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繁體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成為女王[星際末世 > 第141章 告別

第141章 告別

作品:成為女王[星際末世 作者:2月28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你要怎麼做到?”小女孩似乎對仰頭看人感到不適, 她微微後退幾步,站在台階上,這樣起碼可以平視對方。

    黎多寶聲音清脆︰“我可以取代你。”目光堅定。

    孟朝陽無法理解兩人的對話。但他有一種不詳的預感︰“什麼取代她, 什麼意思?”

    “如果你取代我, 那你自己就可以驅散鳥群,不再需要我承諾什麼。如果你覺得你可以,那你就這麼做吧。”小女孩說完, 長久地審視著她, 沉默了一會兒才開口︰“你是息壤之王。在很久以前,我見過還幼小的息壤意識。它很愚蠢。又過了幾百年,它才初具模樣,但很快就被人類挾制困于酆都。在那兒之後,我短暫地在酆都城中生活過。結識了曙光,你的……母親?”

    黎多寶從來沒有從這個角度思考過這個問題︰“你認為, 我是曙光的孩子?”

    她面前的小女孩拿不準︰“你們人類, 是不是會將賦予自己生命的人稱為母親?如果是這個定義的話,曙光應該是你一定程度上的母親。你的生父取下它唯一還存活著的一部分組織, 你由此而誕生。還有你的兄弟們。”

    她似乎很為回憶煩惱,因為太多太多的信息,而她才醒來沒有幾個月,認真的回想了一下才確定︰“應該是這樣沒錯。總之, 我見過曙光,我們有過短暫的交流。”

    “你們有共同話題嗎?”

    小女孩聳聳肩︰“它很擔心人類未來會走向滅亡。而我則擔心自己未來會保持永生。應該算是共同話題吧,總之都是關于生存的。總之聊了些有的沒有的。它非常的聰明,可又非常傻。很有趣。”

    她想了想,表情有些溫和起來︰“也非常的善良。後來,它當然死了。人類需要太多能源。它不得不一點一點地切斷自己與能源中心的鏈接。”那個巨大的腦, 一點一點地灰暗下去。在最後一塊也死(si)亡之前,宋星移取走了還有活性的它。

    “你對我來說,是故人的孩子。所我才願意讓你在天宮中取走我的部分組織,並屈尊和你說話。”小女孩抬頭看著她,想了想問︰“你知道那個高台上的我,為什麼沒臉嗎?”

    黎多寶搖頭。

    “有一段時間,我想做一個人。”她把重音放在‘一個’上︰“那是非常快樂的時光。但很快我發現,龐大的意識要麼成為每個人,要麼誰都不是。如果太專注于一個身軀,這種力量,會導致身軀異化。”說著,她走近一些,讓黎多寶看自己的臉。

    那張稚氣可愛的臉,突然置于明亮的光線下,突然顯得詭異起來。她的五官已經有些模糊,就像正在融化的蠟像。

    之前黎多寶以為是光線的原因。現在才發現並不是。

    它是正的在日漸異

    化。

    “我太常用這俱身軀來說話、玩樂了。你知道的,當感到愉快,意識總是會不由自主地過于集中。于是身軀也會受到傷害。你現在所使用的身軀,正是被我的精神力量,異化過的產物。它很適應意識的承載之類的操作,所以能供你使用。但這是題外話了,我說這些是為了告訴你,代替我意味著什麼。”

    小姑娘認真地說︰“你別以為,就算你成為我,也沒關系,你仍然可以做你自己。孩子,世界上沒有這樣的好事。

    要麼,你成為每一個人,要麼,你誰都不是。

    成為每個人是什麼意思,你有認真的思考過嗎?

