藤蔓被砍下之後里面會流出一種乳白色的**m,他們拿去給生物試了好幾次得出結果,這個東西就像兵糧丸一樣,只要一點點就能滿足身(shen)體需要,不需要額外進食喝水了。

    還有在一片紅色的土壤上,地上長著一朵朵巨大的金色蓮花,蓮花中心還有幾顆金色蓮子。

    兩人采集下來喂了一顆給旁邊被他們暴打躺在地上的守護獸,本來奄奄一息的守護獸瞬間像是打了興奮劑一樣,馬上站了起來。

    實花當即直接殺死了它,兩人又多試了幾次,總算摸清楚這個就是能提升體能的植物,至于能不能提升念或者其他天賦就不知道了,畢竟兩人都不敢隨意食用。

    還有些奇奇怪怪的化石、銀色**m之類的東西,兩人也都不認識,就看四周有守護獸覺得是好東西才收集的。

    至于那本新大陸紀行上記載的東西他們也找到了一些,也都收集起來了。

    反正兩人自從到了這里,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而且越往里遇到的生物越來越強,它們的智慧也越來越高,而且隱隱有了地盤的概念。

    就連他和實花的聯手,也不免受過幾次傷。

    最重的那次他們遇見了一只渾身黑線條組成身(shen)體,腦袋只有一只大眼楮的生物。不,不知道該不該稱呼它是生物,因為完全感受不到它任何的生命特征。

    見到它的瞬間兩人就直接拿出了全部本事。

    一番打斗兩人合力打敗了它,可它最後的自爆向四周噴射出密密麻麻的黑色線條,密集的讓兩人根本不可能躲過去。

    實花用灰骨馬上做出了一面牆擋在兩人面前,可那怪物離他們很近,實花又一心顧著矢倉,自己手臂被那黑線刺中了。

    黑線沒有刺到他的皮膚,只刺到他周身厚厚的查克拉就掉了,可實花的臉色還是灰敗下來,矢倉趕緊拿出藥給他吃︰“我現在馬上回去,到了就召喚你。”他的系統能量早已集齊了,可以隨時回去。

    實花吃了藥臉色好看了些︰“我沒事,還能往前走。”

    矢倉有些生氣︰“這里的生物有多可怕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先回去檢查一下。”

    實花還是不松口。

    矢倉不解的問︰“你想去哪?”從來黑暗大陸實花的表現就不對,只是出于對他的信任他也沒問,去哪不是去呢。

    可這會他的表現實在太可疑了,有什麼東西能比命還重要?

    實花看著他輕聲道︰“五大災雙尾蛇所在的沼澤地。”

    矢倉一下子反應過來他想要的是那里的長壽食品,可他要那個做什麼,只可能是為了……

    矢倉臉色復雜的看著他,就算勉強多活些時間,他們總歸還是會死的。

    實花面色平靜︰“我知道,就算只能多一年我也要去。”

    他慢慢靠近矢倉,額頭抵著他的額頭︰“你不知道我這段時間有多高興。”

    “想和你一起挑戰更強大的對手,一起旅行去見識更多的風景。”

    “好不容易遇到你,我只想這段旅程能再長一點。”

    “如果你無法接受,那我就跟你一起離開。”

    地上的兩個影子漸漸疊在一起。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矢倉和實花從黑暗大陸回明夜島的時候,都已經過去一年多了。