    成為每個人,指的不只是人類。你要轉化我,就必須入侵我的意識。意識是沒有文明、宇宙界限的。你一但進入,看到的,就不再是以人的視角,去分界的世界了。

    只是一瞬間,你就會蔓延到我所身處的每一個文明每一個宇宙之中。

    就像我,在跟你說話的同時,我是無數的嬰兒、無數的卵、無數的種子。我在腹中傾听外面的聲音、在潮濕的泥土里用力地向上生長、在媽媽懷里、在哭、在笑、在跟隨家人逃亡,在四腳著地飛奔或者展翅高飛,也或者在**m中快速游走,甚至在被撕咬、正在殘殺中死(si)亡。

    也許根本沒有實體。只是一團漂浮的不知名狀存在。

    做為一個初生的巨大意識,你會瘋狂很長時間。因為你無法處理這麼多的信息。

    至于會不會像我一樣,恢復理智,誰知道呢?畢竟很多世界的瘋子,真的就是瘋子,誰也不知道他們背後也有一個曾經理智的意識存在。

    而就算你恢復了理智,也許是千百萬年之後的事了,你認識的每個人都死了。

    而那還只是你的初生期。

    你的大腦大多太雜總數太過龐大,而你還完全不能適應怎麼去利用它們,以至于你的思考會十分緩慢,就算有人對你說一句‘你好’,這個聲音順著你的一個‘個體’,送達到你的意識之海中,漂浮游走,處理成為回復,再返回時,對方可能已經老死了。

    而等你終于成熟,那又已經是幾千百萬年之後的事,接下來,就是日復一日令人厭倦的生活,就像同時有千百億的電視機在播放不同的電視劇,顛來倒去無非是那些破事。並且電視機的數量,隨著你無意識的擴張,越來越多。就算你在沉睡,你的夢境也越來越乏味,漸漸地和醒著並沒有差別。”

    小姑娘停下來,看向她︰“而這些,永遠不會結束。因為你一旦驅散鳥群,它們就不會再響應第二次的召喚了。它們做為蜉蝣在上層世界的進食者,就像海上的捕魚船。每個宇宙在它們眼里就是大海中的魚群。如果被信號欺騙過一次,就不會再相信你的話。最終。你

    連被吃掉的權利都失去,只會成為一個瘋子。”

    “你看,還挺有始有終的。從瘋子開始,到瘋子結束。”她笑笑︰“所以,你仍然決定要這麼做嗎?”

    孟朝陽張口結舌地听完這一切,扭頭看向黎多寶。

    他面前的少女深深地呼吸,雖然還沒有開口,但明顯已經做好了決定。

    因為這里是她的家,這個世界有著她愛的人︰“總之就算我不願意,最後也是和大家一起全滅的結局。”她語氣十輕松,並不覺得自己在做的是一件多麼了不得的大事︰“就這樣吧。”說著走向小姑娘。

    小姑娘十分意外︰“就在這里?你沒有什麼話,要跟親人或者朋友說嗎?你不和他們告別?”

    黎多寶低下頭。

    周莉莉一定會非常的難過,還有永明,她很久沒有見老太太了,老太太對她很好,還有聞恰,聞良臣,有很多聞寶貝的記憶,雖然存在,但在她腦海中並不十分清晰,且還有很多缺失。但她知道,自己渡過了很長的快樂的時光。以前她總覺得,自己什麼也沒有,但似乎從某角度來說,聞寶貝完成了她的心願,她有一個不那麼沉重的,快樂的‘童年’。當她想到這件事,時不時會有一些記憶的碎片浮現、一閃而過。

    但就是因為這樣,她不知道要怎麼去告別。

    對他們說︰“對不起,我決定不做人了。你們以後再也見不到我了”?

    她無法面對達些。也並不擅長。如果他們哭起來怎麼辦?

    如果自己也哭了呢?

    而對于黎菊花,她沒有太多的話。過去的一切已經過去。這個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已經不再重要。回想起晦暗的幼年時光,她也並沒有太多怨恨與委屈,因為就是以前的種種,自己才會成為自己的自己。

    如果重來一次,給她選擇,擁有一切而為聞寶貝。

    還是重新經歷一切,成為現在的自己,她覺得,自己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後者。

    她決定結束一切前,問︰“所以,你有名字嗎?”

    這個古老意識輕輕地笑了一聲,最後搖搖頭︰“有。但有太多。”

    “那麼,對你來說,最有意義的是哪一個名字?”

    對方想了很久,沒能回答出來,它記得一切,但是︰“你以為有意義、絕無僅有、不同凡響的一切,都會重復發生無數次。”

    “好吧。”黎多寶學她的樣子聳聳肩膀。

    對方似乎為自己的回答感到略有些歉疚,換了一個話題︰“你很喜歡孔朱嗎?它很奇怪。”

    “哪里奇怪?”

    “它很愚蠢,沒有健全思考的能力。但似乎……有自己的想法。最近,它拒絕和我說話。”它笑起來︰“非常滑稽。這樣的事偶爾會發生,對我來說,就和你們人類睡著的時候會做夢是一樣的,它只是一個無

    意識碎片,很快就會消融。”

    黎多寶想了想說︰“以前,酆都還在的時候,我有一只小貓咪。它是酆都的一部分,但它決定要做一只貓。”

    它短促地︰“啊。”了一聲,無所謂的樣子。向黎多寶伸出手︰“那麼,就這樣吧。”

    黎多寶問︰“你需要時間,回顧你的一生嗎?”

    它語調十分輕快︰“不。”

    “我並不太熟練。”黎多寶預告。

    對方無所謂︰“慢慢試。”

    這時候外面傳來一陣陣槍聲。

    似乎有什麼人發現了入侵者,有人在大叫︰“她們可能是來殺害天神的!!!”

    更多腳步聲正向這邊來。

    黎多寶沒有遲疑,但就在她伸手握住這個古老意識的瞬間。對方的表情突然有些奇怪,它注視著她,可目光卻好像處于凝滯的狀存,黎多寶有些茫然,收回手試了試,沒有呀,自己還在這里。還並沒有做什麼。

    “喂?你怎麼了?”

    對方沒有回應。在短暫地走神之後,它突然好像從夢中驚醒似的喃喃說了一句︰“原來是這樣”,說著猛然向她看來,那個眼神,非常的奇怪,就好像是認識她許久的人︰“黎多寶。再見。”似乎想對她笑了笑,但隨後就猛然倒地。

    黎多寶心中猛然一跳,沖上去,把她扶起來。

    她沒死,還在呼吸,但處在昏迷狀態,眼珠在眼皮下瘋狂地轉動。手腳偶爾會突然跳動一下,似乎是想做出什麼動作,但下一秒又似乎整個人都安詳了起來。

    外面傳來撞門聲,孟朝陽沖上來︰“我們得走了。他們沖進來看到這場景,我也解釋不清楚。會出大事的。”

    黎多寶怔怔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孟朝陽雖他對一切都听得一知半解,但也隱約明白,大概是怎麼回事。顧不得太多,一把將她拉走來,轉身猛地踹爛了旁邊的窗戶。

    但外面的有人在大聲叫︰“他們想從這邊逃跑!”

    槍身四起。

    幾乎是貼著他的腦門飛過去。

    如果不是黎多寶反手拉他就地一滾,他幾乎當場被打死。但擦破皮的地方,瞬間還是血流如注。

    槍聲持續了很久。所有的窗戶都被打爛了。

    黎多寶和他只能伏身趴在地上,而此時大門處也被撞開。

    孟朝陽拿出槍上彈,快速匍匐爬過來找了一個可以暫時躲避的角落。

    而黎多寶負責守著窗戶這邊不讓人爬進來。

    兩個人進來時的目的並不相同,但都有所準備,只是為了短暫交戰準備的,彈藥並不夠充分。黎多寶的天使到是可以支撐一段時間。但因為毒汁生成的規律,射擊間隔必須保持在2.6秒左右。所以她要很注意節奏。