    外表上兩人好像和以前一樣,但其實要不是再生藥把外傷全部愈合,這會兩人臉上都該有疤了。

    雖然這段旅程驚心動魄,但也收獲了很多,除了那些實際的東西,他們還在那里認識了些朋友。

    他們雖然在那片沼澤地打敗雙尾蛇拿到了長壽食品,可兩人也都生了怪病,用藥也只能暫時壓下而已。

    商量了一下,兩人又繞路去找包治百病的靈藥,結果在路上遇見了一個叫做金的男人帶領的團隊。

    兩邊人互相試探一下之後,先交換了一路上的見聞,他們走的不是同一條路,遇到的生物也有些不同,雙方拿到情報再對比自己遇到過的生物,就知道彼此有沒有說謊。

    兩方都沒有說謊,彼此都很滿意,繼而又交換了五大災的詳細情報。

    金他們剛從湖的東北部沿岸山脈回來,他們在那里遇到了育人獸帕普,金也沒有多加隱瞞把遇到的事情都說給他們听。

    矢倉听完爽快的跟他們說了雙尾蛇的能力,也沒有隱瞞兩人現在要去找靈藥治病的事。

    金定定的看著兩人好一會,之後請他們稍等片刻,帶著他的團隊躲到一邊小聲商量什麼。

    這麼近的距離,矢倉兩人完全听不見他們說話的聲音,應該是隔絕聲音類的念能力。

    實花湊到他耳邊小聲說︰“那個人在說服他的同伴跟我們一起去。”他頓了頓︰“他還分析出我們已經殺了雙尾蛇。”

    這邊的金正在跟震驚的團隊眾人說道︰“他們身染怪病實力勢必下降,可兩人還是活著出了沼澤地,並且還打算去找另一個五大災,如果換做其他人,好不容易才逃出那個地獄,還會主動去找另一個嗎?”

    金又重復了一遍︰“絕不是逃走,他們兩個人是殺死了危險程度A級的雙尾蛇!並且有把握殺死下一個!”

    矢倉也不意外,能在黑暗大陸活這麼久的人,武力和智力一定都是人類頂尖,分析出來也不奇怪。

    最後兩撥人還是合作了,矢倉和實花是去找治病的藥,能多一分把握也好,而金他們也是想借助矢倉兩人的力量。

    一路上的險境讓他們的合作很順利,他們相處的也很愉快,金的團隊里有各種領域上的能人,和他們同行比起他們自己行動要方便的多,尤其是古代迷宮多虧有他們,不然就他們兩個人不一定要用多久呢。

    金這邊的人也是被他們的實力嚇了一大跳,在和危險程度B+的兵器金銀錠戰斗時,實力稍弱的幾人連自保都勉勉強強,要不是有那兩人這一次起碼會死傷過半。

    就這樣和他們組隊慢慢往黑暗大陸里面繼續探索著,明夜島那邊除了定時聯系之外,矢倉還三五不時送些東西回去。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到冥寫信說再有個把月就過新年了,請他今年務必回來一趟。

    矢倉和實花就收拾收拾東西和金他們告別,約定如果還來黑暗大陸的話,到時候一定會聯系他們。

    ……

    兩人回來之後的位置是在消失的遺跡上,這里已經被明夜島的暗部團團看守起來,見到兩人馬上圍過來︰“……您沒事吧?”

    雖然兩人外表上沒什麼變化,但兩人的念還維持著,暗部雖然看不見念,但總覺得他們現在的狀態很危險,四代目大人當然不會對他們出手,那就只能是剛從什麼危險的地方回來,這會身(shen)體還沒有松懈。

    矢倉叫他們別緊張他們沒事,然後讓他們先回明夜島報信,他一年多沒回來了,想自己溜達回去。

    暗部有些苦臉,但又無法抗拒他的命令就只好勸他說島上的大家都在等他,讓他快些回去。

    矢倉看他們都走了才一下子蹦到實花背上,喪氣的趴下來︰“這樣回去肯定要被大長老罵的。”在黑暗大陸待了那麼久,他們身上多多少少還有些暗傷,外表雖然看起來沒什麼,但他們忍者多毒的眼楮,只要多相處一會準會被他們發現。

    實花熟練的伸手背著他,兩人在黑暗大陸逃命的時候就是這樣,實花背著矢倉在前面跑,矢倉在後面盡量阻攔那些奇怪的生物。

    背上傳來的溫度讓實花的步子都輕緩下來︰“恩。”

    矢倉還在苦惱︰“也許到過年都不讓我們出門了。”

    實花穩穩的背著他︰“到時候我來看你。”

    矢倉這才想起來︰“對了,還沒跟他們提過我們的關系是不是?”

    實花恩了一聲︰“這次回去告訴他們。”

    矢倉把下巴磕在實花的肩膀上︰“肯定會嚇他們一大跳!”

    實花突然停住腳步︰“如果他們不同意怎麼辦。”他說完忍不住轉頭看矢倉的表情。

    矢倉的下巴本就放在他肩膀上,他一轉頭兩個人四目相對,矢倉眨眨眼︰“唔,那怎麼辦呢?”

    實花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矢倉沒在意,他抿著唇不說話。

    矢倉看他好像真的挺擔心的,就湊過去蹭了一下他的臉︰“平時看你天不怕地不怕,原來你還也有害怕的時候?”

    實花認真的看著他︰“因為他們對你很重要。”如果那些對矢倉來說是親人的存在都反對他們在一起的話,矢倉到時候會很難做。

    矢倉不由得的一愣,隨後他輕輕笑起來,直起身子靠近他︰“你對我來說也很重要……”

    最後的話語消失在唇齒間。

    ……

    回去果然被發現了,不容他多說什麼,直接把他們送到了醫院,矢倉不耐煩被一直檢查,干脆趁機說出和實花的事想轉移他們的注意力。

    果然所有人都被震驚到了,然後馬上按著他一邊檢查一邊盤問他們的事。

    ……別問,問就是後悔!

    這件事瞬間點爆了明夜島,當晚連波風水門和長門都打電話過來道恭喜,晚一點的接到消息的其他三影也打電話跟著道恭喜。

    矢倉隨意敷衍了他們幾句,和水門師兄弟多聊了幾句也掛了,主要還是島上這些人一直虎視眈眈的盯著他和實花,尤其看著實花的樣子差不多都是在瞪了。

    實花面無表情的站在他身邊。

    矢倉想起路上實花的反應,看這會眾人又是這樣的反應,實花再是個憨憨也會難過的,讓自己的戀人有不安可是伴侶的失職。

    他認真的看著眾人︰“我和實花的關系你們只要祝福就好啦,如果是想勸我們分開之類的話就不用說了,我們又不是少年頭腦一熱就在一起了。”

    “如果想問為什麼和實花在一起……”說到這,矢倉想起了從那次熊之國之旅到他跨越世界的幾次經歷,只有這個憨憨不顧一切的完全為他考慮︰“沒有為什麼,因為他可愛。”

    他說完,笑著去看實花,實花一臉茫然的回視。

    ……

    新年時因為他退休了,也沒有什麼好忙的,就在家里設宴請大家來吃飯,因為他和實花已經決定新年後就出門去旅行啦。

    他拿出從黑暗大陸帶回來的食材,和實花泡沫兩個人一起準備料理,對了,泡沫也當老師了,收了個很漂亮的女弟子,他還特地挑了好東西送給她當作見面禮。

    這次他新年難得在家,大家也都過來了,還帶來了好酒點心之類的。

    退休的幾個長老來的最早,他們的兒媳把他們幾個趕出來,自己進了廚房。緊跟著照美冥他們帶著個小少年也來了,那是他和信之介的兒子。

    緊接著滿月幾個也來了,听說他好像和雨有利有一腿,也許下次回來還能喝到他們的喜酒呢。

    彌月也帶著他們一家人過來了,早春奈、照美濱、小田島、青……連大蛇丸也帶著兜上門了。

    所有人坐在他們的大院子里,三三兩兩的坐在一起,矢倉就坐在長廊下跟他們講黑暗大陸……

    陽光正好。

    這是一份小禮物

    今天登陸想把文章改完結的,結果看見了一個從開文就一直鼓勵我的小可愛給我寫的長評

    我反復看了好幾遍,真的超感動的,也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出來,看見很多小可愛問後續,想了想干脆寫了這個番外

    送給你們,祝你們也一切順利~

    網頁的小可愛看作話可能有些費勁,我之前也想單獨開一章的,但那樣就要用幣買了,就勉強這樣看吧……

    這次真的完結啦!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戀戀陶色 天才小毒妃 采陰 反恐精英在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