    不過十多分鐘,窗下和門口就推滿了尸體。

    還不停地有要為‘天神’報仇的有志之士向上狂奔而來,義無反

    顧。為了心中的正義與人類的未來。

    二十分鐘時,兩人已經彈盡。

    孟朝陽回頭看了一眼黎多寶,她抓著睡在地上的小姑娘,轉身後撤,叫他︰“過來。”

    兩個人被圍困得死死得,沒有突圍的途徑,只得龜縮在一個角落,這樣只需要守住進內間的小門就可以了。壓力會很小很多。

    孟朝陽拿出匕首。心情復雜地看向和自己一樣狼狽的黎多寶,低聲說了一句︰“對不起。”在人影出現在小門的瞬間,躬身沖了出去。

    黎多寶把小姑娘塞在最里面,用那些雜七雜八的東西擋住,拔出腿側的的光刃,這是永明的制式。

    走向那些瘋狂前涌的‘志士’听見他們‘拯救世界’‘為天神復仇’的叫喊聲,突然覺得,世界就像是一幕滑稽劇。

    等軍部混合大統領近衛的人終于打散了整個據點,高姜沖進去時。

    只見到房間里坐著兩個血人。

    孟朝陽已經死了。伏身躺倒。像是想盡力去保護什麼人。他身邊還有另外幾個人,看上去似乎是加入了他這邊,一共抵抗沖上來的敵人。

    高姜拉著袖子,擦掉他們臉上的血跡。

    這些面容他並不陌生。在以前黎多寶做為幸存者回到帝星時,他听從老太太的命令,做黎多寶的背景調查時,看到過這些人的信息。

    這些人都是地球幸存者。

    他們為什麼會在這里,為什麼什麼成為秘會的一員,又為什麼決定轉頭陣營,旁人已不可知。

    高姜巴拉了好一會兒,才將被這些人擋得死死的黎多寶翻出來。

    這些人不知道黎多寶不會死嗎?應該是知道的吧?

    高姜有片刻晃神。

    他伏身查看,黎多寶全身都是血窟窿,面色煞白,但額間的五芒星閃耀不止,這些血窟窿正在慢慢愈合。

    苟羊跟在高姜身後沖進來,氣喘吁吁地大聲喊︰“先撤走,他們又要沖回來了。”

    邊說著,跑過來幫高姜一把攙扶起了黎多寶。

    在被眾人的簇擁下匆匆離去之前,苟羊回頭帶上了角落被保護得很好的小姑娘。

    在他們撤離的同時,更多聞訊而來的志士,正在瘋狂地沖擊。天神已經被上層派人殺的流言蔓延到了每個角落,他們叫囂著,一波一波地沖鋒企圖阻止。

    當穿梭機終于升上天空,逃逸出對空武器射擊範圍,高姜和苟羊以前軍部這次牽頭的李哥,都重重地松了口氣。

    黎多寶再醒來時,正是半夜里。她半夢半醒,看著舷穿外。外面是中轉站或者是太空站,從這個角度無法分辨清楚。天穹上人造夜幕已經降臨。半透明的穹頂,變得完全透明,可以清晰地看到宇宙中的星光。

    她就這樣看了很久。

    想起來很多事。

    想起來第一次見到路明亞,不,也許應該叫他杜恩。畢竟在

    實驗室時,他們就交換了身份。

    想起來兩個人在賭場外的相遇,他問︰“你叫什麼名字?”

    一切的開始,一切的結束。

    想起他做為Dunn,在幽浮之地中,面對自己殺死父親的事實。

    想起他對于愛恨生死的執著是由何而來。

    周莉莉進來時,發現她正掩面痛哭。

    原本有很多事急要處理,但此刻周莉莉只是走上前,靜靜地坐在床邊陪伴著她。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止住哭泣,但只是伸手握住她的手,扭頭看著舷窗中倒影出來的自己額頭上的五芒星,她還沒有恢復,五芒星正在運轉。

    “羅寄奴好像,入侵了空殼癥的意識。”周莉莉低聲說︰“我剛才听苟羊說的。你和高姜離開穿梭機之後,苟羊不知道從哪兒,找來了一個空殼癥。”

    周莉莉冷冷地說︰“我看他們一開始就沒打算對你說實話。想干什麼啊?現在好了,他永生了。不知道還要翻起什麼風浪來。”又說起秘會的事︰“我也沒想到孟朝陽和池喬、晁師空他們竟然干這麼大的事來。不過也算他們有點人性,知道保護你。死也算死得其所吧。你那兩個隊友到是沒事。”

    “現在我們不能懈怠。你睡著的時候,我已經跟上層有過接觸,你離王座只有一步之遙,他們……”

    “你不要說了。”黎多寶打斷她的話。

    周莉莉愣了一下,皺眉。但沒有再堅持︰“你好好休息,接下來我們還有很多事要做。”

    “什麼事?”黎多寶問。

    “如果災難已經過去,整個帝國都需要重建,不論羅寄奴有沒有永生,他做為大統領的任職已結束了。最重要的事當然是,我們需要新的統治者。”她日光灼灼看著黎多寶。

    見黎多寶不說話,她急急地站起來︰“黎多寶,我做了很多的努力。你可不要在這個時候給我……”

    黎多寶突然坐起來,伸手緊緊擁抱她。

    她的話被打斷,表情卻溫和下來。沒有再說個不停。

    兩個人就這樣抱著,靜靜坐了很久。

    周莉莉感覺到,自己的肩膀傳來一陣溫熱的濕意。

    她輕輕拍撫好友單薄的脊背。眼眶也泛紅。這短短的時光,兩個人經歷了太多。

    “我很想你。你沒事太好了。”

    “我也是。”

    過了很久,黎多寶睡著了她才離開。

    外面高姜靜靜侍立,就像以前那樣。他旁邊還有苟羊和軍部以及帝國上層派遣來的使者。

    黎多寶做為息壤之王,地位太過于特殊,經過周莉莉的‘逼迫’,接下去的很多事宜,帝國上層都認為,不可以單方面決定,顯得過于‘沒禮貌’。所以使者才會出現在這里 。

    周莉莉在他們面前頓了頓步子,一個一個地審視他們,冷聲對他們說︰“帝國會有第一位女王。”這不是商量,

    是通知。

    使者愣了一下,看向軍部,但軍部的人沒有說話。

    使者從善如流,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當然。如果大小姐願意的話,這是帝國子民的榮幸。”

    周莉莉知道,這些政客,輕易地點頭並不意味著一切都能順利,但這不就是權力的常態嗎?她全身上下充斥著蓬勃的生機與戰意。

    接下來是新篇章。

    她來,她見,她征服。

    黎多寶累了,那就由她來做完幕後的一切。

    離開時她步邁颯颯生風,意氣奮發,屬于兩個人的時代到來了。

    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止黎多寶,阻止她!

    沒有任何人再有力量傷害她們的家人、朋友。

    爸爸媽媽和周笛安去世的時候,應該沒有想到吧。

    到下午的時候,聞良臣和聞恰趕到,他們在黎多寶的房間呆了一會兒才出來。

    父女見面,沒有之前的劍拔弩張和別扭,黎多寶似乎完全接受了聞寶貝的記憶,對過去的一切已經釋然。聞恰和她打鬧了一下,再升級之前聞良臣大聲喝止兩個人。

    走出門來,這大概是聞良臣第一次真正覺得︰“一切都過去了。”

    接下來是新的生活。

    他決定重新翻修一下房子,聞家的宅院太舊了,年輕人應該不喜歡這些老式的風格。

    等黎多寶身(shen)體一點,就會回去住。應該在後花園造一個陽光暖房,多種一點花。

    但等周莉莉中午去看黎多寶的時候,才發現她不在了。

    甚至沒有帶高姜。

    只帶走了那個和她一起被從秘會里救出來的小姑娘。

    穿梭機路線顯示,她去了地球,但只是短暫地停留,見了已經完全不認得人的老太太,甚至還和黎菊花見面了一面。

    對方說了很多听了就讓人生氣的話。

    永明的人說︰“黎太太說,讓大小姐把永明送給‘那位’小姐,又說和大統領的婚約雖然是代替她,但畢竟事實是‘那位’小姐參加了儀式。又說什麼這個那個。一大堆。大概是因為‘那位’比較親,大小姐對她不夠好,所以什麼都為‘那位’想,還非逼著大小姐去和聞家講道理,說聞先生一定會听她的。叫聞恰繼承家業。”

    問起黎多寶听了之後,說了什麼。

    永明的人抓抓腦袋︰“說了什麼?就……笑了一聲。”

    就這樣而已。

    然後就走了。

    帶著那個空殼癥,駛向了不知名之處。

    留給周莉莉的只有一封短信。

    “我和路明亞,要到處去看看。奇怪,總覺得叫他路明亞更合適。”

    周莉莉關掉界面,只是茫然。她沒有和自己告別。

    “他不是個傻子嗎?”

    “應該會醒來。”不過需要的時候久一點。大概恩恩怨怨,都留到那時候再分辨吧。高姜說完站起身︰“周小姐,我先回去了

    。”

    周莉莉叫住他︰“你不難過嗎?”

    高姜腳下頓了頓,淡淡地說︰“周小姐,我只是近侍而已,主人需要的時候,我就跟隨她身邊,她不需要的時候,我就等她回來。”

    周莉莉怒道︰“她回來的時候,你都死了!你別忘記,她不會老不會死,但是你會。”

    高姜說︰“可永明不會。我想,您會善待永明。”說著回頭看向她。

    周莉莉緊緊抿著嘴,似乎是憤怒,可又似乎是想哭。尖著嗓門厲聲說︰“我不會,我要殺光你們!她令我失望!不再是我的朋友!!”

    高姜笑了笑︰“但是帝國的女王。”轉身大步走了。

    周莉莉沒有反駁。黎多寶應該是女王,雖然過于理想主義,過于善良,可關于女王的想像,她腦海中出現的只有黎多寶。

    上層需要挾制。

    人需要挾制。

    沒有誰比她自己更清楚。

    這些人,每一個都是凶猛的肉食動物,大家在權力的海洋中遨游,大肆吞噬。可有黎多寶在,他們則會時時警醒,因為他們明白自己頭頂上的那位,不論在哪里,隨時都會回來。她雖然赤誠溫柔,可也有著最嚴苛的底線,絕對不可侵犯,如果自己踏出一步,不論自己手中有什麼,對方都不會有任何忌憚。

    甚至包括自己。周莉莉想。那些掩藏的面目,將永遠被塵封。

    不是因為害怕,是因為愛。

    在站在空曠的屋子里,周莉莉突然想到上一次,從觀光完回家後,黎多寶趁著自己睡覺的時候走了,都沒有跟自己告別。

    她氣死了,決定再也不要和黎多寶做朋友。

    甚至氣了好幾天。

    可這次不一樣,周莉莉想,自己起碼要氣好幾年,並時不時要向高姜發出恐嚇,讓他跟黎多寶告狀,才能讓黎多寶懂得這件事的嚴重性。跑回來超大聲地跟自己說對不起。

    作者有話要說︰《繼承者情緒很穩定》接檔更新中

    感謝在2020-08-19 00:00:22~2020-08-19 13:41:44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Jelly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听風驚鴻 20瓶;藩滋 5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推薦閱讀: 弦音夢相思 貓生贏家[快穿] 我的嬌俏女房客 美人書 豪門主母 武煉巔峰 天才小毒妃 戀戀陶色 采陰 反恐精英在異界